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司荣

2022-06-20 作者: 荔枝不甜丶
  第185章 司荣
  “娘,我不想娶表妹,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同意的。”清秀的少年拉着司大娘子的袖子倔强的开口,话中满是委屈,语气却也带着坚定意味。

  司大娘子颇为无奈的看着小儿子,语气却慈爱有加,“儿啊,你若是真不想娶也可以,娘不逼你,但你也绝不能娶那个女人。”说到后面,司大娘子的语气不由加重了两分。

  司荣一听这话,急得脸都红了,“娘!阿鸢都怀了我的骨肉了,那可是你的亲孙子!”

  “闭嘴!!!”一听这话,原本宠溺小儿子,对小儿子一向有求必应的沈氏大声怒喝。

  什么孙子!她们司家是正经的书香门第,百年读书人家,哪里容得那种女人!

  司荣一看母亲怒发冲冠的样子吓了一跳,从小到大母亲对他总是有求必应,宠爱有加。

  可偏偏在这件事上寸步不让,不论他怎么恳求都不松口。

  就算他闹绝食,母亲也只同意让阿鸢为妾,还要他先娶妻才行!
  娶妻也就罢了,偏偏还要他娶那个冷冷清清的表妹!

  他一点都不喜欢舅舅家的表妹,那步步守着礼仪规矩,张口闭口就是礼字的模样简直和他娘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点风趣都没有!

  若是只是亲戚往来,他倒是不介意当个和颜悦色的好表哥。

  可他娘竟然要他娶她为妻,那怎么可能!

  他可不想和他爹一样,一辈子都没得松快!
  “母亲,我绝对不会娶表妹的!你若执意如此,儿子只好出家了!”司荣固执的昂着头,不管不顾的说出自己的打算。

  在他看来,母亲一向疼爱自己,只要坚持就一定能让母亲让步。

  可他不知道,司大娘子一辈子遵循礼仪规矩,有些东西早就刻进了她的骨子里。

  不说那个阿鸢只是个杀猪匠的女儿,就说她不知廉耻,无媒苟合的行为,也绝不是司大娘子能接受的。

  若不是实在疼爱小儿子,司大娘子连为妾的机会都不会给。

  她原本打算给儿子正儿八经的娶个正妻,再找个日子悄悄的把人抬进门,这事也就过去。不会碍了门楣脸面,也不会让外人说道。

  为此,她这几个月没有少操心,明里暗里的打听了不少人家。

  可府城也就这么大,门楣相当的人家到底是听到了风声,都躲着她的话。

  若是娶个普通人家,司大娘子又觉得闹心。

  小儿子顽劣归顽劣,可读书是有天赋的,大儿子在读书上没有太多天赋,考个秀才已经是路尽了。

  司家往后还得靠小儿子延续科举一途,想走科举,这正妻就不能随便选人。

  一连两月,这婚事是毫无头绪,可那小贱人的肚子却是不等人的!眼见着一天天大起来,很快就要藏不住了。

  如今又是乡试的当眼,若是那家人不管不顾的闹起来,她相公的科举怕是都要受到波及!

  再加上司荣又是闹又是绝食的,司大娘子这真是两头夹击,不得其法了。

  却也是这时,许月来了。

  这娘家侄女是嫡亲的,年纪又合适,门楣也相当,不管怎么看都是合适人选。

  她甚至都亏了心,要将千里迢迢寻来依靠她的亲侄女许配给小儿子。

  可偏偏,司荣又作的要死,死活不愿意娶许月为妻。

  看着小儿子这般,司大娘子心里是恨毒了那个杀猪匠的女儿,小贱人不知用了什么手段,竟勾的她儿子这般死心塌地!

  “好,好!!你可真是我的好儿子!”司大娘子气怒的抬着手,却终究没能将巴掌落下。

  她疼爱了十几年的儿子,悉心教养花费了无数心血,却得来这么一个忤逆不孝的结果!

  司荣看着母亲的怒容,有几分歉疚,却依然不愿退步。阿鸢的肚子四个月了,不能再拖了!

  阿鸢说的对,只要他坚持,母亲一定会成全他们的!
  从小到大,只要是他想做的,想要的,母亲就从来没有拒绝过!
  这次一定也可以!

  司荣不断的在心里给自己打气,却没想到,这次,他的打算落空了,他的坚持不仅不能让母亲让步,还将自己逼进了绝路!
  看着儿子固执的态度,司大娘子眼神一黯,她错了,一开始她就不该让步!
  那样不守规矩不知廉耻的女人,竟会些下三滥的手段!若是真把那样的女人留在儿子身边才是害了小儿子!
  呵,想进我司家大门?呸!
  闭眼深深的呼了口气,司大娘子恢复了往常端庄的姿态。

  “好,你既不愿娶妻,那这件事就不必再说了,娘不会逼你,往后你就好好在家里读书,在你考取举人功名之前,娘都不会给你说亲。”司大娘子冷着脸,丢下话就走了。

  司荣看着关上的大门,这才回过神来,母亲这是什么意思?
  不考取举人功名不说亲?那阿鸢怎么办?!

  少年通红倔强的脸瞬间变得苍白不已。

  再任性,他也是从小读书的人,儿女亲事,没有父母做主,媒妁之言,根本不成!
  他想娶妻就必须要母亲同意!否则他连提亲下聘都做不到!
  (提亲下聘并不是拿钱就行的,还要写下聘书,请媒婆等程序,都需要长辈签字之类的,不然是不作数的。古代正经的订婚书,下聘礼单等等都是具备法律效力的。)
  廊道拐角处,许月抬眸,静静看着怒气冲冲离开的姑母,唇角微勾起一丝轻笑。

  半月前她风尘仆仆的依照父亲遗言来寻姑母庇护,望姑母能为她寻一桩合适的婚事。

  却不想,不过刚住下三五日,姑母便悄悄同她说,希望她能嫁给表哥。

  许月虽然有些诧异,却也没有反对,在她看来,嫁给谁都是一样的。

  嫁给表哥好歹知根知底,姑母又是亲姑母,往后总不会像别人家那样,被婆婆磋磨。

  何况司家和他们许家也算门楣相当,这桩亲事,族里的族老们肯定是不会反对的,有姑母姑父在,族中也不敢再打她嫁妆的主意,更不敢伸手强占她父母的遗产。

  所以她心里也没有多抵触,甚至还认真思量过一番。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