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武侠 > 我娘子一个比一个诡异 > 第280章 第569-571章 余司长真乃神人也!

第280章 第569-571章 余司长真乃神人也!

2022-05-20 作者: 海岸边的船只
  第280章 第569-571章 余司长真乃神人也!

  余乾又不能撇下他们自己跑路。否则且不说太安城都回不去,只能流浪天涯。单就公孙嫣和夏远征两人就让余乾做不出这样的事情。

  一个是和自己有着深厚感情的阿姨,另一个是忠诚于自己的手下夏听雪的父亲。他余乾做不出这样的事情。

  而李成化也更不能死,他的生死和自己有很大的责任。他要真死了,自己独活。回太安根本解释不了的。

  这种直接潜入刺杀行为如此想来,无论成与不成,都会带来很多非常复杂的问题。

  但是倘若不刺杀,那就又根本无法光明正大的杀。哪怕是说利用所谓的战场上刀剑无眼这一点也不行。

  那样照样会直接打破平衡,把他们这一干人等全都推入绝境。

  余乾大脑飞速的转动分析着,但是一时之间根本就想不出完美无缺的方法出来。

  主要就是他们如孤舟一样的深处南境腹地,牵一发而动全身,太过被动。

  而他现在又没有耐心去慢慢利用所谓的阳谋大局来戕害这位朱宸,费时费力,还不一定能成。

  对待朱宸,余乾只想一刀斩之。

  这时,余乾想到了一种可能。或许可以联系柯镇邦过来?

  柯镇邦虽然不能明面上出手,但是他过来,以他的实力能给到很大的助力,不至于让自己现在这般束手束脚。

  余乾又细细想了想个中关节,先把柯镇邦喊来是必须要的事情。

  只是这么多天了,柯镇邦怎么还不来金州这边呢。之前余乾出发的时候,褚峥说了,柯镇邦处理完他自己的事情之后会来护佑自己的。

  现在这么久过去了,也不见人影。也不知道在忙什么,半点音信都没有,这不像是柯镇邦对待自己的风格。

  最后余乾想了想,还是拿出柯镇邦之前留给他的特殊联系符纸。余乾在上头落言:

  朱宸活着,我想杀他,柯长老速来助我,我在金州金河郡的飞云城,不来,我性命有危。

  记录下这句话,余乾直接将这個无形无色的符纸鹤顺着袖口融入地面之中,这一举动并未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看着没入地表之下的符纸,余乾慢慢收回视线。现在要做的就是先耐心等一等。

  等自己摇的大腿柯镇邦来了再与其商量个中细节。这种事还是得多借鉴一下老人家的想法。

  柯镇邦在大理寺干了这么多年,这种潜入刺杀并且能妥善处理后手的经验绝对非自己可比。

  等他来了,一起商量出一个可行性计划出来。

  在这段时间,先暂时不轻举妄动。

  希望柯镇邦收到自己信息后能早点赶来。

  想清楚这些,余乾慢慢收拢回高速运转的思绪,然后面无表情的看着对岸的朱宸那个方向。

  跟前的李成化和夏远征两人正在闲谈着,言语之中是对那些朱宸带领的南阳军进行点评。

  这两人一位是陌刀军的将领,一位是陇右军的将领,骨子里的骄傲是很足的。此刻也只是多做克制之语、

  余乾能感觉到两人在谈及那些南阳军时候的绝对自信的心态。

  就在这时,对岸那边飞出一位术师悬在武江正中间江面的低空之上。他还带着一张桌子和三条椅子。

  施法将这桌椅固定在江面的低空之上,然后才转头对余乾这边声音朗朗的说道,“我家世子请皇长子殿下和余司长上前一叙。”

  声音很清楚的传到所有将士的耳中,他们纷纷将视线集中在李成化和余乾身上。

  请前者他们能理解,这余乾又是怎么回事?

  余乾第一时间双眼半眯的看着江面之上,并未说什么。

  一边的李成化亦是眯着眼睛,对于这种颇有君子之风的邀请并未第一时间应承下来。

  他和朱宸不同,比起南阳那边,大齐其实是更被动的。

  因为南阳渴战,并且为了所谓的师出有名,其实是迫切的需要有效的借口的。所以他朱宸完全不必担心安全问题。

  大齐和金州这边没人会傻到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杀他。

  但是自己不同,保障并没有对方多。所以哪怕有空如在暗中保护,他李成化也是要多留一些心眼的。

  至于拒绝之后传出去名声不好听这一点,他倒是完全不在意的。常年在外征战,他早就不是那种为了名声就不顾自己安全的将领了。

  为将者,自身安全放在第一位,这才是对万千手下士兵的生命安全负责。

  一个优秀的将领必须身兼苟且和悍不畏死这两种特性。

  “殿下万金之躯,何须亲自和贼子交谈。南阳人诡计多端,行事无度。我去就成,殿下镇守中军。”一边的余乾突然出声道。

  李成化面带微笑的看着余乾,然后直接点头应下,“一起去吧,我也很想和这位南阳世子聊聊。”

  “也行,殿下坐我近些,我会护佑殿下。”余乾点头道。

  “好。”

  “殿下不可。”夏远征出声道,“余司长说的没错,这南阳王行事无度,殿下岂能亲自过去,风险太大。”

  “夏将军无须担心,我心里有数。”李成化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而后指着身后不远处疾驰而来的军队说道。

  “这陈拓亲自带兵过来压阵,我更是没什么好担心的。”

  夏远征回头看着当先疾驰而来的陈拓,拱拱手没再劝说。

  “余乾.”这时,公孙嫣一脸迟疑的轻声喊了一句,却没有下文。

  余乾知道公孙嫣在担心什么,也知道她想说什么。无非是叫自己暂时克制住,不要当着众人的面暴起杀了那位朱宸。

  余乾也没有用言语回答阿姨,只是给了对方一个坚定的眼神,然后便和李成化一起飞身过去。

  看着余乾和李成化过去,夏远征只能吩咐手下的兵士随时准备进入战斗,随行的两位大箭师此刻也飞箭上弦护佑。

  很快,余乾和李成化就来到了江面上的桌子前,两人均都不客气的在同侧坐下。对岸那边,朱宸也孤身一人飞跃过来在对面坐下。

  江风细细,底下便是奔腾的武江。三人便这么相视而坐。

  “在下见过楚王殿下,楚王殿下英姿蓬勃,令在下折服。”朱宸率先作揖说道,声音依旧那般温吞平和。行为举止依旧和老实人无异。

  “朱世子说笑了,本王久仰朱世子大名,今日才得以一见,实属幸事、”李成化微笑着回了一句。

  两位身价万金的嫡长子就这样商业互吹的寒暄了两句,而后,朱宸才看着余乾抱拳道,“余司长,太安一别,你我有段时间没见了。

  方才见余司长竟然随楚王殿下来此,我便自作主张的多喊上余司长。在太安的那段时间还是多谢余司长的照顾。”

  余乾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位面容白净的朱宸,讥讽道,“怎么一段时间不见殿下比女人还白?”

  对于余乾的讥讽,朱宸丝毫不以为意,只是说道,“身体出了点状况,调养之后便是如此。”

  “在下听说殿下在太安城外被义士斩首,此刻又如何能活着?”余乾继续问道。

  “以讹传讹罢了,我从未被人斩首。”朱宸回道。

  “那可真是可惜了。”余乾两手一摊,耸了耸肩膀。

  朱宸叹息一声,“我知道余司长对我还有误会,我在此再向余司长保证,玄境一事和我无关,一切是那郑化的自作主张。”

  余乾点了下头,眼观鼻,鼻观心的坐在那里,然后闭眸作休憩状。

  一边的李成化对余乾和朱宸的交流并未插嘴,只是嘴角噙着笑意的听着。现在见余乾没了聊天的性质,他便接过话茬问道。

  “朱世子在这武江之上摆下此桌,并邀请本王,可有事情指教?”

  “指教不敢当。”朱宸连忙拱手作揖道,“只是久闻楚王殿下的大名。家父曾跟我说过,说当世能在军事上胜过殿下的年轻一辈并没有。

  殿下不到而立之年便在北境有着偌大的天威之名,并成为陌刀军的卫夫长。此等雄才,千年难遇。

  所以我十分钦佩,这才想着见殿下一面。冒昧了。”

  李成化脸色依旧淡然,并未搭腔。

  朱宸继续道,“所以,这次楚王殿下又亲自带领一万陇右军前来。如此大好机会,我自然不想错过。

  这才特地请我父王让我带兵来此,就是想向楚王殿下学习一些为将者该有的东西。届时还望楚王殿下不吝赐教。”

  李成化再次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位被自己父皇称为潜龙之姿的相貌平平无奇的朱宸,而后轻轻点了下头。

  “互相赐教吧。”

  说完,李成化便突然问道,“若是你们南阳和金州彻底打起来了,世子以为胜负如何?”

  对于李成化突然问出的这个不那么恰当的问题,朱宸面上依旧挂着和煦的笑容,“有楚王殿下在,南阳自然是没有任何胜算。”

  李成化轻笑一声,继而道,“江上风大,本王身体羸弱,不宜多吹江风,先告辞了。”

  朱宸并未挽留,只是点头道,“殿下慢走。”

  “殿下先走吧,我还有问题想问一下朱世子。”余乾终于睁开眼睛,轻轻的说了一句。

  李成化只是点了下头,半点没有多问,飞身回去。

  余乾视线冷漠的看着眼前的朱宸,刚才他又近距离的用灵箓采集了一下对方现在完整的信息,非人的朱宸在灵箓下无所遁形,身体状况直接被剖析的一干二净。

  他这具蛊躯只有八品修为的实力,是用蛊神秘术强行把朱宸的神魂和蛊躯相融合在一起。

  这也确实验证了之前余乾的猜想,是南疆那边的那位蛊神传人救的这位朱宸。

  虽然现在是人不人鬼不鬼的半诡之躯,但是神魂建在,也算是朱宸本人。

  而且灵箓也照出了眼前朱宸的神魂并未和蛊躯完全契合在一起,每隔几天都会遭受一次神魂分裂之痛。

  看灵箓的描述貌似痛苦难当,寻常人根本承受不了的样子。

  这神魂分裂之痛,余乾没经历过,现在眼前这位朱宸每隔几天就要来一次,知道这一点,余乾还是倍感欣慰的。

  就说这世上哪有什么不要代价的死而复生。这朱宸虽然现在苟活了下来,但是单单这无止境的神魂分裂之痛就足够他难受的。

  余乾甚至宽慰的想着要不不杀他,让他一直受折磨岂不是更好?
  但是想了想,他就否决了这个想法。这朱宸肯定要再死一次的,上次情况紧张,只能让他死个痛快,这次少说得逮住他点天灯去。

  而且最关键的是,从刚才知道这些消息之后,余乾大脑就开始飞速的旋转起来。一个相对粗略的针对性计划就已经在脑海里慢慢勾勒出来。

  他打算就这么利用这不人不鬼的朱宸来搞事情。

  “余司长何事?”朱宸率先问道,丝毫不在意余乾眸子里的冷意。

  “殿下最近过的开心嘛?”余乾直接眯眼说道。

  “还行。”朱宸愕然一下,而后笑问道,“余司长缘何会问出这个问题?”

  “没什么。”余乾淡淡说道,“只是想着殿下每隔几天就受一次神魂分裂之痛,却还能如此开心无恙,在下实在佩服佩服。”

  见余乾直接精准的说出自己的身体状况,朱宸脸上的和煦慢慢的收敛起来,神态倒也稳当,只是保持着沉默。

  同时脑子里思绪万千。

  这件事,天底下知道的就四个人,这余乾是如何知道的?

  蛊神说过了,非二品天人以上的修士是根本就看不出自己的蛊躯身份。而自己受到的神魂分裂痛苦,更是不可能看的出来。

  现在余乾直接挑明这个问题,朱宸内心罕见的震撼起来,有点看不懂坐在自己对面的这位年轻男子。

  这神魂分裂的痛苦他昨晚刚感受过一次,那是一种生不如死的痛楚,一直持续了将近两个时辰。

  期间他没少动过轻生的念头,也就是从小到大养成的钢铁一样的意志力让他撑了下来。

  想着以后每隔几天就要感受一次,饶是坚强如他,心里也是有些绝望的。唯一支撑他的就是蛊神说过会尽力想解决的办法。

  就是不知道时间需要多久,可能一个月,可能一年,可能是他的一生。希望非常渺茫。

  但总是有一些希望,而这唯一的希望也是他朱宸能坚持下来的动力。否则,他真的无法保证自己能扛到什么时候。

  这件事,是南阳这边的绝对机密,不可能让除了他们父子以外的第三人知道。

  可是眼前的余乾又是怎么知道的?难道他修为已经到二品了?应该不是、

  思绪烦乱的朱宸最后语气平和的说道,“余司长说的是什么,我倒是不懂。”

  “殿下,在我这就不用装了。”余乾轻轻笑道,“这么跟殿下说吧。我修炼的功法秘术很是特殊。

  对神魂这一块的感知灵敏度可以说是不逊色于天底下任何人。所以像殿下的这种神魂分裂痛苦,我自然是感知之下一清二楚。”

  “余司长说笑了,我听不懂你在讲什么。”朱宸再次摇头道。

  余乾双眼半眯,问道,“如此看来,殿下是不想治愈神魂方面的分裂残缺?”

  此时的朱宸脸色终于稍稍一变,他脸色沉着的看着余乾,问道,“余司长擅长治疗神魂方面的问题?”

  “不。”余乾摇着头,不要钱的继续吹牛道,“我不是治疗,我只治愈。殿下你现在的情况虽然复杂,但不是没有办法。”

  朱宸这下彻底绷不住了,说实话,当余乾说出他能治的时候,朱宸心里是相信了五六分的。

  因为他真的能准确的看出自己现在的身体情况,更能直指要害的说出自己神魂的情况。

  二品天人都不可能直接用肉眼看出自己的神魂情况,可是眼前的余乾却做到了。这只能说他真的是此方面的绝对高手。

  那么反过来推论,他既然如此信誓旦旦的说能治,那或许就是真的能治、

  想清楚这点,朱宸深吸一口气,然后朝余乾郑重作揖道,“请余司长示下。”

  “哦?殿下不是说自己无恙的嘛?”余乾反问了一句。

  朱宸淡淡笑道,“我是无恙,但是最近修炼让神魂方面出了点损伤,余司长既然说能治,就想着叨扰一下余司长,仅此而已。”

  余乾嗤笑一声,凑上前去小声说道,“殿下蛊躯和神魂难以完美相融,何须瞒我?怎么,殿下怕我把你不人不鬼这件事散播出去?”

  朱宸脸色彻底沉了下来,见眼前的余乾把自己所有的伤疤赤裸裸的剥开,然后呈现。就算他涵养再高,此刻也无法忍受。

  两颗平平无奇的眼睛里慢慢的浮现出杀机。眼神极度冰冷。

  正如余乾所说,他要是现在就把这件事散播出去,那对自己这个世子而言是毁灭性的灾难。

  人族作为天地间优越感最高的种族,没人会去服一个用着蛊躯的世子。

  “怎么,殿下想杀我啊。”余乾懒洋洋的靠在椅背上,一边挖着鼻孔,一边讥讽道。

  朱宸脸上阴沉的表情突然缓和下来,又恢复和煦从容的笑道,“余司长说笑了,我现在好的很,绝无半点余司长方才所说的什么蛊躯。

  不知道余司长是从哪里听来的这个流言?”

  “怎么,又改为想诈我?”余乾回道,“殿下放心,我不是听谁说的,完全靠我自己的慧眼如炬。

  这也是刚知道的,还没来得及散播呢。

  殿下现在选择杀我灭口是最好的时机。”

  “余司长说笑了。”朱宸叹息一声,“余司长怎么老以为我想杀你呢,我视余司长为知己,又岂会动杀心?”

  余乾不耐烦的摆摆手,说道,“你不承认我也不管,我只是把话放在这。你的病我能治,并且我敢保证,这天底下只有我能治。

  怎么说,殿下有没有兴趣?”

  朱宸沉默了,彻底的沉默了下来。双眼古井不波也似的看着余乾。

  良久,他轻轻点头,“有兴趣,不知道余司长想如何医治?”

  “这个嘛,看我心情。”余乾继续懒洋洋的说着,“我对殿下的偏见殿下你自己清楚,我见殿下这样,我都巴不得你一辈子都这样。

  我又岂会现在有心情救你?”

  朱宸淡淡笑道,“余司长要是没有兴趣,就不会当着我的面捅破这点。请直说吧,余司长想要什么,才肯出手救治。”

  余乾却说道,“我想要什么嘛,就暂且先不提。这样吧,我先让殿下感受一下,让殿下知道在下的实力。”

  说完,余乾直接将一缕仙灵之气渡过去,在对方的神府游走一圈。之后又立刻收了回来。

  就这短短的一瞬间功夫,朱宸的脸色再次大变起来。

  因为他清楚的感觉到这种神秘的气息直接对自己的神魂进行温养。昨日神魂分裂大创,神府早已萎靡疲惫。

  现在却一扫而空负面影响,整个人直接恢复到最饱满的状态。

  “殿下以为如何?”余乾问了一句。

  朱宸抱拳道,“余司长真乃神人也。我觉得非常舒服。”

  “那殿下以为我是否是在诓骗于你?”余乾又问道。

  “自然不是,余司长你有这份能力。”朱宸现在真的已经信了八九分了。

  且不论余乾的火眼金睛,就那随意出手就把自己神魂温养如初这一点,他就不可能不信。心里直接炸裂起最大的希望。

  一个人深处绝望谷底的人,见到这能通往天堂的绳梯,不可能不动容,不可能不死死抓住。

  就算他朱宸为人再如何厉害,亦是免不了这一点。

  “请余司长出手救治,无论多大的代价,但请开口。”朱宸深深作揖道。

  余乾撇撇嘴,说道,“我说了,我现在乐的看见殿下如此。殿下先受着吧,容我慢慢思忖。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殿下神魂分裂过于复杂。我不可能现在就有治疗方案,我需要时间研究。

  等我研究出来,到时候再说吧。殿下不会这点耐心都没有吧?”

  “那就有劳余司长了。”朱宸重重点头。

  余乾继续道,“另外,歪心思殿下千万不要起。别想着对我来硬的。这么跟殿下说吧,但凡殿下对我有异心,下一刻,你不人不鬼的事情全天下都会知道。

  二者,殿下也最好不要想着用武力胁迫我。

  你们南阳之地供奉的那位二品邪修在我眼里不算什么。

  大理寺的柯长老你知道吧?被世人赞誉为天下前十的大修士,现在他是我的护道之人。

  我更是认他作师父,作长辈。

  余某不才,别的本事没有,就这修行天赋强了一些。入此道不足半年时间就修炼到四品巅峰。

  是大理寺立寺以来的唯一。

  寺里对我的看重我就不对殿下多赘述。

  我若是生命安全方面受到你们南阳修士的半点威胁,下一秒,柯长老就会屠了伱。

  余某希望殿下相信这一点。我若是出事,在柯长老眼里就再无世俗规则的桎梏,你包括你父亲,包括你们南阳上下的修士都会列入死亡名单。

  我甚至说一句违逆一点的话,那就是楚王殿下在这出事的后果都不及我出事来的严重。

  我不是在开玩笑,只是在对你陈述这个事实。希望殿下不要不知好歹。”

  “殿下明白嘛?”说道最后,余乾伸手轻轻的在对方的脸蛋上拍了拍,神色冷漠的做出了这种带着侮辱性的动作。

  朱宸也不恼,脸上依旧挂着笑容,丝毫不在意余乾的行为。

  “我自然知道,我区区一个南阳世子又如何敢对余司长起杀心。”

  “那就多谢殿下体恤,我们精诚合作,精诚合作。”余乾呵呵呵呵的就笑了起来。

  对于自己这嚣张的所做所为,余乾自然不会认为有什么不妥。对于朱宸这个人,不当场格杀他已经是自己隐忍了。

  现在区区嚣张行为又怎样?

  而且主要是这朱宸是聪明人。他肯定知道现在双方是一个不对等的合作关系。

  且不说自己掌握了能让他身败名裂的消息,单就自己能“救治”他这一点,就足以骑在他头上拉屎了。

  甚至,自己现在越嚣张,这朱宸也越不会放在心上。

  因为双方现在有仇隙,自己现在“仗势”做出折辱他的行为,恰恰证明自己真的有信心能治好他。

  以及自己为人中的率性而为这一点。也算是降低对方多想自己为何去救他,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之类的想法。

  余乾对这种细节的把控还是没什么问题的,并不担心这朱宸真的敢对自己来硬的,他不敢赌,也赌不起。

  柯镇邦三个字就足以震慑。

  “对了殿下,在下还有一件事。”余乾说着,就从储物手镯里拿出一份挂满邪恶气息的卷轴出来,而后道。

  “关于我们刚才的谈话,我想请殿下保密,天底下就我们知道,殿下连你自己的父亲都不要告诉。如何?”

  朱宸眉宇轻皱,“余司长为何要我答应这点?”

  “我只是想要个安全保障,我身上这点事不想第二人知道。”余乾淡淡解释一句,然后打开卷轴继续道。

  “这是巫术卷轴,请殿下以神魂之力起誓。这卷轴的效用我想殿下比谁都清楚。若是违誓,神魂俱裂,无人能救。”

  (上一章末尾处有个逻辑小漏洞,稍坐调整了,感谢书友指出问题)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