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地穴鬼窟将开,陈孤离

2021-10-19 作者: 太宰乱
  第122章 地穴鬼窟将开,陈孤离
  奉幽城,午后。

  走在大街上的人只感觉地面在抖动,好似有什么要从脚下的黑石地板中喷涌而出。

  像是一些混迹在奉幽城的老油条,亦或是在夹缝中求生存的凡人,哪怕是多少对奉幽城有所了解的人都意识到了什么,收摊的收摊,有房屋的就紧闭上房门不出。

  刚才还人潮涌动的街巷瞬间人去楼空,只留下一些不明所以的外地散修。

  “怎么了这是,发生了什么,人都去哪了!”

  一个站在路边摊刚跟老板讨价还价的散修眨眼间摊位老板人就没了,再一瞅大街上的行人也没了影子。

  “脚下.”

  奉幽城黑石铺就的地板魔幻般的如波澜一样涌动起来,好似一股即将拍来的浪潮,站在上面的人跟踩上了跷跷板摇晃的厉害。

  “.啊啊啊啊!”

  轰!
  闷响过后便是随之一声惨叫。

  就好似往下水道里丢鞭炮,踩在黑石地板上的散修直挺挺的螺旋升天,化作一颗闪耀的流星消失在天边。

  噗~~!
  刹那间。

  磅礴的鬼气如泄洪一样喷涌而出,短短时间便是将白日的奉幽城硬生生的吞没,笼罩,随之而来的便是隐没在浓郁鬼气的虚幻的影子。

  说这些飘荡在鬼雾当中游窜的是影子,不如说正是这些无法消散的残魂,正是他们促成奉幽城的别名,“鬼城”的名字。

  嘶嘶嘶嘶!

  宛如磨牙的声线听听的人心烦。

  自地穴鬼窟挣扎出来的残魂盲目的流窜在奉幽城的大街小巷。

  便是你躲在黑石构筑的房屋,空出一道缝隙都可能让这些鬼物钻了空子,在你家里大闹一番。

  这些面目死寂的残魂虚影只会漫无目的的游荡着,全都是死于地穴鬼窟,肉体早已腐朽,而残魂却无法得到解脱和释放,经过地穴鬼窟内部混乱气场早已磨灭了大部分灵智。

  有的残魂生前境界不高,死后的残魂看上去痴痴傻傻的游荡在奉幽城的街道上,成了大街上的新客人。

  只不过有没有人做这些残魂的生意就不知道了。

  有些实力还算不错残魂还保留了些残存的灵智,靠执念撑下来,拼命的往奉幽城外飞去,想要离开这该死的鬼气的限制,最起码下辈子期盼着能投一个好胎,否则被困死在这里有的只是生不如死。

  当抱着下辈子投个好胎的残魂刚升起脱离鬼气的希望,马上就要冲出奉幽城这个鬼地方。

  轰然一道隐形光屏抬升而起,也是将这鬼气的蔓延控制在奉幽城范围内。

  滋啦啦!
  撞上光屏障,如电流的一样的酸爽直达灵魂深处,叫一些妄图逃跑的残魂发出嘶声惨嚎,有实力低微的残魂更是原地魂飞魄散。

  升起的光屏成功将这些妄图逃离的残魂如野兽一样躯赶回去。

  奉幽城城头。

  一身穿锦袍的中年男子站在城头,仰望像升起的阵法,成功将这些残魂拦截回去。

  他没有一张不怒自威的面容,更没横眉冷对,也没有冷冽的目光,那种独裁的霸者气质本就不存在,还不如说与他这疲惫的眼神格格不入。

  从外来感受这名中年男人顶多是有一股子不算是很强烈的上位者的气势。

  只不过这人看上去就跟一个普通的邻家大叔似的,却是谁又能想到这是一个念头就屠了南城半数人口的人,没有人敢不对其因为毫无压力就不感到敬畏的,对于这位还算是平易近人的城主大人,手底下的兵卒多是予敬畏五五分。

  “城主大人,这边的事情已经稳定下来,经人通报,大公子已经安全回到城主府!”

  披带甲胄的侍卫走上前汇报道。

  没错。

  眼前这个看上去跟长相面目可曾,凶恶无比,阴险凶残的反派完全不沾边的中年男人便是奉幽城的城主,陈孤离,也就是陈独幽他爹。

  听到手下的汇报,陈孤离满是皱纹的额头才舒展开。

  “走,回城主府!”

  陈孤离写满沧桑的浑浊眼眸凝视了被鬼气笼罩的城池一眼,早已僵硬的脸上是一副略显忧郁的面容,哪有一个元婴境大能的样子。

  不过有陈独幽摆在那陈孤离的长相自是不差。

  然而如果不是碍于身份日常保养,就陈孤离下巴上的胡茬,再提一壶酒,加上充满忧郁的眼神,活脱脱少女大妈通吃的中年系帅大叔。

  鬼气弥漫不仅阻碍了感知更是让视野受阻,一般修士在这种环境下跟瞎子没有区别。

  城主府经营多年,这种事自是早有解决的办法。

  何况陈孤离作为一个元婴境修士,这小小鬼雾还真不一定能拦住他,其他人从一条直通城主府的通道返回,陈孤离则是直接飞了回去。

  奉幽城是禁飞没错,可禁飞行的命令都是城主府下达的,自是管不住陈孤离这个城主。

  先一步回了城主府,陈孤离就在大厅里碰到陈独幽摆弄着一张羊皮残图。

  “爹!”

  陈独幽像是耗子见了猫,赶紧站起来恭恭敬敬的唤了声,他爹疼他归疼他,但是下起手来也是真的狠。

  刚才还嘀咕呢,这急忙慌的把自己叫回来,结果他爹却没人影,这才见到人。

  “嗯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陈孤离看似很平淡的点点头,淡淡的扫了一眼自己儿子手里的东西,父子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便随便找了一个话题。

  “没,没什么!”

  问陈独幽手里拿的是什么,当然是不久前熊氏三兄弟送过来残图了,说是这么说,可这玩意绝对不能让他爹知道。

  要是让他爹知道自己这个戴孝子把城主府用无数人的命和血换来的地穴鬼窟内部残图给拿出来不说,送到拍卖场拍卖,还把完整地图打赌输了送人了,尽管上面有改动,可绝对还是免不了被揍一顿的下场。

  “啊哈哈,爹你看错了,有什么,什么都没有啊!”

  陈独幽笑嘻嘻的想要蒙混过关,把残图往屁股后面藏了藏,赶忙用储物戒指收起来,犹如一个犯错心虚的小屁孩。

  “没有就算了!”

  对于儿子的反应,陈孤离没有多言,想的都是好不容易挑起的话题又落空了。

  陈孤离没在这件事上较真让陈独幽不免暗忖侥幸。

  “今年地穴鬼窟开启的日子就在这两日了,如果无事就在城主府待着,有你庞叔接下来会随身保护你!”

  “.好!”

  默默应了句,以往都是他爹亲自看着他,这次怎么换成庞二胖那家伙了,还想多嘴两句的陈独幽就发现他爹早就转身离开了大厅。

  “还好还好,吓死我了,换成庞二胖那家伙也好,不然还真不一定逃得出去,不然到时候岂不是爽约了,只是爹这样.有时候真不知道说是沉默寡言好,还是雷厉风行更恰当!”

  陈独幽这个做儿子的老子一走就吐槽道。

  “逃出去?去哪!?”

  就在大厅出门转角,一道眼神忧郁的中年男子挑起了眉头,一个城主还是个当爹的竟然能干出听墙根这种事也是没谁了。

  “但是我这个当爹的在儿子眼里就是这幅形象吗?沉默寡言!?雷厉风行!?”

  陈孤离摸了摸扎手的下巴,摇了摇头,背影拉的很长很长。

  ………

  之后。

  绕过假山池塘。

  陈孤离沿着一条通往城主府后院的小径,前面花坛里的绿植逐渐变成了花卉,如一条花园小径,径直走入。

  能在北地这片荒土出现绿植本就是一件奇事,更何况还是对土壤更加苛刻的花卉。

  平常这里都属于禁地一样的地方,倒是没有一个人。

  城主府同样有阵法加持,自是不用担心外面的鬼气来扰了城主府的清净。

  比起外面散发着腐朽气味的鬼气扰乱人的心神,这一座出现在后院的幽僻院落里的花香让人不自觉的就稳下了心神,一片安宁景象。

  院落里只有一两间打理干净的厢房,地面上自是没有杂草之类,没有仆人进入,是谁打理的不言而喻。

  在之后,就是一块石碑静静的矗立在一颗梨花树下。

  石碑上没有字,空落落的。

  石碑之后也没有坟包,准确来说这块墓碑所立的,只是一块衣冠冢。

  “幽儿.!”

  陈孤离没喝醉,但是脚步依旧踉跄的一屁股坐了下来,就静静的靠在空白的石碑上。

  听语气就知道叫的不是陈独幽,反倒更像是对异性的呼唤。

  “哈幽儿,独幽长大了,都开始有自己的秘密了,我这个当爹的是不是也该放手了!”

  先是如往常一般与亡妻说起了这些年的琐事,说起了不知道该怎么跟长大后的儿子相处。

  说到后面。

  “我,我现在一闭上眼睛脑海里浮现出来的都是当年那一幕.”

  陈孤离闭上了眼睛,很快多年来僵硬的面容上就是多出来几分痛苦挣扎的神色,紧绷的面皮在抽搐,咬紧的牙冠,都无不是在倾诉他此刻的心情究竟有多糟糕。

  “.我当时为什么没有先将你安置好,我一心想着突破元婴中期,这样就能更好的保护你们母子,结果换来的却是只有你的首级被送到了我面前,当时要不是还有独幽,我真的,真的已经杀上去了!”

  沉默了好久,剩下的只有作为一个男人的无限自责。

  “忘仙宗!天剑宗!无涯宗!烈阳宗!阴煞宗!”

  陈孤离一字一句的念出了这几个埋藏在心底的名字。

  “好一个五大宗!你们欠幽儿的,欠独幽的,欠我的,等着我都会一一找回来!”

  刹那间陈孤离再一次睁开眼,一双充斥阴冷杀意的视线迸发而出,元婴境的气势爆发鼓动的衣袍咧咧作响,此时的不管是气质,面容皆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如果说上一秒这还是一只病弱老虎,那此刻就是一只重新找回当年凶残的狮王。

  就在这时。

  “城主大人!”

  躲在不远的胖掌柜被元婴境的气势所迫,藏不下去了,便站出来恭恭敬敬的行礼道。

  “庞统领!”

  陈孤离看向少数能被他允许进入这间小院的人,淡淡的回了句。

  一旁突然出现的庞二胖面色复杂。

  对于过世的夫人的事可以说他是少数知道全部真相的人,就连陈独幽都不知道,而他就是当年给陈孤离突破元婴中期护法中的一人。

  当时夫人的首级被送到了正在突破关键时期的陈孤离面前,致使陈孤离怒急攻心,突破失败不说,还差点走火入魔。

  而把夫人首级送来的只不过是一个被控制了心神的散修。

  哪怕是用脚拇指想庞二胖都知道打断他家城主突破最有利的背后之人是谁,奉幽城作为游离在各大宗门之外的一个势力,城主大人更是与五大宗的宗主有着同样元婴初期的修为。

  倘若陈孤离突破元婴中期,那其中的平衡必将被打破。

  五大宗自是不会无动于衷,只是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对方竟然卑劣到去杀一个女人以打乱陈孤离的心境阻止突破,要不是最后赶到及时,就连尚在襁褓之中的陈独幽都会惨遭杀害。

  所以自家城主对五大宗的怨恨庞二胖知道,就更不知道该怎么劝了。

  “城主大人是打算趁此次地穴鬼窟开启,鬼气正浓郁,再次尝试突破,那护法之事!”

  庞二胖想自告奋勇,却是被打断了。

  “不可,庞统领帮我照顾好独幽便好,外面地穴鬼窟将开,为了争抢能安全进入鬼窟的引路魂必将是掀起一场不可避免的厮杀。”

  “况且,独幽貌似也有了自己的小心思,我怕他在外面又闯什么祸!”

  陈孤离最先想到的还是自己儿子的安危,紧跟摇摇头,说道。

  “护法的人就算了,我装了这么久,哪怕是五大宗每年趁着地穴鬼窟开启送过来的探子都骗过去了,而且地穴鬼窟开启正是鬼气最浓于的时间,我修炼的《大幽冥决》自是得天独厚,等他们察觉过来的时候我早已突破,就算他们有所行动也为时已晚!”

  “我为了突破元婴中期自是不能再分心,独幽那孩子就麻烦你了,他长大了,也该有自己的想法了,没必要再拘束着他,万一我这个爹不在了,他也要学会着自己面对未来!”

  “城主大人!”

  庞二胖顿时惊了,急忙叫道,城主大人这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打算跟五大宗死磕到底了啊。

  “我意已决,不用再劝了!”

  打断还要说些什么的庞二胖,陈孤离目送着庞二胖心事重重的离开,便是盘膝坐了下来,一层升起的阵法将这间小圆与城主府隔离开来。

  “哎,希望大公子能明白您的苦心吧!”

  出院门不远的庞二胖回望一眼,叹了一声,转眼就是额角挂出三道黑线。

  庞二胖目光悠悠的盯向正走翻墙翻到一半尴住的陈独幽,抬手朝手右边指了指。

  “额,大公子,您这是要去哪.还有正门在那边!”

  在自己家翻墙,庞二胖都不知道要怎么说好了。

  “(^~^;)ゞ”

  陈独幽闻言半条腿挂在房檐上,上也不是,下也不是,眼神飘忽的不敢跟这个死胖子对视。

  “.就很尴尬!”

   要想好多东西,感觉码字越来越累了……想在大海上冲浪了……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