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练气八层

2021-12-05 作者: 人勿玩人
  第103章 练气八层
  时光荏苒,冬去春来。

  转眼间,又到了冰雪消融,万物复苏的时节。

  这段时间里,陈理又陆续练成了一阶六级的祛病术、一阶一级的清洁术,一阶一级的远目术,一阶一级的驱虫术以及一阶二级的地听术。

  除了祛病术外,后面的低阶术法对如今的陈理而言,已经完全是游刃有余,没什么难度,大都花费个一两个小时就已学会了。

  远目术:灵力运于眼中窍穴,可看到遥远之处。

  驱虫术:驱散四周的虫蚁蝇蚊。

  地听术:可通过大地,听到远处细微的动静。

  当然,以上这些术法,属于陈理觉得有用,可能某些时候用的到,却又没大用,他没准备把熟练度练得多高。

  至于学清洁术,纯粹是他懒得再画清洁符。

  尽管他也很好奇,把清洁术练到顶后,那堪比一阶五级术法的宗师级清洁术,会是什么效果?
  在此期间,在练气五层停留了近三年之久的周红也终于突破到练气六层。

  以不到三十岁的年纪,进阶到练气六层,离练气后期修士也就一步之遥,这在散修中已经算是天赋不错的了。

  当然和陈理这样的‘天才’没法比。

  ……

  这个世界也有年节,就在春耕前的半个月。

  绿河坊里住的都是草莽散修,倒是不讲究这些,但在鸾落城年节的气氛却颇浓。

  新年的第一天。

  赵林、张彦等人入乡随俗,不约而同的上门拜访,送上年节礼。

  “何必搞这些虚头巴脑的,浪费钱,你们几个日子过得也不宽裕。”陈理看了一眼送来的年节礼,都是些灵酒、灵茶以及糕点之类的拜年之物,笑着说道。

  “礼不可废,要不是大哥关照,我们几个也来不了这里,或许早死在绿河坊了。”赵林恭敬道:“大哥的恩情,赵林一直铭记在心。”

  “是啊是啊!”

  “要不是大哥给我们生意做,我们或许早就去劫道做那刀口舔血的买卖了。”

  顾孟青、郭武几人连忙七嘴八舌的说道。

  张彦口拙又爱面子,想说句什么感谢的话又拉不下脸,嘴巴蠕动了几下,最后也只是陪着干笑了几声,脸都僵了,只感觉和这些人格格不入。

  陈理呵呵一笑,这些人的恭维明显过了。

  只是有求于他罢了。

  不过他也不在意。

  利益结合的关系,看着显得虚假,却又是最牢靠的。

  “你们几个今天来的正好,本来过一段时间,我还要找你们。”陈理说道:“不知道你们对买卖法器符箓的生意还有没有兴趣?”

  这段时间法器的价格已经明显回升。

  中品法器已普遍在2.5颗中品灵石以上,下品法器也已经涨到1.3颗。

  这价格,离前几年的正常价也相差不远。

  陈理不想再等了。

  准备落袋为安。

  “瞧您说的,这是大哥赏我们碗饭吃,我们几个求之不得!”赵林连忙道,一脸喜色。

  “行!那就从年后开始吧。”陈理拍板道。

  ……

  数天后,陈理就去了赵林家一趟,交给赵林一件中品法器、三件下品法器,以及二十张的护身符,让其试试水。

  没想到才两天的功夫,就卖完了。

  如此这般,陈理开始陆续出货,手头的灵石迅速变得充盈起来。

  一个月后。

  深夜。

  地下室开辟的一间静室里。

  陈理睁开眼睛,脸上露出喜色。

  “总算迈入练气八层!”

  他掐指一算,前后花了七个月的时间。

  “这速度是越来越慢了,到练气九层估计都需要个一年。”

  他打开属性面板。

  【姓名:陈理】

  【寿命:42/138岁】

  【境界:练气八层:1/100】

  【功法:长生功大师:1517/1600】

  【技能:】

  制符:清洁符专家:121/800;静音符精通:21/400;指路符精通:11/400;辟邪符精通:185/400;避箭符熟练:54/200,轻身符熟练:35/200,护身符熟练:185/200
  法术:清洁术熟练:3/200;远目术熟练:3/200;驱虫术熟练:5/200,灵力弹指宗师:3200/3200;地听术熟练:8/200;呵斥术大师:1215/1600;闪光术专家:321/800;掌心雷大师:535/1600;牵引术大师:123/1600;止血治疗术熟练:15/200;祛病术入门:85/100;寒冰术熟练:15/200,护身术精通:125/400
  剑术:基础剑法大师:475/1600;
  【神通:无】

  陈理看了眼术法。

  “呵斥术、掌心雷、牵引术都已经练至大师级,宗师级则依然只有一个灵力弹指,另外重点练习的闪光术已到专家,护身术也练至精通。”

  “练气期中我倒是无惧任何人,但若是对上筑基……”陈理不由摇了摇头。

  上次斩杀二阶妖兽,只是占据了地利。

  又有利刃在手。

  完全属于侥幸。

  倒不是自身实力真的如此。

  越阶挑战,难!

  相当的难。

  近乎不可能。

  别看他练了那么多术法,不是专家级就是大师级,但都是些低阶术法,任何一个术法的威力,都没超过一阶七级,用来偷袭还可。

  若是一个筑基做好准备,估计连防御都很难打破。

  他从蒲团起身。

  “唉,睡觉睡觉!”

  ……

  “你突破了!”

  第二天陈理吃过晚饭,去白家找白金旺闲聊时,被白金旺一语道破。

  “昨晚侥幸突破练气八层!”陈理接过一名丫鬟递过的灵茶,喝了一口,一脸淡然道。

  不得不说,人家就是会享受。

  不仅纳了三房美妾,连丫鬟都配了五个。

  真是越活越滋润了。

  只是过了这么久,三房美妾的肚子,还是没什么动静。

  白金旺啧啧有声,酸溜溜的道:“练气八层,这么年轻就练气八层,天赋资质够可以啊,比起宗门弟子都不差了。”

  “唉,不年轻了,只是看着面嫩,其实已经四十有二了。”陈理谦虚道。

  “还真看不出来。”白金旺怔了下,直起身来:“你这是养生有道啊,可是用了什么秘术?”

  “炼体罢了!”陈理眉毛一扬,笑道:“想学啊,我教你啊!”

  白金旺闻言翻了个白眼,重新如咸鱼一般躺在躺椅上:“我一把老胳膊老腿的,学什么炼体啊,嫌我死的不够快?”

  两人闲聊打趣了几句。

  陈理便开口请教道:“我一直听人说邪祟,却不知什么是邪祟,指的是鬼吗?”

  “你只说对了一半,邪祟是统称,事实上邪是邪、祟是祟,那些鬼、僵之类可称之为祟,邪则是邪物,一种极其邪异的存在,我当时遭遇的便是这邪物?”白金旺说话时,脸色还有些余悸,以及隐隐的不甘。

  陈理心中顿时了然。

  原来如此。

  看来自己迁徙途中遇到的同样是邪物。

  陈理心中好奇,正准备再问,就在这时,隔壁自家门口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大哥,大哥!快开门啊。”

  是赵林四人组中郭武的声音。

  “看来有人找我,不能陪你聊天了,先走一步。”陈理脸色微变,起身说道,听到这带着焦急的声音,他就明白出事了。

  “走吧走吧,谁想跟你聊似的。”白金旺哼了一声。

  陈理走出白家。

  就见郭武站在他家门口,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在原地走来走去,满头大汗,他不由快步上前。

  郭武听到动静,连忙转身,见是陈理,脸色微松:“大哥,出事了!”

  “进来再说!”陈理低声道,说着打开院门,也没进屋。

  他激发一张静音符,等静音符的微光笼罩四周,才开口道:“说吧,发生了什么事,这么慌张!”

  “大哥,赵林他们都被人抓走了。”郭武咽了咽口水,说道。

  说着连忙一五一十的把事情的经过原委详细的说了一遍。

  这一个月来,他们四人每日在散修集市卖货,卖的还都是高价值的法器,而且还源源不断,正所谓利益动人心,几人虽然行事谨慎,但还是被人盯上了。

  今天傍晚三人才刚出集市。

  就被突然冒出的一群人截住了,毫无反抗之力的就被带走了。

  好在四人小组还是留了一手。

  郭武就是其中的后手。

  他并不参与卖货,也从不在公共场合和几人联系,无论去集市还是返回路上,都只远远的跟在几人后面,就是为了一旦发生什么不测,也有消息能传出,以防万一。

  没想到,这次后手终于见效。

  “知道是什么人抓走他们的吗?”陈理眉头紧锁,问道。

  “不知道,但我知道他们被抓到哪里了!”郭武连忙道。

  他还是相当谨慎的,没有当场惊慌失措,更没有不自量力的上前营救,事后一直跟踪着这一群人走入一处建筑,才匆匆赶来找陈理。

  陈理赞许的点了点头:“这样就好办了。”

  他看了看外面天色,发现已经暗下来的:“事不宜迟,现在就走一趟,应该还来得及。”

  陈理招呼了周红一声,反手关上院门,便跟着郭武脚步匆匆。

  路上,他迅速变幻面容。

  心中充满杀意。

  “修身养性已有半年,没想到又要见血了。唉,这世道……想到平静的生活怎么就这么难呢!”

  ……

  此刻,一处大宅内。

  天河帮帮主周东博端坐在主位上,一边看着属下对抓来的三人严刑逼供,一边淡定的喝茶,他放下茶杯,说道:
  “迟早要说的,何必受这些苦呢?”周东博慢条斯理的开口道:“说说吧,你们这么多法器哪里来的,卖了法器钱又藏在哪里?”

  “呸!”顾孟青吐出一口血口:“我早就说了,这些法器不是我们的,我们只是替人卖货罢了。”

  “那就说说你们背后的人是谁?”周东博道。

  “我背后的人你惹不起,快放了我们。”顾孟青冷哼道:“小心惹来杀身之祸。”

  周东博连着众手下,都哈哈大笑:“我惹不起?莫非是出自哪家筑基家族,还是来自长生宗,听你们口音,应该都是绿河坊来的吧,倒都是些贱命一条的亡命徒。”

  顾孟青顿时一声不吭,不再说话。

  “剩余两位呢,就没有想说的?只要说了,我们拿到灵石和法器,我便立刻放了诸位。”周东博问道,见久久没有动静,他终于有些不耐烦了,脸色一戾:
  “看来留三个人有些太多了,干掉一个!”

  绑着的三人终于脸色大变。

  开始剧烈挣扎。

  “等等,不要啊!”赵林连忙喊道。

  话音还未落。

  就听噗嗤一声,鲜血溅的满头满脸,他艰难的扭头看去,就见旁边的韩志浩脑袋已经击碎,浑身不自然的抽搐。

  “其实留个一个也够了,说吧,给你们一个机会,只有一次机会哦。”周东博淡然的说道,说着冷漠的眼睛盯向赵林,不带丝毫感情:

  “既然你先开口,就你来吧,这样我数十声!”

  “十、九、八……”

  赵林脸色惨白,心脏剧烈跳动,额头直冒冷汗:“我……我……”

  正当艰难抉择时。

  “帮主,门口来了两人,说是帮主您要找的人。”一名手下迅速过来,大声禀告道。

  “我要找的人?”周东博怔了一下,只感觉一头雾水。直到看到跪在地上的两人压抑不住的喜色,才心中了然,又有些意外,笑道:

  “让他进来,倒要试试是什么成色。”

  “是,帮主!”

  不多时,就有两人被帮众领着进来。

  赫然是易容的陈理和郭武。

  “道友真是好胆色,义字当先,难得难得,怎么想要过来赎人?”

  陈理扫视了一圈,看到地上的尸体,微微一顿,面色一冷道:“这是我的人,一直以来替我卖货做事,这样无缘无故的杀了,说不过去吧。”

  “哦,那有怎样?”周东博饶有兴味道,如猫戏老鼠。

  他这里就有九个手下。

  自己也是练气九层的修士,什么大场面没见过。

  只要不是筑基亲临,他又怕过谁?
  众手下哈哈大笑,纷纷叫嚣。

  就在这时。

  陈理呵斥术瞬间发动,伴随着长剑出鞘的铿锵,他身影一晃,从一名帮众身边越过,那名帮众脸色的笑容还未褪去,受呵斥术影响的惊恐才刚刚形成,脑袋就已经脱离身体。

  血柱冲天。

  陈理身影如电,直奔周东博。

  短短七八米路,眨眼的功夫,沿途又有四名帮众头颅飞起。

  周东博仿佛丝毫不受呵斥术影响,脸色立变,反应极快,手迅速伸出袖袋,激发金光符,千钧一发之际,“轰”的一声,陈理的二阶长剑被金光防护罩死死的挡住。

  一剑无功。

  周东博吓的脸色惨白,刚准备松口气。

  一道无比刺眼的光芒在对方眼中亮起,他瞬间无法目视,紧接着就感觉到金光护身罩连连震荡。

  陈理的攻击如疾风骤雨,眨眼间就已挥出四五剑,金光护身罩急速暗淡。

  他再也克制不住的心中疯狂的恐惧,一边拼命的后退,一边歇斯底里大喊,
  “我是周家老祖的五代玄孙,你不能杀……”

  话音还未落,金光护身罩碎。

  一道寒芒从额头正中刺入,从脑后穿出,整个额头都洞开一个大口。

  “我”

  周东博张了张口,吐出最后一个字,身体仰头倒地,死不瞑目。

  他到死都想不明白,他为何会死在这里。

  不就是一次普通的劫道吗,既没招惹其他筑基家族,也没招惹长生宗的势力,这样的事他做过无数次,每次都安然无事。

  为何这次……

  陈理击杀周东博后,动作丝毫不停,飞快的击杀在场的其余的帮众,很多尸体就躺了一地。

  接着他又赶至门口,把最后一名帮众扭断脖子,然后把尸体拖入大厅。

  他用剑挑断赵林和顾孟青身上的绳索,对两人沉声道:“去搜一下身,把所有值钱的东西带上,这里不能久待,我们马上就走!”

  两人从呵斥术的余威中恍然回过神来,不敢迟疑,连忙拖着伤躯和郭武一起对躺了一地的尸体开始一一搜身。

  陈理则使出地听术。

  静静的听了一会。

  很快又在一个大缸里,找到一个躲起来的漏网之鱼,不顾对方痛哭流涕磕头求饶。

  一剑枭首。

  至此全部解决。

  陈理回到厅堂,看着那具周东博的尸体,想起他临终所言,脸色微沉,想了想便把尸体折叠,收入至储物袋中。

  接着又把韩志浩的尸体同样收入储物袋,不留丝毫痕迹。

  一分钟后,几人收拾好一切,便迅速离开这处宅邸,很快就消失黑暗中。

  ps:这章算昨天的。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