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贵昆常筑西南启(一)

2021-12-05 作者: 慈莲笙
  第88章 贵昆常筑西南启(一)

  “我现在在火……”

  夏天佑依旧没长记性,电话打了一半儿,信号再次中断。

  【天佑中华:我在火车上,到了昆明再和你说。】

  无奈发了条微信,消息旁的小灰圈转啊转啊,转了良久。

  直到把隧道洞口转了出来,远山与轨道两侧的光景又把火车往下一个隧道口送去,顺带脚儿送了消息一程,这才堪堪发了出去。

  高铁在高架上飞驰,早就看不见老贵昆线的影子。

  山的影,树的影,车的影……阳光钻过缝隙,细碎的洒到另一侧的田间。

  三面环山的乡镇,也或许不过是个小村。高铁转过隧道,好像小村就与世隔绝,阡陌交通,自相往来,与城市间隔。

  二层小楼门口的私家车,却又明晃晃的昭示着乡村和大城市之间,不再因为群山而隔着那道不可逾越的鸿沟。

  “我昨天晚上和我爸聊了好半天这个贵昆线……他果然老了,一直和我说的都是老贵昆线。”

  “咱们现在这个已经是新的高铁线了。”

  “不过说真的,我听着真的觉得挺厉害的。”盛安宁和华倩说着,指了指高铁正行驶着的高架桥,“我都找不到别的词儿说。”

  “现在咱们是科技,‘咔咔咔’拿着机器一吊,对准位置,‘啪’一放,肯定需要精细,但是科技发展帮了不少忙。”

  “我爸说当年的铁路工作人员不是工人,而是军人。”

  “当时都是铁道兵!”

  盛安宁上次说起铁路就提到了这一点,对于铁道兵,盛安宁好像有一种执着。

  “据说贵昆当时还提前完工了,你看现在咱们这个高架多高,当初没有这么多辅助的机械,那个天什么桥,一样建的可高。”

  这个时候,好像一切语言都变成了空洞的,最平实普通的话语,却往往能够诉说心中的感念。

  “有好多为了建设贵昆线牺牲的军人们,才有了当年的贵昆线。”

  华倩对铁路的了解总归隔着一道亲戚关系,更是没有那么多闲暇的时间去了解这些历史。

  “他们也是青年,甚至许多根本没有加入团组织和党组织。”

  “所以,我感觉咱们现在虽说都是共青团员。”盛安宁想着想着,就不免又联想到了自身,“但是比起当年的他们,总感觉咱们读都是在享受荫蔽。”

  “咱们也没有做出什么实际的贡献。”

  “不对,也有,咱们上次去那个木渎,不就是一群青年人在研发那些芯片啊,耗材啊之类的。”

  “所以,咱们好像……”

  “咱们好像处了在大佬们的国风表演底下点个赞,在新闻底下打两个字,在遇到某些键盘侠的时候怼上两句……”

  “咱们还干什么了?”

  “好像干不了什么。”

  “就像这个似的,弄个话剧,历史啊,红色啊……”

  “王杉瑄这点真没说错,表演这种话剧,也没有推陈出新的创新,好多人本身每天就周而复始找不到乐趣,肯定不喜欢看。”

  “但是想想,那些网上弄传统文化的,演绎这些红色经典的,很多也可以火起来。人家就有那个不改变核心的创新和创意。”

  “所以,好像咱们,不,我,好像我连这么一点儿都做不到,想去传播都弄不好。”

  华倩在旁边默默的听着,盛安宁一个人滔滔不绝的说。

  “先喝水。”盛安宁刚把话说完,稍微停顿了半晌儿,华倩立马儿就把盛安宁摆在小桌板上的水杯递了过去。

  “我没别的意思,就是你确实是说了半天,肯定渴了。”

  华倩知道盛安宁不在乎这些,但依旧怕盛安宁误会自己的意思,连忙解释。

  “你说的我明白。”

  “但是其实有时候我们这种点点滴滴的行为同样是一种回馈啊。”

  “虽然我这么说好像有点儿夸耀咱们自己。”盛安宁思考的多,往往便会把自己固化在纠结中,脱不开那个闭环的思路。

  短暂沉默了一会儿,华倩组织好语言,继续开口,“这种事情就是说,我们可能只是点个赞,说句话。”

  “但是我们的这种支持同样让如今那些奋斗着的人可以无畏的前行。”

  “因为他们可以知道,后面是有人支持着他们,感谢着他们,理解着他们的。”

  “也就是说,虽然我们看似什么都没有做到,但是我们至少没有让前行的人独行。”

  “安宁,你能明白我意思么?”华倩笑了笑,有些尴尬,“因为你每次想的真的特别多,我也只能说是大概表达我的意思,很多时候我也说不清。”

  “嗯,华倩你喝水。”

  这么会儿,盛安宁又把华倩刚刚说的话给还了回去。

  “我明白你的意思。”

  “只是我总觉得好像自己特别没用。”

  盛安宁叹了口气,又把游学手册拎了出来,“哎,不说了,我看看咱们今天要去的地儿有什么和咱们课内有关的知识吧。”

  “元谋,感觉咱们后来没怎么讲哎。”

  “高中课本里讲的到不如初中多。”

  “咱们这两届重视近代史,再往后那届好像远古这里才被提上来了。”华倩毕竟是学校学生会的组织者,对于各年级的情况本身就比盛安宁了解。

  更何况华倩母亲本身就是教历史的,教材要改版,多多少少老师们心里都提前有数儿。

  “嗯,倒也正常。每个时代需要的重点不一样。咱们正好儿赶上这个发展的阶段,肯定要更多了解近代史展现出的弊端和发展革新。”

  盛安宁很快分析出了其中原理,“这几年不是要全面脱贫了么,到时候经济发展足够了,就要文化发展并举。”

  “那肯定到时候这个夏商周断代什么这里,外带着文化传承,文明起源就成了重点。”

  过了好半晌儿,盛安宁不再说话。学校带着学生们在在昆明转车前往元谋。

  正走着路,盛安宁突然拍了拍华倩的肩膀,“所以,一砖一瓦才能构成长城。”

  “一点一滴才能实现中国梦。”

  “这么一说,好像咱们还挺有用的。”

  华倩反应了一瞬,点了点头,“你想明白了就好。”

  青春便是这样洒脱不羁,尤其是在这样的时代,好像做什么都不需要顾及。

   众所周知,我今天去听了一个文学的讲座,回来睡到了九点多。所以下一章等我修改一下哈。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