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无双割草

2022-01-17 作者: A000浮肿
  第59章 无双割草
  索萨兰号的登舰甲板,傅靑海看着极限战士们纷纷换装,携带上了跳帮盾和各种型号的手枪,心想窝阔台要是看到这财大气粗的一幕,可不得酸死。

  极限战士各支小队中的终结者战术无畏装甲纷纷出列,重新编队,组成矛头突击小队。

  很多军团都喜欢把终结者盔甲集中起来使用。

  这时,不远处传来沉重的脚步声。

  傅靑海扭头一看,竟然是四名骨白色镶红边盔甲的阿斯塔特正向这边走来。

  其中一名还身着终结者盔甲。

  傅靑海一脸惊喜地迎了上去,问道:
  “你们也来了?”

  领头的战士脱下头盔,是呼玛尔,他笑着对傅靑海说道:

  “窝阔台让我们来接受你的指挥。恭喜你,青山,你被晋升成为上尉了,向您致敬,青山那颜汗!”

  呼玛尔笑嘻嘻地握拳敬礼道。

  “啊?”傅靑海疑惑地问道:
  “怎么这么突然?之前没人通知我啊。”

  “窝阔台说你可以,你就可以,等下你就可以把上尉的徽章涂在肩甲上了。”

  “呃,我们不需要向军务部和原体报备吗?”

  升官固然开心,傅靑海还是担心窝阔台消遣自己。

  这个老逼干得出这种事。

  呼玛尔道:“窝阔台猜到你会这么说,他的原话——能活着回到泰拉再去报备也不迟。”

  好吧,这个回答可谓是非常“乐观”了。

  身穿终结者盔甲的阿隆闷声说道:

  “青山,窝阔台让我把这套盔甲给你,然后让你突前。”

  傅靑海一愣,随即明白了他们的意思。

  在战舰跳帮战这种狭窄复杂的地形中,什么跳帮盾都比不上终结者盔甲管用。

  但傅靑海还是摇了摇头,指了指动力背包上的机械伺服臂,说道:

  “不了,阿隆,我更需要这个。”

  傅靑海深知自己和其他星际战士最大的差别在哪里——

  他脑子里有钢铁侠的电子灵魂备份。

  这个优势只有通过技术军士的身份才能体现出来,如果穿上终结者战术无畏装甲的话,他和其他的阿斯塔特就没有区别了。

  “好吧,随便你。”

  阿隆倒是无所谓。

  ……

  傅靑海带领白疤的战士们登上了一艘风暴鸟。

  首批乘坐跳帮鱼雷的终结者们已经出发,傅靑海等人紧随其后。

  庞大的运输艇从登舰口钻出,直奔那颗黑色金属大土豆而去。

  傅靑海站在驾驶员旁边,远远看到了太空废船表面已经插上了好几根鱼雷。

  傅靑海拍了拍驾驶员的肩膀,指着圆形深坑旁边的一个位置,说道:

  “那里,那里有一个洞,我们在哪里登陆。”

  不敢过于靠近那块深坑,那里持续有一股能拉拽战舰的引力存在,鱼雷和运输艇靠近后很可能会失去控制。

  傅靑海也不是那种跟在别人屁股后面打扫战场的人,他另选了一个登陆地点,那个位置离其他几只跳帮小队的距离不远不近,也可以互相呼应支援。

  “好的,长官。”

  驾驶员也是一名极限战士,他熟练地操作着这台庞大的运输艇,靠近太空废船,一把拉起艇身,悬停在了太空废船外壳表面。

  风暴鸟的机腹打开了,傅靑海领头,五名白疤的战士依次从机腹里飘了出来。

  阿斯塔特们都很熟悉如何在没有重力的太空中移动。

  傅靑海用心念控制着动力背包两侧的球形排气口,轻轻喷出气体,推动着自己靠近太空废船。

  五个人顺着黑洞洞的洞口,进入了太空废船内部。

  用焊枪切开了一扇舱门,几个人钻进了复杂的通道中。

  扭曲狭窄的通道中,漆黑一片。

  只能看到阿斯塔特头盔的护目镜上发出的猩红光芒。

  他们一言不发地穿过了一个个廊道。

  冷酷而肃穆。

  傅靑海不喜欢打草惊蛇,也不喜欢敌在暗我在明的感觉,所以要求小队成员不开启照明灯,而是使用头盔的夜视模式。

  “青山。”呼玛尔忽然在通讯频道中开口提醒道:

  “这里有空气。”

  傅靑海停下了脚步,看了看周围,还是那副漆黑杂乱的样子,但是头盔呼吸阀上的读数显示,这里已经存在可供呼吸的空气。

  傅靑海轻轻摘下头盔,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确实有空气。”傅靑海说道,“我还闻到了造氧机的那股臭味,靠近敌人存在的区域了,准备战斗。”

  不仅有空气,还有重力模拟器。

  此刻傅靑海不需要启动脚下的磁力鞋也可以稳稳踩踏在金属地板上。

  傅靑海戴回头盔,将固定在左手臂甲上的那面颇有巧格里斯风格的圆形战斗盾牌紧了紧,启动盾牌的微型防护力场,抽出动力长刀,放缓脚步,谨慎地向前走去。

  有空气,而且是人造的空气,那就说明这里有生物生存。

  傅靑海在昆托大师的底舱实验室里待过很久,十分熟悉造氧机的味道,阿斯塔特强化的嗅觉器官让他捕捉到了空气中的那股淡淡臭味,记忆马上提醒他这是什么东西。

  无论接下来会遭遇什么敌人,只要是需要呼吸的敌人,总比飘渺无形的亚空间生物好。

  需要呼吸的生物,就有血条,就能被打死。

  随着小队的深入,漆黑深邃如迷宫一般的走廊中不复一开始那么安静,不断地有隐隐约约的战斗声从黑暗狭窄的缝隙和管道中传来。

  爆弹枪的开火声,愤怒的叫喊声,兵刃交击的碰撞声,这些声音在曲折迂回的管道里回荡传递,这些被复杂的管道弱化了许多倍的细小声音,时不时地就就在傅靑海耳边响起,却又无法探究方向来源。

  傅靑海保持着警惕和专注,没有被这些隐隐约约的声音所影响,他摸到一扇舱门前,发现这扇舱门的表面光滑,没有灰尘,很很明显经常使用的痕迹,不同于太空废船外壳区域那些陈旧腐朽的金属。

  傅靑海抬手微微用力一按门板。

  舱门反馈给手指的触感,是背后有门栓的感觉。

  不需要焊枪切割,也不需要炸药爆破,傅靑海扭头冲身后穿戴终结者盔甲的阿隆摆了摆头:

  “撞开它。”

  阿隆点点头,后退两步,弯腰沉肩,盔甲内置的电子肌肉纤维束瞬间收紧,猛地向前冲去。

  “嘭!”

  门栓断裂,金属门板被瞬间撞开,傅靑海没有等阿隆撞进去后再跟随进入,而是在阿隆撞开舱门的一瞬间,身体灵活地欺身而入,手中力场电弧闪烁的动力长刀看也没看就直接向门后挥出。

  刀尖划过空气,在陈朽的空气中荡漾开一些漂浮的尘埃。

  傅靑海想复杂了,精心设计的破门一击砍在了空气上。

  傅靑海抬头一看,这是一条狭窄笔直的长长廊道,仅容一名穿戴动力盔甲的星际战士通行。

  而在廊道五十米外的末端,一群高矮不一的人正直直地站立在那里。

  星际战士破门而入的声响吸引里他们的注意,这群人整齐划一地一齐转头看向了门口的傅靑海。

  傅靑海皱起了眉头,看着这群目光呆滞,下巴垂下,半张着的嘴巴里不断有口水流下的人类。

  “人类?”

  傅靑海设想过可能会出现在太空废船里的各种异形,临战前他甚至仔细回忆了异形专家昆托大师的异形解剖实验日志里出现过的所有异形生物,赫鲁德人、欧瑞蒂人、绿皮等等……

  却没想这里竟然是一群人类。

  这群人衣着各异的人类,呆滞的目光直勾勾地对着傅靑海所在的方向,场面十分诡异渗人。

  忽然,他们似接到了什么命令一般,齐刷刷地抬起了手中的武器,五花八门的链锯剑、激光枪一起向傅靑海攻来。

  “什么玩意儿……”傅靑海心中疑惑不解,但是动作没停,迎着人群就冲了上去。

  口中说道:“跟我上!”

  不管是什么东西,先砍了再说。

  傅靑海一马当先,迎着冲得最前的那几个人类,一记凶狠的上撩,动力长刀将三个人的身体瞬间切开,一大蓬猩红的的鲜血“啪”一下洒满了天花板。

  狭窄的廊道甚至让傅靑海无法平着挥刀,只能上撩、下劈或者直刺。

  傅靑海不断挥刀,不断向前,狭窄廊道里密密麻麻的敌人丝毫无法让他停顿一下脚步。

  身后的白疤战士紧随着傅靑海进入廊道,但是却无法摆开阵型,只能紧紧地跟在傅靑海背后。

  看着前面不断飞起的残肢断臂,伴随着一簇又一簇的鲜血喷溅和内脏甩飞,呆滞的人类依旧源源不断地向这边涌来。

  这一幕把紧跟在傅靑海背后的呼玛尔看得心惊肉跳。

  他不是没有经历过和凡人的战争,他遇到过的大部分凡人士兵,面对如此惨烈的伤亡,士气早就崩溃了,现在敌人竟然还在源源不断地涌上来送死,让呼玛尔心中十分费解。

  厚厚的血浆已经糊满了傅靑海胸甲上的闪电鹰翅徽,粘稠得滴落不下来,化身人形绞肉机的傅靑海一记直刺捅穿了最后一个人的头颅,停下来伸手抹了一把遮住护目镜的血浆。

  才发现,整条廊道已经被自己打穿。

  傅靑海停下脚步,站在原地,一回头,才发现整条走廊的两边已经铺满了破碎的尸体,无数的放射状血液在墙壁上乱画。

  “哇……”呼玛尔垫脚越过傅靑海的肩膀向前看了一眼,感叹道:
  “要不是我看着你是由窝阔台亲手带上战舰的,我有时候甚至都怀疑你是不是吞世者混进了我们的队伍中。

  前文说过,星际战士军团中,午夜领主擅长折磨,吞世者擅长屠杀。

  “哈……”傅靑海脱下头盔,呼出一口气,将头盔上的血浆甩了甩,又戴回头上,说道:
  “没办法,是他们先动的手。”

  傅靑海轻轻晃了晃脑袋,嘴巴上虽然没说什么,可心里却也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虽然敌人前仆后继,可自己也是想也没多想的就一路杀杀杀过来了。

  怎么形容呢,就是前世打游戏打上头了的那种感觉。

  傅靑海想到,自从来了索萨兰号,已经很久没有跟随窝阔台一起打坐冥想了。

  都块忘了这一巧格里斯传统了。

  管他呢,先过了眼前太空废船这一关再说。

  傅靑海没再多想,带领自己的小队继续向前。

  …………

  PS:感谢,四年三班小言哥的打赏,_(:::з」∠)_嘤嘤嘤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