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贵昆常筑西南启(三)

2021-12-05 作者: 慈莲笙
  第90章 贵昆常筑西南启(三)
  “咩……”

  “嘎嘎嘎……”

  “咕咕……”

  窗外窜着的几簇火红,透过手机相机,看着花蕊卷翘,描摹着细椭圆形的叶,带着时光缓缓流逝。

  “嘎嘎嘎……”

  “咩……咩……”

  “咯咯咯,咕咕……”

  火车在不知不觉间几乎不再移动,顺着窗户往外面望去,此处甚至连站台都不存在。

  轨道右侧的草地上站了三两个约莫四十几岁的人,手中笼子里趴卧着几只鸡,冠子有大有小。

  一位妇女挑着的担子里,菜溢出了竹筐,旁边被拴着腿的鹅伸长了脖子,抻着筐外的菜叶儿。

  被掉落下的菜叶掩埋,鹅嘴里依旧“咔吱咔吱”的嚼着,扭过头去把背上的菜叶吃光,便又探起头来往竹筐里够。

  窗外的树和草趋于凝滞,只剩下灰白羽毛的鹅昂着脖子,不住的动着嘴。

  挑着担子的女人皱了皱眉,提起鹅脖子迈上火车,窗外只剩下了一片静谧。

  火车来了,又走。

  几片只剩了一半的菜叶静静的趴服在地上,零零散散,成为方才这一场喧闹仅剩下的痕迹。

  路基几颗铺路石,随着火车运行的振动弹开,连滚带跳的钻到了一旁的草丛。

  火车车尾也没进了隧道,群山环绕的四方天地再次凝固,时不时两声犬吠鸡鸣漾起半刻的涟漪。

  “你这鸡怎么卖?”

  “十二块。”

  “几斤?”

  “三斤多点,算三斤,给三十五吧。”

  买鸡的人把被捆住脚的鸡拎过去上下提了提,“行。”

  把鸡递还给卖家,买鸡的人掏出钱包开始数钱。

  “三十六,正好有一块,都不容易。”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一场交易就在火车上完成。

  声音穿过车厢连接处,传到了另一个车厢里的学生们耳朵里,显然这种传递依旧在继续。

  “五毛钱一斤,我到城里要买到一块钱。”

  刚刚拎着鹅上车的妇女从从竹筐捏出一把儿菜,“看看,今天刚摘,新鲜的很。”

  “咱们也不打农药,可能不多好看。”

  “你看看我这大鹅还吃呢!”

  “我们家也种菜,你这倒是不贵…”对面儿停顿了一会儿,放下了妇人递过的菜,“你这鹅怎么卖?”

  “五十,到城里怎么也得八十。”

  “四十五,卖我就要了。”

  “四十八。”

  “四十六,再多一块,最多了,卖不出去你也得拎回去。”

  “好!好好好!”

  又一笔交易达成,响起半车笑声。

  “大娘,今天怎么样?”乘务员坐到了妇人身旁,“我看您这两大筐菜,一路到昆明?”

  “是啊,亏的咱们这个车。”

  “这么多年……”

  “是啊,这么多年,我都又回来工作了五六年了。”

  良久,妇人拍着乘务员的手,两人什么也没说。

  “咱们这车还能开多久?”

  妇人突然开口,问的乘务员愣了半刻,“这么多年也就一斤菜钱,票价……”

  “就连电钱也不够吧?”

  “会开的。”

  “开到不需要了为止。”

  “开到咱们通了高铁,通了动车,菜直接就卖出去为止。”

  “这厕所怎么关不上?”车厢尾部传来旅客的呼喊,乘务员匆匆忙忙起身赶了过去。

  “您看,这里……”

  “菜你拿回去吃,我下车时候放这里!”眼见着乘务员忙活起来,方才那妇人扯着嗓子喊了一句,压过了车厢里讨价还价的声音,清晰的传到了乘务员的耳朵里。

  “你们几个去么?”

  康春骏和贺博就站在摄像老师身后,一人手里拎了个麻袋,兴奋劲儿全洋溢在了脸上的笑容里。

  “咱们也见识见识人家火车上的集市,听着也挺有意思的。”

  看着摄像老师手里的麻袋,盛安宁就知道老师早就是有备而来——这应该是出游之前就计划好了的。

  “行啊,行啊,就是我没带现金……”盛安宁有些尴尬。

  这几年扫码支付充斥在生活中的每一处,这种需要用到现金的时候实在是太少。

  “没事儿,我有,你到时候转我就行。”康春骏亮了亮钱包儿,“带了不少呢,这两天买东西还找了零钱。”

  借着机会,贺博还不忘了和盛安宁开几句玩笑,“您这都不想想,什么都不带的么?”

  “您带了?”

  盛安宁一句话,直接给贺博怼闭嘴了。

  “你们一群学生出什么钱啊,就帮我挑挑东西,拎点儿就行了。”摄像老师看着这颇为熟悉的一幕不禁笑出声来,“钱我出,你们就负责买就行。”

  “您这个菜多少钱一斤?”

  “五毛。”

  “这两筐是多少斤?我们都要了。”

  “得有三十多斤,快四十斤了,都要了……吃不完不新鲜。”

  “我们一百多人呢,您称一称具体多少。”

  摄像老师正和方才那妇人沟通着购买的事宜,盛安宁和后赶上来的世昕已经守在不远处一位老伯伯的鸭子旁边儿,一个劲儿的呼撸鸭子的毛。

  “嘎嘎嘎,嘎嘎嘎……”

  盛安宁和世昕的行为显然引起了鸭子的不满,鸭子连扭带叫,身体力行的抗议起来。

  “你们是学生?”卖鸭子的农民伯伯倒是堆了一脸的微笑看着盛安宁二人。

  “嗯。”

  “哪里来的,我们这么偏的地方。”

  “北京,我们来游学,老师带着我们见识一下。”盛安宁回的很全面,没等到老伯伯再问,把原因也说了出来,“带我们去结合学科学习,体验一下这些。”

  “哦哦哦,好啊,不错啊!”

  “我们家孩子就是出去了,昆明那边。”

  “你们这个好!”

  老伯伯说着,满脸激动,“北京好啊,首都,首都好啊!”

  “盛安宁,你问问老师要不要买点儿这个?”康春骏正在不远处另一位农民伯伯旁边看着竹筐里的蘑菇,也没注意盛安宁正说这话,连头儿都没回就问了一句。

  “那个咱们不会买,蘑菇处理不好容易吃坏。”

  盛安宁还没说话,摄像老师就已经听到了,“咱们可以多买一点儿别的,但是蘑菇咱也不懂。”

  “抱歉啊,我们这带着学生,我们不懂的不敢带着他们瞎吃。”

  网上多少蘑菇中毒的新闻,即便买几只鸡炖个蘑菇,学生们肯定爱吃。但是作为老师,需要考虑的,头一位就是学生的身体健康。

  “我看您这个菜倒是不错,怎么卖啊?”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