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 身份

2022-01-20 作者: 乔轻染
  第278章 身份
  迟凝最终还是没有把事情闹大,虽然心疼徐姨娘,但为了自己往后的日子能好过,她不得不当做不知情,看望过孙茹欣后就灰溜溜的回了四皇子府。

  没了迟凝搅局,国公府的日子便平静下来,又过了半个月左右,殿试的成绩也随即有了结果。

  刘明宸不负众望,年纪轻轻就成为了探花郎,也算没有埋没刘家百年读书人的风骨。

  迟君杭可能是因为孙茹欣已经平安生产,心中没了担忧,所以名次也非常不错,得了二甲进士出身。

  因为战事又起,所以皇上干脆直接省了琼林宴,大笔一挥,便把众人的官职都分了下去。

  刘明宸去了翰林院,原本迟君杭也是应该被分到翰林院的,但是他自己去求了老公爷,说想去都察院历练一番。

  若是去都察院,那往后的晋升便是放弃了内阁,但都察院也确实是历练的好地方。

  老公爷没有多说什么,只让迟君杭自己规划好,往后不要后悔就行。

  刘明宸和迟君杭任职之后,迟婉莹夫妇便带着刘碧柔回了常州。刘明宸在京中少说也要任职满三年,之后会不会调回常州,还要以后再看了。

  转眼就到了五月,匈奴经过多次试探,最终没能忍住,还是和燕北军打了起来。

  不过有迟励宇迟明宇兄弟二人在,还有骁勇善战的燕北军,匈奴一次都没捞着好,反倒损失了不少兵力。

  眼看用不了多久就能结束战争了,这时候四皇子却不知何时带着人偷偷溜到了匈奴后方。

  皇上说是让两位皇子去前线,但也是拨了两千亲军给二人的。这两千人不归迟励宇帐下,只是为了保护好两位皇子。

  四皇子观战了几次,觉得这匈奴也没多厉害,心中就有了其他的想法。

  他带着自己的人,悄悄溜到了匈奴后方,想要放火把匈奴的粮草给烧了。但想法挺好,做起来却难。

  四皇子不但没办成,反而暴露了身份。也幸好他身边带了不少的人,损失了一部分人后,他从匈奴大军逃了出来,但是却没能回到燕北,反而失去了踪迹。

  消息传回京城后,皇帝大怒,在朝上发了好大的火。

  有幸灾乐祸想要看国公府热闹的人,还等着皇上什么时候惩罚迟励宇看顾不当呢,结果皇上不仅没有斥责迟励宇,还传旨让迟励宇专心战事,更是斥责四皇子成事不足。

  外人热闹没看成,却也是看清了国公府在皇上心中的地位。自然还有对四皇子能力的斟酌,虽然成年皇子不多,但显然,四皇子也没有让人信服的能力。

  朝臣们怎么想,皇帝没空去搭理,现在最主要的,是要把西皇子给找出来。

  皇上连夜召集了暗卫的四位统领,让他们一定要亲尽全力,把四皇子平安带回来。

  沈宴铮原本最近是没什么事情的,而且眼看就要到他及冠的日子,所以最近都闲在家中。

  现在突然出了这种事,他自然是没时间留在京中了。

  从皇宫出来后,他便快马加鞭回了长平侯府,让苏木给他收拾行李,明日就要出发去燕北。

  元老夫人这儿自然也得了消息,她也顾不上这会儿已经入夜,直接让人去把沈衡夫妇给叫了起来。

  长平侯沈衡和夫人宋氏连外衫都没来得及套,急匆匆的就去了元老夫人的院子。

  “母亲可是有什么事?这么着急让我们过来。”沈衡担忧不已,进屋后就来到了元老夫人的床前。

  元老夫人没工夫跟他寒暄了,直言问道,“皇上是否要让铮哥儿去燕北寻四皇子?”

  “母亲如何得知?”沈衡一愣,他知道,是因为皇上已经跟他商量过,但老夫人却不知内情,又是如何猜到皇上会让铮哥儿去?
  元老夫人眉头紧皱,厉声问道,“问你是与不是,你如实回答!”

  沈衡苦笑一声,实话实说道,“皇上确有此意,四皇子在匈奴地盘失踪,不好让燕北军大张旗鼓的去寻人。但暗卫在匈奴也有探子,铮哥儿去也合情合理。”

  “胡闹!你让铮哥儿入了暗卫我本就不同意,如今还要他去冒如此大的险境,你到底是如何想的!”元老夫人大怒,也顾不得房中还有下人在,直接冲着沈衡的肩膀就拍了一巴掌。

  沈衡没想到元老夫人反应会这么大,整个人都有些愣住了。

  “铮哥儿有这个能力,更何况咱们长平侯府自来就是以战功起家,铮哥儿如今已经是暗卫的统领,他日后若是想要搏出功名,只在京中做个名门公子,又如何能成?而且这次明显就是个机会啊,母亲为何会反对?”

  “他跟你去剿个匪我就不说什么了,可这次不同!那可是和大周征战了几十年的匈奴!虽然如今已经不成什么气候,但危险总归是有的!铮哥儿是什么身份,你怎么能让他去冒这个险!”

  老夫人听了沈衡的话后,气的差点儿背过气去。颤抖着手指着他,恨不得再拍他几巴掌。

  “咱们府上的二公子,什么时候连战场都上不得了?”沈衡有些看不明白元老夫人了,觉得她今日实在是有些反常。

  长平侯府中如今有四位少爷,大少爷沈卿煦如今已经封了世子,在都督府中跟着沈衡也已经开始历练。下面的二少爷沈宴铮和三少爷沈时逸同龄,但沈时逸却志不在此,功夫学的都马马虎虎。四少爷沈承雲年纪还小,如今还在学堂中读书。

  这四个小辈儿中,若说能力最强的,当属二房长子沈宴铮。沈衡这个做大伯的,最欣赏的也是他。

  只是沈宴铮不能袭爵,若是他想要出人头地,自然就少不了要努力更多。

  让沈宴铮入了暗卫,沈衡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只是很显然,家中的老母亲并不赞同他的决定,为此也没少给他脸色看。

  沈衡之前也纳闷儿过,元老夫人对待几个小辈儿从来都是一视同仁,没说偏向过哪个。可今日瞧母亲的反应,明显有异。

  一旁的宋氏也是急的团团转,见沈衡皱着眉询问,她也实在忍不住了,便试探着跟元老夫人说道,“母亲,这件事怕是瞒不住了!”

  “瞒不住了?你们到底瞒了我什么?”沈衡这下更懵了,不知道母亲和妻子两人有什么事情是需要瞒着他的。

  老夫人沉默了片刻,在宋氏焦急万分的等待之后,她这才下定决心,沉声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隐瞒了。铮哥儿,不是老二的孩子!”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