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再一次的重逢

2021-11-17 作者: 子非鮽
  第20章 再一次的重逢

  “咳咳咳~!”苏母韩扶风的旧疾又犯了,拿出手绢捂着嘴咳嗽了几声。

  “哎!你这旧疾又犯病了。”苏父叹了一口气说。抬手在苏母背后轻轻的拍了拍。

  “我不要紧,好了,你帮我乘碗汤。”苏母韩扶风故意避开话题。使了使眼色说。

  “娘,您这是怎么了?”

  “爹爹,我娘她怎么了?”苏小沫担心的轻声说。

  “你娘她体内的寒症又发作了。”苏父想起苏母以前的事。愁眉苦脸的说。

  “沫儿,别听你爹爹乱说,娘没事,刚刚是吃饭的时候噎着了,喝口汤就好了。”苏母为了不让苏小沫担心。强做微笑说。

  “你就告诉沫儿吧!孩子也大了,早晚有一天会知道的。”苏父轻皱眉头低沉的说。

  苏母还是不愿让她为了自己的身体过于担心。不肯说。

  “娘,你就告诉我吧!沫儿现在都长大了,可以帮您排忧解难。”苏小沫满面愁容拉着苏母的手说。

  苏母思考了很久轻轻开口说。“好吧!“

  “娘本是“汐音谷”一名弟子,因误食一种草药身中奇毒。”

  “在师尊的治疗下我才得以保住一条性命,但体内也落下寒症,师尊和所有知名的郎中也是束手无策。”

  “故而一直用“华山参,川乌,”荜茇吊着。”

  “爹爹,真的就没有办法把娘体内的寒症彻底祛除吗?”苏小沫着急又担心的问。

  “苏父沉思了一下说。除非去(英吉沙国)请紫胤真人帮忙,你娘才能彻底根治。”苏父苦着脸说。

  “就是我们(库尔勒国)隔壁的那个(英吉沙国)吗?”苏小沫淡淡开口问。

  “嗯!不过听说紫胤真人已经多年不闻世事了。”苏母淡然开口说。

  “爹爹,啊娘,咱们住在(库尔勒国)边境到(英吉沙国)不到半天脚程,要是骑马的话那就更快了。”苏小沫淡淡开口说。

  “沫儿你不会要……!”苏父猜到了她的想法。

  “嗯!我现在就骑马过去,请紫胤真人来为娘诊治。”苏小沫淡淡一笑开口说。

  苏小沫起身跟丫鬟香旋说。“照顾好夫人。”说完转身去马厩上马向(英吉沙国)的“云霄殿”奔驰而去。

  “沫儿,早点回来啊!”苏父苦着脸高喊。

  苏母起身站在门口不舍的望着远去的背影。“沫儿”

  “知道了小姐,香旋会照顾好夫人的。”香旋心里难受的说。

  (库尔勒国)的集市来往的商人络绎不绝。大街小巷充满着各种各样叫卖声。

  “很便宜的羊皮靴子卖了哦!”一位脸带红血丝的中年男人用卖羊肉串的调调大声吆喝着。

  “磨剪子嘞”一位老大爷坐在路边等待顾客上门。

  “好,再来一个,再来一个。”一群围观的群众正兴高采烈的看着杂技表演。

  “驾。”

  苏小沫加快骑马的速度,穿过热闹的正街来到城门口。(库勒城)
  少女骑马停在城门口抬头望着上方的三个大字,她出神的看了一会儿,脚用力一蹬,大喊一声。“驾!”

  飞快的通过了自己家乡边境的城门。

  陈飞阳,芷蕊,平安师徒和紫胤掌门,也刚结束了他们最后在一起的用餐。

  “今后你们都不在是“云霄殿”的人了。你们去吧!小凡我会照顾好的。”

  紫胤掌门虽有千般不舍,万般无奈只能这样说。才能让他们不被麻木不仁的国王所约束。

  “师兄。”

  “爷爷。”

  “掌门师尊。”

  “多保重!”陈飞阳,芷蕊,平安师徒齐声躬身行礼道别。

  他们走去(天竹峰)阁楼的门口,御剑而下来到广场上。

  “你们御剑还是骑马?”陈飞阳淡淡开口说。

  “师尊,我还是骑马吧!”平安躬身行礼说。

  “别再喊我师尊了,我现在已不是“云霄殿”的人了。”陈飞阳淡淡开口说。

  “不,只要我们还在“云霄殿”的一天你就是我们的师尊。”平安躬身行礼郑重的说。

  “对,就算走出(英吉沙国)在我们心里你永远是我们心中的师尊。”

  芷蕊,平安师徒齐声说。

  “好了,就是去外面闯荡闯荡就回来了,搞的像生离死别搞似的。”

  ”骑马的赶紧去马厩牵你们的马。”

  陈飞阳知道,去那遥远而神秘的地方,并不是他刚刚说的那样简单,他把所有的不舍与难过都封锁在心里。

  为了不让他们更加难过伤心,他故作坚强眉宇间透露出淡定丛容。

  芷蕊和平安在马厩和自己心爱的宝马难过的离别着!

  “踏雪,今后你要好好的,要怪怪的吃东西,要听其他弟子话,不要顽皮,如果有一天我回不来,你就从新找一个对你好的主人。”

  芷蕊拿着刷子一边给踏雪刷着毛发,一边眼睛湿润流着泪恋恋不舍难过的说。

  “老朋友,这也许是最后一次给你喂草料了,你可要多吃点啊!将来我要是回来了带你踏遍千山万水,如果有一天我回不来,你就在找一个好主人。”

  站在马厩中间的追风摇头晃脑的身体开始不自在了,前蹄在地上咔哒咔哒的刨起来。

  芷蕊,平安并没有察觉异样,在和自己的骏马辞别后来到广场。

  陈飞阳不知道用什么言语去和追风道别。他对待难过不舍的分别总是那么的不善言辞,把苦痛埋在心里。

  有时候有声的分别比无声无息来的更加让人心疼。

  “你们都御剑吗?踏雪,绝影你们……!”

  陈飞阳看到芷蕊,平安没有和他们的爱马一起过来,他话语说到一半停住了,他知道追风也没在身边,淡淡一笑开口说。

  “嗯!没有,师尊。”芷蕊湿润着眼睛说。

  “对,山高路远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回来,就让它们留在“云霄殿”吧!我想师尊也是如此吧!”平安淡淡开口说。

  平安也是一个表面坚强的人。把有所不开心都藏在心底。一个人默默的承受着。

  “嗯!”

  “胖子,刘蔻税你们学会御剑术了吗?”陈飞阳淡淡开口问。

  “禀报师尊,师父这几日不辞辛劳的已经教会我们御剑飞行了。”

  牛大力,刘蔻税躬身行礼齐声说。

  “好,那我们就走吧!”陈飞阳看了看芷蕊,平安他们淡淡一笑说。

  就在此时,追风在马厩的神情变得极度不安,它像脱缰的野马似的,用力挣脱缰绳的束缚。

  在将要跑出马厩时,它停住了脚步,回头看着踏雪、绝影它们也在拼命挣扎。

  一小会儿踏雪,绝影就挣脱了缰绳,和追风一起奔跑到提步将要出发的陈飞阳,芷蕊,平安他们身边。

  追风,踏雪,绝影高抬前蹄仰天长啸一声,眼角的泪水开始三匹宝马眼睛滑落下来。

  陈飞阳,皱眉拍了拍追风的脖颈说“老朋友,没理由再赶你走了,之后你我共创天涯。”

  追风又是高抬前蹄仰天长啸,眼角的泪水模糊了它的眼睛。

  陈飞阳实在压制不住内心的情绪了,他强忍着泪水,眼睛开始湿润了,他抬手把追风的眼泪擦了擦,接着在它脖颈顺了顺毛发。

  平安,芷蕊都各自安抚着自己的宝马。

  “对不起,踏雪,我不该丢下你,今后带你踏遍千山万水不再弃你与不顾。”

  芷蕊看到踏雪从马厩追出来的一刻她眼角的泪水像珍珠一样一滴一滴的滚落下来。

  “你不想留在这里,其实我也不想让你独自留在这儿,担心你不吃东西绝食,担心没人照顾你,担心有一天你会因此而生病。”

  平安强压不安和绝影诉说着以后可能会发生的事,当他说到一半的时候他破防了眼泪哗的流落下来。

  陈飞阳安抚完追风就看着芷蕊和平安二人都不舍的和自己的宝马分别。

  “既然这样我们就骑马和它们一起外面的世界闯上一闯。”

  陈飞阳淡淡一笑开口说。

  平安师徒,芷蕊抬手把湿润的眼睛抹去,整理好心情,微微一笑说。

  “好。”

  胖子和刘蔻税二人快速跑到马厩牵出两匹马。

  陈飞阳,平安师徒,芷蕊他们纷纷上马朝着“玄天城”天阶下方奔驰而去。

  苏小沫骑马通过(库尔勒国)的城门口沿着平坦的大路飞奔过炊烟袅袅的村庄,鸟语花香的丛林和荒无人烟的戈壁,经过空谷幽兰的峡谷。

  苏小沫在一处溪水旁停住了脚步,抬头望去,映入眼帘的正是她要去的“玄天城”。

  少女看了一下嘴角上扬一笑,驱使马匹。

  “驾。”

  白色的骏马快速的向(玄天城)的城门口奔驰而去。

  陈飞阳,芷蕊,平安,胖子,刘蔻税他们刚刚走完天阶的最后一个台阶。

  城池中热闹非凡,各种叫卖声。

  “包子,皮薄馅大刚出笼的包子……!”

  “卖糖葫芦嘞,好吃不贵的糖葫芦。”

  啾啾啾~的各种鸟叫声。

  “大爷你要哪只?”卖鸟的商贩笑着说。

  “这只怎么样啊?”一位山羊胡的有钱人挑选着心仪的鸟。

  “大爷,您真是好眼光,这是今儿早上刚到的金丝雀。”

  商贩和有钱的买家谈论着生意。

  “驾!让一让~!”

  苏小沫骑着白马飞快的通过(玄天城)的城门进入城池。

  陈飞阳,芷蕊,平安师徒听到苏小沫的喊叫声,纷纷转身把目光投向她。

  陈飞阳看到苏小沫的那一刻他愣住了。

  此时的苏小沫扭头向陈飞阳,芷蕊,平安他们看了一眼。

  当苏小沫看到陈飞阳的时候她迅速的拉住了白马的缰绳。

  “吁~!”

  少女静静的看着站在天阶旁的陈飞阳露出淡淡的微笑。“初阳?是他!真的是他吗?”

  苏小沫心里暗暗的想。

  “她是寄南!是她吗?”陈飞阳微笑着楞楞的看着眼前不远处站在白马旁的少女。

  “难道,他/她也来到这个世界了?”

  陈飞阳,苏小沫在心里同时OS。

  陈飞阳,苏小沫微笑的看着对方,牵着各自的马向对方走去。

  芷蕊,平安,胖子,刘蔻税他们不知所以然的看看着身边的青年和不远处走来的少女。

  陈飞阳,苏小沫两人走到城池的主街道路上停了下来,二人看着眼前的人微微一笑齐声问。

  “寄南是你吗?”

  “初阳是你吗?”

  青年,少女相视一笑点头说“嗯!”

  此时二人内心无比的开心,紧紧的相拥在一起。

  街道两旁商贩,行人,买家纷纷把目光投向这对青年少女。

  瞬间响起一片欢呼雀跃声。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