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武侠 > 我娘子一个比一个诡异 > 第281章 第572-574章 惊天大逆转,直接入险境

第281章 第572-574章 惊天大逆转,直接入险境

2022-05-21 作者: 海岸边的船只
  第281章 第572-574章 惊天大逆转,直接入险境
  见朱宸踟躇,余乾继续说道,“请殿下起誓,否则就恕在下无能相救了。”

  “余司长是否也起誓?”朱宸看着这邪气满布的卷轴,神魂都被带的悸动起来。他知道,这是个很好品质的卷轴。

  用神魂起誓,那以自己的微末实力就肯定不能违背。所以他就忍不住想问问余乾是否也起誓,否则自己就太被动了。

  余乾眯眼,看着朱宸脸上再次挂上了淡淡的神情,语气更是淡然的说道,“是殿下你在求助于我,与我何干?”

  朱宸洒然一笑,也不再过多询问,直接按照余乾要求的方式起誓。二人方才所有的交谈仅限于自己知道。

  等朱宸起誓完毕,其神府之中激射出微末一缕神魂之力没入卷轴之中。

  余乾很是满意的收起卷轴,笑道,“殿下放心,我回去就苦思冥想医治之术,还请殿下耐心等候。”

  “有劳余司长了。”朱宸轻轻笑道。

  “对了,殿下打算用什么东西封我的口?”余乾突然又说了一句。

  朱宸愣了一下,不解的问道,“余司长是何意?”

  余乾回道,“我这人吧,比较喜欢碎嘴。这万一要是不小心把殿下身体的消息给播散出去,那岂不是罪过。

  殿下需拿些东西来先封我的口,这样殿下也能放心踏实。”

  朱宸忍不住多看了余乾两眼,摇头叹道,“余司长今日所为倒是让我刮目相看,不知余司长想要什么?”

  “我这人很俗气。”余乾淡淡道,“殿下先随便给个万两黄金。”

  朱宸眼皮狂跳,最后只能相当肉疼的点头应了下来,“好,晚点我筹得数目后就让人送到余司长的手上。”

  余乾不再多说什么,直接起身折回。朱宸坐在原地目送余乾的背影,心里深深的叹息一声。

  受制于人这件事对谁来讲都不算好受,但是余乾既然能救治自己,黄金虽多,也不算什么。

  朱宸也知道,自己一旦答应需要对方的救治,接下来很多时候等待自己的是无数次的狮子大开口,甚至是一些违背自己立场的事情。

  余乾是个聪明人,是個极其聪明的人。

  朱宸也知道自己这次应承是处于绝对劣势的,但是他根本不能拒绝,也无法拒绝。

  诚然如余乾所说,这是一个极为不对等的交易,自己有太多弱点被余乾捏住。

  不得不说,这余乾真的把他捏的死死的,一点办法没有。神魂分裂的痛苦他真的不想再经历了。

  既然把希望放在了和自己有仇隙的余乾身上,那受他制约就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要是余乾真的一点手段不下,朱宸觉得自己反而会起疑心。他从来就是一个坚定的人,打定了主意,区区神魂起誓,起了就起了。黄金给了就给了。

  朱宸心里不停的盘算着,想着能否有一个最优解。

  很快,余乾就飞身回到了岸边,飘回到自己的那匹骏马之上。

  陈拓已经到了,此刻正和李成化并排。他对余乾笑道,“余钦差,不知你和那位朱宸聊什么聊了这么久?”

  “叙叙旧罢了。陈大人是觉得有什么不妥嘛?”余乾稍稍抱拳,反问了一句。他方才和朱宸聊天全程都稍稍用术法遮蔽,不让人窥伺。

  “只是大敌当前,余钦差和那位世子聊的这么开心,怕让人误会罢了。”陈拓淡淡的说道。

  “有劳陈大人关心了。”余乾颔首回道,“我余乾行事光明磊落,无愧于心。”

  陈拓轻轻一笑,倒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翻身下马,朝岸边走去,同时对李成化说道,“楚王殿下可有雅兴陪臣下点评南阳兵甲?”

  “陈大人相邀,那是自然。”李成化不疑有他,亦是翻身下马陪着陈拓往岸边走去。

  岸边近在咫尺,余乾他们的马匹就在身后,所以也都不曾下马,就这么静静的骑在马背上等着。

  李成化自从入金州之后,和这陈拓不知道私聊了多少次,早见怪不怪了。

  余乾他们只是把警惕的视线放在对岸,以防那边的南阳军里窜出什么刺客。

  “殿下来飞云城这些天也算是见到了金州将士的风貌,现在对比一下对岸的南阳将士,殿下以为二者相差多少。”

  陈拓站在岸边,解下腰间佩刀,伸手举对着对岸的南阳将士,一身金甲在阳光照射下霸气外露。

  对于这个问题,李成化不好直面给出答案,但又不好说些虚话。因为南阳军比金州军强是不争的事实。

  遂,李成化婉转说道,“南阳军将士确实略胜一筹,但是我相信有陈大人这样的将领,金州军亦是不惧那南阳军。”

  “何止胜过一筹。”陈拓深深叹息一声,他缓缓抽出佩刀,将其举起对在阳光下,喃喃道。

  “殿下以为,金州军是否能挡住这次南阳的全面进攻?”

  “我以为”

  铛—

  一声清脆的金属铿锵的声音传了出来。

  陈拓手中的佩刀此刻正落在李成化的脖颈之上,刀身闪烁着耀眼的锐金之芒,其上攻势滔天。

  刀刃离李成化脖子仅有半寸,但是却不得寸进。

  在他出刀的那一刻,李成化身上瞬间裹上一层护体金光。

  饶是四品初境修为的陈拓此刻也无法半点破防。

  陈拓显然像是料到了这一点,脸色并未有任何波动。在他右手出刀的那一刻,左手上同时握着一枚漆黑的匕首。

  匕首上缭绕着巫蛊气息,碰上李成化身上护体金光的时候发出滋滋的声音。

  但是成功没入,直刺向李成化的胸口心脏位置。

  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根本就没有任何人料到这陈拓会对李成化悍然下杀手。

  他陈拓怎么可以对李成化下杀手?他怎么敢对李成化下杀手?他为何会对李成化下杀手?
  很多疑问没人有空去想。

  几乎在陈拓出手的同一时间里,天空上突然被两道无边无际的领域所笼罩住。

  一道佛光漫天城金色状,一道巫蛊气息浓烈,呈赤黑状。两座领域直接相融在一起,化成诡异的黑金之色。

  此处的天空霎时间就像是被泼墨一样的黑暗下来。领域里,战况极度激烈。

  时不时爆炸出来的恐怖至极的气息压的底下的所有修士喘不过气。

  下一息时间,余乾和公孙嫣两人才第一个反应过来。他们脸色纷纷大变,容不得多想。瞬身到陈拓和李成化那边。

  余乾想都没想,直接一拳狠狠的轰在陈拓身上。

  拳势却并未入对方体内,因为一道青色玉环从他体内飞出护住。将其笼罩其中,挡住了余乾的拳势。

  虽未落在他身上,但是算是挡住了他的暴行,连人带罩的往后倒飞出去。

  余乾立即和公孙嫣一起扶住瘫软下去的李成化,后者此刻已然陷入昏迷之中。

  身上的金光之罩在胸口处已经豁开了一个大洞,伤势已然入了李成化的体内,大量的鲜血正不停的往外流出。

  公孙嫣立刻拿出疗伤丹药替李成化服下,同时用修为封住他外流的鲜血,但即便如此,这李成化此刻也依旧气若游丝。

  余乾当时回头看着陈拓那边,他周围此刻已经围满了修士护佑。余乾视线落在对方手中的那把匕首之上。

  上面隐隐的传出摄人的气息。

  李成化身上有空如赠送的佛门至宝护体,那道裹住他的金光便是这至宝形成的。

  此佛门至宝光罩归藏以下的修士攻击无效。寻常三品修士也无法短时间内破开,只有三品大成以上的修士才能轻易撕裂。

  这样程度的宝物可以算的上是白马寺的至宝了。有这至宝护体,再加上空如的暗中庇佑,按理说李成化的安全肯定是无虞的。

  可是没想到这陈拓突然袭击,对方绝对是有着全面的准备。

  因为陈拓手中的那把匕首能破开佛门至宝,那就绝非寻常的法器,必是比李成化的还好。

  又看起上面传出来的巫蛊气息。这匕首大概率就是南疆那边产出的。

  余乾又抬头看着天上那遮天蔽日的两座领域,一座是空如的,一座依旧有着浓烈的巫蛊气息。

  定是南疆那边的修士。而能硬憾空如的修士,南疆那边也就只有那位蛊神了!
  所以这一切就不难猜出,是陈拓和这位南疆蛊神联手合击。

  蛊神在陈拓出手之前就直接拦下了暗中的空如,而陈拓则是手持南疆圣器对李成化下死手。

  而陈拓不可能直接越过南阳那边来和蛊神合作,这其中定然有朱煜的影子。

  余乾的脑袋飞速的转动着,他第一时间根本就想不通这陈拓为何要亲自做此。这样对他有好处?

  朱煜到底许诺了什么才让他如此做?
  李成化来这之后小心谨慎,一直警惕南阳那边的人,可是千防万防,却没想到会被陈拓亲自出手陷害。

  野心勃勃的陈拓,手腕极强的陈拓怎么会在现在形势未明朗之前就和南阳那边的人做出这样的事情?

  可以说,李成化包括余乾之前从来没有往这方面想过。从来没有去想这陈拓会直接反了大齐。会在这样的光天化日之下直接对李成化下杀手。

  余乾看着被修士围的水泄不通的陈拓,并没有过去击杀他们的想法。

  因为那边有一位三品中层修士,自己根本不可能暴露实力出手。现在要做的就是如何把李成化救走。

  此时,陈拓撤掉身上的护罩,面无表情的看了眼余乾。然后头也不回的带着那些修士一起离去。

  直到这时,周围那些普通或者低阶修为的将士才反应过来。

  很多人甚至都回不过神,怎么李成化就这样被刺杀了?他们有点懵,全都躁动起来。

  这时,陈拓带来的一万骑兵直接后撤,显然像是事先有准备的一样以列队的方式堵住了陇右军的后路。

  “夏将军!赶紧指挥将士作战!”余乾朝夏远征怒喝一声。

  夏远征怔了一下,然后很快就抽刀出来大喝一声,“成队,列阵,护殿下!”

  他到底久经沙场,对这种突发情况的处理还是非常有经验的。当时就反应过来,领兵作战。

  训练有素的陇右军很快也恢复如常,立刻遵循主将的吩咐,列队作战。

  与此同时,对岸那边传来了宣杀声。桥面上瞬间架起了七八座木桥,密密麻麻的南阳将士有条不紊的冲杀过来。

  余乾当即背起李成化,带着公孙嫣撤回夏远征身边。当即问道,“夏将军,如何突围?”

  夏远征脸色沉着冷静,他先是回头看了眼只堵却不动身的金州将士,又瞧着对岸冲杀过来的南阳军。

  他以最快的语速说道,“金州兵无杀意,但尽管如此,也不能从那边突围。往东走是飞云城,此刻不能去。

  只能沿江西去!”

  “那就西去,立刻撤退!”余乾直接同意,然后说道,“夏将军,我和公孙部长先行往西去,争取先带走殿下。

  你带这些陇右军突围,到时联系汇合。”

  “嗯,余司长快带殿下走,莫要迟疑。我自会带着将士们突围。”夏远征平静道。

  “保重。”事情紧急,余乾只能朝夏远征叹息的说了一句,然后就带着公孙嫣朝西面激射而去。

  他刚才本想喊朱宸停手,但是明显看到对岸的朱宸此刻亦是满脸震惊的模样。那些南阳将士的行动也并非是他指挥的。

  余乾就大概知道这件事,他朱宸可能也不知情。否则,刚才也没有必要在江中摆茶候客。更没有必要和自己聊那么多的合作问题。

  感受着背上李成化那若有若无的气息,余乾不免有些着急,他要是出事了,自己也难逃干系。

  这突如其来的情况,把余乾也弄的有些没反应过来。他抬头看向天空,空如和那位蛊神依旧缠斗在一起。

  陆族长不见踪迹。其实按理来讲,若是没有同级修士事先拦住陆族长,以她的实力完全可以救下李成化才是。

  余乾大概也能猜到她不出手的原因,她是来保护自己的,不是保护李成化的。在她眼里,没有什么大齐皇长子,素人罢了。

  所以就不会冒着被空如察觉的风险出手,对她来讲完全没有这个必要。

  李成化死了就死了,影响不到她。

  余乾和公孙嫣两人一路向西飞掠而去,不约而同的脸色都充满凝重之色,他们知道,要是南阳王真的下狠心。确实不太好逃。

  也幸好余乾之前弄了个后手,让陆族长跟着一起来保护自己,否则,怕是真的要在这出事。

  两人刚飞遁出数十里的时候,突然眼前出现了一位浑身裹在黑衣之下的人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头上也戴着黑色斗篷,面前用漆黑的术法遮蔽,根本看不清面容。

  余乾和公孙嫣两人脸色纷纷一变,来人分明就是二品天人的修士。

  这个时候出现个二品修士拦路对他们而言绝对是噩耗,余乾抬头看去,陆族长还不见踪影。

  她到底在干嘛?余乾正想拿令牌摇人的时候,这位黑衣人用拉锯一般的嘶哑声音说道,“把殿下放下,我先施救一下。”

  “前辈是自己人?”见对方说这话,余乾小心的抱拳问了一句。

  黑衣人并没有回答余乾,而是右手轻轻一扬,余乾背后的李成化就直接拦都拦不住的飘到他那边。

  然后黑衣人直接蹲下,将手伸到李成化的胸口前,一道道青色绿芒不停的没入李成化体内。

  余乾和公孙嫣对视一眼,两人纷纷松了口气。这位真的是自己人,看样子还是宫里的人。

  余乾有些无语,他大概就猜出来这是李洵另外安排的暗中护佑李成化的修士。可是刚才去哪了?干嘛不第一时间出手,搞的现在这么被动。

  当然,这些问题余乾自然不敢去质问对方,只是和公孙嫣一起过去,然后静静的看着他对李成化的施救。

  李成化的气息肉眼可见的恢复了一些,脸上的痛苦之色也弱了一些,但气息总体来讲还是很孱弱。

  尤其是伤口处有幽绿的光芒在那倔强的闪烁着,这是匕首附带的巫蛊之力。

  这位黑衣修士看起来也束手无策的样子,不敢乱来。

  “前辈,殿下没事吧?”余乾问了一句。

  黑衣人并没有回答余乾的问题,只是停手观察起那些幽绿的光芒。

  就这这时,天边突然袭来一道巨大的血掌,遮天蔽日的攻势让余乾心中一凛,他转头看去。

  入目便是那道骇然的血掌,血掌上传下来的威压足以让四品巅峰以下的修士半点动弹不得的那种。

  这血掌余乾很熟,当初在太安城外的时候那位南阳来支援的邪修便是用的这招。当时自己还是靠着圣母的拼命相救这才存活下来。

  现在这道血掌又出现了,想也不用想,又是这位邪修过来追杀了。

  黑袍人泰然处之的看着这道血掌,只见他右手轻扬,一道数百丈长的幻剑直朝血掌而去。

  剑势凌厉霸道,站在一边的余乾甚至觉得脸颊被割的生疼。

  这黑袍人却是一位剑客,这还是余乾第一次见到二品修为的剑客。这出招方式明显已经脱离了寻常剑客的范畴。

  剑势之中蕴含着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奇妙感觉,和寻常剑修出手的方式相差甚远。

  余乾哪里舍得错过这样的亲眼目睹的好机会,他睁大眼睛,死死的盯着这道巨大的剑气以惊人的速度朝血掌飞掠而去。

  很快,二者相撞在一起。

  天地间仿佛都直接震动了一下,激起的狂风巨浪一波接着一波散开。

  吹到余乾这边的时候,不动用仙灵之气的他直接被吹的东倒西歪。一股接着一股的可怕气息像是钝刀一样侵蚀着他的肉体。

  身边的黑袍人身上的衣服被吹的猎猎作响,身体稳如泰山,声音依旧嘶哑的说道。

  “带殿下先走,这个人我来处理,你们不宜留在这。”

  “是前辈。”余乾直接抱拳领命,问道,“殿下他现在伤势如何?能撑得住远行嘛?”

  “远行撑不住,伤势只是将将稳住。”

  “那我们该把殿下护送到哪里去为好,在哪等着前辈过来?”

  黑袍人不假思索的从怀里掏出一块令牌丢给余乾。后者赶紧接过,这是一块不知名材质的黑色令牌。

  款式朴素简单,正反面各刻一个字,一个月,一个华、

  “此处往西北四百里处便进入酆都地界,你拿此令牌去酆都鬼月山,自有人会妥善安置好殿下。南阳的人也不会追到酆都里面。

  鬼月山上有一位大药师,你拿令牌请他相助,自会救治殿下。

  等我此间事了,自会去那。”黑袍人解释了一句。

  余乾愣了一下,然后直接抱拳领命。不敢在这多待,以免殃及池鱼。

  他赶紧背上李成化,然后拉着公孙嫣就往西北方向赶去。

  余乾没想到,这位黑袍人会让他们直接去酆都。真是不走寻常路。

  酆都可以说是天下鬼修的最后一块圣地了,里面全是阴物。如今鬼族虽然很是式微,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这酆都,南阳那边的人还真不敢进去乱搞事。

  这黑袍人给自己的令牌,余乾不由得想到了宫里的那位二品鬼修月华居士。

  很难不能把二者联系起来,估计这令牌就是月华给的,万一时候的退路。

  当时在百鬼宴上,余乾就知道在鬼族里,月华的地位可以说是位于金字塔顶尖的那种。

  有她的令牌,去酆都里确实是一个最好的选择。

  余乾激射的同时不忘回头看了一眼。

  那道剑气和血掌都已化作星点消散,血掌之后也飞出一位同样全身裹在黑衣之下的修士。就是朱煜供奉的那位二品邪修。

  然后,余乾就只看到两座漆黑的领域再次落在高空之上,这两位黑衣人直接都进入领域之中,多的就再看不到了、

  说实话,这两拨打斗属实狠了点,都是见面就开大干的暗中。

  一般来讲,二品修士的打斗多是点到为止的切磋,像这种见面就干领域之力的确实少见。

  余乾眼里多少带着些羡慕,自己要到这一步还是有点距离的。

  而后,余乾将视线收了回来,和公孙嫣一起朝酆都方向激射而去。

  ~~
  时间回到之前一些、

  武江岸边,朱宸此刻正一脸震撼的看着对岸的骚乱。他分明看到李成化被陈拓一刀给捅了。

  然后就是金州兵断退路,陇右军乱了一会白便朝着西面突围而去。而自己这边后面,源源不断的南阳兵士过桥去追杀那些陇右军。

  一切转变发生的太快,他都有些没反应过来。然后脑袋里就涌上了疑惑。为什么会这样?

  这明显就是陈拓和南阳这边在打配合,陈拓和那样积怨这么多年,什么时候站到南阳这边?
  而自己对这一切一无所知。

  这时,背后传来了脚步声。朱宸回头看去,是自己的父亲朱煜来了。

  “父亲。”

  朱宸稍稍抱拳作揖。后者只是稍稍的点了下头。

  “父亲,这是怎么回事?”朱宸问道。

  “不急,先见贵客。”

  朱煜淡淡的说了一句,然后将视线望着左前方。朱宸跟着看了过去,是那位陈拓孤身朝这边来了。

  朱宸知道这时候不是自己问疑惑的时候,他往后站了一些,规矩的站在朱煜身后去。

  很快,陈拓就走了过来。直接站在了朱煜的面前。

  一位中年,一位老年、

  一位身材魁梧,一个身材瘦小、

  论气质,一身金甲的陈拓比那穿着黑甲的朱煜要强上太多。

  “陈将军果然言而有信。”朱煜首先轻笑着说了一句。

  陈拓倒负双手,神色如常的说道,“我既已事成,那南阳王你的诺言如何?”

  “自然是履约。”朱煜笑道,“趁着这边的事情还未传开,陈将军还是赶紧先去动手吧。二十万南阳将士任由陈将军调遣。

  那四州的三十万援军,陈将军对付起来应该没什么压力。”

  陈拓不置可否,然后视线望着西面,问道,“方才李成化没有当场死亡。”

  “陈将军是留有余力吧。”朱煜眯眼问道。

  陈拓嗤笑一声,“李成化要死也是死在你南阳的手里。”

  “自是该如此。”对于陈拓这种小手段,朱煜半点不恼,反而很欣慰的笑着。

  “陈某就祝南阳王大业竞成,先走了。”陈拓随意抱了下拳,然后洒然离去。带着那些修士和一万金州兵当即离去。

  朱煜说的没错,现在时间是最重要的。趁着李成化的事情没传开,得先把那三十万的援军给处理了。

  等陈拓彻底离开视线之中后,身后的朱宸才小声的问道,“父亲是和陈拓合作。还是陈拓降了我们南阳?”

  “合作。”

  “如何合作?”

  “你不妨猜猜。”朱煜轻轻笑着。

  朱宸思忖一会,而后徐徐说道,“金州本就是南境通衢之处,若是我们南阳无北犯,镇守此处确实是最美的差事。

  但是我们现在北伐之意坚定,若是战斗面扩大,那金州就成为多争之地,对陈拓而言就其实有可能不那么好了。

  所以,父亲是通过这一点和他合作的嘛?”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