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七星长空

2021-11-22 作者: 九龙噬日覆玄黄
  第84章 七星长空
  单于媚开局被动,又遭连续快攻,根本无暇扭转颓势,双刀只有招架之功,并无还手之力,脚下且战且退,逐渐迫近演武场边缘,倘若最终被逼出场地,即便不曾伤在邢稚莺手下,她也唯有认输一途。

  看到自己为邢稚莺制定的战术奏效,岳佳蕾心中颇为得意,这时只听身后传来满怀激赏的声音道:“邢姑娘不但娇美无双,武功竟也如此厉害,那贼婆娘班门弄斧,真是不自量力,转眼便要败阵了。”

  岳佳蕾转头看去,敢情发话之人正是傅连城,她对这位六合堡的少堡主早有不满,索性凉凉的道:“傅公子的眼珠子又装上了?仍旧追着我们小莺儿不放?呵……人贵有自知之明,死皮赖脸可不好。”

  傅连城本是听了傅凝碧的劝说,主动来跟岳佳蕾示好,孰料刚搭上话便吃了她的刻薄贬损,一时之间心头火起,咬牙厉声道:“不识好歹的小混蛋!我看你是纯属欠揍,邢姑娘怎会有你这样的师弟!”

  岳佳蕾冷哼一声,虚着眼道:“傅公子识得好歹,我们小莺儿那么讨厌你,你还要凑上来,难道真要挨了揍才能认清现实?”

  傅连城胀红了脸,正待破口大骂,所幸傅凝碧疾步走上前来,颦眉嗔声道:“哥哥——你怎么又冲动了,跟岳兄弟吵闹起来,别人只会笑你没肚量呀。”

  傅连城大大一滞,只能鼓着腮帮子不断运气,岳佳蕾见状哂笑道:“哟,傅公子怎么变成蛤蟆了,难不成想吃天鹅肉么?”

  傅连城气得青筋暴跳,傅凝碧也扶额不已,转眸瞥向岳佳蕾道:“岳兄弟也别这么尖酸刻薄,我哥哥先前是有一点失态,但正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岳兄弟身为男子,想必能体谅这种心情。”

  岳佳蕾眼珠一转,点头笑道:“这话不错,但倾慕是一回事,觊觎是另一回事,比如小爷对你也很中意,可从没露出你哥哥那种痴汉模样。”

  傅凝碧不意自己竟遭了岳佳蕾的调戏,窘迫之余红着脸道:“岳兄弟别乱开玩笑,我比你可大的多了,你怎么能中意我呢?”

  岳佳蕾察言观色,顺势捉住傅凝碧的玉手,一本正经的道:“哪里大的多了,我看你才十六七岁,比我大一点而已,正好配成一对。”

  傅凝碧脸上更红,有心挣脱岳佳蕾的魔爪,但面对她那张粉妆玉琢的小脸,根本提不起半丝力气,莫名慌乱之下,垂首细声道:“你别这么放肆,我……我当你是小孩,不跟你计较,快放开我的手。”

  岳佳蕾哪里肯放,反而带着邪笑凑近过去,傅凝碧心如鹿撞,只能下意识的躲闪。

  傅连城眼见自家妹子任人轻薄,差点喷出一口老血,赶紧一把将她拉开,随即虎着脸道:“小妹,你这是怎么回事?”

  傅凝碧翟然一醒,瞬间也觉啼笑皆非,正自讷讷无语之际,忽听场中的邢稚莺娇叱道:“弃刀!”

  叱声中叮当脆响入耳,单于媚左手中的柳叶刀拿捏不住,直接被邢稚莺的长剑震飞,跌落在演武场外。

  邢稚莺乘胜追击,精妙剑招自在挥洒,搅动一片银光叠浪,层层沓沓卷向单于媚。

  单于媚原本便是苦苦撑持,如今手中兵刃不全,局面更加呈现一边倒之势,任凭她使出浑身解数,始终无法扭转乾坤。

  傅凝碧心念数转,看向岳佳蕾道:“邢姑娘的天山剑法的确厉害,不知岳兄弟的剑法修为如何?”

  岳佳蕾心如明镜,慢条斯理的道:“不可说,否则待会儿若是抽到傅公子,小爷不是自己泄底了么?”

  傅连城白眼一翻,面现不屑的道:“你最好别抽到本公子,否则本公子一定把你揍得满地找牙。”

  岳佳蕾回以白眼,摩拳擦掌的道:“既然你这么说,小爷还真想抽到你了,且看最后是谁满地找牙。”

  看到傅连城和岳佳蕾又掐了起来,傅凝碧苦笑着摇摇头道:“其实平心而论,我若对上邢姑娘,根本没有半点机会。倘若岳兄弟跟邢姑娘的能为不相上下,哥哥自然也不是你的对手,你们不比也罢。”

  傅连城脖子一梗,不满的道:“小妹太妄自菲薄了,干嘛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旁人倒也罢了,我若连这小——咳……小孩子都赢不了,还能在江湖上立足吗?”

  傅凝碧欲言又止,终是讷讷的道:“总之哥哥不可掉以轻心,咱们没资格小觑任何人,包括岳兄弟在内。”

  傅连城仍旧悻悻不已,显然没把傅凝碧的规劝当回事,岳佳蕾则暗赞傅凝碧清醒,此时又听邢稚莺娇喝道:“这柄也弃了吧!”

  说时迟那时快,邢稚莺化用剑招,横过剑脊重重一拍,正好打中单于媚的右手腕。

  单于媚痛哼一声,柳叶刀当啷坠地,她眼中蓦地掠过一丝决然,脚下奋力一蹬,身形急速飞退,眼看便要退出演武场。

  邢稚莺先前占尽优势,却未能将单于媚逼出场地,此刻见她主动退后,诧异之余更生警醒,暗中留力三分,挺剑紧追上去。

  单于媚强提真元,掌中忽现锋锐银光,伴着一声厉斥,破空袭向邢稚莺胸前。

  邢稚莺打眼觑得分明,奔袭而来的正是六柄飞刀,她对此早有防备,天山剑法中的一式“七星长空”应手而发,剑光绞转如轮,迎上木兰刀阵。

  霎那间叮当连声,如同爆豆一般,迸溅起一片耀眼火花。邢稚莺手中长剑吞吐如龙,堪堪震开六柄飞刀,最后一剑瑶光点星,破中宫直刺单于媚胸前。

  单于媚博命一击未能奏功,已经成了强弩之末,面对邢稚莺志在必得的一剑,惊骇之下再无半点因应之能。

  观战众人不由得齐声惊呼,只怕邢稚莺这一剑收刹不住,害了单于媚的性命。

  万幸邢稚莺修为不俗,剑招拿捏分毫不差,剑锋刚好抵住单于媚的酥胸,内蕴剑气将她迫得气息猛滞,不过并未入肉见血。

  正在单于媚惊得三魂出窍,心脏剧烈跳动之际,邢稚莺反腕收回长剑,脸上挂着自信的微笑,欠身为礼道:“胜负已分,此战承让了。”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