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封神落幕

2021-12-01 作者: 火焰大西瓜
  第170章 封神落幕
  目送着接引与准提离开剑阵,叶苏头上也现了云光,这云光有一亩田大小,清亮如水。

  身旁的后土现出十二道黑光,俱有一抱粗细,上冲到三寸来高。

  两者一阵旋转,分化成两组,每六道黑光一组,上下交错,恰似两个乾卦之相重合在一起,合为乾上乾下六六相交之景。乾上乾下六六两卦一错,便成了十二个尊位,或高或低,在云光之中沉浮不定。

  这般只是蓄势待发,便有混沌蔓延,地风水火逸散开来,似乎要在剑阵中重演昔日在混沌中的盘古真身!

  无穷无尽之地水火风奔腾涌动,其势浩大无比,简直如身处混沌深处一般。只是他身后张挂有一太极图,化做金桥,五色毫光放起,那浩大无边,宛如星辰崩塌的地水火风被毫光一照,便纷纷平息。

  释放了接引的道果之后,先天太极图不用镇压道果,全力施为自然尽显至宝神威。

  只是太上老君这般将那西方两圣放走,不管出于何意,立刻动摇了与叶苏合作的信任基础。

  “说起来我与太上道友的约定就是到洗刷劫气,尔后再助我开天而已?”

  叶苏望着手里的混沌钟,随意的说道:“所以在这里放走接引与准提,便是想说盟约到此为止?”

  混沌钟镇压着混元道果,待会若是真的起了冲突必然要取舍一番。

  太上老君缓缓摇头:“那两圣于陨落无异,不如昔日共紫霄宫听道之情,放他们一线生机。若是道友真是想到混沌中开新天,那他们在岁月之后便只能仰望风灵道友鼻息而已。”

  “我当然是要往混沌中开新天,这是我为圣之志!”

  叶苏斩钉截铁的说道:“这些岁月的等待,便是为了下一次到混沌中时,天地之中有半分阻碍。”

  “太上道友.这是为了我应开天之劫布好棋子吗?”

  这带着火药味的质问,没有让太上老君有什么神色变化,他只是淡淡的说道:“以我们之前立下的誓约,我必将全力协助你开天。若是真是布局下一量劫,那岂不是也要将我拖入?”

  皆是圣人之言,每一句都发自道心,元神微微感应便也知晓。

  所以叶苏也明白了过来,太上老君这般作为绝不是会在开天时发动后手,而是会预定在他开天失败之后!
  若是开天成功,叶苏的大番精力必然投入新世界中,这样也就罢了。但若是开天失败,那么他就有转变突破道路的可能!

  鸿蒙之路,不仅是元始和通天想走,他太上老君也有着或多或少这样的想法。

  而现在的局势来看,叶苏已然掌控了天地之中无量的气运与资粮,那时便是开天之路失败,他也能从容的转变突破道路。

  那时便会与太上老君有所冲突,必又是翻版的截阐两教相争,甚至更为激烈!
  这时的放接引与准提离开,便是为了将来真有那般情况时,用来动摇叶苏手中的佛教!

  圣人之谋,举一子而望万年。

  “成圣之初,我便不想与你们共处一方狭小的天地!”

  “如今便是主宰洪荒,依旧如此!”

  “算来算去,勾心斗角。不如望向无边混沌,可曾想过自己可能只是一片烂泥中大一点的蛟龙而已?”

  翻手将混沌钟收入青衫中,叹息一声叶苏只是举起手中夺来的七宝妙树,顿时彩光万道,亿万朵七彩莲花在光霞瑞气中升腾起来,向太上老君刷去。

  元始摇动手中的盘古幡,便有蒙蒙神光挡在两人面前,任由七彩光霞如何灿烂都不能再进半分。

  剑阵之中,剑气纵横,剑芒犀利宛如闪电交错,但居中通天依旧是仅仅在酝酿而已,没有出手的打算。

  凌厉塔下一条条玄黄之气,化成一道道瀑布,将太上老君笼罩在下方,看不清他的表情,只有一双眸子灿灿,无比慑人,紫光清晰可见。

  叶苏托起分宝岩,将那七宝妙树随意一抹,熊熊燃烧着这先天灵宝的本源。然后又与后土双手一握。

  云光与十二道黑光投入分宝岩上,灰雾蒙蒙间就见分宝岩上绽放一朵混沌青莲!
  青莲上的三片叶子射出三道碧光,天地初始时代的孕育盘古出世时,刺破混沌的那神光,能破解法则于无形中,拥有一种难言的韵味。

  这三道神光抹向玲珑塔,那稳固无比的防御至宝,竟然鸣颤起来,宛如不堪重负一般。还是太上老君的三万里紫气卷来,才勉强镇住。

  太上老君,顶上灵光闪过,却不是用出他的神通一气化三清,而是弥漫出无穷无尽的紫霞,纷涌之间就是一个紫色巨人从虚空中跃出,就向着混沌岩上的混沌青莲抓来,巨人的掌心中有着先天太极图显现!
  青莲受到极大的压迫,铿锵作响,嗡隆一声,三叶怒绽,一个又一个符号出现,从叶子中流动而出,洒满高天。

  这像是一部经文,以生灵难以理解的符号排列出,刻印在剑阵中每一寸空间,定住了一大片剑阵,抵消了至宝的压迫,碧光向着紫色巨人冲击而去。

  璀璨的碰撞,剧烈的冲击,这个地方成为了一片比灭世雷劫都还恐怖的劫区,外界的没有生灵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隐约间就看到那洪荒第一杀阵竟然震荡不已,好似要随时破开。

  到了最后,剑阵中两道身影若隐若现,一个隐现在巨人的额头上,淡然无为俯视着苍生。另一道身影,岩石之上屹立一株巨大的青莲上,于混沌中新生。

  通天默默地压制着惊世战斗波及开的威力,而原本就在太上老君身旁的元始天尊,摇动着盘古幡竟然有下场的预兆。

  要知道,他们两圣到如今都极为憋屈。

  都自家师兄算计了不说,门徒散尽,全都成为了佛教的弟子,多年艰辛经营竟然有一朝为叶苏作了嫁衣。

  若说心中无怒,怎么可能?

  只是受限制于之前,立下的约定,在这剑阵中不得对叶苏出手。

  但现在.太上与叶苏斗了起来,那我虽不得出手,但也能借出盘古幡!
  元始正这么想着,就见那青莲当中显现的叶苏身形,他手中举着金榜的虚影,就向着他投来。

  只见那虚影金榜正是封神榜的模样,而在圣人手中,元始立刻就看出了门道。

  上面有着两教应劫上榜的诸多弟子真灵,原本他们的真灵已然是无觉无识,封神之后注定化为灰灰,但叶苏一直用无量山庞大的气运一直滋养着封神榜,让这应劫而出的灵宝又增添了诸多妙用。

  虚影金榜上那阐教弟子的残存真灵,竟然大多有了活性,好似感应到了元始的气息,纷纷发出尊崇的微弱灵念。恍惚间,元始如回到了玉虚宫前,诸多二代弟子三拜称师尊的岁月中。

  “他们一点真灵得以滋养,便是不能恢复修为,将来也得分封小神。履行神职,为天地众生效力之后,未必没有新的造化。”

  叶苏把那虚影金榜同时给了着通天与元始,然后对他们说道:“所以如今,你们真就不与那些陨落的弟子一个重来的机会?”

  “.”

  “.”

  不过是沉默了片刻,元始手中的盘古幡破空而去,却不是向着太上老君的紫色巨人,而是向着那混沌青莲而去。

  而通天那洪荒第一杀阵,在圣人的感知中,叶苏渐渐的掌控了剑阵的临时之权!
  一件混沌至宝,一座诛仙剑阵!
  “那人族气运孕育的封神榜,原本以为不过尔尔,竟不曾想还有携弟子以令师尊之能!”

  幽幽的叹息中,紫色巨人骤然崩溃,太上老君的身影显现:“这局大棋,是道友赢了。”

  “既然混沌钟要镇压道果,那这宝贝就当是我与风灵道友赔罪之礼,正好开天之时,能助道友一臂之力!”

  他这么说完,顶上那天地玄黄玲珑塔便飞出,落入叶苏手中。

  太上老君竟然用这防御至宝当作了赔礼!
  已经完全断绝了联系,此时的天地玄黄玲珑完全是无主之物。

  太上老君的混元道果稳固无比,完全不可能如对付准提接引一般。面对这样的圣人根本不能强行灭杀。

  时刻警醒这点的叶苏将这战利品卷入袖中,淡淡笑道:“诸圣不如与我一同见证封神落幕!”

  他这么说着,便用着剑阵加持的力量,化指为剑向前点出。日月星河跟着逆转,随着他的剑指而澎湃,激荡这片虚空!
  转眼之间,这诛仙剑阵自行瓦解,诸圣跨过无数空间来到了天庭蟠桃园中!

  蟠桃树一株又一株,有的还开着粉色的花朵,落英缤纷,带着光雨,美丽到极致。

  而有的蟠桃树老干苍劲,若虬龙一般,早已结满果实,红彤彤的桃子,散发赤霞,带着神辉,香气扑鼻。

  而在蟠桃树下有一株株神火腾腾、如一团混沌仙光般的植物,生有六片叶子,普照四方上下,这是一种罕见的神草,遍寻万千灵山能寻到一株就不错了。

  这是修体、淬炼自身阳气的绝妙植物,可将人锤炼成一副铜筋铁骨,熬炼成金刚不坏身。

  可蟠桃园中到处都是,俨然是与蟠桃成了共生之态。

  穿过神果之园,便到了瑶池王母所在的仙阁。

  瑶池玉阁每走三步便有一根神金铸成的柱子,其上雕刻有狰狞神兽头颅,神兽头上或是托金灯,或是托那香炉,一边几对,十分对称。

  仙风熏熏,轻卷幔帐轻纱,每一面轻纱前都有一张屏风,碧绿颜色,上面雕刻有山川河流,大海波涛,也有雕刻着飞天仙女,仅仅是放置便蒙发莹莹仙光,一派奢华。

  几位圣人踏过禁制如入无人之境,来到玉阁中才故意露出动作。

  那柱子上的各类神兽灯托自发燃起金灯,吃那光线一照,左右屏风就泛起柔和的光泽,上面所雕刻波涛海潮,山林松壑居然活了起来,就隐隐闻得海涛澎湃,松海沙沙,后面屏风,那一个个的飞天仙女,也舞蹈起来,歌声清亮,舞姿说不尽的优美,另人心旷神怡。。

  内阁之中的昊天与瑶池,穿着金缕仙衣匆忙闪出。

  见以叶苏为首的几位圣人那有什么礼仪之说,竟然就这般直直降临,也顾不上生气,昊天连忙问道:“诸位师兄,师姐为何而来?”

  其他圣人皆不言语,只有牵着后土之手的叶苏带着笑意说道:“我们这般突然而至,却是有大喜告知昊天道友。”

  昊天自然一个字都不信:“喜从何来?”

  “昊天道友所求道祖,不过是手中天权难以行使。”

  叶苏向虚空一抓,便有金榜在他手上出现,上面密密麻麻的道文,书写着万千上榜生灵的真名:“诸圣与我细细商谈,犹然觉得三百六十五名正神如何能助偌大的天庭运行?”

  “这”

  昊天无言之间,就听到叶苏说道:“不如再分出多些天帝权柄,将这金榜中真灵封尽,以全天庭职能!”

  还不等昊天说话,原本想与他结盟的元始便跟着说道:“这是圣人之意,也是众生之愿,昊天道友身为天帝,不会是舍不得权柄吧?”

  而通天只是抽取青萍剑,蓦然不语。

  哪怕在心神中念诵鸿钧之名都没有丝毫回应。于是这般,昊天在圣人友好的告知下,分出了自己为天帝的大部分全部。

  过了南天门,一条宽有数十万丈,长不知多少的台阶微微倾斜,把三十三层天宫连接起来,直直到最上方的玉阕金天,灵霄宝殿,两边天神兵将威严,一股庄重,肃穆的气氛充塞了整个天地。

  一夜之间立起的玉台上,伏跪着几百名从诛仙剑阵前匆匆而至截阐教众,他们之中要有一部分人受神职,入天庭履行职权。

  玉台中央,位列着六位圣人之位,天地八圣的局面已经成为了往昔。

  所有人沉默之间,一大片金光如潮水般涌起,自天边而来,初始只是隐隐一条金线,眨眼之间就漫空一片。只见得南天门之外,尽是一片辉煌,仿佛落曰照耀云彩。而那金光之中,现出金丝袈裟的青年,头上出现一圈佛光,呈七色模样,上烛重霄。

  佛光之中,隐约看到他背后神盘一圈巨手,密密麻麻,有千百来支,各持法器,奇形怪状,件件法器都是晶芒闪耀,氤氲流动,直似先天,不惹尘埃。

  陆压化身的释迦摩尼,徒步登台之后便惟独立刻拜倒在了叶苏面前,口称师尊。

  而叶苏这时才取出那混沌钟,如受礼一般将它连同那准提的混元道果点入了陆压的眉心。

  这佛教之祖,三拜九叩之后立誓说道:“佛教今日起,佛陀菩萨罗汉皆需无量山册封方得果位!”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