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拜寿 大宅

2021-12-30 作者: 陶良辰
  第130章 拜寿 大宅
  关系依旧止步于临门一脚,别的倒是没问题。

  坐进老妈的双拼色劳斯莱斯。

  苏业豪带着点小遗憾,抬头看向四季酒店的招牌。

  不过。

  他心里也清楚,农轻影这个小机灵鬼猜得没错,许多时候,往往得不到的才最让人着迷。

  例如此刻。

  苏业豪还不是被她吃得死死的,心里七上八下。

  考虑到跟农轻影认识才两个月,期间的相处时间更短,这姑娘心里有忧虑挺正常。

  经营一段关系,往往就像盖大楼,打好根基才能屹立不倒。

  从近期的几次相处过程来看,这姑娘心里,明显有他苏业豪的一席之地,这就已经很不错。

  会心一笑。

  想着进展稍微慢一点,说不定两人往后能走得更远。

  至于尹琉璃……属于特例。

  那姑娘没脾气,对生活品质的要求也低,挺会过日子。

  上周,苏业豪又送她一个LV手提包,拿购物卡买的。那家八佰伴商场刚倒闭,又被另一家公司全盘接手,改名为“新八佰伴”,不用担心购物卡的钱直接作废。

  尹琉璃收到礼物后,愣是没要上个月的工资,只留下些钱用于日常开销。

  苏业豪能说什么呢,确实是捡到宝了。

  升起车内挡板。

  掏出手机,途中苏业豪分别跟南宫甜、尹琉璃聊了会儿。

  店里生意忙。

  尹琉璃没空跟他多说,语气当中稍微带着点小郁闷。

  苏业豪听她叹气,不用猜也知道,恐怕店里又有客人试图跟她搭讪。

  有个美女老板镇店,固然能够吸引许多回头客,可某些人死皮赖脸的模样,也让尹琉璃觉得讨厌。

  开门营业做生意,难免问题多多。

  各种各样的人都能遇到,有些还喜欢拿自己当大爷,居高临下、耀武扬威。好在绝大多数客人懂分寸,真正遇到不要脸的少数人,苏业豪宁愿不挣他们的钱。

  自己女人,哪能受人欺负?
  只劝尹琉璃往后直接定一份黑名单出来,将某些客人拒之门外,不需要太给面子。

  平日里不愿惹是生非没错。

  真正遇到事情,苏业豪有爹妈帮忙撑腰,倒也不用担心什么。

  思来想去。

  他随即联系龅牙俊,让对方每天找两位保安站在餐厅门口。

  电话那头的龅牙俊,自然满口答应。

  近期各行各业不好混,苏业豪算是替他家解决了部分“劳动力过剩”的问题。

  农轻影的保镖、苏业豪的保镖,二十四小时轮换,需要两班倒,总共八个人。外加餐厅门口还要俩,一下子十张嘴被解决,而且还是月薪过万的好工作。

  显然是件好事,半点不麻烦。

  订单络绎不绝,让龅牙俊都想成立一家安保公司了。

  这家伙的想法比较跳脱。

  电话刚挂断不久,龅牙俊还真就去跟自家长辈们,讨论起开公司的可行性。

  ……

  双拼色劳斯莱斯,沿着平整的海边公路行驶。

  傍晚时分。

  天边云彩被染成橘黄色。

  苏业豪按键收起车内挡板,翘着二郎腿,纳闷问司机说:“这么远?以前走得是这条路?”

  完美避开对外公家没印象的漏洞。

  上次来港城,他直接住在游艇上,并没有去过外公家,此刻问话滴水不漏。

  戴着白手套的中年司机,开车技术一流。

  车的档次高,减震隔音效果好,坐在车里,那叫一个享受。

  他笑着回答苏业豪说:

  “不知道为什么,听说少爷你要来,你外公坚持去大浪湾道的新房子吃饭。还专门请了一位顶尖食神登门做饭,是获得过国际御厨协会颁发的最高荣誉勋章Club-Des-Chefs-Des-Chefs金章的杨大厨,他最擅长做鲍鱼。”

  苏业豪既不知道这个奖项,也没听说过那位食神,光是听听已经有食欲。

  要问外公为什么会在位于大浪湾道的新房子里接待他,苏业豪心里挺清楚,无非想让他将来生个儿子,改姓汤罢了,的确壕无人性。

  随口对司机说道:“正巧肚子饿,听说我外公生病,他没事吧?”

  司机叹气道:“老毛病了,自从三年前摔跤中风,他的腿脚一直不方便,需要定期复查体检。你外公经常提起你,有空多来探望他,人上年纪之后,很脆弱的……”

  去新宅子吃饭,很不错的安排,免得还要抽空专门跑一趟。

  考察新房的计划,本就在苏业豪此次来港城的任务列表里,自从上次听老妈提起,他就一直格外重视。

  一路天高海阔。

  路边风景秀丽,天然大氧吧。

  非要说缺点。

  大概就是距离市区稍远,还不能跟半山和山顶上一样,俯视维多利亚港以及两岸的城市景观。

  想到这里……苏业豪摸摸下巴,开始自我反思。

  确实膨胀了。

  ……外公白送一套目前市价过亿的大宅,怎么还能去挑剔?怎么可能有缺点?
  回想当年看房空叹的场面,瞬间如坠冰窟。

  心如止水。

  ————————————

  途中听司机说老爷子脆弱。

  然而。

  苏业豪刚进院子,就见到一位坐在轮椅上的老头,声音洪亮,抱怨着好端端的苏杭园林不搞,为什么非要选择日式庭院。

  苏业豪下了车,环视四周,惊叹咂嘴。

  院子里小桥流水,草地高低起伏,营造出一份精致感,搭配不同的植物,确保一年四季都有景色。

  暂且不提哪种园林最漂亮,反正这套据说耗费七千多万港币的大宅,院子布置得相当不错。

  池子里锦鲤游动,身形硕大,边上种着松树,造型优美。

  先跟轮椅上的老头打招呼,苏业豪笑道:“外公,我来给你拜寿啦。”

  只见汤老爷子点点头,笑骂道:

  “知道今天是来给我拜寿,舍不得买礼物?居然空着手,谁教你的规矩!”

  有些长辈喜欢端着架子,苏业豪不以为然,趁机告状说:

  “这要怪我妈,她把我的钱管太紧,让我错过一只好股票,损失上千万。我千挑万选,总觉得不如送你一个姓汤的重外孙,这份礼物怎么样?”

  汤老爷子当即就乐了,接着笑道:“媳妇都没有,到哪给我生去,怎么样,跟你爸商量好了?”

  “我已经成年,老爹说话不顶用,我自己做主就行,谁拦我跟谁急,帮外公你满足心愿最重要。”

  苏业豪听说过长辈之间的小恩怨。

  如果换位思考,无论站在什么角度,当初都是老爹做的不地道。

  等于以上门女婿身份,借助汤家的资源飞黄腾达,最后却成了个花心大萝卜,闹成现在跟汤老妈分居多年的局面。

  站在汤老爷子的立场来看,确实有理由不喜欢那个女婿。

  这些事苏业豪不评价、不掺和。

  在苏业豪眼里,自家老头有瑕疵,总体上其实还是蛮不错的……至少就连发生葡京酒店那档子事之后,他回家都没被绑在树上吊着打。

  此刻见风使舵,效果明显。

  汤老爷子听完,乐呵道:
  “你这厚脸皮,真像你爸。”

  “别以为我老眼昏花没看到,刚才下车时候,你简直快流口水,看上我的这套宅子了?放心,外公我说话算话,待会儿跟我签份协议,钥匙直接给送你,想什么时候住过来就什么时候住过来。”

  “还有,我会让律师盯着,确保你会按照合同执行,不然我就拿这套宅子改造完,直接捐给孤儿院。你最好赶在外公我进棺材之前,让我亲手抱一抱姓汤的大胖小子。”

  “……唉,汤业豪这个名字多好听,非要改成苏业豪,我这张老脸到现在还肿着,被朋友们笑话好些年。”

  继续。

  长辈之间的事,不评价,不掺和……

  苏业豪装聋作哑,岔开话题,问起老爷子的身体状况。

  他没敢趁机说起跟农轻影生孩子的事,毕竟八字没一撇,现在提了,只会自找麻烦。

  推着轮椅。

  在院子里走走逛逛,跟外公唠家常。

  话题无非是近期成绩怎么样、考大学有没有把握,还有些日常生活中的琐事。

  得知苏业豪不仅学会炒股,还开了咖啡馆和餐厅,并且计划着创业,汤老爷子赞不绝口,抓住机会给外孙“上课”。

  还是老生常谈的那一套——趁着年轻多学多练、要有责任心、必须讲诚信等等。

  期间。

  苏业豪目测完,发现院子足有三四千平米,庞大的室外泳池,蓝色池水波光粼粼。

  虽然长期没人住,还是有人负责定期打理。

  那套蓝顶、白色花岗岩外墙的欧式主宅,正前方配套建造了喷泉,八匹雕塑铜马,精神抖擞。

  无论怎么看都讨喜。

  占地四百平米左右,总共三层半。

  整个宅子,紧挨着悬崖,周围被绿草和树木环绕,最近的一户邻居位于百米外,模糊间能听见海浪拍打岩石发出的声响。

  见苏业豪对这套宅子满意,汤老爷子也很满意。

  老爷子七十岁的年纪。

  临老才意识到,哪怕家财再多,要不了几年也都没意义了。

  汤老爷子自己,早已没有大手大脚花钱的念头,现在却能从财富传承的过程中获得成就感,会发现自己辛苦奋斗打拼一生,很有价值。

  倘若苏业豪跟他小姨一样,对家里事务不闻不问,觉得钱多是种束缚和压力,老头反而会很不高兴。

  转眼过去大半辈子,时间和精力都没有了,换来这份硕大的家业。

  这是汤老爷子的心血。

  所以,瞧见苏业豪眼巴巴惦记着宅子的模样,却能让老爷子开怀大笑。

  挺奇妙的心理
  当晚。

  没喊别人过来吃饭,显得冷冷清清。

  苏业豪的小姨也赶不回来,据说正在南美洲攀登最高峰。

  一位大律师专程从市区赶来,在饭桌上让苏业豪签好保证书,外加房产转让协议,过户费用也由汤老爷子出。

  苏业豪老妈笑容满面。

  肥水留进自家儿子兜里,总归是件喜事。

  时代不同,观念也不同。

  港城的宗祠传统源远流长,一朝一夕很难改变。

  如果强行拿现代的思维方式,去要求一位年过七十的固执老头,难免苛刻了点。

  对于老爷子想让男孩传家的执念,汤老妈这个当女儿的,早就习惯。

  只要自己不多出个弟弟,都行!
  万一家里老爷子突发奇想,老树再开花……汤老妈已经四十好几岁,这张脸实在是没地方放。

  ……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