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2章 一曲《窦娥冤》

2021-11-30 作者: 暗黑茄子
  第412章 一曲《窦娥冤》

  戏台后面,有一个屋子,连同戏台,是给戏班休息和更衣所用。

  这个时候,林默和陈兵就躲在这里面。

  “你和那个小鬼是商量好的?”陈兵也不傻。

  刚才林默一脚把那个小鬼踢下来,对方居然也不告发,而是立刻就跑,显然是为了引走那个恶意十足的梦魇。

  只有商量好的,才会这么干。

  逻辑是这么一个逻辑,但同样的事情换成陈兵自己,他自问做不到。

  头一个就是他没法子让其他梦魇听他的。

  尤其是在这么短的时间里。

  这感觉就像是你给一头牛弹琴,完事儿之后非要让牛给你点评两句是一个道理。

  “当然,不商量好,那小子肯定卖了咱们了。”林默这个时候透过木板和木板的缝隙,向外张望。

  “怎么商量的?”陈兵是真好奇。

  说起来,陈兵成为总局专家的时间,也就比林默多两三个月。

  经验,是比林默多,但也有限。

  毕竟安全局成立才一年多,尤其是在起步发展阶段,早加入一天,那之后的待遇级别什么的,都可能不一样。

  不过这种事情随着安全局的发展,慢慢的就变正规了。就说现在,想要短时间内爬上去都很困难,就连候补专家转正,都要严格很多。

  拿胖子举例。

  换做以前,胖子要加入候补专家行列是没问题的,毕竟之前安全区缺少人手,尤其是入梦之后还有自保能力的人手。

  可就是一个月时间,人手问题就解决了不少,再招收,就要考察能力了。

  “我答应送他一个玩具,小孩子都喜欢玩具,小孩梦魇也一样。”林默不是第一次和小孩子梦魇打交道了。

  他经验很丰富。

  “你哪来的玩具?”陈兵不理解。

  林默指了指在这屋子角落里的纸箱子。

  “里面!”

  此刻纸箱子里的兔子没来由打了个哆嗦,总感觉有人要暗算它。

  陈兵也不好问林默你出来执行这么重要的任务,为什么要带玩具。

  趁着这个机会,林默把之前从阿斌嘴里打听到的消息和陈兵通了通气。

  “具体就是这样,可能很久以前,这个村子里发生了这么一个命案,那个张木匠的妻子含冤而死,怨气冲天。巧的是,那个时候村子刚好被某个污染源污染了,发生了噩梦时间。可想而知,这个女人变成梦魇之后会如何复仇了。”

  陈兵一听也是连连点头。

  “我听说过,在以前通奸,女子要浸猪笼,男人要乱棍打死。这不是一两个人能办到的,必须得是村子里德高望重的人都同意,大家一起行刑,所以,这贵门村的村民,都是死在那个女梦魇手里的?”

  “有这个可能啊!”

  “可这村子里的其他人,也很厉害啊,就说刚才那个四分五裂的家伙,我当斥候队长这么长时间,还从来没见过那样的。”

  “我也没见过,陈队长,你说之前来探查的专家,是不是被那个东西给害了?”

  “不应该啊,乌鸦说他们在唱戏。”

  “那接下来,得先把这唱戏的事情搞清楚,所以我觉得咱们躲在这里正合适。另外,我和阿斌约定好了,他把那个梦魇甩开之后,就来碰头!”

  陈兵听到一愣。

  “你和那个小鬼约好了?”

  “那肯定啊,不然它怎么会帮咱们。”

  正说着,前面靠近一个人影,正是阿斌。

  刚才从树上摔下来的时候,阿斌脖子摔断了,此刻是歪着脑袋,样子挺恐怖。

  “叔叔,你在不在?”

  还挺有礼貌。

  林默拉开门,放它进来。

  脑袋耸拉的阿斌一脸的期待。

  “兔子呢?”

  “你放心,叔叔说话一个吐沫一个钉,既然答应你,肯定不会食言。”林默一边说,一边从纸箱子里把兔子拎了出来。

  “大哥,这地方不太对劲啊,麻烦你还是把我塞回去吧!”兔子出来之后,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脸上带着胆怯。

  “兔子,现在我有一个很重要的任务要交给你……”林默小声给兔子交待了两声,也不管对方同意不同意,走过去递给了阿斌。

  后者激动的双手颤抖。

  估摸这孩子以前从来没有得到过礼物。

  抱住兔子就不撒手了。

  兔子一看阿斌那恐怖的模样,也是险些厥过去。不过好在这家伙经历过小红裙这一任主人,有了一些免疫能力,虽然不情愿,但有的时候他没有选择的权利。

  既然不能反抗,那就享受好了。

  借着这个机会,林默和阿斌又问了问那个‘满哥’的事情。

  阿斌说满哥是村子里的孩子王,大家都服他,而且满哥也很讲义气,对他们很好。

  “叔叔,那你一会儿还玩不玩捉迷藏了?你要是玩,我就和满哥说一声,加你一个。”阿斌还惦记着这个事情呢。

  “叔叔想起来还有别的事,捉迷藏就不玩了,正好有时间,再问你几个事儿吧。”林默继续打听村子里的事情。

  阿斌记得不多,似乎他记得最清楚的,就是关于张婶和张木匠的事情。

  显然,这件事一定和贵门村此刻的现状有关系。

  阿斌说,张木匠手艺很好,村里的木活儿都是张木匠干的。

  “对了,你们村有保安队吧?”

  “有!”

  “认识杨克吗?”

  阿斌眼睛一亮,连连点头:“认识,杨叔说了,等过了年就教我功夫。我跟你说,杨叔的功夫可厉害呢,村里保安团最厉害的就是他。”

  林默这时候还想多问一些关于杨克的事情,毕竟是那老李头特别‘交待’的,感觉那老李头知道不少事情,对方专门提了杨克,还说如果遇到事情就找他,这肯定不是无的放矢。

  必有深意。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脚步声。

  “嘻嘻,戏班子来了,准备唱戏喽!”

  阿斌这个时候喜笑颜开。

  戏班子?
  林默透过木板缝隙向外看,旁边陈兵也是一样。

  两人看到不远处,的确是有好几个人走过来。

  再看,人不见了。

  林默和陈兵这个时候心生警兆,立刻转身看去。

  就见这个原本只有他们几个的屋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是人满为患。

  林默和陈兵对视一眼,两人都没有察觉,这些东西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实际看过才知道,这些戏班成员,绝对不是活人,但也不像是死人,甚至不像是梦魇。

  “是纯粹的执念!”

  陈兵这个时候小声说了一句。

  估摸是以前遇到过类似的,所以能一下子分辨出来。

  林默点了点头。

  他也遇到过纯粹的执念梦魇。

  例如进化论坛的‘医生’,又例如外卖小哥魏东。

  “纯粹的执念是无法沟通的,它们只会按照既定的记忆,完成既定的事情。”陈兵这个时候说了一句。

  显然是他的经验之谈。

  但林默却有不同的意见。

  “未必不能沟通!”

  林默这么说,自然是有他的道理。

  也就是说,纯粹的执念梦魇,并非是无法沟通的。

  要讲究方式方法。

  林默就曾经和外卖小哥魏东聊过,算是认识,如果下一次见面,对方应该记得林默。

  这里的戏班应该也一样。

  “闲杂人等请出去,几位角儿要涂彩更衣了。”

  一个脸色苍白的干瘦老头鬼魅一般飘到林默和陈兵面前,面无表情的说道。

  声音尖锐。

  这位,十有八九就是班主。

  阿斌吓的就要出去,陈兵也是一样的想法,一般碰上执念梦魇,只需要顺着对方就行,一般也不会出什么大事。

  严格来说,执念梦魇是没什么恶意的,不会主动发起进攻。

  林默这个时候却不想就这么出去。

  他观察过除了班主之外的人。

  其他人,脸上光秃秃的,根本没有五官,就像是一个个廉价的人体模特一样。偏偏这些东西还能活动,此刻坐在木凳前,背对着林默他们,在这种环境下有一股说不出的诡异。

  可乌鸦说过,台上唱戏的是失踪的几个专家。

  这个事情林默想了解一下。

  就见他一脸激动的握住班主的手。

  “可算把你们盼来了,你不知道,我等你们的戏,可是等了好久。尤其是你们那一场《窦娥冤》,唱的好。以前那都是在台下看,今天就想着在后面也看看,若是惊扰到各位,那我们出去也行。”

  听到林默称赞他们戏唱得好,班主居然是露出了一丝笑容。

  语气也是缓和了一些。

  “行有行规,这戏班后台是不能让外人进来的,几位还是出去吧。”

  林默这一次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

  他说这几句话不是闲着没事干,而是为了拉关系。

  说白了,就和游戏里刷好感度是一个道理。

  不管怎么说,说几句话也就算是熟人了。

  历来是熟人好办事。

  就算是以后用不上,那多说几句也不碍事。

  到了外面,陈兵小声道:“这班主很恐怖的,你刚才的胆子是真大,你不怕玩脱了?”

  林默想了想道:“有道是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说好话,戴高帽,无论是人是鬼都喜欢,他没理由生气啊。”

  陈兵无言以对。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可谁敢保证这位就是一个好说话的主儿。

  “另外,我仔细观察了一下,戏班里的人,都没有脸,但它们每一个人桌子上,都放着一张面具,人皮的,刚才套近乎,也是想趁机瞅瞅。”

  “人皮面具?”

  陈兵还真没注意到。

  “那你有什么发现?”

  林默表情凝重,刚想说话,戏台上就已经有了动静,二胡三弦的声音响起,林默和陈兵往台上这么一看,知道这就开始了。

  等到第一个角色出来,陈兵看了一眼,就感觉头皮发麻。

  “是咱们斥候队的高鹏飞!”

   凌晨一更,求票,求票!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