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小大夫

2021-12-02 作者: 诺诺是只喵
  第75章 小大夫

  随着时间一点点流逝,东璜岚心急如焚,每日就像头顶着“不要惹我”四个大字,白掌厨偷偷给大家做的大餐-清蒸大海蟹都没能让她展颜一笑。

  说起这顿大餐,倒是把管事嬷嬷给害惨了,从未吃过海味的她连吃了好几口,结果华丽丽地出了一身的红疹。

  这可把众人吓坏了,始作俑者的白掌厨更是一脸惨白,若不是有敦实的吕掌厨给他撑着点儿身子,只怕自己也要瘫倒到地上去。

  “糟了,她要喘不上来气了。”站在一边的齐掌厨瞪着绿豆大的小眼睛,“苏叶姑娘,你跑快些,将府医请来救人。”

  “来不及了。”水嬷嬷也是急得冷汗涔涔,老国医早早被大将军叫走了,游医住的地方又在府里最北边,就算是插上翅膀,这会儿也断断是来不及请他过来了。

  “苏……”叶字还未落地,眼前一花,好好的一个姑娘却不见了踪影。

  几人的武学造诣都不深,不禁面面相觑,皆是一脸惊恐。

  “苏叶姐姐定是想办法去找大夫了,我们先把热水凉水什么的都准备好,只要是可能……。”小茴一句话还没说完,眼前一晃,竟然是东璜岚已经回来了。

  如此快的速度,除了震惊,在场几位的表情只能是一个比一个精彩,尤其是在看到下一瞬间,东璜岚果断地在管事嬷嬷周身飞快地连点了数下,似是封住了几处穴位,眼见着管事嬷嬷费力喘气的挣扎就渐渐平稳了下来。

  “我在路上就遇到了小大夫,人命关天,我只能按照他说的方法试试。”东璜岚的额角浸出些汗水。

  方才她几乎是逼迫着自己将九九归元步催到极限,下针的时候又调用了不少体内的法力识别穴位,这会儿仿佛被抽走了一大半体力,虚弱得靠向一旁的小茴。

  她之前也只是见过大夫为萧哥哥下针,事急从权,还好方才小大夫说的穴位若是没错,自己的记性又今非昔比,希望没出什么岔子。

  “苏叶姐姐,你没事吧?”

  “没事,小大夫已经在路上了。”

  “那游医年级小,又每日吊儿郎当的,也不知道是大将军从哪里带回来的。”齐掌厨捋着山羊须,分明是不信任他的医术。

  “小大夫虽然比不得老大夫,好歹也是个大夫。”吕掌厨胖脸抖了三抖,嘟囔道。

  “死胖子,难道说你的那徒儿是个厨子,就能烹肉了么?”齐掌厨眯起眼,本就不大的眼睛顿时只剩下一条窄缝。

  “哼,有本事你自己收个徒弟啊,我徒儿好不好那也只能我来评价,我就让他烹肉又怎么样,敢不敢拿你二斤酥肉饼来赌他能烹?”吕掌厨向来喜欢损自己的徒弟,却不允许别人说他不好,谁都不行,齐掌厨最不行。

  “死胖子,你就是馋我的酥肉饼了,看我不告诉你媳妇儿去。”

  “哎哟,我的腰。”只听白掌厨嗷的一嗓子,却原来是方才支撑着他的吕掌厨忽然撤了力,让他毫无准备地险些闪了腰。

  三人斗嘴已是日常,一直到那游医小大夫紧赶慢赶地跑了来,几人才停了嘴,齐心合力地帮着救人。

  这三人要好得很,看不出有什么掩藏,而那位小大夫……

  虽然年纪看起来比自己大不了几岁,开药很是老练,甚至相比遵规守纪的老国医不遑多让,似乎在医道上的阅历颇为丰富。

  东璜岚目不转睛地盯着小大夫手里的银针,总觉得,和他对药理的深谙相比,他的针法却显得略有生疏。

  他捻起银针的时候,习惯性地手腕轻轻抬起,倒像是……对弈下棋。

  “小大夫,你可会下棋?”

  施针的手微微一怔,“不敢说会,略微涉猎过一些吧。”

  好谦逊啊。

  “那不知小大夫可知道,什么是行子联行?”

  “可是一连数子排列成行的意思?”

  “正是。”东璜岚满意地微微一笑,“今日麻烦小大夫了,改日苏叶再去谢小大夫。”

  “不敢不敢,职责所在罢了。”

  啧啧,这么谦逊啊。

  东璜岚嘴角的梨涡满是深意。

  “苏叶姑娘,我这身子……”傍晚的时候,管事嬷嬷悠悠醒转,待问过时辰之后,皱起眉头道:“大将军嘱咐我,酉时去东厢房送些东西,看样子要麻烦你代我跑一趟了。”

  东厢房!
  “好的,可以,没问题。”东璜岚立即一口答应下来。

  “额……要送的东西都在那边的架子上。”

  所幸近期东璜岚勤劳的形象已经深入人心,管事嬷嬷对她的积极并没有起疑。

  殊不知这会儿东璜岚已经在心里将那只大海蟹亲了一千遍一万遍,这说来就来的运气真是没话说啊。

  出门前,东璜岚回了一趟屋里,刚一进门她便已经察觉到不对。

  房间还是那个房间,甚至桌上的陈设也纹丝未动,但是五感异于常人的她仍然感觉到了那么一丝的不对劲。

  “是我。”

  正狐疑着,白色的衣袍从帘帐之后露出了角,随着轻缓的脚步舒展又促折,潋滟方晴,衬得那身着之人气韵天成,眉眼间不食人间烟火般,尽是一片天空般的澄净。

  而那温雅的声音里,没来由的几份疏离更让那人缥缈得不似凡人。

  当然,这人原本也非凡人,而是巫族第四百二十三位大祭司,这一代最年轻的上衍尊者,司空夜。

  “你怎么来了?”东璜岚倒是不惊讶他能在这大将军府来去自如,而只是好奇他来的目的,这家伙不是说大祭司事务繁忙,又经常闭关难得一见么。

  巫族所在的青木原距离阳城说不上远,但也绝对不近,难道大祭司公务出访,无所事事,就顺便来见见她这个许久不见的“笔友”?
  “苏叶姑娘,那把木梳你可有带在身上?”

  “这里没人,你怎么也跟着叫我苏叶?”东璜岚笑眯眯地走向他,每次见面都是这副不近人情的模样,总让她忍不住想要打碎他的平静如水。

  “岚……姑娘。”称呼本无所谓,司空夜着实没想到刚一开口就被问得无话可辩。

  “仔细想想,苏叶这个名字还是挺好听的,你还是叫我苏叶吧。”

  “……”

  “哈哈哈哈,小夜你也太面薄了。”好久不见,东璜岚仍然对揶揄司空夜乐此不疲。

  “咳咳,苏叶姑娘,令尊留予你的木梳,你可有带在身边。”司空夜轻咳了几声,面色有些微红,让他寂然之余多了几分真实。

  “没有啊,我收好了。”东璜岚努努嘴,示意那木梳就在枕下的盒子里。

  “那木梳与你很重要,不可离身。”司空夜自己都不知道这句话自己已经嘱咐了多少遍,但对方却置若罔闻。

  “别急嘛。”眨眨眼,东璜岚笑着安抚道,“你且看我。”

  说完,九九归元步足下生风,东璜岚顷刻间便已起欺入司空夜身边一丈,五指一伸,指尖盈盈的水绿便隔空将司空夜发间其中一枚黛蓝的璆琳珠取入掌心。

  她得意洋洋地笑道:“你看,我现在既能隐藏身份,又不会被限制得什么法力都用不了,比那木梳不是强多了?”

  “这……敢问苏叶姑娘可是服用了什么药物?”

  “是啊。”

  “虽然不知姑娘所服是何种药物,但毕竟不是长久之计,且那木梳有切断气能流动的特效,也算是一件难得的宝物,对姑娘而言或许还能另有他用。”司空夜摇摇头。

  天机不可说尽,那木梳乃是东璜墨夷向巫族辛苦求来,对东璜岚而言举重若轻。

  “这么好怎么不早说呢,既然是宝贝,我随身带着就是了。”东璜岚见他不欲言明,也不再多问,总之他总不会害自己的。

  再次张开手,水绿色清浅若无,带着那柄实在不起眼的木梳落入其中,东璜岚墨色的眼睛闪着讨好的萌光,“不过小夜有没有办法让这木梳不再抑制我身上的法力呢,比如有一个开关?那样我就能自己控制它对我的作用了,我答应你,如果你能教给我这样的秘术,我就天天把它带在身边,沐浴都不离身。”

  “这……”司空夜思索片刻,秘术不能一蹴而就,但东璜岚的体质似乎更接近于妖族,这生而能隔空御物更不是一般的天赋,或许,可以一试,“好吧,我帮你做一把秘术锁,若有需要开启这切断气能的作用,你只需要……

  两人一个教得细致,一个学得用心,一盏茶的功夫,东璜岚便已经能够熟练掌握了。

  “哇,这样好方便啊,小夜不愧是大祭司。”

  “小事。”司空夜难得地,笑了。

  不仅是勾勾嘴角那么简单,而是,从内而外的暖意。

  周身洞悉命数的寂然,都在那一刻如雪化如春。

  东璜岚抬起头,也被那一瞬间的温度吸引了目光,一直望进那湛蓝里。

  娃娃公子,真真美如谪仙。

  准备妥当,东璜岚这才端着托盘哼着歌,带着从眼睛里满溢而出的笑意,光明正大地接受过侍卫们的注目礼,名正言顺走进了东厢房。

  “怎么是你?”欧阳朔身边的亲卫狐疑道。

  “今日管事嬷嬷身体不舒服,嘱我来替她。”东璜岚笑着解释。

  “这里不是你该来的,东西放在这里,快走吧。”亲卫却没什么好脸色。

  好不容易来一趟东厢房,这就走了岂不是太对不起这天降的契机。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