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退婚

2021-11-29 作者: 诺诺是只喵
  第74章 退婚

  与人之交不过互取所需。

  呸,东璜岚一念及此,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一句,自己一定是被百里足足那个混蛋带坏了,这么“识时务”的想法居然会自己出现在脑海里。

  曾杨是大将军府的常客了。

  在准备晚宴时,东璜岚又听说了这个年轻校尉的很多故事。

  比方说,这大将军府的一花一木大多出自这位的精心设计,从运送树苗到栽种都花了不少心思。

  再比方说,曾杨爱好吃喝,自己的府里清心寡欲得寺庙似的,却费尽心思为大将军府张罗了个一应俱全的膳房,几乎每隔三两日就会来享受一番。

  原来是这样,就说这些鸟语花香精致美食和粗犷的欧阳朔气质不符嘛。

  “苏叶,这边这边,酒都准备好了快些端上去吧。”膳房的水嬷嬷麻利地端出府里珍藏的竹翠白鹭酒,盛放在轻薄透亮的白瓷瓶里,在井水里沁得凉凉的,瓶身上凝着一层细密的水珠。

  东璜岚接过酒盘,偷偷运起九九归元步稳稳地刚要走入殿中,曾杨浑厚的朗音先一步传了出来。

  “欧阳兄,苏叶姑娘是被你给藏起来了么,怎么也不见她?”

  “哪有的事,她今晚伺酒。”听声音,欧阳朔似乎还拍了桌子一掌,提高了声音嚷道:“苏叶来了么?”

  “唉,欧阳兄温柔些,你这一嗓子雄音威武,是要震得山石崩裂的,小姑娘娇娇弱弱,还不被你吓出病来。”

  “是,是。”欧阳朔压低了声音,连声称是。

  听起来俩人的关系确实要好,甚至说欧阳朔对曾杨恭敬礼让也不为过。

  东璜岚一边揣摩两人的关系,一边走进了殿内。

  “苏叶姑娘,我们正说起你呢,上次一曲琴音惹得百里公子当着陛下的面求亲,还以为就此成了金屋雀鸟,我等再难见到真容了呢。”曾杨此言说得含沙射影,不过是将东璜岚当作了一心想攀上高枝的心机女子,又将她比作供人消遣的玩雀弄鸟。

  东璜岚保持着微笑,眼底对这个曾校尉不觉鄙夷。

  仅一面就自以为识人至明,还非得逞口舌之快贬低一番,有这样浅薄的将领,无怪虎阳军到了他手里成了病猫队。

  “曾大人,金屋乃皇后所居,苏叶如何敢比。”东璜岚不卑不亢地答道,头也不抬,只管将竹翠白鹭倾倒入欧阳朔的铜樽。

  “苏叶姑娘说得对,瑶女身份低微,什么比得了,什么比不了最好心里有数。”

  若说方才还是暗箭,现在便已是明枪了。

  东璜岚自觉也没有得罪过这位曾校尉啊,怎的今日非得敲打敲打自己才开心?
  “苏叶受教了。”

  “你明白就好,自己退了婚去,或许我高兴了,还能让大将军给你指一门不错的亲事。”

  “退婚?”

  “是啊,你听清楚了就去做,若是不好意思本校尉不介意帮你传达。”

  东璜岚总算明白了,感情今日曾杨来大将军府,言语不善,字字夹枪带炮就是为了让自己出面,打消了百里足足求娶之意。

  可这百里氏向来与虎阳军走得并不近啊,百里足足的婚事这个曾校尉着什么急?
  “听到了就下去吧,一会儿叫你再来伺酒。”欧阳朔挥挥手,似乎这个事情就这么决定了,至于东璜岚怎么想,二人都没兴趣过问。

  “是。”

  东璜岚退出殿门,满脑子问号,这百里足足是个急性子,不会已经去找过曾杨,然后惹怒了这个年轻校尉,因此致力于要让他打光棍吧?
  这个混蛋这么不靠谱,早知道还不如自己去想办法。

  “苏叶姐姐。”正想着,小茴忽然从膳房窜了出来,三蹦两跳地跑了过来,夸张地左右看了眼,从袖子里摸出个小纸条塞入东璜岚的手里,紧张兮兮地轻声说:“方才有个小侍卫送来的,听说你在殿里伺酒便给了我。这个是什么啊,还不让我看。”

  “情书。”东璜岚瞎扯了个理由。

  “啊,是那个百里公子传来的么。”小茴大眼睛忽闪忽闪,从惊讶转为挪揄之色,“哦哦,那你快看看吧,我先回膳房了。”

  打发走了小茴,东璜岚行至少人的小径旁,打开了纸条。

  只见又细又小的一行字缭乱地画着一张微缩地图,东璜岚凑到眼前仔细辨认,好家伙,这不是大将军府东侧么,暗红细笔勾勒的部分,是地牢?

  这地图不过巴掌大小,挤挤地缩在纸张一角,而空余的地方……

  有一个细如蛛丝的红点,被浓墨重彩地圈了出来,标记着一句:“红牛也来打招呼。”末尾,还画了个笑脸。

  这……是蜘蛛的脚印?还是其中一只脚?

  对百里足足好感>x
  百里足足得意洋洋的模样跃然纸上。

  东璜岚嘴角不禁勾起,这个混蛋果然已经从曾杨那里拿到了地牢的图纸,只是他若是知道现在这位曾校尉正闹着要让她先行退婚,会是什么精彩的表情。

  好容易挨过了宴席,东璜岚绝对有理由怀疑曾杨是个不折不扣的酒鬼,这两人一直喝到寅时,等五坛酒都喝空,天边都亮了。

  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小屋里,东璜岚一觉睡到下午晚膳的时间才缓缓苏醒。

  “苏叶姐姐你醒了?”

  东璜岚闭上眼,在心里默念,我没有,我还没醒。

  可小茴哪里肯依,叽叽喳喳地先说起来,“我方才听说,曾校尉的胞妹,对百里公子一见钟情,就是她软磨硬泡着曾校尉来让你退婚的。”

  听到这里,东璜岚已经彻底醒了,一骨碌坐起身:“曾校尉的胞妹?没听说过啊。”

  “的确是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千金小姐,也不知怎么认识了百里公子,今天阳城的贵女圈子里已经传开了,传言说,她还准备求请陛下赐婚呢。哼,就凭她也配?”

  东璜岚噗嗤一声笑着摸摸小茴的头,论家世出身,虎阳军校尉的亲妹自然是比她这个冒牌瑶女不知道高上多少,可在小茴眼里,却是不配和自己相提并论的。

  【对百里足足好感>x】

  哼,不像某些人,只去了一趟校尉府就招惹了人家妹妹。

  下次见到他,非拔了他的扇子毛。

  “那,百里公子可答应了?”

  “当然没有啦,嘿嘿,今天一早百里公子就亲自去了趟校尉府,好说歹说要给自己的弟弟向曾校尉的妹妹提亲。”小茴说得手舞足蹈,“百里公子口若悬河,从两个姓氏的千年传承说到雍州的局势,又将自己的弟弟吹得天花乱坠。哎呀,雍州谁不知道他弟弟是庶出,而且不学无术,贪吃懒做,但是一番话说下来曾校尉竟然找不到话反驳,你猜怎么着,曾校尉啊,最后竟然答应下来。”

  【对百里足足好感<x】

  “苏叶姐姐,你都不问问百里公子有什么反应么?”

  “以他的性子,还不得把这个哑巴亏还给曾校尉才罢休。”

  “哇,苏叶姐姐你真了解百里公子,今天一早他就亲自去了趟校尉府,好说歹说要给自己的弟弟向曾校尉的妹妹提亲。”小茴说得手舞足蹈,“百里公子口若悬河,从两个姓氏的千年传承说到雍州的局势,又将自己的弟弟吹得天花乱坠,其实呢,雍州谁不知道他弟弟是庶出,而且不学无术,贪吃懒做,但是一番话说下来曾校尉竟然找不到话反驳,到了最后竟然答应下来。”

  【选项结束】

  东璜岚一脸黑线,她早猜到百里足足绝不会任人对他的终身大事指手画脚,照着他睚眦必报的性子非得狠狠坑回来才会罢休。但是会把他最看不上的庶弟拖出来顶包,而且曾校尉竟然还答应了,这就出乎她的意料了。

  现在她倒可怜起那个曾小姐了,如意郎君没捞着,却把自己赔了进去。

  仔细想想,曾校尉虽然承袭了虎阳军,但功无建树,远不如早年戍边立下军功的大将军欧阳朔,而百里家除了早早独立的百里足足,这些年黄金渠日渐干涸,收益也是大不如前。

  两家都是根基深但枝叶凋零,倒算是门当户对,而这样的结盟也能让势微的两家在朝堂纷争中站稳些许。

  “总感觉,这件事情百里足足应该先和曾校尉约定好,才演这么一场大戏,众目睽睽之下定亲,就算曾小姐或是百里小公子不同意也没办法了。”

  “哇,不会吧,百里公子看着是个直接坦白的人啊。”

  “他只怕是最不坦白的人了,从小在人精堆里摸爬滚打,最擅长扮猪吃老虎。”东璜岚笑眯眯地拌了个猪脸,“像这样。”逗得小茴咯咯笑得滚作一团。

  小茴还是孩子心性。

  她忍不住想,若是长安岭之役没有发生,自己是不是也能像小茴一样,简简单单地生活。

  虽然拿到了地牢的图纸,但娘亲现在关押的具体位置还需要摸清楚才能制定计划,但上次的事情之后,东璜岚便时常被要求伺候茶水酒宴,接连两日了也没找到机会堂而皇之接近东厢房。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