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太宗皇帝成长计划 > 第505章 训卡【荆南忠勇】,谁敢杀我!

第505章 训卡【荆南忠勇】,谁敢杀我!

2022-11-30 作者: 云绕半山腰
  第505章 训卡【荆南忠勇】,谁敢杀我!
  当涂城方向的官道之上,烟尘滚滚,马蹄阵阵。

  一支数万人的夏军兵马,正快马加鞭,朝远处的雨山镇急行军而去。

  远处天空之上,云国幽州突骑的滴血雄鹰异象,与夏国北塞精骑的驳兽异象,相互缠斗一起。

  肃然杀伐之气,充斥战场之上,随着双方大军异象的缠斗,立时便若开水一般沸腾开来,将整处战场,!

  而在前方战场的最中央,血日凌空,那血色日光洋洋洒洒落下,将整处战场,都笼罩上一层血腥之色。无头刑天异象,手持干戚,挥舞不停,凶厉暴酷气息,直冲天际,更是骇人无比。

  两名陆地神仙境的军中高手,交手之时,强横真气相互冲撞,产生的余波四处倾泻,发出阵阵爆裂之声,破坏力惊人至极,激起飞沙走石,烟尘漫天,甚至引得天地为之变色。

  尽管尚且隔着十数里的路程,但前方战场的迫人气息,还是让这支夏军主将的心中,陡然生出一丝敬畏担忧。

  夏军主将又看到前方出现的密林,面色顿时凝重起来,猛地勒住了胯下马匹。

  停下来的同时,他更是抬手,示意所部大军停止前进。

  一旁跟随的将领,被迫停了下来,面带焦急之色地开口问道:
  “侯爷,前线军情如火,当速速驰援,为何突然停下?”

  眼前这支大军的主将,正是夏皇虞昭凌心腹,当朝散骑常侍,兵家出身的朱飞昂!
  与钟子濯这个假心腹不同,朱飞昂是真正的夏皇死忠,当初虞昭凌还在西南当岐王之时,他便不喜朝堂之上的党争风气,主动投效于虞昭凌麾下。

  虞昭凌登基之后,他这个夏国长丰侯次子,不光受到了重用,甚至还得到了原本就不该落到他身上的长丰侯爵位!
  也正是因为他身上有了爵位,这次朱飞昂才能够有足够的地位身份,去统领兵马。

  这些原因,就导致了朱飞昂此人,对夏皇虞昭凌无比忠心。此时突然勒马停下,自然不是朱飞昂怯战,或者故意懈怠战事!
  朱飞昂看着远处厮杀最是激烈的雨山镇战场,沉声道:
  “雨山镇位于当涂城、采石矶大营中央,派兵奇袭,若后侧方无兵马策应,稍有不慎,便会深陷包围。”

  “云国将星如云,此战能够统帅大军者,绝非无能之辈!一定已经派出兵马,护卫云军前锋的侧翼。”

  说到这里,他稍微一顿,又抬头看向大军前方的密林,警惕地道:
  “兵法有云,凡地有绝涧,军旁有险阻,山林翳荟者,必谨覆索之!若本侯为云军统帅,当在此地埋伏兵马!”

  “传令,停驻整军,收拢阵型。多派探马,探知前方道路!”

  一众夏军将领,也不是什么愚钝固执之人,虽然忧心雨山镇战事,但却也觉得朱飞昂说得极有道理,当即便下令整军,并派遣探马前去探路。

  而就在此时,那不远处的密林之中,一支云军骑兵当道而立,偃旗息鼓,静静地等候在此处。

  但见这支骑兵,人马俱着重甲,狰狞的玄色面甲覆盖脸庞,全身上下唯有一双眼睛露在外面。

  数千人马,此时皆无一丝动静,甚至连人马喘息之声,都压得低低的,宛若耐心等候猎物出现的野兽,肃杀之气凝而不发,孕育的滔天杀机,此时尽皆掩于平静。

  只从此处,便可知眼前这支兵马之精锐,当真是天下少有!
  但凡此时有夏军将士看到这支兵马,恐怕就已经忍不住惊呼一声,是云国的关宁铁骑!

  察觉到夏军大部队突然停下,并且派遣探马进入密林之中,关宁铁骑为首的将领,微微皱眉,没有丝毫迟疑,当机立断道:
  “夏军已有戒备,不可犹豫!”

  “关宁铁骑,冲锋!”

  军令下达,原本肃立战马之上,没有半点异动的五千关宁铁骑,此时露在外面的双眼,顿时闪过滔天杀意!
  驱动胯下战马,马蹄缓缓迈动,声音沉重缓慢,伴随着甲胄锁片撞击之声,在密林之中响起。

  伴随着马蹄声越发急促,一切声音,便立即被这如雷声般轰鸣的马蹄踏地之声所掩盖,使天地为之一静。

  密林之外,刚刚停下整顿阵型的夏军,甚至还没有搞清楚发生了什么,马蹄轰鸣之声,便已经传入耳中。

  “杀!”

  嘶声力竭的喊杀之声,突然暴起,在夏军耳边炸起。

  重骑兵冲锋,席卷而来,其势震天撼地,裹挟无比杀气,难以阻挡!

  朱飞昂瞳孔一缩,旋即立刻暴喝道:
  “中军变鱼鳞阵,缓缓后撤。两翼兵马上前,包抄敌军侧翼,布曲阵迎敌!”

  中军布以鱼鳞阵,便是要分作若干鱼鳞状的小方阵,按梯次配置,最大限度地挡住云军关宁铁骑的攻势。

  而所谓曲阵,就是中军缓缓后撤的同时,两翼兵马上前包围敌军侧翼,形如凹字,宛若口袋,以此包围冲杀而来的敌军。

  关宁铁骑,虽然威名在外,可到底兵力不足夏军的五分之一。朱飞昂如此安排,恰是最合适不过!
  云军突然杀出,自然是让夏军猝不及防。

  但作为夏军精锐,军令下达之后,军中将校迅速反应,按照军令布阵。

  数万夏军,当即连连调动,以布阵型。

  军势勾连之下,大军气运异象立即显化!
  一声鹤唳传来,巨大的白鹤显化而出,双翼呈怀抱之势,朝关宁铁骑两翼迎去。

  中军缓缓后撤,片片鱼鳞显化,闪耀光彩,汇聚天地之间的水行力量,荡起凌凌波光。

  关宁铁骑,悍然冲杀而来,震天动地的气势,凭空凝聚起一座巨大无比,宛若巨龙匍匐在地的雄伟关隘,宛若泰山压顶一般,覆压而下!

  两方大军猛地相撞,发出的轰鸣之声,宛若怒涛拍案。

  厮杀之声、金戈交鸣之声、惨叫之声、血肉被践踏之声……

  诸多声响,交织一起,让人顿觉惊骇!

  关宁铁骑携排山倒海之势,左右冲杀,所过之处,一片血肉糜烂。

  甚至最后,差点一口气冲破了由两万余精锐组成的夏军中军。

  望着此时距离不过百余丈的云军关宁铁骑,夏军主将朱飞昂,甚至能够感受到关宁铁骑身上携带的无边暴戾威势。

  顿时之间,朱飞昂头顶一片冷汗,心中尽是惊骇。

  夏军的鱼鳞阵属水,这水势虽柔,却能阻隔强弩之力,是应对重骑兵冲锋,最合适的阵法。

  加上夏军上下,皆被强行消耗的夏国国运所加持,战力暴涨,最后才终于让这支五倍于敌的夏军,面前挡住了关宁铁骑的冲锋!
  就这,还是多亏了朱飞昂警惕,察觉到了异样,及时阻止了大军继续前进。

  否则等进入了密林之中,大军两翼受限,难以展开阵型迎敌,恐怕这支兵马,还真有可能一下子被这五千关宁铁骑所杀溃。

  眼看着两侧已被夏军包围,而关宁铁骑冲锋之势也已被夏军阻挡,领头的将领怒目圆睁,没有丝毫迟疑,口中当即暴喝道:
  “一鼓作气,杀破敌军!”

  关宁铁骑,深陷夏军包围之中,损失惨重,冲锋之势已被阻挡,锐气已失。

  但这名将领,显然在军中深得信赖!
  一声暴喝,剩余的关宁铁骑,顿时战意再盛,士气暴起,嘶吼一声,立时朝这名将领靠拢过来。

  这名将领,手持长刀,随手劈砍,便是刀气纵横,一身九阶修为显露无疑,将所有阻拦在面前的夏军尽数斩杀!

  剩余关宁铁骑,强行催动战马,紧随其后,冲锋而来。

  中军将旗之下,朱飞昂看着继续朝自己这边冲杀而来的云军,脸上难掩惊骇之色,指着魏延,高喝道:

  “务必擒杀此人!”

  为首的将领,听到朱飞昂的急声呼喊,当即伸手,摘下满是鲜血的面甲,露出了略显狰狞的面容,口中狂笑道:

  “大云牙门将军,魏延在此!”

  “谁敢杀我!”

  “谁敢杀我!”

  “谁敢杀我!”

  每喊一声,便是一名上前阻拦的夏军高手被杀,魏延身上的凶厉气势,也便越发凝重深沉,骇人心神!

  强横刀气,睥睨而出,纵横四方,无一敌手,竟然还真让他带着残存关宁铁骑,继续朝朱飞昂冲杀而来。

  【白色训卡,荆南忠勇】

  【卡牌效果:使用之后,获得黄忠、魏延】

  【卡牌说明:功高在汉中,稳守固边城。智盖蜀五虎,威震魏七雄。】

  【黄忠,东汉末年名将。本为刘表部下中郎将,后归刘备,并助刘备攻破益州刘璋。

  定军山之战中,黄忠阵斩曹操部下名将夏侯渊,拜征西将军。刘备称汉中王后,加封后将军,赐关内侯。次年,黄忠病逝,死后追谥为刚侯。】

  【武力95,文学69,智慧73,道德87,年龄47,统御90,政治70,魅力75,忠诚100,野心34】

  【魏延,三国时期蜀汉名将,深受刘备器重。历任牙门将军、镇远将军、汉中太守,镇守汉中十余年。

  刘备即位后,拜镇北将军。随同诸葛亮北伐,拜凉州刺史,封都亭侯,曾在阳溪大破费瑶和郭淮。打算亲率兵马由子午道袭取关中,仿效韩信故事,与诸葛亮会师潼关,遭到谨慎的诸葛亮反对。

  魏延作战勇猛,性格孤傲,与长史杨仪不和。诸葛亮死后,两人矛盾激化,相互争权,魏延败逃,为马岱所追斩,并被夷灭三族。】

  【武力91,文学65,智慧80,道德71,年龄24,统御92,政治75,魅力80,忠诚100,野心70】

  面对着魏延这般高手,怀决死刚烈之心冲杀而来,朱飞昂终于是没能撑住,在亲兵的护卫之下匆匆撤离。

  最后这百丈的距离,竟然还真让魏延,带着一众已经力竭的关宁铁骑冲破了夏军封锁!
  伴随着中军被冲破,中军将旗被魏延一刀砍下,坠落在满是血污的地面之上。

  趁着夏军因中军被迫,主将失踪,阵型大乱之时,魏延带着手下残存的关宁铁骑,绝尘而去……

  而此时,远处的战场之上,代表着云国大军的滴血雄鹰异象,羽翼凌乱,气势却越发锐利,俯冲而下,一爪落下,直接将夏军异象击碎。

  随后异象振翅而起,朝那凌空血日飞去。

  原本一直落于下风的杨再兴,此时配合着幽州突骑大军异象压制,终于使得那悬挂天空之上,惶惶不可一世的凌空血日缓缓落下,仓皇而去!
——
  云军营地之中,探马快步跑入,急呼道:
  “报!牙门将军魏延,率五千关宁铁骑,冲破当涂城两万八千众来援夏军。以折损六成的代价,使夏军损失惨重,被迫撤回当涂!”

  “报!采石矶大营来援夏军,已被虎威将军所击退!”

  “报!雨山镇被围,城中夏军不愿陷入死地,仓皇撤离大半。益阳将军黄盖,趁势掩杀,已将雨山镇攻破!”

  中军营帐之中,一众军机处参赞,在巨大沙盘之上游走。

  连接当涂城、采石矶大营的雨山镇,其上的夏军旗帜,被一名军机处参赞随手拔去,扔在地上……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