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千古第一人

2021-10-20 作者: 平安欣诚
  第163章 千古第一人

  专心于宋安康所说的新诗,唐明月并没有发现这一切都被人看到了,还产生了别样的误会。

  她很快就带着笔墨纸砚来到了练功室中,将其铺在了练功室角落的书桌上,然后红袖添香,为宋安康墨墨:“姐夫,请您指教!”

  宋安康点了点头,接过唐明月递过来的毛笔,考虑片刻之后开始作(抄)诗词,虽然对于唐明月的那首诗如何宋安康判断不了,但是再怎么好也绝对比不上他即将写的这首词。

  满江红!
  在唐明月期待之极的目光中,宋安康执笔开写(抄):“怒发冲冠,凭阑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看到这里,唐明月小嘴微张,开头就这么气势不凡,这首词肯定不一般吧,没想到这次姐夫写的居然是一首词,而不是一直以来的诗。

  “千载功名尘与土,八万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宋安康再次执笔写道。

  看到这两句,唐明月如遭雷击,娇躯微微颤动起来,嘴里忍不住喃喃说着:“千载功名尘与土,八万里云和月,好谦虚的一句,却又让人忍不住掩面长泣,不问登坛万户侯,誓将直节报族仇。”

  “这不说的便是恩师吗,对功名的感觉不过像尘土一样,微不足道。年轻时候不分阴晴,转战东西,在为抗击天使族和鲛人族而战斗,这也是对未来的瞻望。恩师便是如此,个人为轻,人族为重。”

  “姐夫这两句词,简直将恩师写活了,若是让恩师看到的话,必然此生无憾。”

  唐明月也激动的不能自己,之前还觉得姐夫宋安康只会写一些风月之诗,却没想到居然还能够写出这么惊人的词。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念诵到这里,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唐明月的眼泪忽然就落了下来,不知道是因为年过千载,迄今仍然未能彻底打退天使族的恩师而落,还是为自己这些年蹉跎的岁月而落:“这一句词,必然能够流传千古,永垂不朽,姐夫之才,宛若昆仑天山,高远不知尽头。”

  “单单从这几句词当中,姐夫何止是配得上姐姐,应该是姐姐配不上姐夫才是,以前我和小妹都太看轻姐夫了。”

  宋安康执笔继续:“玉门耻,犹未雪。人族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东绝山缺。壮志饥餐妖魔肉,笑谈渴饮鬼怪血。”

  对于这首满江红,宋安康做了很多改动,不然的话就太奇怪了,跟这方世界的很多历史事件对不上。

  譬如靖康耻就被宋安康改成了玉门耻,讲的是人族在玉门关被天使族大败,近百年无法抬头的耻辱之事,还有贺兰山缺被宋安康改成了东绝山缺,这是夏国人族当中的一座重要关卡,臣子恨也变成了人族恨。

  即使如此,还有一些地方显得僵硬,不过这已经是宋安康能够做到的极致了,就算继承了原主的文采,宋安康在诗词方面的能力也实在有限的很,改成这样已经不错了。

  但是唐明月并不知道,还以为其中隐喻指的是夏国人族之事,这会儿已经满脸潮红,几乎不知道身在何处:“玉门耻,犹未雪。人族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东绝山缺。壮志饥餐妖魔肉,笑谈渴饮鬼怪血。”

  宋安康写一句,唐明月就会跟着念诵一句,等念诵到“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的时候,偌大的练功室中已经满是唐明月清脆动人的声音,其中还带着几分英气勃勃。

  等到宋安康丢下手中的毛笔,唐明月已经激动的娇躯颤抖,一双纤纤玉手牢牢地抓紧了宋安康的手,看着他的脸庞就像是朝圣一样,嘴里不停地念叨着:“姐夫……姐夫……姐夫……”

  看着激动的说不出话的二姨子唐明月,宋安康笑着拍了拍她的手,没想到这一举动让唐明月浑身一颤,居然一下子扑到了宋安康的怀里,泪流满面道:“得此一词,恩师必然今生无憾,能看到这首词诞生,小女子此生未曾白活一世。谢谢姐夫,谢谢您,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今晚之事。”

  宋安康:“……”

  有没有这么夸张,宋安康有些愕然,对于诗词之道能力有限的他可没有唐明月这么深的感受,更体会不到这首词中蕴含的种族大义。

  所以看到唐明月这般激动,还有点儿不怎么理解,只不过这首词显然已经将二姨子唐明月的芳心彻底俘虏,此刻宋安康想让她做什么,只怕她都不会拒绝。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唐明月这才稍稍平静了一些,满脸羞红地从宋安康的怀里出来:“此词一出,只怕天下再无战诗词,可谓是前无古人,只怕也将后无来者。”

  “姐夫,您在诗词之道上面已经不是京都第一人,说一声当今夏国第一人都有些谦虚,怕不已经是夏国千古第一诗人和词人,放眼当今之世,再没有一个诗词大家能够写出这样的词,还有那样的诗。”

  “谬赞了谬赞了,明月你说的太夸张了。”宋安康连连摇手,有点儿承受不住,毕竟这些诗词都是别人写的,他可写不出这么好的诗词,甚至若非看过地球的注释和赏析,宋安康连这些诗词的内容都解析不出来。

  虽然宋安康自觉脸皮挺厚的,但是面对唐明月这般盛赞,还是有点儿顶不住。

  如果这些诗词都是宋安康自己写的也就算了,他就毫不客气地笑纳了,但是这些诗词并非他所写,即使宋安康知道这些诗词必将流传千古,他也受不了这样的赞誉。

  脸皮还是有点儿薄,没办法!

  面前的二姨子唐明月仍旧朝圣一般地看着他:“姐夫太谦虚了,单凭满江红这首词,您就称得上夏国词道第一人,更何况在这之前您还写了那么多好诗。”

  “姐姐和家族的人都太小看您了,在我看来别说是唐家,就算是放眼夏国文坛,只怕都没有几个人能够比得上您,未来您必然有宰辅之才。不,就连宰辅也比不上您,您在诗词之道方面便是天下的皇者。”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