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卖惨搏同情

2021-10-20 作者: 墨染清安
  第86章 卖惨搏同情

  蓜香忙拉住青菱的手,虚弱道:“不要,青菱姐,我一个丫鬟哪能看大夫?”

  青菱拍拍她的手背道:“在咱们家,奴才生病了一样能看大夫的,等你住长了就知道了。”

  蓜香胀红着脸道:“可我没病,我只是饿的,吃几个荷包蛋就能缓过来……”

  胡妈妈道:“那我给你煮碗白面疙瘩,再打两个荷包蛋进去。”

  蓜香忙问:“奴才也能吃鸡蛋?”

  “能,咋不能!”胡妈妈道,“我们家主子宽厚着哩,生病了都能吃鸡蛋,只用跟东家娘子说一声就行了。”

  蓜香想到刚才东家娘子似乎对她买红色布料不满,他为了几个鸡蛋对她更有看法,那她在这里还有好日子过!
  忙道:“我贫苦出身,哪用吃的那么好,给我吃几个窝窝头就行了。”

  尽管胡妈妈和大柱娘子都说没关系,可蓜香就是不答应。

  青菱道:“既然你不肯吃公中的鸡蛋,那我去村里买几个鸡蛋让胡妈妈煮给你吃。”

  蓜香仍旧不答应。

  青菱正色道:“咱们家就我和你两个年轻女孩子,我把你当姐妹看,你如果不接受我一片心意,那就是你看不起我。”

  蓜香这才迫不得已答应了。

  青菱去买鸡蛋时,胡妈妈把蓜香安置在她和青菱一间房里。

  下人都是三个人一间房。

  胡妈妈让她将就躺在床板上休息,回头东家娘子会给她买铺盖等必须品。

  蓜香乖巧的点点头。

  胡妈妈一走,她就打量着眼前的住所,居然是泥砖房!
  不是都说阿笙娘子家有钱吗,却这般寒酸!

  两盏茶的功夫,青菱端着上面躺着三个荷包蛋的手工面进了房间,让蓜香趁热吃。

  蓜香一面吃,一面担心道:“我一来就让你破费,不知道东家娘子知道了会不会觉得我贪享受~”

  青菱道:“你安心吃吧,我不跟她说就是了。”

  中午吃饭时,似锦跟良笙提起蓜香来,还把蓜香的卖身契从空间里拿出来给他看。

  良笙瞥了一眼,笑了起来,:“草字头的蓜,我还以为是人字旁的佩。

  如果是人字旁的佩搭配香字,这名字倒有几分雅致。

  这草字头的蓜搭配香字,呵呵,是指她家的锅盖比别人家的香吗?”

  蓜:释义是淮北话,叫锅蓜、缸蓜,其实就是锅的盖子或者水缸的盖子。

  似锦也觉得这名字有些奇怪,一个酒鬼加赌鬼是怎么会想到这个名字的。

  其实这个奇葩的名字不是蓜香的酒鬼加赌鬼爹取的,而是她为了缠上一个员外的儿子,让人家给她新取个名。

  那个员外的儿子看破了她的小心思,故意给她取这个名字。

  她又不识字,还以为是个好名字。

  被似锦医治过自家羊咩咩的村民在两天后,提着几条一尺长的大翘白和一些槐花来到了似锦家门前,喊:“阿笙娘子在家吗?”

  “在呢。”

  似锦放下手里的针线走到玄关处,热情的招呼:“是英嫂啊,进来坐坐。”

  村里谁人不知,似锦家铺着上了清油的木地板,每日都被青菱擦得跟铜镜似的锃亮。

  谁进屋都得换鞋或者脱鞋,以免踩脏了地板。

  英嫂笑着摆摆手:“不了,我就是来给你送翘嘴白和槐花的。

  我们家的几只羊都被你给治好了,也没啥东西谢你,这些东西你可不要嫌弃。”

  青菱已经换了外出的鞋,走过去,从英嫂手里接过翘嘴白和槐花,笑着道:“我们东家娘子最爱吃河鲜和野菜哩。

  经常带着我去水塘边下网捕鱼,满山摘枸杞芽哩,又怎会嫌弃!”

  英嫂笑着对似锦道:“那我有空再让我男人去水塘里捕鱼给你送来。

  这槐花就没办法再采摘了,马上花就要谢了。”

  似锦忙道:“别送了,再捞到鱼,大的拿到镇上去卖掉,小的自家吃了吧,好歹是个荤菜。”

  想到早饭有吃剩的羊肉馅饼,让青菱拿了两个给英嫂,让她回家热热给她家几个孩子吃。

  英嫂不好意思的收下:“这饼根本就不用热,我家那两个小子就会抢着吃了。

  乡下孩子命贱着哩,喝水塘里的生水,吃冷肉都不会拉肚子。”

  似锦笑了笑,不知该说什么好。

  她家还有两个闺女,比两个儿子还小,英嫂却没打算把这两个饼分一个给两个闺女吃。

  英嫂走后,青菱要用槐花做槐花馒头,以前在老家时就是这种吃法。

  可似锦却打算明天做槐花鸡蛋饼当早餐。

  槐花鸡蛋饼做起来很简单,刚洗干净的槐花和面粉鸡蛋液一起混合,做成饼状,在锅中煎成两面煎黄就可以了。

  等二天早上,夫妻两个全都吃到了槐花鸡蛋饼。

  考虑到良笙爱吃肉,似锦还给他切了一小碟卤羊健子肉。

  良笙吃饱喝足去上学了,青菱便进来服侍似锦。

  似锦指了指厨房:“还给你留着两个槐花鸡蛋饼,你趁热吃。”

  青菱进了厨房,拿起一个槐花鸡蛋饼吃了一口清香怡人,非常好吃。

  当吃第二个时,她想起了蓜香,和似锦打了声招呼出了门。

  不过并没有告诉她,她是给蓜香送槐花鸡蛋饼去了,而是说去看家里养的那些野小鸡。

  现在村民们把那些野小鸡取了个名字,叫大鸡,用以区别土鸡。

  蓜香收到青菱的槐花鸡蛋饼,香喷喷的吃了起来,边吃边有意无意的问:“是不是当东家娘子的贴身丫鬟总能吃到好吃的?”

  青菱嗯了一声:“东家娘子做什么好吃的都爱给我留一点。”

  蓜香听了,心里打起了小算盘。

  似锦并没有把蓜香安排在厨房,就对她不闻不问。

  虽然过段时间她就会把她给嫁了,但是吃她一天饭就得撞一天钟,因此私下里向胡妈妈和大柱媳妇打听蓜香的表现。

  蓜香会卖惨,早就在胡妈妈和大柱媳妇面前卖了好几次惨,说她父亲多么禽兽不如,她在家里过得多么苦。

  吴妈妈和大柱媳妇都是善良之人,每次听她诉说身世,眼泪都流了不少,因此对她特别同情。

  似锦问起,两人都拣好话说。

  一个说她作风正派,家里哪个后生跟她说话,她理都不理,跑得远远的。

  另一个说她勤劳肯干,啥活都干,却丝毫不提她们两个根本就没有安排蓜香干过任何重活,只会让她干些择菜、烧火这些轻松的活计。

  似锦见蓜香表现的还行,也就把她抛之脑后了。

  自从她给村民治鸡瘟和给羊治病,而且全都治好了,这远乡近邻总有乡亲请她去医治自家的家畜和家禽。

  来请她的几乎清一色全都是穷苦百姓,似锦自然是免费医治,她在当地的名气渐渐大了起来。

  穷苦百姓也没啥好谢她的,听荷花村的人说她爱吃野菜,大家争先摘了野菜偷偷放在她家门口。

  野菜之所以成为野菜,口感还是不如家菜的,偶尔吃一顿会觉得十分可口,可天天吃,却叫人受不了。

  让乡亲们传话出去,别再送野菜了,乡亲们这才消停了。

  过完清明,雨水就特别重。

  只要下雨的日子,似锦每天除了坚持去田地间巡视之外,就是待在家里绣花、做美食。

  田地不能不每天巡视,万一有病虫害,能第一日间发现,处置。

  万一蔓延开来,那就糟了。

  现在天气已经很暖和了,下雨天似锦一般都是穿草鞋去巡视的。

  穿草鞋比穿木屐方便多了。

  乡亲们见她如此模样,越发对她改观,在他们眼里她是个啥都会的吃苦耐劳的女子。

  这天也是个下雨天,从田地里回来,泡个热水脚,换了衣服,似锦坐在敞开的格子窗前听着屋檐下雨声滴答,往外看去。

  外面一片烟雨笼罩中,爬藤野蔷薇开的如火如荼,粉的白色,好似天边的轻云。

  只可惜风吹雨打,一地花瓣。

  这时门外一个童声响起:“锦婶,锦婶?”

  似锦忙走到玄关处。

  在玄关处给她洗刚换下的衣服的青菱正站了起来,接过旺儿递过来的小篮子,篮子里装满了不少红通通的覆盆子。

  似锦看着站在雨地里穿着小蓑衣的旺儿:“你把这送来给我干嘛,拿回去跟你弟弟妹妹一起吃。”

  虽说山野里有不少野果,但是采摘的孩子也多,野果也不是那么容易采摘的。

  似锦虽然爱吃野果,可哪忍心抢孩子的野果吃。

  旺儿却小大人似的摆了摆手:“我和弟弟妹妹经常吃都不爱吃了,特意送来给锦婶尝个鲜。”说罢就跑了。

  还不爱吃,哄谁呢。

  青菱把覆盆子洗干净送了进来,似锦吃了两个。

  想到昨天吃晚饭时良笙跟她说,这段时间由于雨水太重,节气不好,夫子精神倦怠,几天都没好好吃饭了,打算用这些覆盆子做水果馅饼给他夫子吃,看能不能开点胃。

  她自己动手用温水加老面发面。

  天热用温水发面,面团能很快就发起来。

  不足半个时辰,面就发好了。

  青菱早就洗完衣服,见似锦发了面,问:“东家娘子打算做什么?”

  “覆盆子果酱馅饼。”

  青菱怔了怔:“覆盆子也可以做馅饼吗,奴婢只知道韭菜鸡蛋馅饼和肉馅饼。”

  似锦道:“万物皆馅饼。”

  调制馅料时,似锦后悔自己没有种薄荷,如果种了薄荷,现在就能掐一点薄荷叶子加进馅料里面。

  那样烤出的馅饼,不仅酸酸甜甜,还带着一股子清凉,口感好到炸裂。

  馅饼做好了,似锦在锅里擦了一层油,把馅饼放在锅里炕,一直炕到两面焦黄,就可以吃了。

  空气里弥漫着麦香味和覆盆子酸酸甜甜的甜香味,让人食指大动。

  坐在灶口烧火的青菱用力吸了吸鼻子,吞着口水道:“真香!”

  似锦拿了一个饼,烫得她左手扔右手,过了好一会儿,饼才凉了些,手能拿得住了。

  她把饼一分为二,里面的果酱就想往外流。

  她忙把两半块饼口朝天竖了起来,将大的那半块饼递给青菱:“快吃。”

  青菱想拿那块小的,可是看见似锦已经小心翼翼的去舔快要流出来的果酱。

  只得接了那块大的,迫不及待的把眼看就要流出来的果酱吸了一口,烫得她直跳脚。

  似锦忙去抚她的背:“慢点吃,要是烫坏了可难办。”

  青菱对吃最情有独衷了,虽然烫的半死,可是幸福的眯着眼睛:“怪只怪东家娘子这饼太好吃了,烫死了奴婢也认了。”

  她又咬了一口饼,含糊不清道:“这饼如果做了卖,肯定买的人多。”

  似锦微微笑了笑,她这饼确实美味。

  饼皮又焦又脆,里面包的酱热烫烫的,一咬就往外淌,酸酸甜甜,一股浓浓的果香味,拿到镇上卖当然有人买。

  她也想开个糕饼铺,但是这铺子不好买,等买到铺子再说。

  旺儿辛苦摘了那么多覆盆子送来给来,似锦不能白吃小家伙的果子,让青菱给旺儿送了八个果酱饼,正好他全家每人能吃一个。

  午时,小家伙背了一捆柴过来,说是谢谢似锦的果酱饼。

  中午良笙回来,也吃到小青梅做的覆盆子果酱饼,也觉得十分美味。

  似锦道:“我还包了三包果酱饼,一包送给夫子,另两包送给你那个同窗和他姐姐。”

  上次包主簿帮了她家大忙,虽然良笙给了他五十两银子当谢礼,可是送点自己做的可口的小点心联络一下感情很有必要,说不定哪一天又要人家帮忙呢。

  良笙下午放学回来,告诉似锦,她做的果酱饼很对夫子的味口,夫子一连吃了两个,这是这几天他吃的最多的一次。

  似锦想到腌制的酸芦笋也很开胃,第二天上学时,让他带了些酸芦笋给夫子下饭。

  下午回来,良笙又跟似锦说,崔胖子的姐姐收到她的果酱饼十分开心,还问她是在哪里买的。

  还说五天后她过生日,想请她夫妻二人去喝杯酒。

  主簿夫人邀请,身为草民的他们哪敢不去,不去那不是不受抬举吗?

  去还不能空着手,得准备礼物。

  淅淅沥沥下了好几天的雨终于停了,空气中弥漫着好闻的青草的香气。

  早上,似锦主仆巡视了田地回来,就一起驾着骡子车去荷花镇给主簿夫人买过生的礼物。

  在村口看见吴氏和二狗媳妇拉拉扯扯,二狗媳妇一脸凶相,吴氏则唯唯诺诺。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