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你再敢忤逆我,我便杀了你。

2022-03-11 作者: 竹夕颜
  第100章 你再敢忤逆我,我便杀了你。

  剑星阁院中

  “啪……啪……啪……”。

  孙三娘怒火中烧地挥动着手中鞭子,狠狠一鞭一鞭抽打在花子墨身上,一袭白衣上顷刻间被鲜血染红。

  花子墨被身上传来火辣辣的痛,瞬间令他清醒,缓缓睁开眼,见自己被绑在木桩上,便抬起头望着孙三娘。

  “娘,对不起,我这次没杀得了陆辰逸,令你失望了……”。

  “我为什么会有你这样的儿子?你连娘的生死都不管不顾,我还留你做什么?”。

  孙三娘继续举起鞭子朝他挥打时,兰若情急之下抓住她的手,扑腾跪在她脚下,泪眼滂沱得哀求道:

  “阁主,兰若求求您别打了,您不是答应我,将少阁主带回来,让我去杀陆辰逸,为什么还要这样待他?”。

  “兰若,你给我让开,我这次算是看明白了,幸亏我拿自己快要死的假话来骗他,我都不知自己竟养了一个没心没肺儿子,这样的儿子不要也罢”。

  “你居然骗我?为了杀陆辰逸,你真是什么办法都能使得出……”。花子墨愤怒道。

  孙三娘上前将他一耳光。

  “你爹死在他手里,你作为儿子难道不应该为父报仇?你这个不孝子”。

  花子墨轻哼一声。

  “我爹本来走的不是正道,走私乃是重罪,你们不是不知道,陆辰逸他是官,抓我爹本是理所应当”。

  “当年明明是我爹失足摔下悬崖,是你非要强加于陆辰逸身上,是你执迷不悔”。

  孙三娘怒吼道

  “当年我好不容易救出你爹,他可以不死,是陆辰逸不愿放你爹一条生路,才逼死你爹的,都是他的错,害得我守活寡”。

  花子墨见她如此冥顽不灵,便不想再争执,苦涩一笑。

  “你杀了我吧,我不配当你儿子,让我下去陪我爹……”。

  “你……你……你……”。

  孙三娘气的差点吐血,兰若立马起身扶住她。

  只见身穿一身黑衣女子,急匆匆跑到孙三娘面前。

  “阁主,陆辰逸来了……”。

  花子墨一惊。

  “他来做什么?”。

  孙三娘朝花子墨望去,怒极反笑道;
  “花子墨,这可是他自个送上门的,哼……”。

  “冷凝,他带了多少人?”。

  “回阁主,他只带了一个人”。

  “好,让他进来”。

  “是,阁主”。

  花子墨以为他带的梦颜汐,生怕孙三娘伤害到她,便在木桩上挣扎,大声吼道;
  “你放开我……”。

  “你急什么?一会自有你表现的时候”。

  孙三娘便朝身后椅子而坐,眼神凶狠的盯着远处的两个身影走来。

  冷凝带着陆辰逸和秦风穿过一条长长的走廊,便来到庭院。

  他们一进庭院,便看到花子墨被绑在木桩上,浑身被鞭子抽打的鲜血淋漓,皮开肉绽。

  花子墨立即放声喊道:
  “陆辰逸你来做什么?”。

  “还不快走啊……”。

  陆辰逸朝花子墨望去,心中不是滋味,放在背后的双手紧紧握拳,他自知花子墨被打的原因,无非便是未能杀他替父报仇,其实他早已知道花子墨是花少谦的儿子,将他留在身边,是因为他是一个重情重义、明辨是非值得深交的朋友。

  他明白此前来的目的,除了拿走琼花毒,便是救走花子墨,以孙三娘的狠毒,是绝不会轻饶他。

  秦风急忙朝花子墨方向走去,被陆辰逸一把抓住,冲他使了一个眼色。

  秦风便将怒火压了下去,点了点头。

  孙三娘见陆辰逸时,积攒多年仇恨一涌而出,恨不得砍下他的首级,去祭奠自己的丈夫。便怒目切齿地说道:
  “陆辰逸,你终于来了,今日是你亲自送上门,那你我之间的旧账该好好做个了结”。

  陆辰逸不屑一笑。

  “孙阁主,打算如何与本官做了结?”。

  “放开我……放开我……”。花子墨喊道。

  “你给我住嘴……”。

  兰若趁孙三娘不注意,急忙跑到花子墨身边,替他解开绳子。

  孙三娘转头继续说道:
  “我要将你碎尸万段,还我丈夫的命,若不是你赶尽杀绝,他也不会死啊”。

  “来人,将他们两个给我抓起来……”。

  瞬间院中涌出几十名黑衣女子,将他二人纷纷包围,秦风立即拔开剑鞘,挡在陆辰逸前面。

  “大人,你放心,我们的人一会便到……”。

  陆辰逸推开他,泰然自若走到孙三娘面前,眼神犀利的盯着她。

  “若我真要赶尽杀绝,你早已随他而去,当年你派人买通狱卒劫走花少谦,已是死罪,但我却放你走了”。

  “你不但没有悔过自新,反而研制毒药,帮那些恶人助纣为虐,害死数条人命,孙三娘,若我不是看在花子墨的面,早已将剑阁铲除”。

  “他虽然一直干扰我办案,但他杀的都是该死之人,绝不像你做伤天害理之事,你应该感谢你的儿子在替你积德”。

  花子墨跌跌撞撞地走到陆辰逸面前,令他一脸震惊,原来他什么都知道,却还将自己留在他身边,其实他并非表面那般冷酷无情,也有宅心仁厚一面。

  孙三娘被他说更是火冒三丈,大吼道:

  “来人,给我将他杀了……”。

  所有人正要举起剑朝陆辰逸冲去时,被花子墨立即放声制止道:

  “谁敢……”。

  “啪……”。

  孙三娘朝花子墨狠狠一耳光,冲冠眦裂地指着他。

  “花子墨,你再敢忤逆我,我便杀了你”。

  秦风急速将挡在花子墨面前,冲孙三娘恼火道:
  “花子墨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娘,虎毒还不食子,你却要杀自己儿子”。

  忽然,一袭锦衣卫手持利剑纷纷闯进院内,站在陆辰逸身后,剑星阁的人同样手握长剑站在孙三娘身后,两方的人时刻准备互相厮杀。

  孙三娘望着他身后几十名锦衣卫,怒道:

  “陆辰逸你今日到底想干什么?”。

  “孙三娘,我今日前来别无他意,便是索要一种毒药“琼花毒”。

  花子墨侧过头,一脸惊讶:
  “你要琼花毒做什么?”。

  “是救汐儿,只有你们剑星阁的琼花毒才可解她体内剧毒”。秦风说道。

  他一怔,琼花毒是孙三娘是经过三年自制而成,只是三颗,剧毒无比,可令人七日内必死无疑,最后便会化作一滩血水,这是她此生最得意的一瓶毒药,是绝不可赠予他人。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