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新的场景?

2021-12-03 作者: 刹那辉煌
  第37章 新的场景?

  “少逞口舌之利……”

  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源赖光似乎羞恼起来,她直接抽出腰间的双刀的其中之一,那仿佛被鲜血浸染的红色刀刃反射着寒光。

  “反正不管怎么说,都是你先惹我的!”

  “但是从我的角度来看,也是这么一回事啊……而且说归说,别动手啊,你抽刀子干什么?”顾墨再度扯了扯嘴角,这算是什么事儿,毕竟从自己的角度来看也是她先没来由的来嘲讽打击自己来着的啊,这不就是一个死循环了吗?

  嗯,好像其实是可以解决的,只要自己以后记得谨言慎行,即使有机会了也不要小心眼的报复回去……等等,不对啊,真要那样的话,自己岂不是白挨骂了吗?
  认真的琢磨了一下,他觉得还是要维持这命中注定好的时空循环比较好,不然可能会造成什么麻烦的悖论,而他不管怕不怕麻烦,也不想主动招惹麻烦……嗯,就是这样!
  “废话少说,来练习吧!你的心思根本不在武士之道上,即使在阴阳之道上卓有成效,但是只靠这样的练习根本不足以让你成为一个合格的武人!”

  手中的宝刀猛然举起,锋利的血色刀尖直指着对面,源赖光声音冷冽的如此说道:“既然如此,那就用你的身体来好好记住!没有什么比疼痛更为有效,可以让你成长得更快的了。”

  “……”

  “……”

  这句话是不是有点容易令人误解?

  而且说得这么冠冕堂皇的,“没有什么比疼痛更为有效”,怎么总感觉你是在恼羞成怒的想要找理由打自己一顿呢?

  “那么,请指教。”

  顾墨稍稍沉默了一下,不过最终叹了口气点了点头,他也是双手紧握住手中的木刀的握柄,聚精会神全神贯注起来,一边努力回想之前修习过的招式,一边准备应对接下来的狂风骤雨。

  他还是挺珍惜这样的机会的,而且源赖光虽然总是对自己抱着某种报复性的心态,不遗余力的打击自己,但是在教导自己技艺的这方面,其实还是一点儿也不含糊来着的。

  面对他的果断决定,源赖光的眸子深处闪过一抹欣赏,不过紧接着就冷哼一声收起笑容,凹凸有致的身体猛地前倾!同时手中的血色刀刃带着破开空气的低沉啸声,如闪电般划出了一道赤色的鲜红弧线!

  乍一眼看去简直好似鲜血如瀑喷射的景色!

  “喂!等等!你至少换一把刀吧!”

  在这一刻,顾墨却是连忙后退几步,紧急叫停,他的眉角不住的抽搐着,看着源赖光手里的宝刀,虽然只是双刀之中的一把,也只出鞘了一柄。

  可是她手中的武器虽然不是童子切,传闻之中斩鬼的灵剑,但是也不会逊色太多,因为其前身名为蜘蛛切,原名膝丸,也是传说中的灵剑,源氏多田满仲守卫天下的两把名刀之一。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被改铸为双刀。

  如果这是真正的对抗的话,那么光是在武器上,顾墨就已经非常吃亏了。他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练习用木刀,又看了看对方手中的宝刀,眼神非常明显的带着某种狐疑之色。

  刚刚准备发动冲锋的源赖光差点儿一个踉跄,她气急败坏的握紧刀柄,对着对面的那家伙怒目而视:“不过只是练习,我用什么武器有区别吗?真要说的话,我空手也可以揍趴你!”

  “咳咳,既然还是练习,我们一开始还是用木刀吧……而且你用这个给我的心理压力也太大了,这不也是一种优势吗?”

  顾墨摇头摇得飞快,他当然知道其实源赖光用什么都一样,就像是高级玩家不管用不用装备,都不会影响他们碾压新人玩家,但是道理是这一回事,实际上也得考虑一下他的心理压力吧。

  这位姐姐,我们循序渐进好不好,一开始的练习就要上真刀真剑,到后面你拿出什么我都不敢想象!
  “麻烦的家伙!你看看那个鬼!你比她差劲多了!”

  源赖光深深呼吸一口气,还是收刀入鞘,然后去边上的武器架上也取过了一柄道场练习的专用木刀。

  “是啊是啊,但是我又不是鬼,有什么办法,理解一下……”顾墨如同小鸡啄米一样点头,虽然智障系统很给力,但是自己目前终归只是一个人,最多就是体力好一些,比起一般人更加健康的那种。

  用现在自己和秀千代相比,这到底算是高估了自己还是低估了阿秀?

  源赖光咬牙,觉得一阵郁闷憋屈,这人怎么一点儿都不在乎,一般的大男人被说是不如一个女子的时候,都会接受不了的吧。然后接下来就是不管行不行,都绝对不能说不行,非要证明自己才行。

  怎么这人就一点儿都不吃这一套,激将完全无效……

  她举起手中的木刀,直指着对面的鼻子,咬牙问道:“好了!现在还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了,我们开始——”顾墨摇头,然后话音还没有落下的瞬间。

  凌厉的气机似乎立刻就锁定了他,木刀径自化作一道直线,刹那间跨越两人之间那只有区区十来步的距离,凄厉的风声仿佛延迟了的样子,紧跟着后知后觉的发出,那是大气被撕裂斩开的动静!
  源赖光似乎就在等这个“开始”,迫不及待的要给他一个难忘的体验了!
  在院子边上,那长廊的屋檐下的台阶上静坐的安倍晴明叹了口气。

  多少年过去了,还是这么小心眼。

  不过赖光还是有分寸,知道轻重的,倒也不用太过担心会出什么意外。

  …………

  又是接近一个小时之后。

  傍晚的天空好美……

  仰躺在地上,微微喘息着的顾墨看着道场院子里的天空中,那仿佛要燃烧起来的红色晚霞,脑海里莫名其妙的闪现过这种思绪。

  “怎么样,还能够站起来吗?”

  走到他身边的英气女武士打量了他一眼,发现这人的气息已经又变得均匀起来了,现在只是微微喘息着,不像是之前那样急促的喘粗气……这身体素质,虽然不及自己还有一些变态如妖怪般的武人,但是也算是不错了。

  ——力气不算特别大,但也是合格的程度了,至少腕力可以挥动刀剑,而不是像是那些弱鸡一样,根本不知道兵器的份量,真要战斗起来的时候,没有舞上几下,手就已经没劲了……

  ——不过体力好一些,不管是耐力还是恢复,都比一般人好很多,不然这半个时辰的高强度特训也撑不下来。

  她做出这样的评价,只是和自己印象之中的那个身影对比,这种程度还远远不够。当然,源赖光没觉得这个有什么,她生前的时候到达最巅峰的时期,也是在风华正茂、意气风发之时。

  所以她毫不怀疑最多再过十来年的时间,眼前的这人和那个鬼就一定会成长到足够的地步……自己都能够做到的事情,他们更为得天独厚,总不至于还要拖到什么时候,才大器晚成吧。

  “没问题……”

  从地上坐起身来,顾墨呲牙咧嘴的说道,他感觉浑身都疼,尤其是手臂胳膊,大腿小腿等地方,但是仔细看去又发现这些部位上就连一点儿青肿痕迹都没有,不知道是什么巧劲技法之类的,明明木刀击打在身上的时候的确是很疼来着。

  一开始的时候,被打得最多。

  即使只是一个架势不对,握刀的手法有点问题,马上都会被那柄神出鬼没的木刀,从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被打中。

  在带来疼痛的同时,也是往往正好调整了他的错误之处,让他真正的记住了那个姿势和动作应该是怎么样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动作也越发的标准,仿若每一次都在对着标尺测量一样。

  到了后面的时候,反而就没挨过几下了……正如源赖光所说的那样,身体上的疼痛往往是记忆最深刻的。

  “你现在才算真正入了门,将之前半个月的练习的经验真正结合了起来,也算是不错了。”

  看着在仔细检查自己身体的顾墨,源赖光轻哼一声,在难得冷冰冰的夸奖了一句之后,又瞬间切换到鄙视模式:“别看了,我的手法不会有问题的,当然你要是不放心的话,想要敷点药也不是不行……”

  “我觉得很有必要……赖光师傅,这个就劳烦你了。”坐在地上的顾墨马上抬起头来,一脸严肃的看着她,正儿八经的点点头同意这个说法。

  这是应该的,而且在这种神奇的世界,被这种传奇人物认可使用的常用药物,就算是武侠小说里烂大街的“金疮药”的类型,估计也得是有属性有品质的,这个便宜不占白不占啊!

  “……”

  “……”

  “……等着!我这就去给你配药,正好多配几副,你之后还会用得上的!”

  源赖光再度深深吸了口气,转身就走。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顾墨嘿嘿的笑了几声,然后从地上站起来,感觉到大腿也是一阵酸爽。

  这一场对练下来,他的确受益良多,源赖光也的确是一个很好的老师傅,虽然态度有点儿恶劣……但是实际上,在真正的实训里面,她反而没有那种打击报复的心理,而是真的在很认真的教导,木刀也只不过相当于先生手中的戒尺一样的作用。

  而且看上去这么熟练,这么有经验的样子,只怕这本来就是她一贯以来所习惯的训练法。

  不过这也正常吧,这个时代的武人的职业风险有点过高,比起在战场上憋屈不甘的死去,真正的武者肯定更加愿意在平时训练上更苦更累,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训练场上的疼痛总好过决生死时候受到的致命伤。

  源赖光想要告诉他的就是这个道理,所以大概也看不过眼他这段时间表现出来的“娇贵”。

  如此检阅一番,顾墨轻轻呼了口气,说实话他其实也不算是娇贵,只是双方的观念和习惯的生活方式有所分歧而已。这个英气女武士觉得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所以坚持想要把她认为最适合的生存方式交给自己。

  但是顾墨却来自后世,生长在一个和平的国家,和平的时代,而且对于这个副本世界来说,也只是一个过客,并不需要一直面对这样的世界,在这种情况下要求他理所当然的调整人生观,接受新的生活方式……

  这个无疑也是不现实的。

  他沉思着,拖着有些沉重而疲乏的身子,来到院子里的池塘边上,按照惯例的洗了洗手,然后打开了自己的属性面板。

  在技能页面下,那些显示正在学习中的技能列表,果然发生了变化,在最下面多出了一个新的项目。

  ——“剑道架势,熟练度:34/100。”

  正是他这段时间修习的剑道的基本功,不是游戏里的简单的上中下三段架势的划分,还总括了各种“构”,基本的概念就是为了能立刻做出有效的动作和应对,调整好身体的各种姿势。

  明明之前都还没有显示来着,现在却就突然出现了,而且熟练度一下子填满了三分之一,算是一个不错的进展了。

  顾墨仔细的想了想,又打消了欣喜的念头,因为这应该只是“武道初传”的程度,而且他在之前就已经每天跟随着源赖光练习了半个月的时间。

  只是今天通过实训与疼痛的方式,才真正的入了门而已,所以严格来说这实在不能够算快,甚至慢得离谱……学习了半个月的时间,才出现被系统认可的熟练度解锁选项,这速度说出去都觉得丢脸啊。

  不过至少现在出现了熟练度解锁的选项,意味着接下来自己只要反复练习,刷取熟练度就可以了。

  在这方面,最难的本来就是入门,但是只要真正理解了,对其的认知深刻而且到位的话,得到了系统的认可,那么接下来的就只需要付出时间来重复操作即可了……嗯,果然这是个刷子系统,种种方面体现出来的肝度怕不是想要自己的命!
  为自己的将来感到担心的顾墨,略显忧伤又看了一眼上面的进度条。

  经过先前的阴阳术修炼,自己的“火弹符”的熟练度也积累到90+了,预计明天就可以掌握,到那时候自己就能够真正的习得一个法师风的攻击技能,可以远程biubiubiu了。

  唯一需要注意的就是,安倍晴明说他目前尚未掌握灵力之类的特殊力量,没有办法直接用出阴阳术,只能够走道具流——事先消耗体力和精神,画成符箓,在身上带着。

  嗯,和“召火符”、“净缠符”一样,目前对他来说,更大程度上属于道具制作类的技能性质。

  “顾墨兄弟,顾墨兄弟……”

  熟悉的大呼小叫的声音从道场外传来,打断了顾墨的思绪。

  他关掉只有自己能够看见的属性面板,对着那边的安倍晴明点点头,示意了一下就走了出去。

  正好藤吉郎慌慌张张的跑过来,差点儿一头撞在他身上,好险才让他扶住。因为没见过猴子这么慌乱的样子,顾墨也不禁表情微微凝重起来,沉声问道:“不要焦急,出什么事情了?”

  难道是城里的刁民闹事了?
  因为这段时间的沉浸式管理,他下意识的联想到了这个方面,毕竟模拟经营很多时候给他的回忆都是很惨痛的刁民模拟管理器。

  “是,是这样的……道三大人……道三大人……”

  猴子喘得上气不接下气,说话也是断断续续的。

  顾墨脸色微变,心里咯噔一声,难道说糟老头终于杀过来了,要好好和自己计较一下拐走他宝贝女儿的事情?不行,得快去叫阿秀过来。

  “道三大人的宅邸出问题了!山里的士卒都跑了下来,说是山中闹了妖鬼!”终于喘顺气的藤吉郎,好不容易一口气说完。

  “……”

  “……”

  “哦,我知道了。”顾墨点点头,神色平淡的样子。

  “顾、顾墨兄弟?”藤吉郎张了张口,这反应有点不太对啊,怎么看上去对方好像一点儿都不关心的样子。这可是就发生在鹭山城的事情,严格来说,可是会被牵连上连带责任的啊!
  “没什么,我想想……”顾墨挥挥手,认真的思索起来。

  蝮蛇神域现在就出事了?他对此没有什么印象,剧情上的先知优势也没有,所以觉得这似乎不太对劲。

  难道本来就是糟老头不怀好意的设计?亦或者是里面收藏的大量灵石出了问题,引来了不知名的妖鬼?不过怎么样都好,他的确都需要做点什么,过去看一看才行。

  所以说,这就是接下来新的场景吗?居然真的是蝮蛇神域,他还以为至少要到明年才会触发这个新场景,自己应该是赶不上了的,因为自己怎么都要离开副本,出去看上一眼了,不可能长年累月的蹲在这个世界里。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