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官场职场 > 我成了女反派的跟班 > 第一百三十一章 现在

第一百三十一章 现在

2022-04-25 作者: 手摘枇杷
  第一百三十一章 现在
  轰隆隆!
  宇宙星空在崩裂,尤其是靠近北极端。

  亿万万生灵都见到了一道恐怖的大裂缝,呈漩涡状蔓延。

  浩瀚的星辉涌动,其精纯的道炁简直像鸿蒙初始,万古星光开拓出一条不可名状的神秘古路。

  其上八个王座赫然醒目,映照诸天,无数星球为之震撼。

  “星空彼岸开启了!”

  宇宙深处的老怪物们面色齐齐变化。

  一个时代最大的机缘揭开帷幕!

  现今是颠覆性的纪元,由于异宇宙的出现,曾经惊艳古今的时代枭雄纷纷自斩重生,寄希望在星空路或得一个名额。

  翻遍宇宙史,这将是最残酷最精彩的彼岸争伐,谁将脱颖而出,谁又将折戟饮恨?

  黄金神族、各大顶级道统,以及消失几千万载的活化石们纷纷露面。

  凡间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说,暴雨之前往往是死一般的沉寂。

  没有哪个盖世天骄敢主动跳出来,打破这个微妙的平衡。

  骤然间。

  茫茫黑雾席卷,将宇宙边荒给遮蔽掉,唯一可见的就是一片浩瀚王阳,在黑暗里起伏。

  白衣绝世,璀璨人间。

  缔造无数传奇故事的白色禁忌,日不落的第一序列,被誉为古往今来最具天赋的时代天骄。

  他来了!
  一袭圣洁白袍横亘星空,俊美的脸庞带着轻描淡写的微笑,平静道:
  “抱歉,此路不通。”

  一言惊起亿万丈波澜!!

  此路不通?
  这是要主宰星空彼岸,八个名额由他做主?

  如此不可一世的姿态委实震撼了诸天万域,无以计数的生灵瞠目结舌,血液都几乎凝固住。

  所有人都知道白色禁忌绝对能占据一个名额。

  可万万没想到,他直接要垄断,强势无匹地屹立前方,不想给重活者任何机会。

  除了日不落以外,其余神族都脸色阴沉,太初疯子着实气焰熏天!
  “既然如此,以多欺少也算规则之内了。”

  隆隆的大道伦音绽响,三尊青色王座悬浮在星空之巅,无冕之王的重活者携手杀来。

  三顶冠冕缓慢垂落,蕴含无尽道法和秩序,代表至高无上,轻易湮灭一切能量物质。

  “轰!”

  徐北望静静矗立,神情平淡不起波澜,只是探出一只手去。

  在其掌指周围,星辰无数,一个个恢宏的生命古星隆隆转动,带着磅礴的混沌气。

  更恐怖的是,星空彼岸似乎天然亲近纪元不灭,星辰古路上的星辉竟也以同样的节奏凝聚。

  “你们觉得能杀死我?”

  圣洁白袍轻轻一笑,眸光带着不以为意。

  星体结界将三个重活者笼罩,以蛮横霸道的方式把冠冕崩碎,一股史前气息覆盖而落。

  宇宙生灵悚然,眼睁睁目睹璀璨星辉爆炸,三个重活者演化的至强法仿佛泥牛入海,根本难以阻挡无穷无尽的星辉。

  大道悲恸,所有异象都在崩溃消逝,无冕之王三个青史留名的重活者,像蝼蚁般遭到洞穿,形神俱灭。

  青色血液染遍星空,一眼望不到边际,一块块血肉就这样在宇宙间蒸腾沉沦。

  诸天悚怖,无数生灵浑身颤栗,难以相信画面里的那一幕。

  帝氏这三个重活者,前世都是震古烁今的大人物,时代巨擘,在宇宙留下许许多多的传说。

  可现在却这般不堪一击。

  他们弱么?

  怎么会弱?!
  上一世是道君,毁灭己身重活,修为虽然才天帝境界,但足以撼动争渡大能!
  可他们面对的是那个男人,当代只手遮天的存在!
  诸天犹如墓窖,绚烂的星辉还在蔓延,可圣洁白袍已经在缓缓踱步。

  “躲也没用,既然甘愿放弃道君修为只争这一世,迟早要直面我。”

  “像懦夫一样逃离,或者亲手毁灭拦路石,总归要做出选择。”

  徐北望平静地俯瞰宇宙星域,以不可抗拒的姿态开口。

  诸天沉寂,似乎都被这股一往无前的气势给震慑住了。

  别说纪元时代的天道胚胎,就连声名赫赫的重活者都不敢露面。

  无冕之王的三具尸体以一种直白的方式告诉他们,太初疯子究竟强到什么程度。

  仅仅动用纪元不灭体,就云淡风轻地毁灭三雄,那只是他恐怖实力的冰山一角。

  “自认懦夫么?”

  恢宏绵长的声音响彻,星辉在白袍周身翻滚升腾。

  各大黄金神族顿感万般屈辱,那些活化石都绷不住了,脸色铁青,气息震怒。

  “或者,一起上?”

  伴随着慵懒的话音落下,俊美男子手托生命古星,脚踩葬气凝聚而成的地狱骨塔,缭绕混沌气的金发在夜空漫舞。

  轰!
  宇宙边荒显现出一道道模糊身影,皆是伟岸张狂的年轻统治者,就这样呈各个方位走来。

  荒!
  绝代神主!

  天命尊者!
  万古道女!

  ……

  一个个在宇宙史留下浓墨重彩的重活者纷纷冷漠矗立。

  亿万万星辰颤簌,生灵震撼到麻木,那是在瞻仰宇宙经久不息的传奇!

  在史书上轻轻翻过的一页,便是他们壮阔波澜的一生!
  可现在,却放下倨傲的身段联手围攻一人。

  他们是传奇。

  那白色禁忌是什么?
  当代的演化长卿,无天厌晚,神荼梦之也相继露面,眸色复杂地盯着圣洁白袍。

  星空彼岸的局势到了这个地步,只能先解决太初疯子这个最大的威胁。

  大风泱泱,大潮滂滂,星空一寸寸崩塌,战意汹涌幻化万千异象。

  诸天生灵兴奋不已,胸膛都快要炸裂掉,亿载岁月都不可能发生的场面,如今却横亘在画面里。

  红日初升,大道圣光弥漫九天十地,杀伐沧海倾泻寰宇荒域,诸天每一处地方都波及着战意。

  “杀!”

  难以想象的伟力在汇聚,重活者散发的血脉光芒都在将白袍吞噬,更遑论浩瀚而磅礴的道法,仿佛天地大闸崩碎。

  徐北望神情冷漠,缓缓闭上双眸,金发逐渐染成血色,星空血雾滔滔,似一尊冥王屹立在血色祭坛。

  那种令人颤栗的毁灭气息,犹如洪水般席卷而出。

  脚下的地狱骨塔慢慢拔高亿万丈,每一层都堆满了葬灭苍生的头颅,一双双斑驳腐烂的手臂攫取重活者的气息。

  轰隆隆!
  星空黑暗了,对立的阴阳能量破散,一张恐怖的乾坤道图横越在宇宙之巅。

  场面恐怖到亘古难见,纵然活化石、老怪物都阵阵心悸。

  在这之前,诸天包括日不落都在猜测太初疯子的实力,都想知道他达到何种地步。

  很多人觉得,疯子再怎么颠覆纪元,也做不到违背大道规则吧?

  可是而今,那简直是让不朽至高都要匍匐屈服的气息。

  这样的一幕,哪怕是日不落的金发老祖宗,都齐齐震撼住了。

  无尽葬土。

  高贵典雅的紫裙身影依然风华绝代,可气息极为萎靡,冰冷绝美的玉颊显出异常的苍白。

  最大限度的激发宇宙阴阳道体,她将一切都给予了狗腿子,如今暂时沦为娇弱的凡人。

  所幸是在安全的葬土,所幸拥有顶级气运,否则一阵飓风都能将她刮死。

  当然,身边还有喵可爱护卫。

  “啧啧……”红裙绿茶喵叉着腰睥睨第五锦霜。

  她眼珠子转动,心中滋生恶趣味。

  “怎么?”第五锦霜眼睛不眨地盯着她。

  喵可爱哼了一声鼻音,不怀好意地走向她,凶巴巴道:
  “你不是喜欢欺压喵喵么?”

  一千多年了,从小就被罚面壁思过,动辄就被扔远,做错事还得低头道歉,其中的心酸委屈都能写成一本传记。

  “你终于落在喵喵手里了。”

  喵可爱狷狂地扬起下巴,模仿大坏蛋怒拂裙袖的样子,大坏蛋立刻动弹不得。

  “你确定?”第五锦霜深邃的碧眸幽幽泛着冷光。

  喵可爱下意识缩了缩脑袋,熟悉的眼神令她忐忑难安。

  不过很快就调整好情绪,将两根手指放在头顶比了个嘲讽的姿势。

  “喵喵倒要尝尝什么味道,让小坏蛋这么着迷。”

  说罢得意洋洋地抓起第五锦霜一双圆润丰腴的美腿。

  第五锦霜眸光震怒,不可反抗地看着蠢猫揉搓她的足趾。

  “还香着呢。”喵可爱好奇地舔了一口,除了萦绕的香味,没有特殊感觉啊。

  为啥小坏蛋这么迷恋?
  “给你穿袜子,喵喵再试试。”她从项链取出黑丝,还准备尝试。

  “滚!”第五锦霜眸中冷意更甚。

  “偏不!”喵可爱依然不惧,她现在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万众瞩目的星空下,无边无际的黑灰雾体将一切遮蔽,开启了轰轰烈烈的毁灭吞噬。

  场面太过震古烁今,葬灭之掌覆压而下,似乎掠过了诸天万灵,席卷过万古青天,灭世而来。

  “不!”

  长生不朽的一个重活者面色惊恐,神魂都被冻结,难以动弹,无论是道器还是血脉防护,悉数被无情洞穿。

  他至死无法瞑目,身躯融成一滩凄惨血水。

  俊美白袍眸光无波无澜,平静有节奏地弹指挥掌,似乎沉溺于猎杀的快感。

  命运虚无之体已经大成,尽管对战力没有加持,但能无时无刻洞察危机。

  而宇宙阴阳道体和纪元不灭体,联合驱动的威力,同辈根本无法抵抗。

  何况。

  轰隆隆!!

  一朵圣洁的彼岸王花在破败战场轻飘飘而来,裹挟着最恐怖的毁灭冥气。

  明明外观是再普通不过的一朵花,可飘落而下直接带走十具重活者的尸体。

  诸天生灵毛骨悚然,仅仅是盯着画面都几乎窒息。

  星空下亲临战场的修士,有点感同身受,神魂都僵硬住,一个离星空最近的争渡强者赫然化作白骨。

  “我说了,我是纪元时代的统治者。”

  白袍血发狂舞,脱离诸天星斗凝聚而成的结界,脚踩地狱骨塔缓缓走向敌人。

  仿佛他是一位正在杀戮的魔鬼,星空沸腾的黄金血液就是地狱的彼岸花,映衬着他的杀气!
  强大到忘乎所以!
  强大到宇宙惊悚!
  杀死重活者竟比捏死蝼蚁还要轻松。

  各大黄金神族面露绝望,看着族中小辈被碾压屠杀,痛苦到肝肠寸断。

  惊雷镇世,神炉贯空,重活者燃烧神魂和血液,星空轰然崩塌,战场转移亿万里区域,他们几乎是拼尽一切。

  可悲哀的是,圣洁白袍越战越勇,仿佛永远不会枯竭,宇宙之巅的乾坤道图提供源源不断的能量。

  星空彼岸的古路竟也能给予开天辟地的星辉本源,纪元不灭体在此刻就是无敌的存在。

  轰隆隆!
  一个又一个重活者倒下,大道悲鸣显化凄凉异象,银河断流为盖世天骄默哀,一切有生命的物质都在沉默。

  “停手吧……”

  七冠王老祖宗从一开始的激动惊喜,慢慢变得麻木空洞。

  纪元最精彩的彼岸争端,俨然成了一边倒的屠杀,这是要将黄金神族都得罪个遍啊!
  出乎意料的是,尽管各大神族的老怪物杀意沸腾,可仍旧没有出手干预。

  这是一个颠覆性的时代,外有异宇宙虎视眈眈,诸天需要太初疯子横推异宇宙天骄。

  这是诸天万域的共同利益,没了太初疯子,谁去原始圣城做强势无畏的开拓者?
  一颗下等星域,巍峨宗门一个微不足道的女弟子静静凝视着画面。

  她叫沈幼怡,怀着骄傲和信心从九州飞升,却没想到诸天如此现实折磨,磨平了她的棱角。

  她非常平庸,跟芸芸众生一样,只能在底层挣扎,所谓的长生不过就是虚幻的一场梦。

  原以为徐恶獠也不过如此,最多就是顶级宗门的天骄序列,可眼前的画面让她震撼到了极致。

  宇宙为这个男人而沸腾,诸天在他脚下颤抖,宇宙史上的传奇人物沦为掌下头颅,不朽存在畏惧他的身影。

  沈幼怡注视着血腥恐怖的场面,竟有些热泪盈眶,低声喃喃道:

  “与你结识,我很自豪。”

  “结识?”身边的同门看着这个仙姿玉颜的女子,内心暗讽一句大抵是疯了吧。

  宗门掌教屹立虚空,向来淡定的情绪也变得激昂澎湃,怒吼道:
  “也许有一天,我是说也许,也许有一天,白色禁忌会遭遇失败,被未来惊才绝艳的后浪给推翻。”

  “但不是今天。”

  “也许有一天,白色禁忌销声匿迹,不再出现在宇宙的舞台中心,不再矗立在为人熟知的星空下。”

  “但也不是今天。”

  “传奇还在延续!”

  百万弟子双拳紧握,热血沸腾,皆如朝气蓬勃的初阳,白色禁忌是每个人的偶像。

  画面里白袍孤独地托着生命古星,他身前身后空无一人。

  九成九的敌人都殒命了,零星几个要么是他高抬贵手,要么是施展亘古难见的道法逃命。

  像生命里的旅程,他张狂桀骜地走向终点,兴许那些所谓的盖世天骄,于他而言只是旅途的风景线罢了。

  “无极一,太初澜,登上彼岸路。”

  轻描淡写的声音落下,白袍掸走周身百万里的血雾,静静俯瞰着诸天万界。

  双目失明的男子沉默寡言,悄然咽下喉间苦涩。

  说好合纵连横,他完全是一个累赘,别说帮忙,连凑热闹都没资格。

  疯子却依然遵守诺言,这让无极一非常羞愧。

  但羞愧归羞愧,决定未来的星空彼岸,他是绝对不会错过的。

  轰!
  无极一朝着北极端掠去,星辉逐渐将他笼罩,模糊身影显化在王座之上。

  长生不朽神族愤怒之余有一丝庆幸,总归没有竹篮打水一场空,无极一虽然远不及神族的重活者,但跟太初疯子关系好。

  选择大于努力。

  这也算他的滔天机缘了。

  日不落的老祖宗们频频颔首,疯子虽然是惹祸精,还特么跟凰锦霜相亲相爱,但尚存理智,心里还是有神族利益的。

  太初澜狂喜,简直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不顾矜持地不停道谢,随后登上星空彼岸。

  徐北望环顾星空,平静道:
  “还有两个名额,我将迎娶凰锦霜,希望各大神族前来捧场。”

  说完化作璀璨彗星,横越四分五裂的尸体,朝着宇宙深处疾掠而去。

  诸天一片死寂!
  迎娶凰锦霜。

  这五个字深深刺痛了日不落的自尊心,可木已成舟不可挽回。

  太初疯子太强大了,强大就有资本谈条件,他可是屠杀了各个时代的枭雄人物!

  他要代表诸天去杀穿异宇宙的天骄,恰逢这个关键时刻,神族难道还能下定决心驱逐他不成?

  至于两个名额……

  各大神族怒发冲冠,脸色阴沉到极致,这口气俨然是在施舍乞丐。

  言下之意——

  我赐给你们的才是你们的,我不给,你们不能抢。

  ……

  仅仅三天,诸天宇宙被红妆铺满,金莲绽放,花瓣垂落亿万万星辰,祥瑞之景连绵不绝。

  九个煌煌大日拉拽着一辆白玉辇车,从赤乌古星疾掠而出,脚下是无边无际的红霞。

  那些活了亿万载岁月的荒兽负责护送迎接队伍,星空下依稀能看见诸天的顶级大人物。

  天庭之主,永恒国主,以及各大神族的领袖,还有无数活化石。

  足足三百尊道君出动,银河截成两半,所到之处混沌雾霭都凝固了。

  尽管是大喜之日,可这群人脸上都看不到笑意,唯有阴郁和憋屈。

  没办法,太初疯子无耻地发出威胁,谁不捧场就别想参与星空彼岸。

  还剩两个名额,全被疯子掌控着。

  一场婚礼让诸天万般震撼,到处都是垂落的鸿蒙紫气,低阶修士抢到一口直接突破。

  凡人的婚礼是赏赐喜糖,见者有份。

  而白色禁忌的婚礼则是赐予鸿蒙道气,这是何等的奢侈!!
  更别论道君驾车,黄金神族铺红毯,北极狩猎的荒古神兽做迎亲使,还有漫天星辉飘落下各种机缘。

  太多太多……

  纵然是一些活了几千万载的老妪,心中也被浓浓的羡慕给充斥着。

  寻常女子更是头晕目眩,一生纵有这么一场婚礼,那就死而无憾了。

  轰!
  混沌沉浮的煌煌大日停靠在一颗最普通不过的星辰,白玉辇车缓缓走下一个俊美的男子。

  这是第一次,诸天看到白色禁忌没有穿象征遗世独立的白袍。

  而是红袍,鲜艳的红!!

  终于,在万众期待之下,在漫天红霞之中,凤冠霞帔、高贵典雅的女子步履轻盈地走出来。

  这是一个完美到极致的女人,绝代风华,璀璨碧眸透着万古难化的冷漠。

  “来娶你了,凰锦霜。”

  徐北望的语气漫不经心,伸手出来的姿态却极为认真。

  天地万物都寂静下来,只有这对神仙璧人的模样深深镌刻在诸天生灵的心底,一生一世都无法忘却。

  第五锦霜静静凝视着他,脑海里突然浮现一个少年走进九洲池,为了前途大声喊道——

  娘娘,卑职永远效忠你!

  那一刻,她是不信的。

  可现在,两个身影逐渐重合在一起,还是熟悉的笑容,还是堪比漫天星辰的温柔目光。

  第五锦霜唇角勾起一抹绝美的笑意,就像小女孩拥有了独属于她的玩偶,更像是抓住了她生命里的唯一一束光。

  她轻轻握住了那只手,十指相扣。

  ……

  一年转瞬即逝,无尽葬土外的凰如是心急如焚,来回踱步。

  连没心没肺的喵可爱都皱着小脸,不时盯着手里的碎片画面。

  星空彼岸的星辉逐渐黯淡,继续耽搁下去,就错过登陆的机会啦!

  凰如是欲言又止,还是低低道:“喵喵,你去催催……”

  “喵喵不去。”红裙美少女拒绝,她才不想看到羞答答的场面呢。

  凰如是略显尴尬,作为岳母,她更是不好打扰了。

  新婚后足足一年,一直在鱼水之欢,简直颠覆了她的认知范畴。

  这事就这么过瘾么?

  “快去,否则他们折腾到昏天暗地,星空彼岸都要消失了。”

  凰如是狠狠推了红裙少女一把。

  喵可爱无奈,她也想见识一下新天地,于是乎蹑手蹑脚地前往宫殿。

  在宫殿外就听到让她tuituitui的萎靡之音,向来说话如寒冬腊月的大坏蛋,叫声怎么跟画眉鸟一样动听清脆。

  “嘿!”喵可爱嚷嚷了一声,又羡慕又嫉妒地说:

  “别羞答答啦,星空彼岸快消亡呢。”

  过了很久,一袭白袍步履蹒跚地走出去,俊美脸庞异常苍白,眼神也有些颓废。

  做那事动用道法就无趣了,他完全以肉身之力扛了整整一年,一开始爽爆了,后来就很累很疲惫。

  “小坏蛋,你怎么啦?”喵可爱一脸焦急。

  徐北望摆摆手,见到远方岳母的身影,赶紧运转血液,身体瞬间恢复了从前。

  “走吧。”

  曼妙的紫裙身影迈着优雅的碎步离开宫殿,身姿明显丰腴了,绝美脸蛋依稀有几分红晕。

  “这是被滋润得很好啊……”凰如是内心感慨。

  ……

  星空下,无数活化石汇聚,宇宙边荒都崩塌了。

  别说各大黄金神族气急败坏,就连日不落老祖宗都是脸色阴沉。

  太初疯子简直是畜生级别的,星空彼岸可是宇宙最大的事件,他倒好,躲了一年不露面。

  “诸天久等了。”

  温润的大道伦音绽响,残缺画卷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横越而来,上面屹立着一男三女。

  “剩下两个名额,随我登陆彼岸。”

  俊美白袍俯瞰人潮,表情显得很平静。

  用两个名额换取一场空前绝后的婚礼,肯定是值得的。

  反正他也用不上。

  短暂的沉寂,两个明艳不可方物的女子冷漠走出,正是无天厌晚和神荼梦之!
  不知是孽缘还是什么?
  曾经有牵绊瓜葛的女子,竟然一同登陆星空彼岸。

  其实黄金神族也没办法,重活者都被杀穿殆尽,只活下七个人。

  凰如是,日不落三个,还有三个重伤未愈。

  经过多方利益分配,日不落决定放弃继续争夺,毕竟已经占据了两个名额,何况太初疯子本就是当之无愧的领军者。

  没必要贪得无厌,引起各大黄金神族的敌视,乃至讨伐。

  而剩下三个重活者身体都断了好几截,没上百年无法痊愈,那就只能在当代纪元挑选。

  毫无疑问,无天厌晚和神荼梦之脱颖而出。

  各大神族下意识看向凰锦霜,却只看到一张毫无情绪波动的完美玉颊。

  只要凰锦霜不刻意针对,她们二人应该能抵达传说中的原始圣城。

  “还有什么要交代的?”

  徐北望面不改色,他对二女没啥多余的情感,从现实角度讲,她们也无法般配她,何况老大如此恐怖的占有欲。

  “北望,请你捍卫宇宙荣耀,杀遍异宇宙的天骄,再找寻两方宇宙的空间节点。”

  日不落一个老祖宗心平气和地说道,心里祈盼这个疯子以大局为重。

  至于无极一和太初澜等人,则被各自长辈盯着一定要找到始墟时代的踪迹。

  神秘的始墟,才是星空彼岸的最终目的,窥探一角,或许才能抵达真正意义上的长生。

  “出发!”

  亿万星辉陡然涌出,白袍化作一颗璀璨彗星,融入到古路之中,很自然地坐上中间的王座。

  在诸天亿万万生灵的期待之中,剩下七人也相继登陆星空彼岸。

  宇宙深处响起无数道玄妙的声音,似乎在勾勒演化神话时代以前的痕迹,一幅幅画面降落诸天。

  而星空古路陡然溃散,八个王座消失不见。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