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这也是闭环

2021-12-02 作者: 刹那辉煌
  第36章 这也是闭环

  一切似乎突然就进入了正轨,按照预设的轨迹行进。

  包括整座鹭山城皆是如此——

  最近城内的百姓们都知道空降了一位新的城主过来,然后也不知道怎么的,突然自个儿的生活就似乎完全不同起来了……规律,效率,秩序井然,井井有条,仿佛整座城池几天下来,就悄然被统合得浑然一体。

  化零为整,零散的部分全部被集中成为一个整体!
  如此只遵循一个意志,一个声音!
  当然不是说什么铁腕手段,重拳出击,苟政猛于虎什么的,实际上没有任何的强制性措施,很多时候就是一道政令从城主府里面发出,然后就理所当然的执行了下去,顺利到简直无法想象。

  而这样的命令,一天下来接二连三的能够出来十几道,往往是关于某个方面的具体指导,包括调节市场,控制物价,招募人手,等等等等,一系列的各种各样的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政令。

  怎么说呢,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儿戏,毕竟这样的情况实在是让人怀疑新城主是不是一个小孩子,对于治理一城一地这种事情根本什么都不懂,就是觉得好玩,想到一出是一出,也不计较后果。

  然而,很多平民尽管忧心忡忡,当地的公卿贵族地主阶层也是恼怒不已,但是却诡异的表现出一种“嘴上说不要,身体很诚实”的状态来。

  明明一开始的时候,大家都是颇有怨言的样子,呈现出一种很抵触的想法来,觉得这简直就是胡闹,绝对不能够这么下去,否则的话,好好的鹭山城一定会被折腾得就此败落下去的。

  但是吧——

  也许是都抱着让别人出头的想法,也许是心中有疑虑却不敢说,也许是想着先让别人去闹,自己以观后效,不要这么轻率的贸然出头……万一新城主真的是小孩子心性,被人反对就恼羞成怒的那种呢?
  还有一些抱着看好戏的想法的贵族地主们,心态大概都是喜闻乐见的,觉得民怨甚大,自己根本不用站出来,就让他们自己去闹就好了,闹的动静越大越好,等到合适的时机自己等人可以再做出行动。

  怎么说呢,反正都是打着一手好算盘。

  也不知道是某种神秘力量让他们都有如此惊人雷同的想法,还是将他们本来就有的这种想法放大,所以一个概率非常渺茫的巧合就这么发生了。

  大家都觉得新城主很有问题,这样子的治理手段也简直就是胡闹,大家都非常有怨言,但是大家都没有行动,都觉得可以等别人行动……于是乎,一切就顺利的执行了下去。

  等到时间一天天过去,如此又过了大半个月的样子,等到他们逐渐反应过来的时候……

  一切都变了规范起来,在那一道道古怪而高效的政令的综合指导下,整座城池的效率都提升了不止一两个的档次,顺利到不可思议的执行让本来零散的部件都被整合起来,化作一台高效而且近乎全功率运行的机器般。

  因为连年战乱而居高不下的物价开始有稳定的迹象,一项项小规模的市政工程开始上马展开,而任何地方都有的因为各地战乱逃亡的难民也逐渐在大街消失。

  不过却不是如同以往那样,不知不觉的死在了什么角落,或者被逼到绝境一咬牙一狠心就上山落草去了,而是被转化成为了劳动人口……或许有些工作很苦很累,但是只要能够有一口吃的,这些苦命人就能够活下去,而不是彻底绝望。

  倒也不是所有人都觉得事情是在逐渐变好,总有一些人被损害到了利益,尤其是稳定物价,打压囤积居奇的措施,但是这只是刚刚开始,他们都损失也不大,犯不着头铁去和新城主正面刚。

  毕竟后者的后台不知道有多硬,和美浓之蝮又是什么关系,谁都不会相信这突然空降的代理城主真的只是斋藤道三的一时兴起,而没有任何的深意,搞不好这一切就都是那条蝮蛇所授意的呢?

  就是这样。

  或许是斋藤道三的蝮蛇之名太过有威慑力,谁都不怀疑这个老家伙的狠辣与毒手,或许仍然是某种不为人知的神秘力量在发挥效果,更或许是两者兼而有之,后者利用了前者的条件发挥影响力。

  总之,依旧是没有人站出来反对某人的新官上任三把火。

  …………

  “木材+4……”

  “金属+2……”

  “农民-1……”

  这一天,顾墨对着水盆里的镜面倒影,仔仔细细的拖曳着整座鹭山城以及附近隶属于鹭山城产业延伸部分的山林、农田的鸟瞰景象,看了一遍又一遍,而在视野左边的那些密密麻麻的显示数值,正在不断波动着发生变化。

  每隔一段时间,有些数值后面就会短暂的浮现出一个加值或者减值。

  这表明在这一瞬间,这个数值代表的事物发生了数量上的变化。可能是城中储备直属于他所掌管的木材粮食的数量波动,有些增加也有些损耗。毕竟人都在劳作的时候,产出总会增加的,但是人也要吃饭,自然也会损耗另一些资源。

  大部分都是呈现出一片绿色的数字,表明都是在稳中带升,从这些数值的波动来看,就能够看得出来,鹭山城正在越发变得欣欣向荣起来。

  或许用游戏术语来说,就是经过他这段时间的英明管理,城池的商业指数增加,农业指数增加,繁荣度提升一个等级?
  当然,这些都是真金白银砸出来的,如果没有前期的投入的话,当然不会有这么容易见效。也幸亏目前他大权在握,而且斋藤道三不在这边,否则的话,估计没有那么顺利可以完成这一切。

  毕竟换做别的领主大名,怕是根本不舍得把仓库里面的粮食、工具拿出来用,也不舍得将大把大把的银钱花出去。

  主要是因为眼界的问题,而且不知道自己的“豪赌”有没有效果,没有办法直观的看到回报与反馈,但是每天的粮食、金钱都是实打实的支出去,如同流水一般,自然是无法承受的。

  不过顾墨不同,智障系统能够给他提供即时反馈。

  哪怕只是在那些关于人口与工作分配的详细列表里拟定,只是模拟着点击几个“+”号或者“-”号,不需要真正按下确定键,智障系统也会用数值告诉他这么做会发生什么变化。

  ——譬如增加农民数量,预计产出会增加多少多少,又需要消耗多少多少资源,人口职业转化带来的升降级又是需要多长时间……

  ——又譬如选择某个政策需要付出什么代价,效果是基础稳定度增加多少,整体资源产出会发生什么变化,生活消费品的需求增加多少,还有与什么派系阵营的关系下降5点10点之类的……

  “开挂的人生就是这么枯燥而乏味啊……”

  顾墨揉了揉有些发酸的双眼,这么感慨着,然后又看了一眼左下角的那两个数值显示。

  ——失业人口:0。

  ——基础稳定度:78。

  这两个是他比较看重的数值,也是能够比较直观的把握城池的基本状况的体现,毕竟失业人口太多的话,引发的问题自然也是特别麻烦;至于基础稳定度,也可以看作是居民整体满意度。

  这东西高了的话说不好有什么奖励,但是低了的话,是绝对麻烦大了去的……他对此也很有经验,虽然是游戏经验。

  不过目前看来,一切都是在稳中向好的发展,鹭山城的百姓也不是那种能够让他血压飙升,气得半死的刁民……

  大家应该还是可以好好相处的,至少不用逼得自己到最后手段残忍,屎淹全城。

  脑海里闪过一些不愉快的回忆,顾墨摇摇头,站起身来,用力伸了个懒腰。经过这段时间的尽心竭力,一切都已经上了正轨,接下来他也不用每天都花费大量时间来琢磨这个管理面板了,只要时不时看一眼确保没有问题就好。

  毕竟一天到晚都在调整细微数值,想尽办法的进行优化生产占比,这种事情实在是……有毒。

  不知不觉的时间就没有了。

  接下来,他前往道场而去——虽然鹭山城比不得稻叶山城,但是想要空出一块地方用作修行场所还是很容易的,目前安倍晴明和源赖光就是在那里负责,担任起老师傅的职责,也就是技能训练师。

  这段时间里,顾墨的行程其实非常规律,一天的大部分时间都用在管理城池的这件事上,大量的计算和记录,优化与调整占据了他的时间的大头,至于剩下的部分就是都在道场里面度过的了。

  深知这种机会有多么难得,他非常投入的训练自身的能力。

  主要是跟安倍晴明修习符咒术法,偶尔也跟源赖光学习一下近战的技艺,虽然后者因为投入的时间精力太少的缘故,进展比较缓慢,还总是被源赖光无情嘲笑,但是他多少掌握了一些刀剑和弓箭的基本技法,还算是不错。

  …………

  “顾墨大人,你来了。”

  在道场的院子长廊下,穿着深蓝色阴阳师狩衣的安倍晴明放下手中的扇子,看向了脚步声传来的方向,露出温和的笑意。

  而在宽敞的院子里,却是源赖光和秀千代两个英姿飒爽的女性武士,正在比拼磨练技艺,刀剑相向,交加碰撞之间,伴随着铿锵之声,空气之中也随之迸发出暴烈的火星来。

  尽管两人都没有使用太强的力量,更多的是一种技艺与意识的比拼,但依旧能够让人觉得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感。

  秀千代并不知道这两人的真实身份,也不知道神神秘秘的某人是从哪里找来的高手,不过她挺喜欢这样的安排来着。而且与顾墨正好反过来,她更多的在锻炼百兵武艺,符咒术法反而是放在次要选择。

  “嗯,今天的事务多了些,处理起来耽搁了,所以来迟了一点儿……葛叶,我们开始吧。”

  顾墨收回视线,对着安倍晴明点点头。

  “也好,那就开始吧。”平安时代赫赫有名的大阴阳师笑呵呵的起身,从善如流的点点头,“顺便我给你配置了一点新的香,之前给你的那些应该也就要用完了吧?”

  “对,有劳了……”

  顾墨露出不胜感激的表情,道谢了一句,这段时间他的睡眠质量变好了太多,就是因为这人配的香,睡觉之前只要焚上一点,就能够轻松入眠,对他的帮助非常大。

  “不用客气……”

  大阴阳师往前走去,离开了院子一段距离之后才随意的说道:“顾墨大人你的双眼是天眷,但是如此得天独厚,看来还是有所代价的,不过我和赖光在遇到你们的时候,那个时候的你已经没有这个困扰了。”

  “那还真是一个好消息。”顾墨点点头,这么说来自己始终都是要成功实名验证的了。

  “如此,今天还是温习昨天的内容吗?”安倍晴明开口问道。

  “嗯,一样吧,现在我还是主要以练习为主,这段时间学习的那三个都还没有掌握来着。”

  “其实顾墨大人你不用急躁,你的速度已经很快了……”安倍晴明叹了口气,符咒术法哪有这么简单的,但是眼前人却似乎总是能够很快理解,然后依靠大量的练习从而强行掌握基本法门。

  难怪日后会强到那种程度。

  “哪里哪里,你不用安慰我,我知道现在还是太慢了……”顾墨很是谦虚的说道。

  当前他的技能槽位不再是一枝独秀,其余的都是空荡荡的了,而是又额外装备上了两个技能徽章,一个是“召火符”,一个是“净缠符”,前者能够召来火之力,后者能够赋予可以净化污秽的灵验之力。

  用途都比较相似,直接使用也可以,但是更好的用法是作为附魔手段使用,给刀剑或者箭弹等武器道具附加上对应的属性之力,发挥出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

  之所以先修习这两个技能,一是因为守护灵的缘故,顾墨在火属性上能够吃到更多的增幅,二是觉得自己以后面对的敌人大部分都是来自常世的妖鬼,净缠符的性价比还是不错的。

  而在他的技能页面的下方,又出现了新的进度条。

  “当前学习中——”

  “火弹符,熟练度:76/100。”

  “结界符,熟练度:19/100。”

  “养身符,熟练度:28/100。”

  这是他当前正在修习的新的符咒技能,也是挑选的适合新手使用的基础术法,系统认可的技能徽章不是只有刷怪掉落一途,也允许玩家通过自身的学习积累熟练度来掌握新的技能。

  当熟练度达到100点满值的时候,就会凝练成一个对应的技能徽章……

  听上去挺简单的,实际上却不是太容易,他一天下来有时候不见得能够增长两位数以上的熟练度,也不知道是怎么判定的,所以只能够加大练习量,以量变冲击质变了。

  结合自己的多年游戏经验,顾墨觉得自己的速度是真心慢过头了,这些新手期的技能都需要以月为单位慢慢掌握,自己何时才能够支楞起来?

  “唉。”安倍晴明摇摇头,不过也不再多言。

  …………

  接近两个小时的阴阳术修习结束,正好秀千代也离开道场了。

  所以顾墨按照惯例,再度拿起刀剑,站在了院子里面,站在了英姿飒爽,气势逼人的源赖光的对面。

  “握刀的姿势错了,手腕要用力,我昨天才和你说过……”

  英气女武士目光冷冽的看着对面的男子,语气充满了嘲讽。

  “哦哦,抱歉抱歉,刚刚练习了半天,现在头昏脑胀的,有点不太清醒……”顾墨赶忙改正过来,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他对于尽心教导自己的老师傅还是很尊敬,唯一可惜的是不能像是游戏里面反复提款。

  “哼,你比那个鬼差远了……”源赖光冷哼一声。

  “这不是很正常的吗,我和阿秀怎么能比。”顾墨耸耸肩。

  “所以还是放弃吧,有点自知之明才好,就你这样的半吊子,在战场上能够赢得了谁?上去也就是送死的命,你根本不适合用刀……”源赖光依旧是满脸不爽,继续冷嘲热讽。

  “……赖光师傅,我们能不能开始练习了?”顾墨有点无奈。

  源赖光什么都好,教导自己的时候也从来不藏私,有什么就说什么,但是唯一一点不好……就是嘴巴有点毒,也不知道为什么似乎对自己意见非常大的样子。

  “怎么?说你两句就受不了了?”英气女武士冷笑着,“你以前也是这样子挖苦打击我来着的啊……”

  “我本来不会这样的……”

  顾墨扯了扯嘴角。

  “不过,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就是你现在总是没来由的这么说我,我气不过记恨在心,之后回去平安时代的时候才会反过来挖苦你呢?”

  “……”

  “……”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