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番外:往事(一)落地成盒?

2021-11-29 作者: 淋雨的橙子
  第145章 番外:往事(一)落地成盒?

  …………

  下午西斜的太阳射入这并不算繁华的居民小巷两旁建筑顶端,越发衬得它的下方狭窄逼促。

  两旁的破旧的楼层足有七八层高,绝对算得上违规建筑,但它作为城郊早已被遗忘的旧城区,倒也没什么人在这边巡查。

  灰暗与一些角落里零散的垃圾,还有空气中若隐若现的奇怪气味,都使得这里充满一股落败的气氛。只有窗台一些人家上隐隐露出的一点绿意才使得这里稍稍有了些生机。

  而在这天,一个穿着白色短衫配牛仔裤的女孩走过,看她的年龄,不过十六七岁的样子。鸭舌帽下的桃花眼弯着,模样明艳动人。

  她背着一个有些老旧的双肩包,踏着下水道上一块一块铺成小道的水泥板上,把他们踩得咚咚作响。

  “啪!”

  不远处的顶层传来喧闹声,像是一男一女在吵架,听声音都不怎么年轻的样子,应该是对中年夫妇之间的口角。他们的声音并不收敛,在这隔音近乎于无的破旧小区里,连走在路上的人都能把他们的声音听的清清楚楚。

  “我是缺你吃了还是缺你穿了,你靠我养活,凭什么和我闹!”

  “姓张的,你没有良心,我为什么辞了工作你不知道吗?当初说的好好的,结果你女儿都五六岁了,你也好意思去*别的女人。”

  “还不是你这个没有的废物搞得,我妈想要个孙子,你看看你,这么久了,生的尽是些赔钱货。”

  女子尖叫声和玻璃破碎的声音响起,在这个寂静的小区里显得有些尖锐。

  下面的那个少女摇了摇头,这样事情可真够糟心的,但她也并不怎么在意,不是因为她冷血淡漠,而是她只是一个路人而已。

  一个不清楚事情真相的路人,她要做的事情就只是路过而已。

  但上天很明显不仅仅只是让她路过这里就完事了,她的人生也因为这夫妻二人的吵闹完全改变。

  等她走到他们楼层下时,听见上面阳台处传来一阵闷响和一个女子的闷哼声。不等她猜想发生了什么,就感觉上面传来了一阵“咻!”的风声。

  下一刻,她的脑袋一沉,整个人便倒在了地上。

  瓷器碎裂的声音和着上面那女子陡然再次升高了一个调的尖叫声在她耳边渐渐远去。

  眼前泥土和绿叶散落下来,除此之外还有黏腻的红色混杂其中,像被打翻了的番茄酱。

  那番茄酱般的红色液体也在她眼前渐渐远去了,她感觉自己轻飘飘的,在空中越飘越高。

  看着眼前的景象越来越小,整个城市都在自己眼前变小,那个路人少女这才懵懵懂懂地认识到了一个事实,自己好像已经死了。

  云亦可,卒,享年十七,死于高空抛物。

  …………

  云亦可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飘着飘着就到了宇宙中去了,路上遇到的各类生命体的灵魂还挺多,但真正能交流,还保留神智的却一个都没有。

  慢慢的她发现了一些规则,那些灵魂在宇宙中都会渐渐丧失神识,浑浑噩噩到了一点程度,整个灵魂就完全空白。

  被洗去了全部信息的灵魂会被吸入最近的生命星球中去,受离它最近的生命气息靠拢,这才完成了一个轮回。

  云亦可在好几十年的漂泊星际生涯中掌握了这些规则,早已见怪不怪了,但她也隐隐发现了自己的特殊。

  根据她的观察,别的灵魂都是没几年就可以重新投胎了,偏偏自己还卡在这第一步,而且面对这枯燥的宇宙,孤独的漂泊,自己的精神却还没有崩溃,也是不一般。这是不是证明自己的灵魂比别人的格外强大?

  可这除了让她多飘了几十年,别的却没有办点好处。

  但就在她日常漂泊的某一天,云亦可突然感觉到自己耳边传来一阵琴音,同时还有一个模糊的女子伴着那琴声在说些什么。可惜距离太远了,听得一点也不真切。

  就在她疑惑之时,一个小小的黑洞凭空出现在自己面前,不等她反应就一把把她吸入其中。

  云亦可只觉得眼前一花,一座巨大的有六个入口的巨型光阵出现在了自己眼前。

  那光阵在感应到她的到来好像亮了一下,但不等云亦可观察,她身边再次出现了一个黑洞,把她吸了进去。

  …………

  午门外,一早就站了许多群众,随着时间的推移,人群越来越多,摩肩接踵络绎不绝的,都伸长了脖子往最中心的那处高台看去,像是在等什么极为重大的事情。

  “快看快看,出来了出来了。”

  人群喧闹中,众多视线投向了那个被一群官兵围着的那群人中。不过准确来说他们看的是其中唯一的那个少女。待到他们看清了她的容颜,静默片刻,顿时以她为中心,响起了一片吸气声。

  被他们争看的那个少女叫顾雪樱,是前启轩第一世家唯一的嫡女,也是公认的启轩第一美女。

  和其他囚徒相比,她看上去才十二三岁的样子,也没有穿囚犯,而是穿着一身单薄素白色的麻袍,手上还抱着一把古琴,神色呆滞,但却给人一种惊心动魄的美感。

  在短暂的安静下很快人群中又响起了一片窃窃私语声。

  “那个就是第一美女顾雪樱吧,好看是好看,但怎么年龄这么小?”

  “还不是人家有个好爹嘛,之前谁敢说不好看,传着传着第一美女称呼就有了。”

  “要我看,她母亲那位顾夫人就是之前人们公认的第一美女,那可不含半点水分。她生的女儿比她年轻时还要好看一点,提前预定一个第一美女的名头也没什么。”

  “可惜了,红颜薄命啊!这么年纪轻轻就要被砍头。”

  “总比充入教坊司来的好……”

  …………

  “她看着好像有点傻。”

  “什么叫有点傻,那顾雪樱本来就是傻子,据说是因为早产,从一生下来就是这样的傻。”

  “那可真是可惜,人无完人啊!”

  …………

  “为什么她要抱着把琴?”

  “这个你们就不知道了吧!据说那顾雪樱虽然傻,但从生下来起就会弹琴,从小到大琴不离身。我监狱里的亲戚可是告诉我了,顾雪樱死活就是不肯松手,力气也不知道为什么特别大,就没人能从她手上把那琴给抠出来。再加上看那小姑娘可怜,生了些怜惜之心,所以才让她抱着琴就上刑台了,以后也算是一段佳话了。”

  “原来如此。”

  …………

  那少女随着那官兵到了那刑台之上,一行人纷纷被绑在了柱子上。

  “午时已到,行刑!”

  “咚!”人头随着那声号令接二连三地掉落在地上,血红色的液体流下了刑台,吓得周边的百姓齐齐往后退了好几步。

  几番人头落地后,还剩一人还没有被砍头,兴许是她长得太惹人怜惜了,身影的刽子手都下意识地漏过了她,
  刽子手们交换颜色,才有一个人不情不愿地走了出来。

  但被绑在柱子上的顾雪樱呆滞的神态已经消失了。当第一个也就是顾家主的头掉下来时,顾雪樱一下子就惊慌的睁大眼睛,一个接一个的人头在她眼前倒下,她的眼神有些涣散。

  “不!”她小声道,她用涣散的眼神看着陪着自己长大的族人被一个个杀害,但她又好像没有在看着场面中的杀戮,像是透过那些人首分离的尸体看着别的东西。

  “不要。”她喃喃道,眼前血与火焰混在一出,锋利的刀刃充当着死神镰刀,无情的收割着大片鲜活的生命。

  一个青衣女子盘腿坐在摇摇欲坠的危楼之上,手中古琴琴弦俱断,琴身上还有着多出烧焦的痕迹。但就算是如此,那青衣莲纹道袍女子却依旧把抱他紧紧抱在怀里。

  “交出雪樱琴,饶你不死。”

  “想得美,琴在人在,琴亡人亡。”

  那女子轻抚琴身道,眼中的坚定表明了她的决心。

  “那你们就一起去死吧!”

  她被逼着到了危楼边缘,这时远处传来一声巨大的哀鸣,刹那间,天地之间下起了血雨,天地同悲。那女子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悲声道:“锲哥!”

  她眼睛在这一刻被血丝染得通红,眼中狠戾的看着来人:“竟然你们如此咄咄逼人,那就一起同归于尽吧!”

  她染着鲜血的手指再次按上了琴身,以她的心口血为弦,生命灵魂为献奏上了一曲杀机肆意的琴曲,仔细一听,都让人有走火入魔的危险。

  “这是……《远古召魔曲》?不是早就失传了吗?”

  “快,快阻止她,她在召唤远古魔神!”

  “疯了,真是疯了!”

  …………

  血,依旧是血,不过这次有一个青衣道袍的女子缓缓倒下,她嘴边源源不断地溢出黑红色的血块,原本清丽的脸庞看上去格外狰狞。

  她抱着手中残琴,喃喃道:“雪樱,我的琴灵,历代掌乐者就我对不起你,害你损害到了这种地步。我去陪锲哥,你好好活下去。”

  她耗尽最后的灵力勾画出一个简单的阵法,把那古琴投了进去。最后她身后隐隐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狰狞黑影,踏着白骨与鲜血而来。

  …………

  混乱中,顾雪樱隐隐听见有个清亮的女声带着烦躁道:“怎么成这个样子了?”

  “只能抽灵出来重新养魂了。”

  …………

  “啊!都不要死,不要!”

  顾雪樱盯着那些掉落的人头和四处流淌的鲜血,眼前又似乎出现了那个青衣女子被屠戳的样子。

  她想去护住那个青衣女子,下一刻,在众人瞠目的视线下,顾雪樱挣看足有她手腕那么粗的麻绳,不顾鲜血抱住了顾夫人的尸首,眼中泪水横流。

  她想起来了,她是历代被供奉的上古雪樱琴的琴灵,在那次大灾难中残灵被投入轮回。所以她才会浑浑噩噩,所以她从一出生就会弹琴。

  她看着眼前熟悉的家人,又依稀回到了那场劫难中,自己的主人在自己身前喋血。

  “不!”她哀声道,“不行,都不要死。”

  那些刽子手互相看了几眼,缓缓地把那白衣女子给包围了,手中雪亮的大刀上鲜血直流。

  就在许多人都不忍心地闭上眼睛时,他们听见那个白衣女子泣声道:“那位长官,可否让我最后弹奏一曲。”

  那督促刑场的官员原本与顾家有旧,只是关键时刻投靠了皇族,这才没有落得满门抄斩的下场。

  他看着台上的顾雪樱,脸上也露出了不忍之色,加之下面的民众都在高呼着让她弹一曲,他也就半推半就的同意了。

  只见在众目睽睽之下,那白衣女子抱起了身边的琴,盘腿坐下,雪白修长的指尖摁上了琴弦,刹那间,一个尖锐的颤音响起,却在下一刻让刑场上所有嘈杂的声音通通消失了。

  她信手拂过琴面,一阵尖锐古怪却又充斥着说不出的伤感和哀鸣,让许多人都忍不住落下泪来。

  随着琴声渐渐滑向低谷,陡然一转,再度悲愤尖锐了起来,天也变了。原本万里无云的天刹那间玩乌云密布,阴风怒号间,天地同哭。

  顾雪樱不顾已经哭成了一片的观众们,嘴中和着琴音念念有词道:“小女雪樱,今召远古魔神,愿以血肉灵魂为祭……”

  但念道最后的要求之时,她却怎么也说不出把所有人都杀了那样的话,最终只是重复之前的话,闭上了眼睛。

  …………

  “啪!”

  一股湿意从眼皮上传来,下雨了。

  不对,云亦可下一刻睁开了眼睛,自己不是已经死了吗?为什么还能感受到眼皮的存在。

  她这一睁眼却被眼前密密麻麻的人头给再度吓了一跳。那些人好像都挺伤心的,还有不少正抹着眼泪。

  他们都看着这里干什么?云亦可微微侧过身去,看见了大片的鲜血和几个神色各异的人头。

  远处传来一个声音:“斩立决,行刑!”

  云亦可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自己这是在……刑场上,马上要砍头的那种?!

  自己这是……落地成盒了?!
   就这样完结了吧,虽然算得上烂尾,因为自己之前写的时候不小心漏掉了很好细节,也是因为这本书写的太仓促了。感觉很对不起书中的那些人和你们这些读者,但积重难返,也只能这样了。之前是打算写40万字的,没想到已经五十多万了,也就这样吧。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