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2章 星辰殿

2022-05-26 作者: 类
  第522章 星辰殿

  云笙不敢耽搁,这里太过诡异。

  先不提目前正是争分夺秒的时候,后面会不会有人赶到,单单是黄铜大门之后那无法形容的危机感,就足以让她毛骨悚然,心神颤栗。

  她自认为在阿生的保护下,在云老的帮助下,通过在周天秘境这些日子,以及那些废弃的法则石兽身上,已经见识到了什么叫元神之力,仙人余威。

  可是,这些跟黄铜大门深处爆发的恐怖简直无法相提并论。

  在这天尊凝聚的太古星辰海,即便仙人法力爆发,可以毁灭一界的全力一击,也仅能给这里的宫殿带来微不足道的创伤,甚至无法让一滴海水崩解。

  可是那黄铜之门后酝酿的危险……

  她相信能够轻易摧毁整片太古星辰海,

  两相比较,恐怖程度可见一斑!
  什么仙人,什么大能统统没有用。

  怪不得云老三番四次感受到一股心惊肉跳的感觉。

  却又无法察觉到它的存在。

  因为那涉及到了她无法想象的力量,
  云笙灵气缭绕,仓惶远遁。

  她要遁出药神殿,遁出星辰宫,遁出这座雾中之岛,

  就在她走出药神殿的时候,一道身影骤然出现。

  挡在了她的身前,身上阴阳道袍飘荡,赤青黄白黑五行神光缭绕,身上气机澎湃,压迫空间。

  是那些紧随而来的大能!
  他们也到了这座仙山!
  而且破解了深湖迷题,来到了药神殿之前!

  感应到星辰宫开启的高人们终于抵达!
  云笙见状立刻翻出自己的随身阵盘,双手疾速飞点。

  阵盘上,灵光一层一层显现。

  各种大型战斗防御法阵被她构建并布置完成。

  塞了粒灵丹含在口中,同时又从储物戒子之中握住一攻一防,两件法宝。

  在完成这一切之后,她才快速的踏上一个长廊,逃命似的飞奔而去。

  实在是不能怪她太过小心。

  而是她对于这些高手的人品有些信不过。

  星辰宫前,道人看着那道惊慌失措的身影,又看了看眼前空空荡荡,中门大开的宫殿,形如呆滞,好半天才回神。

  很显然,连他都没有想到,会有人走到他的前面。

  看着那个逃之夭夭的身影,闻到空气中的丹药香气。

  道人神色一冷,身上顿时有赤青黄白黑五行神光腾起,眼神迸发出两道森严白芒。

  白芒刚出,云笙就有种灵魂发僵之感,仿佛所有的变化所有的飞遁都被定住,然后要遭到五行之光刷落。

  这么一僵,就连她思维翻动的速度都随之缓慢少许,而正是这少许时间,那五行之光随之而落,有火焰涌出,金光迸射,青影浮动,水光潋滟,玄黄沉浮,红橙黄白青蓝紫各色皆有,禁锢空间,封锁一切。

  啪!
  关键时刻,云老祭出天罗垂云扇,顾不得波及自身,狠狠一扇。

  五行神光刷落,金木水火土五行神通,正正抽中扇身,将罗天垂云扇抽得横飞出去,抽得黑白扇面光芒自消。

  砰!
  云笙撞在了走廊的栏杆之上,喀嚓劈破裂声不断,体内不知碎了多少骨骼,

  让人惊叹的是,那看似酥脆的单薄栏杆完好不损,不见半点毁坏!

  与此同时。

  云笙发出一件符宝,炸裂轰然之间,整座药神殿的虚空都仿佛被扭曲。

  神王镇狱符。

  云笙像是背上了几座山峰,双脚牢牢地踩着大地,行动艰难无比。

  连她都如此迟缓,更不要说被符箓针对的道人了。

  这是她少有的领域符,是她所剩不多的底牌之一。

  砰砰砰!
  面对如一座天狱笼罩下来的庞大压力,道人强行横挪闪避,毫不示弱,身体跟随变大,肌肉鼓起,犹如挣脱一道道束缚般,空气中都发出拉断绳索的声音。

  蹬!
  这个时候又有一道身影。

  青衫飘飘,俨然是一个随意而洒然的中年人!
  “老家伙,快拦住那个丫头,那个丫头得到了药神殿的天材地宝,”

  老道人高声叫道。

  中年男人闻言,二话不说。抬手就是一掌朝云笙拍过来,
  一时间,云笙感觉整个世界都弥漫着仿佛末日来临般的气息,宛如天塌地陷、万物归墟。

  云老见状催动天罗垂云扇迎头就是一扇子。

  殿摇地动,两股可怕的力量相对,于虚空中制造出一个幽暗漩涡,疯狂吸纳着周围气流乃至种种力量。

  处于中央的云笙只觉自身一轻,身体不由自主的腾空,就要投向漩涡之中。

  “云丫头,快释放刀神符。”

  云老在她脑海中大吼。

  云笙此时身不由己,浑身血肉骨骼都出现坍缩迹象,疼痛无比,心中清晰听到了它们的喀嚓之声。

  闻言,她艰难掏出一枚玉牌,捏碎,恐怖的刀光急速斩出。

  宛如太日东升、混星爆炸,整个天地都变得一片幽暗,似乎万物都即将返回虚无,所有力量仿佛齐齐凝缩于一点,有深邃幽暗的黑色光影撕裂虚空,发出恐怖到无法想象的凌厉刀意。

  中年男人见状,不慌不忙,抬起另一只手,撕裂一切的刀光与压塌虚空的大手瞬间就碰撞到了一起,长刀斩中掌印。

  嗡嗡嗡……先是低沉到让人烦躁和骨骼发酸的声音,接着轰隆巨响爆发,形成幽暗漩涡的冲击风浪横扫一切,将云笙再次抛飞了出去,体内再有骨骼断裂之声。

  恐怖的力量爆发开来,而周围的宫殿长依旧没有半点损坏,像是不会被凡俗之力伤到。

  云笙浑身疼痛,有的地方旧伤撕裂,血流如注,有的地方是坍缩血泥。

  如果不是口中灵丹,以及体内的两颗金丹药力还没有完全散去。

  恐怕她的身体早就坚持不住了,

  不过面对罗天垂云扇与刀神符的冲击,对方同样也不好受,被阻了一阻。

  而云笙则是借着残余的反弹之力,绕了一个半弧,留下残影,冲进了走廊尽头的迷雾深处。

  当中年男人想要趁胜追击时,一道道身影分别从各个方向而入。

  忽然药神殿一种莫名难言的变化,那种变化十分诡异,让人的心跳不由自主的加快,咚咚咚,咚咚咚!
  “难道药神殿中还有什么宝物?”

  中年男人目光闪烁,立即停下了脚步,与前来的众人一起来到了那座大殿之前。

  这个时候,他们才发现,这座大殿外面笼罩了一层土黄色的结界,十分坚固。

  “刚才那个小丫头是怎么进去的?”有人怀疑。

  “我们试一试,能不能打开。”那个老道提议。

  “我来吧,”这时有人开口,那是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不过,那一身澎湃的气息,还是能够看得出他是一尊元神。

  只见他一拳击出,混沌无云的天空因此异变而乌云骤生,那以肉眼都追不上的拳头犹如飞速闪电,朝着那透明的土黄色屏障狠狠击去!

  果然,空间中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轰隆隆……”

  声音悠远绵长,仿佛混沌初开!

  轰然作响的嗡鸣声在在场的所有人心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记忆。

  轰隆隆…

  透明的土黄色屏障上散发出肉眼可见如水波一般的波纹!

  这个时候,宫殿深处仿佛有什么可怕的存在苏醒,一股古老而沧桑的威压在振荡中缓缓散播出来。

  居然像巨石一样沉沉地压在每个人的心头!

  在场所有人在这一刹那都觉得心神不定,魂不守舍;

  而修为低点的,更是感觉如芒刺在背,稍有异动便会身死道消。

  近处的那个出手的魁梧中男子更是更是浑身颤栗,肉身和元神都几欲崩裂开来,他瞳孔放大,眼角都快崩解。

  眼中尽是恐惧。

  “不好!”

  在场所有人都感受到那股恐怖至极的气息,他们不顾一切想要逃跑。

  可是淡淡的昏黄色光芒从透明光幕上升起,犹如辐射般照耀在他们身上。

  将他们的身影照得越来越透明,直接穿过皮肤照到了血肉,然后照到了比一滴鲜血还微小的身体结构,照到了几乎无法用正常语言形容的微粒。

  崩的一下,丝丝血光跳跃,昏黄色光芒笼罩下的所有人的身体从最微小的结构崩解了,化作无数微尘。

  药神殿前的广场空荡荡的,重新恢复安静。

  那些气息刚刚充塞整个广场的人影随之消失,分成数不清的小份,充斥在每个角落,然后迅速消散,融入了天地。

  砰砰砰。

  云笙慌不择路,脚步不停,撞开侧门,走到一个殿阁前。

  眼前是飞檐拱斗,重重叠叠,走廊蜿蜒曲折,通向幽深之处,让人不自觉静心静神,是个适合潜修的好地方。

  “云丫头,我们快去星辰宫主殿,这些偏殿虽然环境清幽,但是没什么好东西。”

  “如果星辰宫真的留下传承,肯定是在主殿。”

  云笙闻言顾不得遗憾和惋惜,快步朝着前方走廊奔跑。

  而且她现在不敢飞高窥探四周,怕被后面的那些人发现。

  只是当她来到一个叉道口时犯了难。

  “朝右,”这个时候,云老及时开口,“星辰宫的格局如果真是与后世大教祖庭格局一脉相承,那么在没办法明辨方向的时候,选择右边,肯定能走到主殿的方向。”

  云笙闻言,立即选择右边,贴着地面飞行了一阵,重重叠叠的建筑群一空,前方果然出现了一座大殿,上书:“北极殿”。

  看着那巍峨雄伟的宫殿……云笙并未贸然进去,反倒停了下来,等待伤势再恢复一点,免得里面有什么危险。

  她环顾四周,发现另有一条路似乎是从侧门延伸而来,不知道通向哪里。

  少顷,云笙恢复了五六成伤势,她取出傀儡,催动傀儡,推开北极殿大门,大门没有禁制,轻轻一推,便自行打开。

  内里幽暗莫名,有七颗大星闪烁。

  七星闪耀,笼罩着一处高台。

  凝目看去,云笙轻咦了一声,因为高台之上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难道被人捷足先登了?
  云笙没有太太意外,既然她能够走在一些人前面,那么一定也有人走到她前面。

  也许是历史中别的人机缘巧合至此。

  云笙没有时间去失望,她快速收起自己的傀儡,越过北极殿,直奔下一处殿阁,依旧是选右。

  正好通过那扇侧门。

  飞奔了一阵,靠着阿生的玉佩,云笙有惊无险闯过了几处禁制,穿过恢弘殿阁,精美小筑,清新水榭,沿路之上的种种风景都未能让她驻足,很快,她眼前又出现一座殿阁,上书南斗殿。

  南斗殿!
  云笙没被贪欲蒙蔽眼睛,如法炮制,按部就班掏出傀儡,并检查了附近有没有埋伏。

  吱呀,傀儡推开那扇朱红之门,内里幽幽黯黯,死气沉沉,近乎凝固,似乎生机,六颗大星有气无力的散发着惨白的光。

  进入殿中,直线前行,过了好几个呼吸,高台映入她的眼中。

  空的!

  又是空的!

  高台所在位置还有深深凹陷,但里面空无一物。

  她能够想象这里放置的肯定是一件重型宝物。

  “丫头,失去的已经失去了。接下来先把所有的宫殿都搜查一边,才伤春悲秋吧。”

  这个时候,云老再次提醒。

  云笙深吸口气,缓缓吐出,“好的,云老。”

  说着,她让沮丧不扰其心,冲出了南斗殿侧门,换了一个方向,继续朝着下一个宫殿而去。

  没过多久,一座奇异的大殿出现于云笙眼中,它通体幽暗混沌,不分黑白,却有无数星辰缠绕,散发着道道璀璨星芒。

  而那些璀璨星芒则绽放亿万炫彩毫光,生生不息,无尽衍化,蔓延入虚空,仿佛遍及寰宇,能量笼罩诸天万界,虚空各处。

  看到那一座混混沌沌通体被星芒笼罩又没有具体形状的殿阁,云笙只见地它大门上匾额清晰写着:

  “星辰殿。”

  “是星辰宫的主殿!”云老激动道,“快,不,小心点,这座大殿通体被星辰法禁缠绕,必须太古星辰道信物才能打开,应该传承完整。”

  大门紧掩,云笙驻足,不敢怠慢,再次拿出傀儡,将玉佩放到它手中,一步步来到那璀璨星芒之前,缓缓举起玉佩……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