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计划进行中!

2022-03-11 作者: 竹夕颜
  第205章 计划进行中!
  紫玄殿

  赵御医为梦颜汐诊脉后,禀告顾若卿如她所言的确失忆了,顾若卿听后多一句话都未说,只是让赵御医退下,这时李公公神色匆匆地跑了进来。

  “皇上,公主、驸马、秦千户求见”。

  顾若卿知道他们所为何事,朝梦颜汐瞥了一眼后说道:

  “锦儿有孕在身,不宜多走动,还是让他们离开,朕不会将梦颜汐打入天牢”。

  “是,皇上”。

  “皇上,可要移驾皇后宫中用晚膳”。阿福紧接着问道。

  “朕,一会再去,你们都先退下”。

  阿福等所有宫女、太监即刻离开殿中。

  梦颜汐见顾若卿朝自己靠近,急忙跪在地上。

  “多谢皇上饶恕微臣”。

  “既然失忆了,朕便不再追究你的过错,起来吧”。

  “谢皇上”。

  梦颜汐缓缓起身,故作身子一软险些摔倒,顾若卿及时伸手揽住她盈盈一握的细腰,梦颜汐整个人贴在他胸膛上,两人四目对视。

  他深邃的眼眸,浓稠如墨,见她轻轻咬着嘴唇,明眸善睐的眼神中充满了惧怕和娇羞,两颊微微泛红, 甚是惹人怜惜, 恨不得此刻要将她融进自己身体里一般。

  就当他试探性的俯下头,朝她诱人的嘴唇吻去时,梦颜汐神情紧张地用力拽住他衣襟,呼吸变得急促, 双眼不由的紧闭, 顾若卿顿时停下,嘴角勾着出一抹冷笑, 低语道:
  “朕允许自己的心痛过一次, 怎会让它再痛第二次,况且还是同一个人身上, 你曾经将朕的真心如何践踏在脚下, 朕始终萦绕心头,怎么轻易忘记,即便你失忆, 朕也不会向以前那么爱你”。

  说罢,便无情的把她从怀中推开,背过身声音极其冷淡地说道。

  “你走吧,继续当好你的镇抚司首领,若无重要事交代,朕不会宣你入宫”。

  “皇上, 曾经的我什么都记不起了, 若真做了令皇上伤心的事,我一定会倾尽一切弥补”。

  此话一出, 顾若卿的身子瞬间一颤,当听到梦颜汐离开的脚步声后,才缓缓转过身, 眼神变得暗淡无光,喃喃自语道:

  “迟来的深情比草都轻贱”。

  梦颜汐离开顾若卿的宫殿后, 撑着虚弱地身子快步朝宫门口走去, 可刚拐过一条宫路时, 身子彻底没了力气, 直接瘫软在地上,额头和身体一阵一阵地冒着虚汗, 嗓子一痒,随之伴来猛烈的咳嗽,她下意识的捂住嘴,连续几声后, 手上全是鲜血, 她吃力地咽了咽嘴里的血腥味, 白色的轻纱上侵染了点点血迹。

  “梦大人?”。

  赵御医斜挎着药箱刚从皇后宫中请完平安脉后,便离宫回府, 恰巧撞见瘫在地上的梦颜汐,情况很是不妙, 便急忙扶她起来。

  “赵御医,您这是要回家?”。梦颜汐无力地说道。

  赵御医神情凝重地扶着梦颜汐,朝两边的宫路看了一眼,四下无人, 便小声道:

  “梦大人,若不是看在老臣曾和陆大人私下有交情, 今日我打死也不会帮你替皇上撒谎说你失忆, 你这是为何啊?”。

  梦颜汐嘴边挂着血迹, 脸色十分地苍白无力, 朝赵御医绽开一抹浅浅的笑容。

  “谢谢赵御医肯为我帮这个忙, 至于其他就不要问了”。

  “哎……罢了,失忆这事我暂且不问,可前面为你号脉时,你……”。赵御医摇头叹了一声,惋惜地看着梦颜汐,嘴里的话便也咽了下去。

  “我知道,我时日不长了,自小产后,身子本就不复从前,再到寒水里呆了几日已寒气入肺,又强行攻破内力, 这都损害了身子,即使华佗再世也救不了我的命了”。

  “陆大人的死才是你最致命的打击, 唉……陆大人的死的确令人可惜”。

  “赵御医, 从你为我把脉看, 我还能活多久?”。梦颜汐紧紧抓住他的手臂。

  赵御医一脸哀伤地伸手拍了拍她的手背,不忍地说道:
  “半年”。

  梦颜汐满意地点了点头,似乎对她来说已足够了,便抬头望着一轮皎洁的明月,心道:
  “大人,等我处理完所有事后,便很快来陪你,等我……”。

  赵御医便扶着梦颜汐朝宫门走去,

  刚走出宫门口,见花子墨、秦风夫妇、上官云霄夫妇、沈修染连忙跑了过来,花子墨紧张的心都要从喉咙里跳出来,紧紧抓住她两侧。

  “汐儿,今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皇上为何要革你的职,还要将你打入天牢?”。

  梦颜汐看着所有人都为她担心,心中顿时涌起一阵酸楚和感动,千言万语最终汇成了一句轻描淡写的话。

  “没事了,皇上开恩既没有革我的职,也未将我打入天牢,都过去了”。

  话音一落,所有人提着的心顿时松了一口气。

  “吓死了我梦姐姐,我就说皇帝哥哥是绝不会忍心这样待你的”。

  顾锦恩说着便朝身旁的赵御医看了一眼,笑道:

  “咦,赵御医你怎么和梦姐姐一起出来的”。

  赵御医微躬着身向她和上官云霄作揖:

  “参见公主,驸马,是老臣替皇后娘娘请完平安脉后,离宫的途中恰巧遇见也离开的梦大人,所以便一同出来”。

  “原来是这样啊,听说皇后嫂嫂也有了身孕,刚一月,她可好啊?”。

  “回公主,皇后娘娘一切正常,只不过自从怀孕后夜里总是会梦魇”。

  “那皇帝哥哥没有去照顾皇后嫂嫂啊?”。

  “皇上一直留宿皇后宫中”。

  “锦儿,好了,快让赵御医回家吧,你一问起来就滔滔不绝,你别忘了你也有孕在身,我们赶快回府”。上官云霄说道。

  “那好吧,赵御医你快回去吧”。

  “是,公主,臣告退”。

  赵御医临走时侧过头满眼哀伤地望着梦颜汐,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梦颜汐冲他使了一个眼色,微微摇了摇头,示意不必再说,赵御医便叹了一声后,转身离开。

  站在一旁的沈修染看出了蹊跷,捋了捋胡须,沉默不言。

  “锦儿和沈姐姐都怀有身孕,我们还是早点回去”。梦颜汐说道。

  “汐儿,公主邀请我们去她府上吃晚饭,说花子墨还有惊喜给你”。秦风说道。

  “惊喜?什么惊喜?”。

  “去了你就知道了,我们快走吧,我肚子都饿了”。

  所有人笑容满面地看着梦颜汐,便转身朝前走去。

  “他们在笑什么呢?你到底给我准备了什么惊喜?”。梦颜汐一脸好奇的看着花子墨

  花子墨冲她神秘一笑,便牵起她手时,梦颜汐嘶的一声,赶忙抽回了手,花子墨急忙抓起她的手腕,三根手指被淤血包裹,肿的甚是厉害,他心疼的要命,红着眼圈质问道:
  “谁弄伤的?告诉我谁弄伤的”。

  “是我弄伤的,一会去了让蕊心为我包扎一下就好了,不要担心”。梦颜汐敷衍道。

  花子墨低眉一看,她白色轻纱上也有血迹,这一刻他慌了。

  “汐儿,告诉我你到底怎么了?进宫后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刚才赵御医看你的眼神我就感觉不对劲,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梦颜汐踮起脚尖,直接轻吻了一下他,便伸手抚摸着他的脸颊。

  “什么都不要问了,我很好,非常好,没有谁欺负我,不要为我担心,焦躁,让我们开心的过好每一天”。

  “好,我什么都不问了,什么都听你的,走,去看看我为你准备的惊喜”。

  “我想让你背我走”。梦颜汐撒娇道。

  “我的娘子现在会撒娇了,夫君我求之不得”。

  花子墨说着便背起梦颜汐,发觉她的身子格外的轻,心狠狠一揪,提步朝前走去。

  梦颜汐将脸贴在他的背上,泪水忍不住地流下,双眼缓缓闭上。

  花子墨为梦颜汐制定了最美的凤冠霞帔,简直无与伦比,奢华至极,选用的面料都是极为上等的锦缎,凤冠身由大大小小的宝石镶嵌而成,格式花朵绽放围绕身旁,华丽的凤凰舒展着翅膀,垂下绞成股的珍珠珊瑚流苏鹤碧玺坠角,令所有人都看直了眼。

  顾锦恩和沈慕清走到梦颜汐身边,兴奋地说道:

  “汐儿,你快穿上让我们大饱眼福”。沈慕清说道。

  “是啊梦姐姐,你现在快穿上让我们看看,我快等不及了”。顾锦恩说道。

  “主子,等你和花公子成亲那日,你绝对是天下最美的,最耀眼的新娘”。蕊心说道。

  “汐儿你快去试试”。秦风和上官云霄同声说道。

  梦颜汐缓缓伸出手触摸着嫁衣边缘尽绣鸳鸯石榴图,还有胸前用赤金嵌红宝石的领口,外罩一件品红双孔雀绣云金缨络霞披,那开屏孔雀好似要活过来一般。桃红缎绣成双花鸟纹腰封垂下云鹤销金描银十二副留仙群,裙上绣出百子百福花样,尾群长摆拖曳及地三尺许,边缘滚寸长的金丝缀。

  一颗颗滚烫的泪水夺眶而出,花子墨深情款款朝她走来,顾锦恩和沈慕清识趣地向后退去,他挽起梦颜汐的双手,眼圈湿润地说道:
  “许你凤冠霞帔一生无忧,此生琴瑟相伴雪扫眉头,汐儿我爱你,让我守护你一生一世”。

  梦颜汐此刻的内心除了感动便是无尽的悲伤,泪眼朦胧地望着花子墨,久久说不出一句话,身后的顾锦恩着急道:

  “梦姐姐,快答应花子墨,我们等着喝你们的喜酒”。

  “汐儿,快答应花子墨”。上官云霄说道。

  花子墨抬起手,轻拭着她脸上的泪痕。

  “汐儿,我知道你是愿意的对不对”。

  梦颜汐点了点头,便直接抱住花子墨,两人相拥在一起。

  所有人替二人感到无比高兴,唯独一旁的沈修染紧紧蹙着眉头,一直盯着梦颜汐看。

  就这样,大家便围绕着桌子吃饭,一边吃饭一边商议花子墨和梦颜汐的婚事定在几时,各自都争先恐后你一言我一语,甚是热闹,从前院便听到屋内的欢声笑语,是如此的和谐幸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