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官场职场 > 霍格沃茨的考古学家 > 第437章 伏地魔

第437章 伏地魔

2022-09-30 作者: 压力位
  第437章 伏地魔

  436 伏地魔

  伏地魔把双眼睁开了。

  他没有昏迷,意识还保持着清醒。

  “老朋友?”

  他阴冷的说:“从你口中听到这种称呼还真是稀奇,我倒想见识见识你的这位老朋友,可惜应该是没有机会了。”

  “不。”海尔波缓缓摇着头:“你已经见过他了——就在斯莱特林留下的密室中。而且伱还和那个人单独相处过一阵子无敌的安德罗斯,所有人都这么称呼他。盔甲里的魔鬼就是他变成的。”

  “原来如此。”伏地魔回想起那段被托比禁锢起来的经历,那不是什么好事,感受也不怎么样。

  伏地魔接下来的语气变得有些不耐烦起来:“可如果你只有这些话要说的话,你根本用不着屈尊来到这里。我对你的老朋友没那么多兴趣。告诉我,你到底打算怎么处理海默用在我身上的魔法石?”

  一切都是因为这个原因,伏地魔才会被摆弄成这副样子。

  他需要留干身体里的每一滴血,这些全都是魔法石的精华。

  也就是说,伏地魔在做一件看起来极为疯狂的事情——在被托比复活以后,他反而要把大部分珍贵的魔法石重新拿出来,再交给海尔波。

  “魔法石一共就只有那么多。”海尔波说道:“在你被魔法石复活以后,如果不想要等到哪天活不下去的话,现在交出来才是明智的。你需要的只是一副躯体,范围也要更加宽泛的多——魔法球,植物阿尼马格斯,又或者是类似的东西,都可以让你附身在那上面。”

  “但魔法石就只有这么多。”

  海尔波再次把这句话重复了一遍。

  “我需要用它来塑造一个新的身体,一具不会被任何人察觉出异样的,真正的身体。这件事只有魔法石才能做到。”

  “至于你你会活下来的,就算没了鲜血,这副身躯也足够你支撑一段时间。”

  “只是在我们找到合适的替代品之前,恐怕你就只能在这里呆着了。”

  “你觉得这个主意怎么样,汤姆?”

  伏地魔缓缓闭上双眼。

  他知道自己根本就没有选择。

  在从密室里逃脱以后,伏地魔又落入名为海尔波的牢笼中。
——
  【在这段特殊的记忆里,我没法改变已经发生过的事情,海尔波也不愿意就此毁掉梅森门。】

  【真是可惜,我还以为自己能够改变过去——不过这种感觉真奇妙,明明我的脑子里出现了“遗憾”的想法,却一点感受也没有。】

  【格林德沃究竟要怎么做才能成功做到这一点?】

  在托比心里升起疑问的同时,他眼前的场景又一次发生变换。

  眼前的尼斯湖消失不见,他出现在一片深深的湖水中——这一点他极为确定,因为他的活动速度变得极为缓慢。

  托比终于能够重新行动了。

  看来这一次他没有变成树,也没有变成门。

  接着是打量周围的环境。

  但是很快的,托比就意识到自己的视角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他似乎长了不止一双眼睛,也没法分辨面孔的前后——因为那都在他的视线范围内。

  他的身体也消失不见了。

  托比试着抬起手臂,但什么都没有发生。

  比血人巴罗还要更加彻底的,托比变成了一个连自己都看不见自己的幽灵。

  此时的托比早就没有了慌乱和好奇的心理,他对一切变化都保持着极端的冷静。

  在想不到解决的办法以后,托比干脆放弃了这个念头,继续仔细观察着附近究竟是哪里。

  梅森门后面的世界与现实有很大的区别,那不止是会让巫师变成小动物,也会让地理位置发生极大的改变。

  但是借着曾经的记忆,托比还是想起了这里究竟是在哪——尼斯湖城市中一条平平无奇的街道上。

  道路被扩宽了许多,两边是齐齐排列的石头屋子——这一点与现实的差别不大。

  在这座城市中本来就有着大量石头堆砌而成的房屋,而且上面都画满了隔水的魔法阵,用来保证居民的正常生活。

  毕竟住在这座城市里的都是巫师,他们还没有进化出腮与尾巴。

  但这些并不是最为紧要的,就连不知在哪的安德罗斯都不是那么重要。

  托比的目光穿过湖水,远远望着更高的天空。

  天上没有太阳,有的只是一副散发着耀眼光芒的钟表,星星指针到处游动着。

  这是梅森门世界里最特殊的地方,只有在某个特殊的时间段里面,门内的动物们才会保持清醒与友善,更多的时间都会使这里变成充满狂暴的可怕地狱。

  幸运的是,今天刚好是梅森门正常的日子——尽管剩下的时间不多,但好在还算正常。

  看来海尔波的嫉妒一点也没错——一年里就只有一天的时间,偏偏还让什么都不清楚的安德罗斯赶上了。

  所幸,托比干脆在这座城市里闲逛起来。

  他仔细观察着这座城市中的布局,从大体来看,这里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而且一只动物也没有,什么都没有。

  估计马形水怪们还没有正式在这里繁衍,而且作为一座早就消失在历史中的遗迹,城市中也不可能有任何活着的巫师——当然也就不会有巫师变得的动物出现了。

  可是安德罗斯会变成什么?
  托比自己是会变成长角水蛇的,这与他的性格特点有很大的关联。

  虽然这与托比的夜骐守护神并不是完全相同,但是有一点的类似的——除非经历很大的情感创伤,否则的话在门后的样子不会改变——守护神也是如此。

  时间一点点过去,托比一直没有放弃观察天空中的钟表。

  眼看着马上就要到黑暗时期了,但是安德罗斯依旧没有出现,不知道跑哪去了。

  不过就算他来晚了应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因为这里什么都没有,光凭石头屋子是没法袭击别人的。

  终于,指针转到了钟表里月亮的位置。

  天色一点点开始发生变化,这里马上就要陷入黑夜当中了,只能借着月光分辨周围的环境。

  希望安德罗斯别是一个路痴,不然的话托比肯定还要等上更久的时间。

  他停在街道尾处的一间石屋旁,静静等待着安德罗斯的到来。

  可就在这时,托比的目光凝滞住了。

  他见识过现实世界中尼斯湖城市中的魔法阵,那有避水的作用。

  但他身边的这栋石头屋子上却画了另外一道魔法阵。

  而且,这道魔法阵完全是避水魔法阵的反面,一切都是按照相反的方向来画的。

  下一秒,在钟表上的月亮发出光亮以后,更多的光芒将托比笼罩住。

  是石头屋子上的魔法阵。

  一瞬间,所有的魔法阵都亮了起来,比什么都要明亮。

  光芒之中,托比见到有什么东西自屋子里挨个走出来,他身边的这栋石屋里也有。

  那是一个人。

  能够在梅森门后保持原样,不会变成动物的活生生的人。

  “看来我们熬过去了,先生。”

  这个年轻的小伙子注意到了托比,他看起来很开心,鼻子上还有着雀斑。

  如果是在霍格沃茨,他一定会是一个喜欢调皮捣蛋的学生。

  托比没有说话。

  他想要张开嘴巴,却发现自己连嘴巴都没有。

  年轻的小伙子望着街道上的人群,他继续欢快的说道:“多亏有您,先生。不然的话我们还不知道该怎么办呢。一会儿大家伙应该就会排着队感谢您了,可惜您不喜欢祭祀,又总是不肯让我们出去,不然的话我们多少也得好好摆弄一次。”

  “要一起来吗,先生?”

  托比没法应答,他干脆默默跟在这名年轻的小伙子身后,在街道中漂浮着。

  明明托比看不见自己,但别人却能发现他。

  每当他路过一名看起来极为正常的居民后,这些人都会感激的走过来,由衷的说出一些心里话。

  内容的区别并不大,大多都是感谢托比将他们带回来安置在这里。

  年轻的小伙子看起来很得意,似乎带领这位尊敬的先生是一件令人感到十分荣幸的工作。

  终于,托比把每一个人都见过了,足足有数百个。

  这个数量一点也不少,就算在英国的魔法界,也只有几千名巫师而已。

  年轻的小伙子感慨道:“我还是最年轻的,先生。没有比我更小的孩子出现在这,他们可真幸运,真好啊.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有过.我都记不得是是多久了。十年,二十年.还是一百年,一千年,我都记不得了。”

  “外面的世界终于安全了吗,先生?”

  尽管托比此时已经没有了感受,但他还是能够察觉到别人的心理变化——这个小伙子的情绪变得很低沉。

  【还是要来了吗,我就知道这些人没法长时间保持清醒,可即便是这样,梅林的魔法阵也很不一般.】

  “愣在这干什么呢?”

  一个大大的手掌忽然拍在小伙子的脑袋上,他被拍懵了。

  是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打得他。

  这个男人教训道:“还不快过来帮忙,我们接下来可是有将近一年的时间要打发,如果不做些什么的话会无聊死的——你打算玩什么?第1387届决斗杯?还是第1734届巫师棋比赛?”

  “我要玩决斗。”小伙子不满的揉着脑袋说:“这次我要和2年级的那些老家伙一队,他们拼起来不要命,最有希望能赢。”

  “那你得通过选拔才行。”男人嘻嘻哈哈道:“77年级的小伙子可没那么容易受待见,除非你能研究出什么新的招式。”

  【13871734这里的人至少活了1734年。还有2年级,他们口中的二年级和学校很不一样.难道是指批次么,来到这座城市中的批次?】

  托比跟在这两个人身边,随着他们一块走到城市中较大的一处广场里。

  这里已经聚集了许多人,他们摩拳擦掌的,一个个脸上都写满了兴奋。

  在这之中,有一批人是最显眼的。

  这些家伙的年龄并没有托比想象的那么大,其中一个最小的年龄似乎要排在居民中的倒数第二位,只比他身边的小伙子大上一点。

  可这个男孩子看起来就要成熟的多了。

  他挨个面试着赶来排队的居民,每一个都观察的极为仔细,这副模样让托比不由自护想起了珀西——但珀西可完全比不上他的经验老道。

  除此之外,托比还意识到周围的人依旧很尊敬自己,在他来到这里以后,其他人纷纷让开道路,让他顺着湖水漂浮到这个男孩子面前。

  “先生?”

  男孩的称呼和其他人一样,他好奇的问:“您也要参加决斗杯吗?可这会不会有点难办啊。”

  托比瞧出这个男孩的脸色有些为难,他没有手,肯定会让对方觉得尴尬的。

  于是托比漂浮到男孩子的身后,默默观察着每一名面试者。

  男孩松了一口气,继续进行着自己的职责。

  在这个过程中,托比注意到这里的人都没有魔杖,可他们全都会使用无杖魔法,而且实力也都不错。

  尽管其中有许多魔法都是托比没见识过的,但这还算是正常的。

  直到一个极为充满特色的人来到男孩面前。

  “你怎么浑身发亮?能把脸露出来吗?”

  男孩看着眼前好似光芒聚集起来的人问:“这是你新发明的招式?是什么魔法——算了,提前问出来就没意思了。你的名字是?”

  “安德罗斯。”从光芒中传出人声说。

  男孩眨了眨眼,他和身边的人交换着视线。

  “安德罗斯,城里有这个人吗?”

  “不记得”

  “会不会是谁改名了?”

  “有可能,我记得在44年级里就有一个喜欢改名字的人,不过那是一位女士.”

  “或许是用魔法把声音伪装起来了?这倒是有意思。”

  安德罗斯继续说:“我听说这里有人在举办决斗比赛,于是打算来参加。不过在这之前,我有一个问题要问你们。”

  男孩表现的很耐心:“什么问题?”

  安德罗斯忽然指向托比。

  “我只知道会有巫师参加比赛,可这颗大脑为什么会在这儿?”

  “这玩意也会魔法?”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