首页 > 言情小说 > 穿书九零小农媳 > 第613章 613栽倒

第613章 613栽倒

2022-06-24 作者: 犹怜
  第613章 613栽倒

  而另一边,林潇潇想的也是和魏青一样,既然周蓦然不让她在帮魏青打理证券公司了,那么她是得找个机会好好和魏青说清楚的。

  这么想着,她也就这么说了。

  “相请不如偶遇,要不就明天吧,明天蓦然名下的这个化妆品店开业, 到时候邀请你过来参加开业礼,我们顺便聊聊。”

  周蓦然这个化妆品店明天开张,正好可以利用一下,顺道邀请乳青过来参加,也间接的打响化妆品店的知名度嘛。

  对于林潇潇那点小心思。别人不了解周蓦然自是了解的,和林潇潇相处这段时间。不只是和林潇潇睡得熟了,而大概能猜明白这女人在心底想什么?顺口附和道。

  “对啊, 明天咱们的化妆品店开业, 顺道邀请魏大公子过来坐坐。”

  既然人家都那么热情了, 魏青也不是矫情的人,直接揽住孙雯雯的小蛮腰道。

  “既然如此,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一旁的孙雯雯,似乎从三人的谈话之中,嗅到了一种不一样的味道,她赶紧插话道。

  “那明天,我能来参加这个化妆品店的开业典礼吗?”

  说完之后又害怕自己的话语太过唐突,赶紧扬了扬手中的两套化妆品,娇俏的说道。

  “毕竟都拿了你们的化妆品,到时候我会带几个姐妹过来捧场的。”

  说着,露出一副小女儿家就爱美的娇俏表情,可是林潇潇却一眼看出这个女孩不是这样想的,但既然她是魏青的女朋友,也不好拒绝,便道。

  “完全没问题,开业的时候还有礼品赠送和优惠折扣哦。”

  孙雯雯一听,立马惊喜的开口。

  “真的吗?那我得多带几个姐妹过来。”

  事情就这样谈妥了, 魏青带着满脸笑容的孙雯雯离开,周蓦然却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露出了一脸莫名意味的深沉。

  是夜,林松满身酒味的从车上下来,直接钻进了自己的别墅,这段时间,梦娜地产名下所有的房子都停止了开发,他就抓住了这一契机,赶紧联络商道上的各个朋友,准备将他买过来的那两块地进行开发,几乎每天晚上都喝得酩酊大醉,在醉生梦死的之间沉沉睡去。

  每一个站在云端的人,都必须经历过一段生不如死的应酬时间,林松大概便是如此。

  可偏偏周末蓦然那家伙却还搂着林潇潇在世界各地疯玩,害得他一个人干了好几个人的工作,累得跟条狗似的,林松心里把周蓦然家老祖宗问候了一百多遍,快速地钻进浴室洗了个澡,胃部隐隐约约传来一阵疼痛, 但林松不太在意。

  这段时间喝着酒, 都赶得上他前半辈子所喝的酒总和了,胃能不疼吗?
  更何况今天晚上不只是喝的多,喝酒的时候他竟然什么东西都没吃,直接把一桌人给干趴下了,成功拿到合同之后,他就更加飘了,结果喝到最后没得对手,只能自己把自己给干醉回来了。

  林松右手扶着胃部,快速的从抽屉里找了两片药,从饮水机里接了一杯水,吃药之后,倒头就睡。

  经过他这段时间的努力和付出,地产开发所需的手续和条件已经全部具备,再过两天,他名下的那两块地就要进行动土仪式了,这意味着,他正式进军房地产。

  周蓦然说过,只要那两块地开始动土,进行楼盘开发,他就回来了,林松也期待着周蓦然那小子回来之后,自己能够清闲一点。

  不然按照这种累法,是头牛都顶不住啊!林松抱着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躺了下去,很快就沉沉睡去。

  快到半夜的时候,一阵剧痛惊扰了沉睡中的林松。

  “咝……”

  林松强忍着胃部传来的剧痛,小心翼翼地从床上起来,拿起电话正想拨出去,的话筒里传来的却是电话已欠费停机的消息。

  “去你妈的……”

  郁闷中的林松直接将话筒给扔了出去,顺带着桌上的电话机,也摔到了地下,摔得四分五裂,可林松却顾不上摔得四分五裂的电话机,他正忍着疼痛,四处翻找他的大哥大。

  作为一个医生的直觉,让他意识到他的胃部疼得很不寻常,应该是胃出血了吧?

  所以得赶紧去医院,别看他平日里大大咧咧的,喝个酒,怪人感觉到他根本是拼刺刀似的,但到了关键时刻,作为医生的敏感性让他自觉的认识到,保住小命才是最重要的。

  只有小命保住了,才能有惊无险的去嗨去浪去喝酒。

  可惜了,林松找遍整个卧室,甚至连他穿回来的衣服和包都翻了无数遍,就是找不到他一直随身携带的大哥大。

  胃部的疼痛持续袭来,林松疼的意识都有些模糊了,就放弃了,寻找大哥大的动作,强撑着身体往别墅外走去。

  空旷的别墅里,荡漾着林松踉踉跄跄的脚步声,却寂寞得吓人,一时有些模糊的铃声,第一次感觉到,原来男人不是万能的一个人住,也不是最惬意的。

  比如此刻,你生病痛得动不了的时候,多么希望有一个人在他身边七寒问暖,给他端茶倒水,可惜……没有。

  林松迈着虚浮的脚步往外走,他得去找一个人帮助他,要么给他打医院的急救电话,要么把他送去医院,在晚了,他这条小命可就交代了。

  夜色深沉,大碗奶茶店一楼的厨房里依旧亮着灯,大妞今天晚上正在厨房里制作卤味,就是上次她去菜市场买菜的时候,从卖卤味的那个大姐那里得到的启发。

  那个大姐卖的卤猪头和猪下水,因为味道好,价格又实惠的原因,生意很是不错,大妞也去过她那里买几次卤味,鸡精交涉之后得知鸡脚鸡蛋还有鸡翅膀等等都可以制作卤味。

  大妞就不由得在想,如果在他的大碗奶茶店里,顺便卖一些卤味,比如卤猪脚,卤蛋,卤鸡脚,卤翅膀,还有各种你想不到的卤味,比如卤鸽子,卤鹌鹑蛋等等,那生意是不是会更好呢?

  想着就这么干了,这是林潇潇和大妞说的最切实际的一句话。

  一百万个想法不如一次甩开膀子加油干,既然想制作卤味在大碗奶茶店里卖,那么大妞就必须先卤出来看看味道怎么样?
  于是大妞从那个卖卤味的大吉那里买了一点卤料,买回一些鸡翅膀,鸡脚还有猪蹄,鸡蛋什么的,准备今天晚上试着制作卤味,看看味道如何?
  结果试验了好几次,就是感觉味道不怎么纯正,原本开开心心等在旁边当小白鼠的二妞和小妞也等不及了,直接打着哈欠去睡觉去了。

  只剩下大妞还在厨房忙活,既然开始了,她就得把这卤味给弄出来,他就不信了,凭她在食物方面的造诣,绝对能弄出一个好吃的卤味。

  好不容易等到卤味出过,闻着气味浓香的卤味,大妞嘴角含笑,喃喃自语。

  “终于成啦!”

  别从旁边拿出一双筷子,轻轻地夹出刚卤出过的食物,准备尝一下,在最后一锅卤味到底是不是想象中那样的味道?

  “叩叩叩……”

  门却不合时宜的响起来了,这大半夜的敲门声,大妞并不想理会,继续用小嘴巴吹着手里的食物,打算品尝一下自己的手艺。

  就在这时,门那边又传来了。

  “叩叩叩……”

  几声叩门声声音不大,但足以让门内的人听见,大妞不耐烦的朝门那边吼了一句。

  “大半夜的少在这里敲门,要买东西,明天请早。”

  自从林潇潇让她单独出来弄奶茶店之后,总有一些不长眼的,大半夜过来敲门说要买东西什么的,又说半夜想要喝她家奶茶来着,大妞都是这种不耐烦的态度,把人给打发了,甚至都没开过门,这一次也不例外。

  谁知道这大半夜来的是买东西的?还是来抢人的?
  毕竟这年头的世道依旧是那么不安稳,抢劫和偷钱打人的,时有发生,万一自己一不小心碰上了呢?再者,他们奶茶店的生意那么好,保不齐就有人动了心思。

  所以大妞从来不在打烊之后,给别人开门,哪怕对方是自己熟络的人,她也让对方有事的话,第二天请早。

  这么想着,大妞把已经冷却了的卤味放进嘴里,卤味特殊的味道伴随着肉类特有的清香,在味蕾上炸开来,好吃的连舌头似乎都快卷起来了。

  大妞毫不吝啬的赞美道。

  “果真不错!连卤鸡蛋都那么入味了,卤鸡脚什么的自然也会很好吃的。”一想到自己的卤味,明天在大碗奶茶店大卖的场景,大妞被打扰的心情立马就恢复的很嗨皮。

  她哼着小曲将卤味收进一个容器里,打算关灯睡觉,可这时候,门外依旧传来扣扣扣的敲门声。

  大妞没好气的来到门口,对着门外不耐烦的大吼。

  “都和你说了,大晚上的咱们已经打烊了,要买什么东西,明天请早,你再继续敲门,我就打电话报警了。”

  说这话,大妞是很有底气的,因为大碗奶茶店靠近学校的原因,在校门口不远处就有一个警务亭。

  而这个警务亭离大碗奶茶店也不远,在这夜深人静的夜里,大妞只要扯着嗓子大喊救命了保拯救能把那边的警察给吸引过来。

  大妞说完话,听见门外没有动静,正打算去卧室休息,就听见门外传来虚弱的叫喊声。

  “大妞,是我,赶紧开门!”

  大妞走路的动作忍不住一震,这个声音,她太熟悉了,每天早上吃早餐的时候都能听到,可是,这个声音不应该这么虚弱呀。

  这么想着,大妞快步来到门边试探性的问。

  “林松,是你吗?”

  这个时候那家伙不应该还在外面风花雪月,和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吗?怎么会来到她家门口?
  难道被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给榨干了?又或者被那些女人背后的男人给揍了。

  就在大妞的脑海里,闪过林松夜生活的各种精彩的片段时,门外再次传来林松虚弱的声音。

  “大妞,是我,你赶紧开门。”

  门外的林松因为胃部的疼痛,已经伸直不了身体,只能将自己整个人的重量压在门板上,远远的看去,男人整个人都已经靠在了门板上。

  他敢打赌,要是大妞,再不开门,下一秒他马上就得晕死过去。

  再次确定了外面的人是林松,大妞毫不迟疑地打开门,随着门板的开合,迎接大妞的,不是林松那张平素吊儿郎当的脸,而是一个直挺挺的男人,直接就朝大妞栽过来。

  “啊!”

  大妞被吓得惊叫一声,下意识地接住了,直直栽过来的男人。

  好在大妞的身子骨很是健壮,平日里干那么多活,练就了她全身的力量,在林松栽过来的一瞬间,就紧紧的抓住了他。

  此刻的林松因为疼痛,在栽进大妞怀里的那一瞬间,竟然放心的昏死了过去。

  之前一直强撑着,是因为见不到熟悉的人,如今,钻进一个熟悉女孩的怀抱里,晕死过去也就放心了。

  当然,要是大妞知道林松晕死过去之前还有那么丰富的心理活动,保准会给他一巴掌。

  这时候大妞才看清楚怀里的男人,竟然就是林松那小子,男人脸色苍白,嘴唇白的跟纸似的,大妞忍不住吓了一跳,赶紧使劲摇晃着怀里的男人,大声喊着。

  “林松,林松,你怎么啦?你可别吓我呀。”

  她特么一个山里出来的孩子,除了会做点吃的,就会卖点奶茶,冷不丁的来了一个大男人,扎倒在她怀里,没吓哭,已经算是很有自制力了。

  可惜了,任凭大妞怎么喊怎么拍他的脸?林松这次都跟个死人一样,直挺挺的躺在她怀里,一副快要死了的样子。

  这时候,大妞终于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了,她赶紧朝着楼上叫了声。

  “二妞,小妞,赶紧起床。”

  在奶茶店里,统共就她们三姐妹,如今只有叫二妞和小妞起床帮忙了,不然林松那么大的个子,她一个女孩子,任凭她肌肉力量再怎么爆发?哪能把他给拽起来呀。

  好在二妞和小妞睡眠比较浅,听姐姐这么一叫,动作麻利的都起床了。

   月底了,宝子们月票支持一下,谢谢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