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31.傻子

2021-11-16 作者: 一曲归终
  第31章 31.傻子
  那位青年的神情淡然,那悍然拔剑的姿态就像是即将安然赴死。

  “你还在坚持个屁啊,快点走啊。你师傅已经疯了。”在他身后的林雷震连头都不敢露一下,只能躲在封仁羽的身后悄悄地扯一下他的袖子。

  在林雷震眼中,这种行为与白白送死毫无区别。或许卢昃还是元婴期且失去一条手臂的时候,封仁羽战力全开还能和卢昃过上几招。

  但如今卢昃已经步入化神境,别说是过上几招,光是抵抗那震慑天地的威压就够呛。

  八名元婴长老联合在卢昃面前都不堪一击,要一个金丹期的有何用?

  但林雷震知道,他根本劝不住。

  “傻子吧……”林雷震拧着眉头暗骂一声,便极速运起雷法,径直脱离万麟山。“你自己想送死可别拉着我。”

  卢昃微微眯起眼睛,注视着林雷震奔命般的离去,并未出手阻止,转而扭过头看向伫立在山巅的固执青年:“其他的首席可都做出了明智的选择,那你呢?”

  那三尺青锋上闪耀的光辉以及那源自体内的麒麟尖啸给予了他答案,那道汹涌剑浪被卢昃轻描淡写地单手捏碎,甚至连他身上缭绕的黑气都不曾撼动一下。

  一剑未停,封仁羽紧接着劈出第二剑。而他的每一剑近乎都是全力,但在巨大的修为差距面前就像是螳臂当车一般可笑。

  日夜苦练的一切功力与技巧在此刻发挥得淋漓尽致,每一剑那无比刁钻的角度在同等修为的对决之中都足以要了对手的命。

  第二剑斩落。

  卢昃身上的黑气轻轻一颤,但依旧毫不费力地捏碎剑光。

  第三剑斩落。

  第四剑斩落。

  第五剑斩落……

  那以燃烧自己生命为代价的血麟之法将他的仙力强行拔高,每斩出一剑,他脸上就苍白一分,红润的脸庞肉眼可见地失去血色,在那对白色瞳仁之下却隐约有两道血泪涌出。

  第六剑斩落。

  卢昃面无表情地抬手一拳悍向剑浪,那道泛血光的剑气像是膨胀到极限的气球一般在拳风中骤然炸开,在他的拳头上留下了一道清晰可见的白印。

  但那在山巅之上的青年此刻却丈剑而立,单薄身躯在山风中摇摇欲坠,苍白如纸的面庞上是掩不住的虚弱,那两道猩红血泪在下巴处汇聚成一股,缓缓地滴落在那紧握剑柄的手背上。

  “你在坚持什么,仁儿。”卢昃略显错愕地望了一眼拳头,那缭绕黑气将手上出现的那道白印迅速抹平,“你奈何不了我,只是在徒耗性命。我最终还是会带着噬魂宗杀遍宗内所有人。你自以为这做就可以自我感动了?甚至就连那头脑简单的林雷震都直呼你为傻子。”

  现在的卢昃并不缺时间,这无垢宗今日必将覆灭。所以他只是眯着眼睛露出那一成不变的笑容,注视着那略显狼狈的青年。

  封仁羽拂袖抹去眼角处的血泪,久违地扬了一下嘴角。

  只要他能拖延一秒,那些无垢宗弟子们存活的概率就会高上一点。

  “弟子曾与师傅说过……”他发紫的嘴唇微微翕动,那虚弱无比的声音在风中消散。

  在其他人眼里,他是眼无窗外物的修炼狂魔,是无垢宗里最有前途的师兄,是成天只会疯言疯语的怪人。但只有一个身份是无垢宗所有人都认可的:首席弟子。

  有人将他认为无垢宗绝世的天才,千方百计地想要讨教修炼上寻找捷径的办法。有人将他视作最有潜力修士,是无垢宗统一万界的希望。

  但这光鲜亮丽的背后却尽是肮脏污秽。

  长老殿利用他作为便捷的杀人工具,偷偷潜入凡界被迫行龌龊之事。

  他的师傅卢昃利用他肆意谋取暴利,垄断修行资源。

  他在外界眼里是天赋禀异的天才,但殊不知他唯一的天赋便只有远超与他人的毅力与那不值一提的偏执。别人在云游潇洒时,他在修炼,别人在为争夺道侣反目成仇时,他在修炼,别人在被窝中熟睡时,他还在修炼。

  无人关心他背后付出远超别人百倍的努力,无人询问他在杀戮行凶后的感受,他的一切外界形象却只在闲杂人等眼中化为寥寥两字:天才。

  他那抛弃一切外物地修炼,不断攀登那座高山……

  只为挣脱桎梏,镇守山河。

  “弟子,以行天下之善愿为己愿。”

  “行愿。如今的你,能行谁的愿?”卢昃愣了半秒,咧开嘴露出的笑容已肆无忌惮,甚至他身上的黑气都因此扭曲成一个笑脸状,无声嘲弄着青年。“我只需轻轻一扬手就可夺了你的性命。但我不会杀你,而是要带着你去亲眼去见证我把无垢宗所有的弟子屠戮干净。”

  “你这所谓行愿,难不成还能让我这化神境的修为倒退回去吗?”

  卢昃轻轻扬手,那黑气缭绕的拂尘瞬息间伸长,如道道锁链紧勒住青年的脖颈。

  但下一瞬,他脸色突变,那得意的笑容像是掉进冰窟一般直接凝固在脸上。紧接着,他的神色开始变幻不定,像是魔怔一般时笑时哭,那完全失控的面部表情以及逐渐散去的黑气让他的额头冒出阵阵冷汗。

  在此刻,那体内原本排山倒海的仙力如今却骤然干涸,浩瀚江河顷刻间化为了千沟万壑的干枯地面。而环绕于周身的卢昃怨灵也在此时消散湮灭。

  那些亡魂在战栗着嘶叫着,那震颤天地的尖啸涌入封仁羽耳中。

  那疯狂颤动着的黑气像是泡泡一般纷纷炸裂。每一缕崩散的亡魂都让卢昃呕出一口鲜血,那已被狂意占据的漆黑眼眸中已被困惑于不甘取代,他紧捏着拂尘在歇斯底里,似是要做出最后的抵抗。

  卢昃无论如何也不明白,此时为何他的境界会骤降,而那境界骤降所付出的代价他或许将难以承受。为此,他必须扛过这一大关头。

  突兀地,在他的耳畔有一道阴冷山风吹过,他下意识地想要回过头。但在他偏头的瞬间,一道尖利的长剑自后背贯穿心而过,径直从他的前胸穿出。

  还在淌血的剑锋上传来无比熟悉的气息,以及身后隐约能闻见少女独有的馨香,让卢昃诧异地瞪大眼瞳,握住剑锋想要挣扎。

  剑锋划破了卢昃的手掌,但不曾想,这一剑却只是个开始。

  那少女疯了一般,抽出剑迅速再度刺入他的后背,仅仅在一秒中就在他的背上扎出十个大窟窿,卢昃那千疮百孔的身体似乎再也经受不住这样的折磨,那对死不瞑目的双眼中的黑气逐渐散去。

  那娇小少女从收纳袋中摸出手帕将剑锋上的血擦拭干净,紧接着把剑一收,就直接反手丢进了收纳袋中。

  她后退一步,扬手抽出一把油纸伞,紧接着,在她面前的这具尸体随着那些亡魂一同爆成一团血雾。

  啪嗒。

  油纸伞缓缓撑开,鲜血如墨染点缀在伞面。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