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散步

2021-11-25 作者: 珞小淼
  第189章 散步
  就在这出应接不暇闹剧发生地,临街酒楼的二楼,顾露晚看到赶来的城卫兵,放下了茶杯,轻笑着道,“热闹没有了,我们走吧!”

  与她对坐的是萧风奕,二人皆是寻常装扮。

  女子天青色交领襦裙,男子湖蓝色直缀,都是寻常面料,但二人长的好看,气质又出众。

  不时就有目光朝着两人看。

  二人并不在意。

  萧风奕更没留心楼下的热闹,就一直看着顾露晚的表情变化,跟着她开心,跟着她笑。

  听她说要走,他点了点头,“接下来娘子还想去那里逛逛。”

  “逛也逛了,吃也吃了,喝也喝了,接下来……”顾露晚看了看隔在桌上大大小小的纸包,调皮一笑,“访友。”

  天子也是有天子的苦恼的。

  二人往来的人都是朝忠权贵及家眷,可没什么寻常友人,秘密出宫走在外面都要担心遇到熟人,去登门拜访,出宫的事儿可就瞒不住了。

  萧风奕吃惊。

  顾露晚眨了下眼,含笑道,“去拜访杜侍卫家,总是没有关系的。”

  萧风奕神色温和,但并不放松,“他兄妹二人都出城办差了,这会家中应该无人。”

  二人说话间,刚去吩咐周围守护的侍卫,去解决林香凝麻烦的青宁回来了。

  顾露晚看向她,“你在城里有家吗?”

  青宁愕然,旋即如常,“婢子非都城人氏,在都城无亲无友。”

  “这样啊!”顾露晚略有遗憾,看向萧风奕,“那我们还是接着四处逛逛吧!”

  萧风奕试探着问道,“娘子可要回家?”

  不想大臣们知道,国丈知道倒是没什么。

  顾露晚摇摇头,“不用了,父亲也不一定在府上。”

  萧风奕又问道,“那去看看外祖父。”

  顾露晚想了想,“想必忙得很,还是不要了。”

  总想满足顾露晚访友的愿望,萧风奕道,“那去何府?”

  顾露晚失笑,“不一定非要访友的,我们去散步吧!”

  散步宫里也可以啊!但好像也没有更好的主意,萧风奕伸出手来,“那我们去散步。”

  ………

  清风馆,美貌的少年郎一脸委屈,“师父,您今儿又是为了什么不挂灯啊!”

  长清微微含笑,“自然是齐王去了北境,我日思夜想,精神不济,需要好好休息。”

  看长清一身要出门的打扮,少年郎嘴角不停抽搐

  他想,齐王不在疏于经营是真的,想齐王,估计也就拿来当借口的时候嘴上想想吧!

  可他能说什么呢!

  师父拳头硬,师父说什么,便是什么啊!

  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师父优雅地理了理广袖,然后摇着扇子,悠哉悠哉的走出房门。

  不多久,他就听到了另一个声音在楼里喊,“又不挂灯,又出去了,他这是要累死我啊!”

  ………

  太阳落山,最后一抹霞光消失在西边的天际,夜色慢慢笼罩,天上繁星点点,地上灯火煌煌,水面光点重重。

  散步自然是要找个不那么烦恼,相对安静惬意的地方,即便有人,也没有匆匆的行人,都是一些同样享受安逸的人。

  这样的去处,自然是有的,地安街的柳堤算是一处。

  萧风奕并不觉得这是一个好地方,一是顾露晚在这里遇过伏击,二是顾露晚在离宫落过水。

  但不知怎么的,二人走着走着,就走来了此处。

  此时就二人牵手而行,青宁不远不近的坠在后面。

  当然在常人目光所不及处,还有很多暗卫守护着二人。

  这会的柳堤人不多,因为旁边沿路多寺庙,不是民居,夜里相对比较安静,来散步的人少。

  不过河中不时有画舫经过,从河中能传来嬉笑和丝竹管弦的声音。

  顾露晚心想,真是漫长的一天啊!

  奈何没办法,欺负萧风奕总比欺负其他人好。

  二人边说边朝前面走着,萧风奕突然想起什么,站住问,“娘子对这里还有印象吗?”

  印象?与顾露景一起来过吗?

  这个顾露晚倒是没听碧珠提起过,她摇了摇头。

  萧风奕拉着她,走到一颗柳树前,有夜风拂过,柳枝翩跹。

  他带着顾露晚的手,在树干由下往上摸索,顾露晚感到了不属于树干的凹凸感。

  萧风奕随即一喜,“找到了。”

  顾露晚不解,萧风奕唤青宁问她身上有没有火折子。

  还真没有。

  这时旁边正好走过一人,拿着一酒壶,嘴里念念有词说什么今朝有酒今朝醉。

  脚步有些虚浮,但人还算清醒,可能是听到了顾露晚他们的对话,他停下脚步看过来,嘟嘟囔囔问道,“火折子,我有,你们要吗?”

  青宁直道谢谢,跑上去接了过来,然后又站到了那人旁边,问着他怎么在这,还说堤坝上喝酒不安全,仔细坠湖里。

  那人很是嚣张,说他即便烂醉如泥,闭着眼睛走都不可能坠湖里。

  顾露晚只觉得他说的话有意思,声音也好听,如山间青泉叮咚,让人听着很舒服。

  等萧风奕吹亮火折子的时候,顾露晚接着光看清了他的脸。

  陌生又熟悉,葛长清啊!很多年没有见了呢!
  其实也没见过几次。

  “娘子。”

  “啊!”顾露晚回神,看向萧风奕。

  萧风奕正拿火折子,照着他们刚刚摸到的地方,歪歪扭扭的两个字,映入顾露晚眼帘。

  奕,景。

  字刻得很深,看颜色,就知历经了很多岁月。

  也不光颜色,看萧风奕刚带她手的摸的样子,就知这两个字不再原本的高度,随着柳树逐渐长高了。

  萧风奕道,“我也是突然想起来的。”

  顾露晚“哦”一声,“年少不懂事。”

  长清正好在念《诗经》,“静女其姝,俟我于城隅。爱而不见,搔首踟蹰。”

  什么跟什么啊!真不应景,顾露晚撇嘴。

  萧风奕笑,“不懂事吗?我倒觉得有趣,要不要刻个‘晚’字。”

  长清哈哈大笑,醉了嘛!没人在意醉鬼的行为。

  但顾露晚觉得长清就是故意来瞧她热闹的,瞧就瞧呗!
  果然和萧风浅一丘之貉。

  顾露晚笑道,“都是一个人,再刻上一字反而古怪,还是不…咦…那个人有点眼熟啊!”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