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终于捏出来了!

2021-11-25 作者: 万物皆可种
  第199章 终于捏出来了!

  感受着体内传来的些许满足,陈屿从青石上起身。与月霞一样,朝霞晚霞有着同样的效用,都能用以餐饮、转化内炁为法力,过程中会消耗一定的精神力,不过恢复尚且能够跟上,倒是无需担心。

  抬眼远眺,山云相依,霞雾缭绕,氤氲中的青台格外出尘。

  试着吞吐雾气、运转乘风术,法力透体晕出,仿佛织网似揽住身子,感受着一股托举升抬之力从两肋及足下、腰背等位置徐徐升起,然终究差了一筹,他踮着脚尖踏空数步,掠向院中去。

  身体的确轻盈许多,配合轻身术与轻功步法一同施展倒也有几分效果。

  可惜,飞不起来。

  这其中一来有乘风术自身不够完善或者干脆只是游戏之作的缘故,另一方面则由于随着陈屿的肉身在一次次蜕变洗礼中不断滋养强化,骨骼、血肉、筋膜等等无论密度还是坚韧程度都远超以前,连带着体重亦是得到了不小增长。

  “个子拔高了一些,不过体型似乎并未如预料中那般放肆展开,横向发展成肌肉虬结的魁梧模样。”

  捏了下臂膀,稍稍用力后他发现强度还可以,虽说远达不到刀枪不入的地步但也勉强需要多几分力道才能刺入。

  肉身的提升他乐见其成,不会刻意压制,至多稍加引导,免得过了头。

  陈屿回到观中,伸手捞了黑鱼,手指上渗透出一缕法力在对方额头,漆黑鱼脸上浮现可以辩识的慌乱。

  不过在法力落在眼前时,黑鱼一下子安定下来,精神覆盖下,能力清晰看到对方脑袋里那团意识在剧烈颤抖。

  法力悠悠飘在黑鱼面前,并未像那一晚时那般直接渗透进去。

  不是纯粹灵性霞光的缘故么……

  他想着,可能法力已经算是脱胎自灵性霞光的全新造物,与当时对方被动吸纳的月华有本质不同。

  [吃]

  一丝念头从精神力中脱离,抛入到黑鱼意识光团中,传递出简单意思。

  既然被动不行,那试试主动。

  另一边,黑鱼不能理解,但依旧在本能的驱使下愣着鱼目张大嘴将法力吞下。

  定定看着对方,见得鳞甲在阳光下略显干燥,他以御物之法操控水体缠绕在黑鱼身侧,包裹成两尺大小的水球
  放回水中。

  搬来椅子,靠在水缸不远处,陈屿手上带着竹简,这几日就要将最后一缕内炁转换完毕,还能再刻一些。

  正好一边观察黑鱼服食法力后的变化一边做些事打发时间。

  半个时辰后,晨时吸食的霞光彻底转化,内炁也完全消失,到了这,他才算是真正与[食炁]告了别,踏上了名为[餐霞]的全新道路。

  好少。

  转换后的法力实在谈不上多,陈屿估量若要像之前那样做到法力盈满周身,大概不会只是两三个月就能搞定的。

  精神沉下,银色冲荡开来,令四周的靛青纷纷散开。事实上法力与精神力并未有多少反应,似乎因为精神力二次蜕变后质地更上一层,纵然是法力也无法影响。

  不似其余力量,内炁消散,胎息也一日少过一日。法力的出现冲击下丹田,墨黑变得浅淡,明明肉身不断强大,胎息却仿佛被压制,日益减少,临近停滞。

  泥丸宫亦不例外,不过这地方本身就不出产精神,仅仅是他用作储存之用,精神力的来源在泥丸之外,那片朦胧无间之处,可惜意识探入多次,依旧没能找到根源,只晓得精神力由意识变化衍生。

  不及时收拢便会沉入意识深处,消失不见。

  陈屿便将精神力装入泥丸内,又凝聚漩涡日夜淬炼。如今没了漩涡,只剩一枚巨大‘星辰’,横亘其中,牵引仿若星云。

  神思正发散,一旁鱼缸上空水球里的黑鱼发生了变化,他按下念头看了过去。

  只见稀薄、杂乱了几分的法力重新出现在水中,比起先前他凝聚出的要少了大概五成。

  没消化干净?

  抽离出剩余的那半缕法力,陈屿依旧对其有着绝对的掌控,显然并未发生根本性变化。不过确实驳杂了不少,没了那种纯净感。

  他思忖着,目光注视黑鱼,单看模样依然如旧,不知是否错觉,对方意识光团似乎要壮大了些,一对凸直死鱼眼也稍显灵动。

  “还真有效!”

  再度凝聚一缕,然而放入水中后黑鱼却是再如何都不肯像刚才那样吞下,纵然在意识光团中投落念头也无法驱动对方。

  有零碎模糊意念传递,竟是黑鱼将自己的念头反馈,然而陈屿有心无力根本理解不了。

  在他精神力解析中,这些反馈好似呕哑嘲哳、全然不知所谓。

  不过从对方凝结意识以来这几日,他投落的念头不计其数,早前为了验证意识光团的特性,甚至有连续一整日都窝在鱼缸边往鱼头里不停塞的经历。

  如此多次下来,黑鱼发出回馈还是破天换头一次。

  “就不知是月华霞光厚积薄发,还是法力真就这么管用。”

  陈屿摇头,眼下来看黑鱼仅能吞服月霞,很大程度是被动而不自知,无法主动去控制,与自己不同,他能餐饮的可不止月华。

  这段时日,朝霞晚曦与午后烈阳他都品味过,一日十二时辰,每个时辰的霞光或有不同,为了试验这点他干脆露宿了两日两夜。

  尝尽曦霞后,不知为何最近竟隐隐有些上了瘾一般,每每吞食光华,身躯各处便会传来相应反馈,不同霞光给到的反应也各有不一。

  朝霞味淡,如清粥,转化法力时有馨香磬人心脾;晚霞味浓,伴着甘甜;每日午后光芒最是灼烈,此时采食后也会觉得心中若火烧,仿佛生吞辣汁。

  而陈屿最喜的还是在入夜后,月光抚照下没了白日的躁动,宁静平和,香醇且宜人。

  除此外,他也在尝试寻找霞光之外含有精粹灵性的事物。

  视线不再牢牢栓在内景地中那片漫天灵光中,隐约觉得那些飘散的灵性吸食多了可能会引发不好结果。

  这感觉无由来,但陈屿还是选择了相信自己的直觉,停下了原本计划的精神蜕变后的大肆汲取。

  当然,关于内景地以及草丹所前往那片像极了内景的空间的探索仍在继续,并非抛下。

  反倒不如说精神蜕变、法力诞生,他对很多地方的研究速度都大大提升。

  譬如内景地,以往还担心遇到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内炁沉寂、精神消耗过大的自己可能不是对手,但如今体内的法力在其中可以运用自如,完全不受影响。

  在诸多特性中,法力有一点极为令陈屿在意,那便是它的稳定性——远远超过了内炁,天地大滤斗效应虽然仍然存在和体现,然而速度放缓了数倍!
  这样一来他在内景地中的行走便多了几分底气,驱动法力之下再不济总能跑得更快些。

  而且还能结合之前的发现,吸附灵性后过滤效用一弱再弱,阵法的维持能力大幅提高。

  只是这些日子一直顾着外采呼吸术和研究法力去了,对内景以及阵法难免有些力有未逮。

  “慢慢来,时间还多。”

  精神二次蜕变,令他对自身的情况把握更加清晰,以如今的体质,无病无灾活到百二三十岁都无问题。

  若真有一日精神力强大到能包裹他肉身无损入虚内景中去,依着那里的缓慢景致,许是长生都能有所望。

  想这些干甚。

  轻笑一声,陈屿向来对寿数不作多少关心,康健即可,死亡其实不可怕,大多数人畏惧的其实只不过是对世俗的留恋以及临死之际的痛苦挣扎。

  他从未觉得有谁能长生不死,这一点无论自己还是前身都意外的一致,前身是受到了老道士影响,讲究修道顺天命,不可妄言生死,要破去贪生惧死之执念,方可了悟真道。

  ……

  这日,难得又下了趟山,采买了油盐酱醋,以及从刘师伯处半卖半送得来的茶树种子,道观原本是有种茶的,就在落霞岩后不远,虽然不多,但满足道观中人还是能够做到。

  后来自然荒废,树种未能留下,陈屿从刘师伯处打听了下,对方给的这种茶树算不得多好,都是石牙县本土所产,不会出现水土不服的情况。

  他不在意这点,有灵液灵机在,水土不服也能种活,无非投入多寡罢了。

  如今时值十月下旬,正是茶种成熟时刻,当然种植一般在春时二三月,不过陈屿浇灌了灵液,投放了灵机,无惧夏秋的因素,想来仍旧可以长成。

  茶树种栽种在菜园外,靠近水池的石崖近处,有一缓坡,破土掘沟后发现土质肥力都合适。

  另一边,带回的酱醋盐巴足够,陈屿便开始了制作泡姜。

  观中有现成的坛子,稍加清洗后就能使用,当初他还拿做发酵面团用,此刻又派上了用场。

  由于不算熟悉过程,陈屿只依着记忆里的流程制作,几绕几绕后,一坛浸泡好的生姜算是完成,只等时间来验证成果。

  忙活山上闲事的同时,他也在打磨熟练对精神力的掌握。

  暴涨数十倍后,操使难度虽有上升却并未成指数飞升,花了些功夫便再度用地有模有样。

  而在发现泥丸中那块由磅礴精神力凝聚的星辰后,陈屿认为始终放着闲置不算太好,还是得利用起来。

  他想到在星辰周围牵引、汇聚成一方巨大庞然的星旋,一如当初,顺带看看中心这一块能不能继续淬炼。

  然而结果不如人意,外侧的碎粒以及游离精神力确实能够旋动起来,但已然成了固态的核心实在牢固无匹,纹丝不动。

  不过陈屿很快又有了主意。

  他想起了自己很早前的某个想法。那时候限于精神强度不高,无论如何也凝合不到一起去,最后放弃。

  但眼下他心中念头再次浮现。

  既然能够凝固成如此模样,那捏个小人应该也可以了吧!

  抬头仰望,核心太巨大,几乎占据了泥丸宫三分之一,而其中蕴藏的精神力更是有全部的四分之三有余。

  核心中大半沉寂在深处,凝固得无比厚实,饶是他也无法引出,也即是说直到现在陈屿所能调用的精神力反而只有真正数目的一半不到。

  即便如此,单以效果来看也远超蜕变之前,故而目前尚未过于在意,核心的存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亦将大量精神力封存保护起来,避免了蜕变时骤然膨胀过度。

  泥丸宫内,陈屿沉思良久,最后还是按耐不住想在这里面捏个小人儿。

  挥手一招,一片精神云朵飘来,如今本就是意识化身的他尝试着揉捏,然后眼前一亮。

  果然,感觉完全不同。

  当初即便捏合在一切也会散开,软趴趴一团,像是细沙,但如今就要柔和粘实许多,没多久功夫便捏出一个来。

  圆圆脑袋、胖胖身体,四肢粗短,一对眼睛又大又闪。

  唯独面部稍显呆滞,看起来有几分憨憨傻傻。

  再次雕琢,陈屿兴致满满,一时半会儿甚至不愿离去,意识化身疲软了便散开再凝聚一个,精神疲累了便短暂休憩,稍待恢复就继续开工。

  一个、两个……最后,足足三十个小陈屿落在眼前。

  个头都不大,毕竟只是溢散来的碎粒和精神力糅合,真正的大头在核心,这个玩意儿他还拿捏不住。

  再看这些小人,一个个姿态各异,或是垂臂吐纳、或是举目远眺,有盘膝冥思苦想的,亦有手舞足蹈的。

  到了后来,为了不千篇一律,他甚至在雕琢时将一些武功习练、采药种田的动作也加在了里面,这才将所有飘荡周围的碎粒全部捞取干净。

  三十个小陈屿完工后,精神萦绕中竟是开始依照设定的姿态活动起来,这或许与他刻意凝聚的动作有关。精神本就为意识衍生,如此情况并不意外。

  但见陈屿心神一动,小陈屿们的动作戛然而止,纷纷停下。然后用直勾勾的眼神看向他。

  “……”

  说起来,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时间花去不少,然而捏了小人似乎并无多少奇特,除了多了一堆面貌相似的缩小版外他不知这些家伙有什么用处。

  莫名的,有些索然无味。

  总感觉又干了一件无意义的事。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