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神秘的楼兰

2021-11-18 作者: 子非鮽
  第21章 神秘的楼兰

  坐在(天竹峰)里的紫胤掌门望着阁楼门外的天空之外。

  “这些孩子们应该出城了吧!,但愿他们有朝一日能早些回来。”紫胤掌门淡淡开口说。

  这时候叶小凡跑着来到(天竹峰)阁楼里。

  “掌门爷爷,掌门爷爷,师尊,大师兄,和二师姐他们去哪了?怎么到处都找不到。”

  气喘吁吁的叶小凡跑到紫胤掌门身边拉着他的衣袖嘟着小嘴说。

  这位古稀之年的老者慈祥和蔼看着小少年,抬手在他的头上摸了摸,微笑着。

  “你道玄师尊,平安大师兄还有芷蕊师姐去追求属于他们自己的道了。”

  一张懵懂的小脸笑着看着坐在蒲团上的老人,费解的问:“他们自己的道?”

  “嗯!每个人都有自己要走的道,有一天你也有自己所追求的道。”紫胤掌门低头看着趴在他身上的小少年,抬手轻轻拍着他的后背慈祥和蔼的笑着说。

  与此同时,相拥在城池主街道的陈飞阳,苏小沫两人放开抱在一起的手。

  陈飞阳笑着帮苏小沫轻轻擦拭了一下湿润的双眸。

  秋天午后温暖的阳光照射在少女白皙俏皮的脸蛋上,青年看着眼前的她面带微笑开口问:“你这丫头也是因为那个陨石吊坠过来的吗?”

  一对小梨涡好可爱的少女点了点头,眯眼一笑说:“嗯!”

  不远处的平安一边笑着看向青年,少女,一边小声嘀咕着:“师尊和这个可爱的小姑娘难道是旧相识?”

  接着转过头看了一眼站在身边的芷蕊。

  发现身旁的这位少女眉头紧锁,神情有些许低落。

  回过头又看了一下不远处那对谈笑风生的青年,少女。

  他内心似乎明白了。

  面带微笑看着身边的芷蕊说:“小师妹,那边有卖糖葫芦的,走,大师兄请你吃。”

  原本眉头紧锁的少女,听到平安宽慰的话,面目慢慢的平缓下来,转身淡然看向身边的少年。

  “大师兄,我没事,走我们一起去买糖葫芦。”

  说完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陈飞阳,苏小沫。朝着卖糖葫芦的商贩走去。

  与此同时不知所措的平安看了一眼芷蕊,又看了一眼陈飞阳和苏小沫,轻轻叹了一口气,默默无语的跟在芷蕊身后。

  这时的胖子,刘蔻税还目不转睛的看着不远处的那对金童玉女。

  脸带笑意的陈飞阳看着苏小沫,眯眼一笑说:“走,我给你介绍几个我的好朋友。”

  一对可爱小梨涡嘴角上扬的苏小沫微微一笑点头。“嗯!”

  青年和少女来到天阶处,发现原来站在这里的平安,芷蕊不见了踪影。

  青年看着胖子淡淡一笑问。“你们的师父,师叔呢?”

  淳厚朴实的牛大力挠着头说:“那会儿还在这儿,一转眼就不知道去哪了。”

  胆小怯懦的刘蔻税环顾了一下四周,看到平安,芷蕊在挑选着糖葫芦。

  目光骤变,大喊一声“师尊,他们在那边呢!”

  此时淳厚朴实的胖子朝着平安和芷蕊大声喊到“师父,师叔你们快过来,师尊找你们呢。”

  顿时陈飞阳茫然笑着对胖子说“胖子别喊了,走,我们一起过去。”

  陈飞阳,苏小沫二人牵着马走在前面。

  目光如水的青年看着苏小沫微笑着说:“寄南当时你被黑洞传送到哪里去了?”

  少女微微一笑说:“我现在是(库尔勒国)苏家的大小姐,也有了新的名字。苏小沫。”

  当听到少女说自己叫苏小沫的时候,原本温柔笑着看向苏小沫的双眼,目光骤变,他一下被惊呆了。

  内心os:

  “她就是我梦境里那个苏小沫吗?是我徒弟那个苏小沫吗?”

  这时少女一脸茫然的看向停止不前目光聚集在她脸上的陈飞阳。抬手拉了拉他衣袖淡淡一笑问:“初阳!初阳……!你怎么了?”

  目光如炬的青年回了下神,打了一个激灵。内心不确定的笑着说:“你爹是不是叫苏有得?”

  与此同时平安,芷蕊他们也买好糖葫芦朝着陈飞阳,苏小沫他们走来。

  脸上透露着淡淡笑意的平安,手里提着油纸包好的糖葫芦,跟在昂首挺胸自顾自吃糖葫芦芷蕊的身后,朝前走着。

  看着一脸疑惑的苏小沫马上就要脱口而出的时候,被朴实的胖子打断了。

  跟在后面的牛大力看着走来的平安,芷蕊笑着大喊一声:
  “师尊,你看师父,和师叔他们来了。”

  笑意褪去的脸上浮现出苦笑差一点喷出一口老血,小声自言自语的嘀咕着:

  这个牛大力偏偏这个时候插一嘴。

  内心疯狂的os:

  “他幻想自己像一只恶魔一样,火冒三丈,一把掐住胖子的脖子狠狠的摔在地上,就像摔一只玩偶一样,拳打脚踢噼里啪啦狂揍一顿。最后邪魅一笑而去。”

  此时芷蕊,平安来到了陈飞阳他们身边。

  目光如炬的芷蕊看了一眼到一旁的苏小沫,接着把目光投向眼前的陈飞阳喜笑颜开的说:“师尊,我买了糖葫芦给你吃。”

  还沉浸在邪魅一笑的陈飞阳,不为所动。

  一脸茫然不解的芷蕊上前拉了拉他的衣袖问:“师尊,你这是在笑什么?”

  还在魅笑的陈飞阳突然一下回了回神,淡淡开口说:“没什么,突然想起一件好笑的事,你们买完糖葫芦了?”

  有点蒙圈的芷蕊不知道它发什么了事,也没多想什么,笑着说:“嗯!买好了,师尊来给你一串。”

  青年面带微笑接过芷蕊递来的糖葫芦,看着身边那个长着一对小梨涡的少女,眯眼一笑说:

  “给,小沫。”

  嘴角上扬一笑的少女看着陈飞阳小梨涡显得更加可爱了,她伸手接过糖葫芦。

  青年接着对芷蕊,平安淡淡一笑说“芷蕊,平安给胖子他们也来一串。”

  略显不快的芷蕊对苏小沫翻了一个白眼,轻哼一声说:“知道了,师尊。”

  微微一笑的平安看着陈飞阳点了点头应答,接着看着芷蕊笑着说:
  “小师妹,我来吧。”

  情绪低落的芷蕊抬头看了看平安把手里的剩余的糖葫芦分给胖子和刘蔻税他们。

  “好了,我们就继续赶路吧!”

  再次陷入纠结的陈飞阳淡淡一笑说。

  他又看着身边的苏小沫淡然开口说:“小沫,我们就此别过吧!”

  说完恋恋不舍的上马朝着(玄天城)的大门口飞奔而去。

  芷蕊,平安师徒纷纷上马跟在后面扬长而去。

  一脸不解的苏小沫快速上马跟上陈飞阳。

  眉头紧锁疑惑的问:“初阳你们这是去哪儿,很危险吗?”

  “我们要去很遥远的地方修炼,希望有朝一日回来解救(云霄殿)于水火之中。”

  一筹莫展的苏小沫听到(云霄殿)这三个字,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在陈飞阳身上打量了一番。惊奇的问:
  “初阳,你是(云霄殿)的人?”

  骑在马背上的陈飞阳笑着看了一眼旁边的苏小沫说:“嗯!方才没来得及告诉你,我是(云霄殿)的师尊,陈飞阳。”

  还没从惊讶中出来的苏小沫又被这句师尊陈飞阳震惊了。

  她骑在马上出神的想着梦里的人或事。

  “他就是我梦境里对我宠爱有加的师父?”

  “奋不顾身救我的师父?”

  “为什么他样子和梦境里不一样呢?我的模样也和梦境里不一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与此同时骑在马上的少女被前面陡峭的坡路从回想中惊醒了。

  追风看到前面陡峭的坡路放慢了前进的脚步。陈飞阳转过头看着苏小沫说:“小心点,这儿路不好走。”

  苏小沫迅速拉紧缰绳回过神。看着旁边策马奔腾的陈飞阳。

  “我就是来(云霄殿)请紫胤真人救我娘亲的。”

  一脸茫然的陈飞阳眉头一皱问“伯母怎么了?”

  “我娘,体内有寒症,只有紫胤真人才能根除。”眉头紧锁的少女淡淡开口说。

  “原来是这样,那我传音给师兄让他去给伯母诊治。你早些回去吧!”

  “吁”

  陈飞阳,苏小沫在一片丛林的道路上停住了前进的脚步。

  紧接着跟后面的芷蕊,平安师徒也陆续的停了下来。

  “师尊,怎么突然不走了。”

  “你是从哪里来的,为什么一直跟着我们?”忍了很久的芷蕊皱着眉质问苏小沫。

  “芷蕊不要胡闹小沫是我的故友,这次来是为了请师兄救她的母亲。”

  淡然一笑的陈飞阳看着芷蕊说。

  说完在原地施法传音给紫胤掌门。

  与此同时苏父,苏母也在焦急等待着苏小沫的归期。

  “哎!不知道沫儿现在怎么样了?见到紫胤真人没有?”

  着急担心的苏父在客堂来回的走动着嘀咕。

  “你不要在我眼前晃来晃去的,晃的我脑袋疼。”

  “我们家小沫那么聪明肯定能平平安安的回来的。”嘴上说很放心,但心里一直默默为自己的女儿祈祷着平安。

  陈飞阳这边还在给紫胤掌门传音送话。

  “对,是寒症,就在(英吉沙国)边境(库尔勒国)一个乡镇中,您到了之后随便打听下就知道了。”

  说完看着苏小沫嘴角上扬一笑说:“我已告知师兄了,他使用飞行术很快就能到达,你现在骑马赶快回家,好好照顾伯母。”

  “就是啊,苏小姐你赶快回家吧!”淡然一笑的芷蕊看着苏小沫说。

  “我不回去了,我要和你们一起去闯江湖。”低着头思考了一会儿的苏小沫笑着说。

  站在一旁的平安上前来淡淡一笑说:“苏小姐,我们这是要去很遥远的地方修行的,一路上很辛苦,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遇到危险,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你让师尊怎么向伯父伯母交代。”

  这时所有人把目光投向她。

  一筹莫展的苏小沫情绪低落下来皱着眉低声说:“好吧!那我走。”

  精神不振的苏小沫抬腿就往马镫上踩,只听腾地一声苏小沫摔在地上。

  正准备上马的陈飞阳见状迅速跑到后面苏小沫的身边一把抱起眉头紧蹙说:“傻丫头,摔疼了吧!”

  躺在青年怀里的苏小沫多云转晴眯眼一笑摇了摇头说:“不疼。”说完紧紧的依偎在陈飞阳怀里。

  微微一笑的青年抱着她轻轻放在追风背上。

  接着把苏小沫的白马牵在追风一侧,骑上马背抬手拦住骑在前面少女的腰,大喊一声:“驾~!”

  一侧的白马和追风并肩前行。

  把这一切看在眼里的芷蕊气愤的噘着嘴上马跟在后面。

  不知所措的平安也快去上马前行。

  胖子,刘蔻税上马跟在后面。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