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武侠 > 修仙女配只想独自美丽 > 第525章 天皇之尸

第525章 天皇之尸

2022-05-29 作者: 类
  第525章 天皇之尸
  天皇宫中灵气浓郁到了无法形容的极致。

  云笙本来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周天秘境之中惊人浓郁的天地灵气。

  但是骤然进入天皇宫,她依旧被虚空中浓郁的灵气呛得连连咳嗽。

  挥挥手,云笙看到手指前有一道道肉眼清晰可见的波纹荡起。

  ——天地灵气太过于浓郁,以至于灵气如水,她的任何动作都会引动天地灵气的波动。

  云笙驱动着傀儡手持玉佩,跟在后面小心翼翼的顺着甬道向前行走。

  不多时她们就走过十里甬道,来到了甬道尽头的第一重宫殿,大日通明殿。

  这是一座金碧辉煌通体犹如大日笼罩的神宫,高达百丈、方圆万平,浑然一体毫无瑕疵。

  只有目光极其敏锐的人,才能透过宫殿周围厚厚的耀眼光芒,看到那散发出丝丝炽热的宫殿本体,通体用太阳神料铸造而成,如同烈日般大放光明。

  这里就是大日通明殿,天皇宫前宫的核心。

  云笙驱动傀儡手持玉佩畅通无阻的走入其中。

  “奇怪,”后面云笙的本体微微停下脚步,“云老,为什么太古星辰道的信物对锦绣金皇宫的禁制也有用呢?”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太古星辰道是开天三大道统之一,是后世的所有传承的源头,能破解锦绣金皇宫的禁制不是很正常吗?”

  云老不以为意道。

  “可是,你不是说过,锦绣金皇宫不是传承自玄黄开天道吗?”

  “这……”云老也有些不解,“应该是那件信物的缘故吧。”

  他不确定的道,“那个玉佩不是普通的信物,从刚才破解棺上禁制的方法就可以看出,这是天下一切禁法的克星,把它当作一件独立的宝物,就明白了,它连太古星辰道的禁制都可以破解,区区锦绣金皇宫又有什么可难的?”

  云笙闻言,也觉得是这个道理。

  不过看着人偶傀儡手中那散发着温润光芒的宝玉。

  她也不由心中疑问,“阿生究竟从哪里得到的这种宝物?”

  随着大门打开,宫殿内华丽辉煌的陈设显现在眼前。

  而且宫殿体积异常壮大空旷,似乎是为了那些身高动辄数丈、十几丈甚至是身高百丈的先天神圣所设。

  “把玉佩放到那个宝座试试。”这个时候云老突然开口。

  云笙抬头望着宫殿尽头那高大辉煌的九龙金座,有些迟疑道,“为什么?”

  “但凡这种天道宫殿之宝,宫殿核心不外乎天地宝座,神源,天门之类的,你试下能不能用玉佩获得天皇宫的权限。”

  云笙闻言,小心的驱动着傀儡走到了大日通明殿的帝尊宝座边。

  将禁牌放在宝座前硕大的金色长案上,通体剔透的玉佩散发出柔和的光芒,整个大日通明殿微微一颤。

  等她反应过来,她整个人连同傀儡已经出现在大日通明殿之外,天皇宫第二重神禁之前。

  站在了一座被混沌雾气环绕的巨大宫殿前。

  这座宫殿造型古朴,体积巨大,但是整个宫殿浑然一体,没有一扇门户,墙壁上连一条细小的缝隙都没有。

  通体黑白二气缠绕,在天空衍化为一座玄奥绝伦的先天八卦图,生死二气轮转纠缠。

  一缕缕玄妙无穷的气息从先天八卦图中涌出,将整座宫殿气机遮掩,云笙分明看到眼前的宫殿,但是她却又完全无法感知它的存在。

  这是一种极其怪异、让人极其难受的错觉。

  那座宫殿明明就在那里,但是在她的所有感知里,包括她的肉眼都在强烈的告诉她,那里空荡荡的没有任何东西存在。

  感受到这座宫殿若有若无的,介于生死之间的奇异韵律。

  云笙只觉得十分难受。

  “这是天皇宫的生死阴阳殿?这不是应该在天皇宫背面吗?怎么会突然在这里?”

  云老疑惑的声音道。

  “云老,怎么了吗?”

  云笙刚准备驱使傀儡如法炮制,破开禁制,当听到云老的声音不由停下,问道。

  云老迟疑道,“这个天皇宫的布局与传说中的不一样,生死阴阳殿是天皇宫当年主管锦绣大世界先天神圣死亡的地方,本来在天皇宫的背面,如今死位替代生位,这分明是有人故意作局,云丫头,你退远点,这个宫殿里面可能有危险。”

  云笙闻言,急忙后提,直到数里远,才催动傀儡拿出玉佩,
  一道道复杂的神禁解开。

  云笙不知道生死阴阳殿的布局有什么玄妙,不过当笼罩宫殿上黑白旋转的先天八卦图消失的那一刻,原本浑然天成,密不通风的宫殿,立即变成了一座通体血色的黑铜宫殿。

  黑色的墙壁之上,血色的符箓勾勒出复杂的神文,血玉般的红犹如神人们体内放出的神血。

  云笙站在由血色神文符文包围的巨大宫殿前,感觉整个宫殿如同一只得意狞笑的血色骷髅。

  邪恶,狰狞。

  那高大的殿们如同骷髅张大的嘴巴。

  巨大的宫殿左右分开,一道道血色雾气组成的门户出现在她跟前。

  门户上一丝丝混沌血雾凝成了五个大字生死阴阳殿。

  阴森而诡异。

  云笙咽了咽口水,一滴滴汗水从她额头滴落,在心中小声问道。

  “云老。这真是生死阴阳殿?”声音有些发颤。

  云老也一阵沉默,过了好久才不确定道,“应……该是吧。”

  云笙闻言再次后退了几步,然后控制傀儡小心翼翼进入其中。

  然后,她便感觉自己进入了一片血色世界。

  在她面前是如同无垠星空般的血色大殿,强横无匹、精纯异常的血色光芒化为肉眼可见的红色血水,凝成了一片无边无际的汪洋血海静静的悬浮在星空中。

  无数巨大透明的彩晶棺木如同冰山般飘浮在血海之中,里面沉睡着无数生得奇形怪状的生灵,每个生灵身上都散发着神圣之气,带着一种威严,似乎与天地相通。

  一缕缕血光从天而降,不断的注入这些彩晶棺木。

  透过透明的棺材,可以隐隐看到这些先天神圣的胸膛在微微的起伏着,不断的吞纳外来的血光。

  一座又一座透明的棺木在血色空间中飘荡沉浮,每一座棺木上都贴着一道血色的神符,一条条血色寒气犹如怪蟒缠绕着棺木,片片寒霜凝成扭曲的符文附着在棺木表面,隔绝了内外一切气息。

  “云丫头,快看下面?”云老突然叫道。

  云笙闻言控制着傀儡的视线下移,随即发现整个血海空间都处于一个巨大的铜台之上,

  铜台自上而下不知道多深,大致呈圆形,面积覆盖整个宫殿。

  铜台通体用黑铜浇铸而成,造型古朴,威严厚重,与整个宫殿连为一体。

  而在铜台之下布满了汹涌的岩浆以及各种可怕的神阵。

  云笙定睛朝着下面的岩浆望去。

  或许是受到无数年岩浆地火的滋养,岩浆池表面自然而然的生出了无数清晰的火焰纹路。

  铜台之下不时有一道喷涌的火光呼啸而升,高温惊人的火浆将整座铜台连带整个血色世界笼罩在内,火光中不时有大片火焰呼啸落下,直炸得铜台之上火光滚滚、大片高温火焰奔涌怒卷,四周血海每时每刻都在剧烈的摇晃翻滚蒸发。

  在整个宫殿的两侧,也就是铜台的两侧,有两根黑铜铸成的宛如撑天巨柱般的铜柱,一条条水缸粗细的锁链缠绕在刑柱上,血光不断从锁链中喷出,锁链犹如巨蟒一样轻微蠕动着,每一条锁链的尽头都探进了一座棺木,深深扎进了一具雄壮神圣的身体之中。

  一座座透明的彩晶棺木之中,身高犹如小山,通体肌肉虬结犹如金属雕像般的先天神圣们闭着眼睛,他们每个人的身体都被数十根锁链穿透,这些锁链深深扎进他们的身体,和他们的筋骨乃至内脏要害紧密相连,粗大的火焰锁链红通通的,整个血色世界似乎都飘荡着一股奇异的血肉飘糊味。

  云笙心里一片混乱,脑子里乱糟糟的有无数个念头乱翻,已经被眼前所见给搞蒙了。

  这是在干什么?
  “云丫头,你觉得整个宫殿连同铜台像不像一个巨大的锅炉?”

  云老小心翼翼的声音传来。

  轰!
  一语惊醒梦中人,云笙脑海嗡鸣。

  这才发现,那些血光不是注入那些棺材,而是在蒸发,只是因为血气太过浓郁,给人倒流的错觉。

  “这是在抽取神血,熬炼神尸?!”

  云笙心中惊恐,觉得眼前一幕太过诡异,急忙催动傀儡从生死轮回殿中退出。

  而她的本体又是连退数百里,直到那座宫殿完全消失在眼前,才稍稍松了口气。

  这时,她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来到一处灵药园。

  只见灵药园中奇花异草,生长着许多神药,似乎因为长久没有人采摘,这里的神药生长的格外旺盛。

  更让云笙惊异的是,灵药园中还悬浮着大大小小的山峰、巨石和土地,还有还有各种各样的巨木等各种奇异的物事飘浮。

  各种散发出庞大气息的灵药灵草就附着在这些山峰、巨石、土地上,在那些各种巨木之类神异的物事中也有各色菌类灵药寄生。

  虽然这些灵药每一片花瓣、茎叶都蕴藏了庞大的药力,并且许多都是外界闻所未闻的绝种之药,属于顶级神药。

  可惜,无论是云老还是云笙都没有说要采摘。

  因为这些神药每一朵花,每一片叶上面都有一条淡淡的血色纹路,上面的气息与他们在宫殿闻到的那种焦糊味如出一辙。

  “这难道是用那些先天神圣的尸油浇灌的神药吗?”

  云笙有点惊疑不定的看着从她面前缓慢飘过的无数奇花瑶草。

  对于她而言,这里的每一朵花、每一根草都带着一种诡异的气息。

  沉默,良久的沉默。

  过了许久,云老有些沙哑的声音传来,“云丫头,你飞到上面去看看。”

  飞到上面?

  云笙闻言目光闪了闪,按照云老的指点飞上高空,飞越云层,距离灵药园越来越远,就连天皇宫都变得有些渺小,直到整个星空巨龟都映入她的眼帘,她才附身观察,仔细看了看。

  突然,她骇然瞪大了眼睛。

  “不会吧。”

  只见巨大的星空巨龟背上,那座悬浮的巨大山岳,从云笙这个位置看过去,分明是一名英伟威严、身躯如此庞大的魁伟男子。

  男子人首蛇身,俊朗非凡的头颅,刀削般的轮廓,美轮美奂的身躯,健硕有力的肌肉,以及粗大无朋的蛇尾盘在一起,累叠成了上宽下窄的锥形山峰,牢牢的坐落在星空巨龟之上,犹如一座盘膝而坐的佛陀。

  在这巨大无比的男人身躯上,各色各样的天地灵气不断沉淀沉积。

  在他的身躯上就逐渐有了河流瀑布、有了茂密森林,在山岭、森林之间,还有华美绝伦的宫殿楼阁,而天皇宫正正巧在男人的眉心位置。

  似乎那个位置本来有一只眼睛,不知被何人挖掉了,将天皇宫安置在了哪里。

  “这是,这是……”云笙只觉一阵阵头晕。

  这块巨大的山岳,隐隐给她一种错觉。

  这块巨大的山岳所表现出的男人形象并不是某种错觉,而是一尊神奇伟大的生灵所化。这块山岳,应该是某尊伟大生灵的身体。

  “天皇,这是天皇的神尸,不,是真仙遗蜕。”脑海中,云老深深吐出一口气,声音低沉道。

  听到云老的声音。云笙呆了呆,神色茫然,“真仙遗蜕?真仙也会死吗?”

  云老长叹一声:“真仙又如何,即便是真仙也无法永生,再强大的力量总归有极限。”

  感受着那巨大的遗蜕上散发出的浓郁的生命气息,想起自己灵觉中映照出的那庞大到诡异的生命气息。

  云笙一开始以为那是星空巨龟的,现在想想难道是来源于这天皇遗蜕?

  “他没死?”云笙突然想起来,骇然惊呼。

  “不,死了,”云老肯定的道,“正是因为死了,遗蜕上的生命气息才不受控制,让我们感应到。”

  “否则,真仙无漏,我们怎么可能感应到他身上的气息?”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