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三境(二合一)

2021-11-24 作者: 万物皆可种
  第198章 三境(二合一)

  “出体后运转自如。”沐浴月夜中的他掌心托举一团,曦光若火焰般跳动,颜色是淡素的靛青,中心处萦绕一丝柔白。

  掌指挥动,化作匹练扫在空中,旋即又凝成朵朵青云、振翅苍鹰。

  单就掌控方面来讲这种奇特的新力量不比熟悉了许久的内炁来的差。

  陈屿放开感知,月霞照耀,自指尖流淌的曦光每一缕都与之应和、波动,扬起莫名蕴意。

  直至此刻他才终于确定,眼前这些被吸引来的月霞的确有所不同,并非寻常事物,有灵性相伴,且纯度远超以往所见。

  “如此一看,去内景地里费力捞取一星半点,还不如就着天光吞饮,此间的灵性精粹太多,而且不曾耗费多少精神。”

  他想到,内景地中的灵性有无杂质其实并不清楚,不过就服食后的变化与感悟来看,后者显然比不上眼前的月华霞光。

  “月有霞,那太阳又该如何?”

  陈屿没忘记早前精神蜕变时那一抹抹从天穹洒下的光辉,不止骄阳高照,还有无数大小星辰尽数显露。

  这些光辉霞光应当同样有类似之效。

  “山下之人或许会被吓一跳?”回忆起来,那时的场面可不小,他有些好奇青台山外的人们看见这惊心一幕会怎样表现。

  估计要不了多久山下的神话传说又得多几份流传开来。

  可惜他不知道的是当时的场景仅限在精神领域中映照呈现,寻常普通人纵然将脖子仰断亦无用,见不到的。

  视线落回身前,陈屿感受着游动在手掌上的霞光,莫名间生出念头,只见他依着过去的手法,以指为笔,以流光为墨书写在空中。

  一笔一划,流畅无比。

  不多时,一道阵纹映入他眼帘,不过当又两道阵纹刻画后,许是霞光太少,最后一笔勾勒得有些浅淡。

  收回手来端详,陈屿静静看了片刻。

  却是经久不散,仿佛粘在虚空,与当初迅速溃散逃离的内炁完全不同。

  他想了想,银色的精神力探出,仿佛无形的手在轻叩,一下,两下……

  阵纹颤动起来,竟于毫无依凭之下缓缓激活!
  轰!
  一道焰光骤然闪烁,冲天而起,在夜幕中分外夺目。

  陈屿也愣住,有些意外,因为先前只不过是凭着本心好奇为之,没想到真能催发成功。

  火焰燃烧在眼前,一簇簇炎苗升腾飞旋又汇聚,让得其逐渐变作球状,又迅速从婴儿拳头一般膨胀至人头大小。

  芯子里蹿起绸缎似的蔚蓝,给人一种绚丽梦幻的同时,还有令他都感到些许心悸的灼热高温。

  只一瞬间,凉意盈盈的夜沸腾起来。

  四周空气不断发出噼啪声,酿出浓郁的焦糊味。

  呼——,陈屿吹下一口气,随着精神力强自压下,落在炎团中后令对方剧烈膨胀又坍缩,反复数次,那一抹骇人的蔚蓝色焰苗终于沉寂,外侧彤红的火焰也随之散去。

  斑斓火星抛洒开,于月霞下晕出一泼迷离璀璨、稍纵即逝的赤色。

  一旁,依旧盘腿坐着的陈屿则低头思索起其中关键,毫无疑问,炁在法术上的应用也被这一丝霞光完败。

  正当他想要继续验证时,才恍然发觉已经耗尽,霞光太微弱,如今只剩孱弱一点留存体内,吞噬着内炁与精神乃至下丹田内的胎息飞速成长恢复。

  但陈屿仍旧觉得太慢,他抬头看向顶上皎月,运转呼吸术,收拢精神,试着再一次吸收月辉来壮大体内的霞光。

  然而这一次虽然进入了那种节奏,却只吸纳了半刻钟,不到之前的十分之一。

  身体传来饱腹感,精神则涌上潮水似的疲倦。

  矛盾的感触在这一刻同时升起,陈屿不得不停下,瞧了眼天色,估计离午夜不远,再看水缸中那条黑鱼,更是早早沉下水面,即便不知为何对方有了吸收月华的能力,但显然体格太小,比不得自己。

  “明日再想,这霞光倒是有趣的很。”

  这一晚,他看见了体内种种力量汇聚融合,第一次吞食了月辉,像极了话本里吞吐天精月华的妖怪传说。

  不过放到修行者头上或许应该叫餐饮霞光。

  “这么一想,之前是内采食炁,岂不是说这一阶段该叫外采餐霞?”

  细细一琢磨,陈屿觉得挺好,食气餐霞听起来更符合他脑海中固有的修行者形象,虽说他这里的‘炁’有些不大一样。

  霞也不同。

  但大差不差,意思到了就行。

  ……

  之后几日,他便从窝在山上搞东搞西变作了窝在山上专心致志摸索体内霞光。

  连着内景都没时间去探索,药田菜园照顾也是三天两头才一次。

  不过收获不菲,陈屿发现这玩意儿确实要比内炁、精神力之类要好用太多。

  无论是描刻阵纹、布置阵法,还是施展一些法术,即便当初那些只能算得上戏法的手段在霞光支撑下也变得有模有样。

  唯一可惜的是,乘风吐雾术依旧飞不起来。

  “术的问题。”他已经开始把这些耍把式删改修正,结合之前的一些心得,准备借着霞光的力量搞个真术法出来。

  那一晚凝聚出的火球就是最好的模板与方向,不过现如今关于操控还存在不小问题,凝聚了放不出去容易误伤自己。

  除此外,内采呼吸术也正式晋升为外采呼吸术——实际上两者有很大不同,一个作用内采,以内炁为目标,一个作用天地霞光,主要用于吸食灵性。

  两套呼吸术各有主攻,不过对如今的他而言显然前者已经不合时宜,于是刻录了一部分在竹简上,放在了杂物间的书架中。

  添为第一部由陈屿创出并完善的修行功诀。

  至于名称……就叫《呼吸术》,陈屿倒是想了不少花里胡哨的名字,不过最后还是没用上。

  这一套是上部,下部便是刚刚弄出的外采呼吸术,只是后者脱胎前者,上手没多久,不少地方还得细细打磨,当初内采呼吸术从草创到完善修改了不下千次,来来回回好几个月。

  外采呼吸术估计只会更久,这一次对象是外界天地以及那些搞不清来历的灵性和霞光,难度直线上升。

  外采餐霞,陈屿最终仍然是如此定下来,对于立志要在种田之余走出一条新路的他而言,算是踏上了新阶段。

  内采精神与胎息而食炁、外采天地精灵而餐霞。

  炁与灵合,则有了如今荡漾腑脏中的霞光——他将之唤作法力。

  其实一开始是想叫真元、灵元的,不过仔细考虑后果然还是〈法力〉这个称呼更贴合修行气质。

  陈屿不晓得自己如今算不算修仙,不过一路走来虽然磕磕绊绊,可此时回头看去竟也是走出了不短的距离。

  “就当我是在修仙好了。”

  一个不会腾云驾雾、呼风唤雨的劣版修仙者。

  在探究法力作用的过程中,他同时也在梳理,将过往走过的路整理出来,并非是一定要教授或是外传,单单觉得雁过留痕,至少让这痕迹变得整齐好看些,别太歪扭潦草。

  当然,更多还是为了对以前进行一个回顾,反省问题,吸取经验,以待将来。

  “吸食灵液以强大己身、蕴养意识…”

  午后,趁着休憩时刻,陈屿抱着竹简用内炁在其上勾勒文字。

  “这一阶段意识是重点,需要不断强化至脑域所能承受的极限……直到孕育出真正的精神力……”

  “精神力,无形无质,初时可离体数寸左右,或有刀刮火烤暴风卷弄的异样……”

  指尖停顿,他眉头皱起又松开,手中重重一捏,将竹片化作瓣瓣碎片,转而再次拿起旁侧一枚,重新刻录。

  精神、意识、气血三者关系紧密,尤其最后一者往往被忽略,纵然陈屿有时也会不经意间忽略,因为元血一直以来的作用都不算明显。

  不过抛开气血肉身谈修行,无疑是走不远的。

  在他看来,自己所鼓捣出的新路目前只这一条走法,旁人走不得,需要灵液配合,而吸食灵液除了陈屿这般有无垠意识海作为依靠,便只剩黑鱼一样由于某种意外提前吸食灵性,诞生意识光团。

  这是精神力的雏形,勉强能挡住面对灵液时的本能欲望。

  既如此,肉身的蕴养便不可避免,这是精神强大的根基。

  “修行第一境,炼己。”

  炼己,两重含义,一者强大意识孕育精神力,一者沸腾气血,滋养身躯气力。

  这种养炼到了最后,相互配合下才能真正引发质变——他当初经历的第一次蜕变,五脏、元血、精神……种种特异皆由此发始。

  炼己为筑修行之基,基础打得越好往后内采、外采便能走得更快更顺。

  这一点在陈屿身上已经体现得淋漓尽致,甫一蜕变,精神力磅礴无匹,直接洞开了泥丸宫。

  “筑基炼己第一阶段,需将意识养至极限,气血旺盛如火。而后第一次蜕变,演化出精神力,洞悉内外。”

  筑基炼己第二阶段则涉足内炁糅合变幻,包括引炁入窍、配合初生的元血将身躯养练至更高层次。

  气血外化、力贯千钧不过等闲。

  至于第三阶段,便是炁种炼五脏以及换血,从而触发肉身的蜕变。

  至此,精神身躯二者都不似凡俗,炁自生,便是踏入了内采之境。

  内采食炁,呼吸术登上舞台,与此同时炁足以篆刻阵纹、制作符牌、施展一些手段。

  陈屿书写至此,一时脑袋里也不禁打起了转,盖因当时踏入内采后值得琢磨和探寻的方向太多,从六月一直到十月,近五个月里有不少操作在如今回想起来都并非必要,有些聊胜于无,有些则只能说险些帮了倒忙。

  譬如养炁经络,当时构筑全身,后来便渐渐舍弃,尤其在填炁入体后,养炁经络的法子实在谈不上突出,仅在初始时减少了些许损耗。

  “就这样吧,暂且如此写。”

  其实在陈屿想来,比起一开始的筑基炼己,内采食炁删删改改后余留下一些必要步骤后,便发现远不如前者丰富。

  内采、外采……

  他如此觉得,终归无论内采外采,都是以采食某物而后壮大另一物为主。

  内采以精神、胎息为食养出内炁,外采以精神、胎息、内炁、灵性等为食弄出了法力。

  以后若是走得远了,境界多一些的话倒是可以将这两个并作一起,食炁餐霞听着就好听得多。

  摇了摇头,按耐下这些有的没的,他写写停停。

  “这样一来,修行便有三境。”

  筑基炼己、内采食炁、外采餐霞。

  实际只能算两个大境界,不过就现今而言如此划分也并无问题。

  这样一看就通畅多了。

  陈屿以小篆书写完成,不过并未拮据聱牙,用词浅白,毕竟给自己看,没必要弄得太花哨。

  “以后还是用简体字吧。”

  他感受着体内愈发壮大的法力,与之相对的则是内炁日益颓靡,然而用法力刻写文字实在太过于奢侈,六份内炁混着三份精神力、一份胎息以及两份灵性才能合成一份法力,可想而知其数目之稀少。

  至今内炁快要转化殆尽,却始终只有薄薄一层,他将之引入到下丹田中,发现法力对其有种奇特的同化,原本漆黑如墨且极具排斥的下丹田在此刻竟是渐渐褪去了墨色,变成了青黑相间的颜色。

  法力舍不得,内炁快耗尽,恢复起来也是一日少过一日,相比小篆,简体字就要简化得多,耗费也能少些。

  不过迟早还得用上法力,但那估计得是很久以后了,陈屿打算在最后这一批内炁转换完全之前将想要书写的东西记下来一部分。

  此番梳理后,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应该都不会再花费这般精力去如此做了,除非他在极短时间内又踏入了另一个阶段。

  再说吧。

  ……

  十月二十四日,陈屿盘膝坐于青石之上,面朝朝阳,微光闪动,有若红潮泛滥天际,澎湃着,汹涌不断。

  朝霞升腾,抚照在山间。

  落在道人面上,一捧青光流转,旋即在闷沉响声中,丝丝缕缕的霞光竟好似活了过来,欢欣雀跃着与他相合。

  良久,陈屿睁开双目,体内的法力随着餐饮霞光而变得饱满,略微圆润了些。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