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希望来临

2022-01-17 作者: A000浮肿
  第60章 希望来临
  傅靑海带领小队穿过了这条被血浆和尸块堆满了的血腥通道。

  一群手持各式武器的,像太空海盗一样的人,对自己发起自杀式攻击。

  这一切让傅靑海和小队成员们都很费解。

  对,就是自杀式攻击。

  在傅靑海等人看来,凡人手持普通武器对阿斯塔特发起冲锋,不是有勇气的象征,而是等同于自杀。

  傅靑海回想起在被劫持的太空商船上和琴平组的忍者们遭遇的那一幕,当时的商船上的太空海盗们,在看到傅靑海的第一眼,一枪不发,转身就跑。

  这才是没有驾驶装甲载具的凡人面对阿斯塔特时该有的态度。

  打啥呀,跑就完了。

  傅靑海用刀尖挑起了地板上的一根明显和正常人手臂不一样的“小手臂”,这根小手臂长在了一截正常的手臂之上,上还长着一根羽毛。

  傅靑海对小队成员道:“你们注意到没有,他们中很多是变种人。”

  就和异形这个词在大多数语境中专指那种漆黑香蕉头浑身纤瘦嶙峋外骨骼的寄生生物,而在战锤40K中却被人类帝国用来泛指所有外星人一样。

  在战锤40K里,变种人这个词不是像漫威宇宙那样专指身体里有X基因并觉醒了的人类,而是泛指所有身体发生了突变的人类。

  其中有少部分是能被帝国社会所接纳和容忍的,但是大部分变种人并不为帝国所接纳,他们被歧视被排斥,这些人往往沦为强盗、窃贼和邪教徒。

  “唔……”阿尔不斯朗蹲下身子,仔细翻看了一个海盗的尸体,说道:
  “按照《戈尔多金纯种手册》的指数判断,这些人其实都算变种人,只是有些人的突变程度还没有在外表上很明显地显现出来。”

  阿尔不斯朗扯开一具尸体的衣服,指着胸口那片泛着蓝色的鳞皮说道:
  “你们看,他胸前的皮肤出现了鳞片化的情况。”

  白色疤痕在大远征期间经常在最远端的前线和异形种族们奋战,对内镇压变种人叛乱起义的机会不多。

  闻言,呼玛尔好奇地问道:“阿尔不,你还懂变种人?”

  阿尔不斯朗点点头,说道:“服役早期,我处理过一起矿业世界上的变种人矿工起义事件,他们都……很悲惨。”

  傅靑海是个好奇宝宝,闻言马上问道:

  “《戈尔多金纯种手册》,那是什么东西?”

  阿尔不斯朗答道:“是帝国官方撰写的一部判断偏离人类程度的指导书,10-49分以内算亚人类,超过50分的就不属于人类了。”

  傅靑海点点头,战锤40K的人类帝国是非常保守的,他们可不吃文化认同那一套,只要你长得过于奇怪了,不管你脑子里怎么定义自己,哪怕定义自己还是个人类,在帝国政府眼里,你已经不是人类了。

  (火箭浣熊和福瑞控们哭晕在厕所)

  从这个角度来说,阿斯塔特当然也不是人类。

  阿斯塔特是天使。

  主管杀戮的告死天使。

  傅靑海说道:“他们只是身体变异了,可是脑子没变异吧,但凡生物都有求生的本能,变异不该是他们发起自杀式攻击的理由。”

  就算变种人都仇视帝国,都想找帝国的麻烦,可是端着一堆普通武器跟阿斯塔特对着干,就属于没脑子的行为了。

  阿尔不斯朗也认同傅靑海的看法,但是他也没有更好的解释。

  太空废船常年飘荡于亚空间中,这里没有盖勒力场的保护,哪怕原本是正常人的,到了太空废船上也很容易发生变异,这里出现一群变种人倒也说得过去。

  傅靑海带领小队继续向前。

  羽毛、蓝色鳞皮……傅靑海回想着尸体身上的这些变异。

  这种变异倾向让他觉得有点眼熟。

  心中有了些不好的预感。

  ……

  太空废船的深处,一间舱室内,杂乱地摆放着各种物品,破破烂烂的沙发,歪七八扭的床垫,脏兮兮的布匹铺在地板上。

  烟灰缸里和地板上都是燃尽的烟蒂,空空如也的白色药盒到处乱扔,随意搁在地上的杯子里还残余着干涸的咖啡渍。

  舱室内,几个造型各异的人正围在一起,紧张地看着靠坐在舱壁上的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有一头柔顺的黑色长发,黄黑色紧身衣勾勒出了凹凸有致的身材,一条布带裹住了她的双眼。

  她此刻坐在地板上,背靠舱壁,浑身颤抖,头和肩膀像不受控制一般的打着摆子,嘴里还发出“呃呃嗯嗯”的哆哆嗦嗦的呓语。

  周围的男女围在她身边,全都一脸紧张地关注着她,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嗬——”一声猛地吸气声,眼睛蒙着布带的女人回过了神来,停止了打摆子。

  “怎么样,怎么样,看到了什么?”

  旁边一个男人急忙问道。

  眼睛蒙着布匹的女人转头看向问话的男人,颤声说道:
  “我看到了,我看到他了,那个男人,那个穿着骨白色盔甲的高大男人,我看到了金色闪电的徽章,我看到了,他杀死了我们,杀死了我们所有人。”

  盲女的声音颤抖着,弥漫着莫大的恐惧。

  在场众人面面相觑。

  “呃……我能不能这么理解,她的意思是,在未来……我们输了,是吗?”

  一个女人迟疑着问道。

  “那,那怎么办,我们现在跑,还……还来得及吗?”

  一个西装革履外披一件黑色长袍的中年男人,焦急地发问道。

  一个样貌平平的男子,听到了几个同伴的问话,也不多说,但是慢慢地挪到了靠近舱门处的沙发上。

  “各位!”

  一声冷喝从一旁传来。

  众人转身看去,是一个躺在床垫上的病恹恹的女人,细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精致的细银框眼镜,长发凌乱地披散在脸侧,脸颊上泛着病态的潮红。

  她身上盖着一块破旧的灰色毯子,此刻正冷冷地盯着围成一圈的众人,道:

  “各位,盲视的能力只是看到未来的某一种可能性,不代表那就是不可改变的未来。”

  这个病美人,半靠在墙上,胸口起伏,虚弱的呼吸着,汗水沾湿了她细软的发丝,贴在了侧脸和额头上,布毯上露出了一件简单的白衬衣,衣领的缝隙间隐约可看见纤长的脖颈和精致的锁骨。

  她低垂的睫毛,带着点儿拒人千里的冷调,眼中有凛冽的寒光,冰冷如匕首一般。

  “动动你们的脑子想想,如果盲视看到的是真正的未来,那维泽尔天才少年学校还不立即把她奉为至宝,连X教授都要屈尊前来请教吧?”

  她的嘴角勾起一丝冷笑,接着说道:

  “预言永远都是有局限性的,一个连心灵感应和预言片段都混淆不清的家伙,你若是真的能预言到未来,不早就成为阿尔法级的变种人了?”

  “我说的对吗,盲视,或者叫,盲视二代?哈,有人知道你的初代是谁么?”

  坐在地上的盲女缓缓站了起来,裹着布条的眼睛“凝视”着病女人的方向,说道:
  “你不用贬低我的能力,陈露,我已经从维泽尔学院毕业了,我是X战警,而你,才是被卡玛泰姬耻辱除名的家伙。”

  她平静地说道:“我刚才的话还没说完,在画面里,我还看到了你的姐姐,陈雪。”

  “啊……”听到这句话,在场的众人不由得惊呼起来。

  病榻上的女人也微微一愣。

  一个人看向陈忻露,质问道:
  “陈露,为什么你姐也会出现在这里,她可不是什么星际战士,她是一个巫师,巫师不应该出现在忠诚派的队伍里,是不是你出卖了我们!”

  冰山病美人陈露咬着牙,冷哼道:
  “呵呵,我出卖你们,在场的各位有什么值得我出卖的,你们可别忘了,在什未林巢都,是谁在你得意忘形的时候,保住了你的狗命!”

  说到这里,她冷冷地看向了披着黑袍的西装中年男人。

  男人面对陈露的目光,心虚的低下了头。

  他想起了自己刚刚降临到战锤40K宇宙里的一个巢都世界时,被本地巢都人欺侮,气不忿当场就使用出了魔法来教训那个人,阵仗动静搞得很大,结果吸引来了捕捉灵能者的黑船的注意,是陈露带着他逃走的。

  “又是谁,带领你们认识了泽度男爵,搭上了巢都权贵的线,避开了寂静修女和帝国卫队的追杀,躲到了太空废船上,嗯?”

  陈忻露说着,又看向了其他几个人。

  被陈忻露目光的扫视到的几个人,都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虽然同属一个阵营,但他们确实都承了陈露的情,此刻一面临危险就反过头来质疑她,确实不该。

  这时,一声咒语忽然在舱室内凭空响起:
  “Apparate!”(幻影移形)

  半空中一团扭曲的身影快速翻卷闪现,变成了一个身穿棕黑色巫师袍的男人。

  男人抬手掀开了头顶上的黑色兜帽,他身穿一身简洁利落的战斗巫师袍,长风衣、皮手套,一只手捏着一根黑色短魔杖,而另一只手……

  则提着一顶蓝色的头盔。

  蓝色头盔下,还在滴答着血液。

  他信步向众人走来,将手中戴着蓝色头盔的头颅随意的往地板上一扔。

  “砰!”

  这颗尺寸明显大于常人的头颅砸在地板上,让在场的众人心中俱是一凛。

  这个面容英俊,一头褐色卷发的男人,先是鄙夷地看了黑袍中年男人一眼,不屑的骂了声“泥巴种”,不顾对方愤怒的眼神,伸手指着地板上的头颅,环视舱室内众人,说道:
  “这就是让你们怕得要死,恨不得现在拔腿就溜的星际战士?”

  舱室内众人看着地板上的头颅,均是无言。

  “如此的懦弱,懦弱得像几条可怜的流浪狗,我在外面打生打死,你们在后面讨论要怎么逃跑?”

  众人沉默着,没有人回答这个男人的话。

  病榻上的冰美人满意地看着这个男人咄咄逼人的姿态,嘴角微微勾起,大声说道:
  “看吧,看吧,万变之主的神谕没有错,除了个别智库单位,星际战士们都惧怕魔法,魔法可以轻易地穿透他们无坚不摧的盔甲,无视他们强壮的肌体和坚硬的骨骼,直击他们的灵魂!”

  “阿斯塔特不是不能被战胜,他们也有弱点,他们的弱点很多!”

  听到陈忻露的话,再看到地板上还在滴答着血液的头颅,在场的魔法师们心里都有些都意动了。

  没错,星际战士并没有传言中那般不可战胜。

  圣奸奇,运道主宰,谎言之尊,这次没有戏弄他们。

  祂说的是真的。

  星际战士怕魔法,魔法可以击败星际战士!

  在场的所有轮回者眼中,燃起了一种叫做希望的东西。

  …………

  PS:感谢大猫雄熊的打赏,(ω)
   1、《戈尔多金纯种手册》真正出现于第41个千年,剧情需要,我让它提前了。

    2、很多书友都知道,奸奇是命运之神、魔法之神、变化之神、欺诈之神等等……但其实,奸奇还是希望之神。

    因为……绝望只会让你认命叹息,而唯有在希望的希冀和期待之中,才会诞生新的幺蛾子。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