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空间 > 当满级大佬捡到零级小娇包 > 第599章 番外篇(13)

第599章 番外篇(13)

2022-11-29 作者: 木笙花
  第599章 番外篇(13)

  不过谎言是美好的,至少当年她真的信了,哪怕现在猜到了真相,也并不会那么的伤心,有些记忆淡了便不会有悲伤了。

  想清楚这些,南星给绿叶子浇了点水,之后便抱着它去外面晒太阳。

  鹿衔静静地看着把他放下的南星,觉得她好像有哪里不一样了,因为她第一次忘记给他晒太阳的同时浇水了。

  是想晒死他老人家吗?

  绿叶子不满地摇晃了一下,看着南星走远,他闭目养神起来。

  如今他已大好,大概再过些许日子就能完全恢复。

  他还挺好奇小崽崽再次见到他时的神情,应该会扑到他怀里哇哇大哭吧。

  只要一想到小崽子嘤嘤呜呜地窝在自己怀里哭的场景,鹿衔心情就莫名的有些愉悦。

  想rua尾巴了。

  今日是南星去昆墟之境历练的日子,昆墟之境多奇花异草,自然,守护的妖兽也多,但是如今她仙法小有所成,一些寻常妖兽也耐她不何。

  按照历练的要求,她很快便找到了竺星草。

  守在竺星草边上的是一条修炼万年的上古巨蛇,此时它正盘桓在附近的古树上悠闲地吐着蛇信子。

  南星暗自吸了一口气,这条蛇真大,天君爹爹还真是一点都不怕她成了对方的盘中餐,第一次历练就安排了这么大的家伙。

  “嘶……”

  大蛇察觉到附近有动静,立马竖起了蛇曈,警惕地朝着这边看过来,接着便拖着巨长的蛇尾巴滑了过来。

  南星立马埋头缩在了草丛中,估计着自己的胜算,很明显,胜算渺茫。

  大蛇在竺星草的周围晃悠了一圈,没发现异常,又绕到了古树上,闭上眼睛小憩。

  南星松了一口气,老实地继续趴在草堆里不敢乱动。

  书上说,守护竺星草的大蛇到了晚上视力便会减弱,形同瞎子,只能靠着自己的蛇腹去感受周遭的环境。

  她现下最好的办法便是静待夜晚,偷他个措手不及。

  与此同时,天上。

  晒了一天太阳的鹿衔终于按耐不住了,头顶冒火。

  臭崽子,今天居然还不回来,跑外面野这么久。

  她是不是忘记家里还有一颗草了!
  鹿衔越想越气,趁着自己恢复的差不多,便甩掉根系上的泥巴,在天上四处找了起来。

  往日南星爱去的地方都找过了,人影都没见着,鹿衔只好去找天君。

  看着一蹦一跳,掉了一地泥巴的鹿衔草,天君极为淡定。

  “南星去昆墟之境历练了,大概明日会回,鹿衔上神不必担忧。”

  鹿衔插着腰杆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叶子炸了一下,瞪了天君一眼便立马往外头赶去。

  天君这糟心爹,明知道南星弄不过那条巨蟒,还放心让她去,真狠。

  这明显是算准了他会不放心赶过去。

  可气的是哪怕他知道自己被算计了,还是不得不去。

  谁叫他担心小崽子,舍不得她受伤。

  趁着大蛇真的熟睡,南星成功摘到了竺星草,但是下一刻一条黑蛇尾便甩了过来,重重地砸在她的身上。

  被发现了,就没那么容易跑了。

  南星咬牙忍住背上的剧痛,调动仙术同大蛇抗争起来。

  一来一回,脸上身上又添了不少的伤,她猛吐了两口血,看着怒意冲天的大蛇,知道这大家伙不会轻易罢休。

  竺星草已摘,还回去也无用,不如拼了这些年学的东西抵抗一下,也许还有一线生机。

  天君崽崽,还打不过一条大蛇吗?!
  鹿衔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小崽子跟巨蟒搏斗的场面,哦,更确切点,是她挨打的场面。

  往往都是她出一招,巨蟒已经甩了两次尾巴过来。

  小崽子这些年学习仙法没偷懒,但是在实力悬殊面前,依旧输的彻底。

  眼见着那巨蟒暴怒异常,要使出全力,鹿衔果断冲了过去,替南星挡了那一下。

  “噗……”一口鲜血吐了出来,鹿衔脸色有些难看。

  他果然是当草太久了,只记得挡不记得躲。

  该死,又要虚了。

  “嘶……”眼前一片金光,那巨蟒立刻收了蛇尾,迅速转身消失在深草丛中。

  预想中的疼痛没有出现,反而是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南星睁开眼,眸光微亮,双手立马抓紧了他的衣襟,“鹿……鹿衔?”

  “嗯。”

  小崽子还记得他,鹿衔有些欣慰地露出了笑容,唇角淡淡的弧度,却是压不住渗出来的鲜血。

  “你……你!”南星一时激动地说不出话来,反而是眼睛里豆大的眼泪控制不住地掉出来。

  鹿衔伸手给她擦了擦眼泪,有些委屈地低声道:“你今日忘记给我浇水了,晒死我了。”

  南星睁大了眼睛,手忙脚乱地给他擦嘴边的血,连忙道:“我错了,鹿衔你别又死了。”

  嗯,小崽子还是这么的担心他。

  鹿衔满足地抱紧了她,下一秒就变成了一株暗淡的鹿衔草,彻底没了动静。

  南星愣了很久,直到确定刚才不是幻觉,才抓起地上的鹿衔草哭了起来。

  “鹿衔,你快回来,南星错了,你别死好不好!”

  “南星会给你好好浇水的,你原谅南星。”

  小崽崽一直在哭,鹿衔很想安慰她,告诉她自己没多大事,但是思绪却是越来越沉,越来越混沌,最后只剩下白茫茫的一片。

  他彻底失去了意识。

  似乎过了很久很久,他的世界又逐渐清明起来。

  他的眼前闪过很多的画面,纷乱繁杂,却又无比印象深刻,所有的画面里都会出现一个同样的人。

  很熟悉,他莫名的想要去亲近她。

  渐渐的,随着画面越多,他深藏在脑海里的记忆越发清晰。

  南星,南星……

  他心底默念着这两个字,才知道早就将她刻在了心头。

  这些经历过的事情,一件件浮现,让他的心逐渐滚烫发热,也让他羞赧不已。

  他曾经竟然和南星有这般亲密的关系,简直羞死神了。

  “动了!动了!公主殿下,上神他动了!”

  医官看到突然蜷缩在一起的叶片,顿时惊呼出声。

  “他是不是不舒服,叶子缩成这样?”南星拧眉看着绿到发红的叶子,不放心地问道。

  “公主殿下放心,上神已恢复如初,相信再过些时日便能醒过来。”医官极为笃定道。

  “嗯。”南星稍稍放心,抱着花盆回了寝殿内。

  自昆墟历练后,一晃眼已是十年。

  鹿衔在自己面前化为原形的场景历历在目,这也成了她这么多年来的心结。

  她很愧疚,若不是因为她,鹿衔早就好了。

  自那以后,她愈发的努力,历练再无出错。

  她如今唯一的心愿,便是能照料好他,让他快点恢复。

  也是怪她小时候不够细致,让他干巴巴地晒了一天太阳,便是十年过去了,她依旧后悔。

  后来,她对小叶子的照顾再也不敢粗心。

  “鹿衔,你快点好起来吧。”南星戳了戳青翠欲滴的叶片,总觉得它透着一抹红色,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公主,东海的三太子来了,约您去赏花呢。”

  “你告诉天君爹爹,我不想去。”

  “公主,东海龙王也来了。”仙侍在外头说道。

  南星不高兴地搓了下脸,“知道了。”

  她是未来天界的掌管者,身后自然需要一个得力的助手,而东海的三太子,就是天君比较满意的佳婿。

  对方能力出众同时还是东海龙王最宠爱的小儿子,那未来东海会交给谁,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

  看来不止凡间需要联姻,天上的神仙也难以免俗啊。

  南星叹了口气,慢悠悠地站起来。

  东海三太子什么都好,就是太死板了,不过比她大几百岁,说起话来老陈又无趣,经常把话聊死。

  真的难以想象若是他们两个未来联姻在一起,每天赏花是个什么场景。

  南星一边想着一边出了寝殿,努力让自己微笑地去面对那位三太子。

  风吹卷帘,绿叶轻晃。

  混沌中醒来的鹿衔,第一反应便是跟上刚走不久的南星。

  他神情中略有几分茫然,似乎还没有从那些繁杂的记忆和世界中回过神来。

  但是刚才一听到有人约南星赏花,骨子里的警惕让他立马精神抖擞。

  那一瞬间,好似所有的元气都恢复了,他的虚体下意识就跟了上去。

  “三太子。”

  “公主殿下好。”东海三太子生得一副好样貌,一举一动都是君子风度,听说倾慕他的女人可以绕东海三圈。

  南星也觉得他最好的一点就是长得不错,至少以后看着应该不会厌烦。

  “公主殿下吃了吗?我带了一些东海的小点心。”三太子脸上时刻都保持着微笑,让人不好拒绝。

  见南星点头,三太子往前走了两步,体贴地把装小点心的盘子递过来了一些,“等以后成了婚,公主想吃什么点心我都可以让人去做。”

  南星吃着点心,没有应声。

  东海的点心确实不错,等她哪日想吃了,就去东海把那厨子拐上天,让他做一回点心,哪还需要等成不成婚呢。

  但她也没有反驳,毕竟以后他们是要成婚的,得过且过吧,犯不着处处都要反驳一二。

  吃过点心,三太子便带着她逛起园子来,一路都在介绍花卉,倒像是他家的花园似的。

  南星叹了口气,默不作声地听着,只希望快点把这些花看完。

  赏完花,那边天君和东海龙王也刚好谈完了事情,她立马乖巧地和天君一起目送那父子俩离开。

  “乖崽,婚期给你们订好了,三个月后就是你们的大喜之日。”天君笑得嘴角都合不拢。

  南星轻轻地“嗯”了一声,她知道天君在高兴什么。

  和东海联姻,不仅可以稳固天界的地位,还可以给四方敲一记警钟。

  近些年来,各界蠢蠢欲动,都有些躁动不安,大抵是瞧着天君只有一个女儿,心里都开始打小算盘了。

  天界如果呈弱势,那其他随意一方都有机会取而代之。

  东海向来不爱管闲事,反正不管各界如何,他都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不动如山。

  但若是有意和天界联姻,那又是另一番说法了。

  谁若动这天界,他必要助上一二的。

  “公主!公主!”公主殿的小仙童行色匆匆地跑过来。

  那是日常负责照顾鹿衔草的小仙童,南星心下一紧,“可是鹿衔草出了什么问题?”

  小仙童连连摇头,哭着道:“公主,花盆里的草没了,还,还多了……”

  话还没有说完,南星就消失在了原地。

  小仙童抹了抹眼泪,吸着鼻涕:“还,还多了个好看的男神仙。”

  南星赶回了寝殿内,待看到花盆里什么都没了,眼眸睁大,怒气瞬间暴涨。

  谁动了她的草。

  “咳咳……”低哑清冽的咳嗽声从帘子内传出来,伴着几分虚弱。

  南星握紧了拳头,认定里面就是偷东西的贼。

  这天下竟然有如此大胆的贼,偷东西偷到她这里来了。

  她果断掀开帘子,刚要大骂,便看到一张隽秀如谪仙般的苍白脸庞。

  轰鸣声在耳边炸响,她恍惚了一阵,立马走上前,又紧张地停住脚步,对上男人生疏的目光,不由地有些忐忑,“鹿……鹿衔?”

  “你……谁?”他轻缓地掀起眼帘,靠在床榻边虚弱的喘着气,大抵是还未恢复的缘故。

  南星如是这般想着,愈发放轻了声音,生怕他脆弱得又变成了草,“南星,我叫南星。”

  南星。

  鹿衔缓缓闭上眼睛,轻抿唇瓣,他的小崽崽一下子就长这么大了。

  见他闭眼,南星心里一个咯噔,连忙走上前抓住了他的手臂,“鹿衔,你是不是还不舒服,我去叫医官来。”

  她明亮的眼眸中伴着紧张和担忧,鹿衔目光躲闪了一下,脑子里闪过的都是那些令人羞涩的画面。

  他怎么可以和小崽子做那些事情?
  简直,简直是……他不要脸!
  老神仙忍不住骂自己。

  “我没事,你退下吧。”他抓住锦被,倒头就蒙住了脸,幽香扑鼻,才意识到这是南星的床榻。

  他脸颊瞬间燥热起来,他果然是最不害臊的神仙。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