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章 请假一天,章节待修

2021-12-01 作者: 瑾年三色
  第347章 请假一天,章节待修
  两支箭矢毫无疑问的在空中交汇了,却又没有完全交汇。

  因为就在所有人以为这两支箭会相互抵消的时候,它们竟只是轻轻的擦过了彼此。而后继续带着嚣张至极的气焰,往自己的目标飞去。

  只是让人没想到的是,某些人似乎连两箭接触后的位移都考虑到了。

  所以苏昊之箭成功在擦挂之下偏到了姥姥家,而苏肆这一箭却似毒蛇索命般直逼苏昊的面门。

  凌厉之风骤起,此时此刻,前一秒还在想着杀了苏肆也没关系的苏昊,眼下竟不得不主动抬手抓住那支射向自己的箭,而后用力的将其折断。

  他太尴尬了,害人不成反打脸的尴尬,以至于他觉得只有潇洒的折断箭矢,才能为他挽回一点点损失。

  “这苏昊还真是狗改不了吃屎,居然直接对着皇上放冷箭?”

  观景台上,纤纤愤愤不平的对姜茶道。

  如何她跟姜茶关系不错,加上性子直,所以当时就为苏肆打抱起不平来。

  对此,一旁的姜茶笑而不语。

  因为她很快便瞧见少年再度搭箭,而这一次他拉了满弓,弓上搭了稳稳的三支箭。

  一弓三箭几乎是在苏昊愣神间就到达了他的面前……

  来不及抓取,这次的他只能左右闪身狼狈回避,如此才堪堪躲过眼前三箭之危。

  这三箭虽未伤到他,却有两箭划破了他名贵的衣袍,给他留下了两个耻辱般的大窟窿……

  一时间,除了肃亲王府众人面色铁青外,其他人竟都在笑出了声儿。

  这叫什么?
  偷鸡不成蚀把米!

  自己想挑衅别人,却不料被别人还了个衣破脸丢……

  这事儿若是说出去,怕真会笑死个人啊。

  所以苏昊急了,他急了。

  只见他目露杀意,当时便想弯弓再度跟苏肆死磕。然而他的手才刚刚抬起来,人便被自己叔叔一巴掌打醒了。

  抬手甩了苏昊一巴掌,苏信望着他的眼神中仿佛噬人的光。

  “你还嫌不够丢人么!”

  苏昊的脸上火辣辣的,一道手印已经有了清晰的轮廓。他愣愣的握着长弓,显然是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巴掌给打蒙了。

  他还在宁州的时候,就算是的爹娘都舍不得打他,想不到今日竟……

  “皇上箭术了得,是犬侄所不及。眼下逐鹿才是正事儿,还望皇上别再与一个孩子计较。”

  眼下,苏信看苏肆的眼神也有了显著的变化。

  以往满是轻视与不屑,如今却多了几分探究与惊奇。

  可这些都比不上他的名声和拿下逐鹿魁首的计划重要。

  他们不能再跟苏肆耗下去了,不然别说赶超苏梓凌了,恐怕连苏成都快追不上了。

  苏肆自然明白苏信的心思,可他“傻”,向来是不明白这些人情世故的,不是么?
  “孩子?啧,朕还是第一次见比朕还大的孩子呢。”

  “你!”

  苏昊气不过,当时就想跟苏肆理论。然后不出意料的,他又挨了苏信一巴掌。

  这下子好了,两张脸终于对称了。

  苏慕觉得这样看着简直不要太舒服……

  终于,这场闹剧在苏信的主动退让下落了幕。五支队伍重新跃入林中,开始了真正的春猎逐鹿。

  而在这样诡异的氛围下,某些阴谋家也开始了今日份的分析与猜测。

  就比如那一位年纪太大不能掺假逐鹿,儿子今日又神神叨叨眼里只有儿媳的王老太爷。

  “想不到皇上小小年纪,居然有这等箭术造诣。秉儿,你说我们皇上究竟是真傻还是假傻?又或者说是最近有高人在一旁指点他……”

  王老爷子吧啦吧啦了一大堆,是做思索又分析。可偏偏他身后的王秉就像个死人一般,一直没回应。

  一回头才发现,这个不孝子居然又在看他的媳妇儿……

  只见对方深情的拉着王艳茹的手,那双眼睛就像长在了对方身上一般,让一把年纪的王老爷子看了都觉得羞。

  而王艳茹呢?
  王艳茹此刻的心情也并不美好。

  她其实是很讨厌与王家人待在一起的,所以每当王家外出活动的时候,她都会主动去找别的夫人小姐闲谈。

  权当是眼不见心不烦。

  可如今倒好,她想走,眼前的王秉却非要她留。

  因为对方竟抓着她不放,就像一块粘人的牛皮糖让她防不胜防。

  这个人到底怎么了……

  王艳茹觉得她必须得找机会问问她们娘娘。

  “王秉,王秉!”

  看着自家这神神叨叨宛如中了邪的儿子,王老爷子差点儿没气死。

  可无论他怎么呵斥叫喊,王秉都不怎么理他,直到王艳茹开口:
  “老爷,太爷在叫您呢……”

  闻言,王秉这才回头看向自家老爷子,目光有些不耐的等着。

  你还说什么啊?

  快说呗,我还得盯媳妇儿呢。

  可他媳妇儿呢?

  早就趁着这个机会一溜烟儿的跑了。

  太可怕了,王艳茹觉得她与王秉若还是年少夫妻,二人此举还算得体。可他们人到中年,连女儿都生了两个了。

  所以面对王秉这诡异的行为,她只会觉得不适,不会有半点感动和温暖。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另一边,白凤倾与白锦溪也在讨论苏肆的箭术。

  白锦溪承认她被惊艳到了,因为她之前也以为皇上是个废物来着,还因此感慨了好久皇上与贵妃这明显不对等的绝美爱情。

  可如今看来,人皇上也并非一无是处,至少这箭术就足够碾压东陵大部分青年才俊了。

  “二姐姐,你说皇上这箭术是刚学的,还是已研习多年啊?”

  “你觉得呢?”

  白凤倾微笑着反问道。

  她就像在为小妹开蒙一般,认真的引导着对方得出一个合情合理的答案。

  果然,白锦溪立刻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皇上籍籍无名多年,在京中更是唯唯诺诺任人拿捏,所以妹妹以为他是被贵妃娘娘一手提携,这才有了今日的光彩。”

  为所爱之人而改变,并一点点活成配得上对方的样子……

  这一秒,白锦溪觉得她又磕到了。

  然鹅与她恰恰相反是,一旁的白凤倾则悄悄地叹了一口气。

  那等箭术,岂是一日之功?
  贵妃与皇上究竟是谁拿捏谁,还未可知呢。

   本月最后一天有点倒霉,把手机脆了,屏幕硌手,今天请假。这张大家明天一早起来刷新四千,晚上我再补更两千……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