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官场职场 > 刺客何春夏 > 第118章 鎮武

第118章 鎮武

2022-04-17 作者: 十三白前
  第118章 鎮武
  蝉鸣声随时间流淌渐渐喧闹起来,今日夏至。

  伴着炎热和聒噪,朝天宫终于迎来了那个威镇南京的大人物,余子柒。

  余谷丰,当今圣上,年号丰庆,称丰庆帝。

  余子柒,霸踞南京,立号鎮武,称鎮武帝。

  “鎮武,金戈在手,杀气好重啊。”庄周摇了摇头,若有所思,他刚出关就被守在门口的张舟粥拉去看何春夏,只得在路上听张舟粥说些近况。

  “他来了!他来了!我师姐的大救星!”张舟粥叫嚷着冲到内屋的床前,却只瞧见空空如也的绣床,张舟粥大惊失色,“我那么大的一个师姐呢!”

  “别嚷嚷。”李思怡的声音从侧室的屏风后传来,“刚给你师姐洗完澡,换衣裳呢。”

  屏风合上,何春夏闭着眼躺在摇椅上,湿漉漉的头发摊开垂下,脸蛋红扑扑的,纤长的睫毛上还挂着水珠,看着,像是只在小憩。

  “来晚了。”张舟粥感慨一声,立刻挨了李思怡一记粉拳,她边说话边回身去帮何春夏理好衣衫,“她可不能一直睡在床上,会生褥疮的。”

  庄周探头过来,掰开何春夏的眼皮瞧了几眼,瞳孔黯淡无神,眼白翻起,他摇了摇头,“我治不了,先这样吧。”

  无视叫嚣着的张舟粥,庄周叹了口气,对李思怡笑了笑,“这些天,辛苦李姑娘了,齐白鱼怎么说?”

  李思怡趁另两人不注意,悄悄拉下何春夏的衣袖,遮住针痕,一脸轻松,“齐大先生早早就说,定魂养神的天材地宝他收集了不少,只是咱们困在这地界上,不知道还有没有命活,他那里还能有救人的法子,不过现在.”瞪张舟粥一眼,“咋咋呼呼的,这不是有救了嘛。”

  “嗯?”庄周好奇起来。

  “哦对,新帝登基,大赦天下,韩家军这些人,应该算是俘虏吧,收缴了武器后应该是被发配去杨家村开地种粮了,唉,要是打起来,就是顶上去的炮灰。”张舟粥拉过李思怡说话,“你还记得江阿狼吧,那个幽月剑主,之前来南京,他又是刺杀又是鸿门宴的,搞了好多乱七八糟的事,害十四先生走了。”

  “记得。”

  “他特地来找我和狂澜生,说我师父走的可惜,问了几句蛟龙的事,我没说实话。他又说我还在锦衣卫的名册里,给我升了个百户,讲了一大堆天下大势有关的话,我没听懂,但是意思应该是他知道我成了素雪剑主,江湖名望很高,之前他们伏杀十四先生是局势所迫,让我不要记恨他们。又讲了一大堆问我以后有什么打算,我就说回扬州,要带我师姐去找师娘,好好照顾她们,他就说好,就说接下来要打仗了,叫我老老实实的和我师娘师姐在扬州待着,不要到处乱跑。之后他就和狂澜生”

  张舟粥一口气说了长长一段话,接过李思怡给他递的水喝了几口缓缓,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含着水嘟囔起来,“呃他还问我知不知道刘灵官在那里,我想了想,刘灵官这个人有点憨里憨气的,他逃婚出来被逮回去肯定活不成,我就说不知道,好几天没见他人了,反正我确实不知道。”

  “你觉得他憨里憨气的你?”

  先前刘灵官常找李思怡来有一搭没一搭地说闲话,听张舟粥这么一说,她确实也好几日没见到刘灵官的人影,不过她也没细想,只猜他知道郑先勇要拿人,提前逃命去了,接着说话,“我可不回武当,我这么费心费力的照顾你师姐,可辛苦了,我要把她弄醒,让她养我一辈子。”

  “我师姐可没钱.不过我特别有钱,嘿嘿嘿。”张舟粥歪头想了想,拍拍胸脯,“我可是锦衣卫百户,俸禄可高了,以后我有得吃肉,你就有得吃肉。”

  俩人叽叽喳喳地说起闲话来,庄周把手搭上何春夏的额头,看着两人笑闹。

  他们还年轻,看不见天下的风云骤变和即将到来的尸山血海,和喜欢,在意的人在一起,就是生活的全部。

  呵呵。

  “对了,先生你呢?以后你要去哪里?回静乐宫?”李思怡想把何春夏抬回床上,三人相互搭手。

  庄周笑笑,摇摇头,“我年岁尚小,有好多事情还没能想起来,亦有很多道理想不清楚。”指了指何春夏,又冲两人点了点头,“还是跟着她和两位小友,希望能找到我想要的东西。”

  “好!咱们结伴而行,和”张舟粥本想说和先前一样,可叶师父已经离世,师姐还未醒来,莫姑娘作为皇妃,再不能在江湖中轻易行走,如何能和先前一样。

  他突然酸了鼻子。

  李思怡见他神色落寞下来,如何能不明白。她从小到大,只和师父相依为命,赶路报信,都能在山间迷路,苦闷至极时认出那把素雪剑来,她虽然是稀里糊涂的跟着他们走了,可一路上的大家像是朋友又像是家人,亲近她,对她好,没欺负过她,从未把她当外人。

  为什么美好总是短暂,多数时候,只是物是人非。

  这些时日来的紧张,担忧和悲伤统统爆发出来,她嚎啕大哭。

  庄周静静地盯住从李思怡双眼间落下,滴在何春夏脸庞上的泪水。

  那泪滴并未从何春夏脸上滑落,而是渗入肌肤。

  那闭着的,纤长的睫毛,微微一动。

  检阅收编韩家军,花费去大半时日,余子柒有些疲惫,仍未用膳,吃了几枚点心,喝了杯热茶,缓了缓神,准备今天最重要的事。

  他要面见两个人,齐白钰和莫青衫。

  郑先勇和史芝川不如壮年时,两人都有些精力不济,倚在座椅上,史芝川叹气开口,“莫青衫是当世顶尖的用剑高手,请殿下务必小心。依我说,江阿狼,还有那些个暗卫,还是让他们进来,一有不对,可将她当场诛杀。”

  余子柒皱眉,“在朕家的祖地里,莫要犯杀戒,之前冲观杀蒋观主的账,还没跟你们算呢。”瞥见郑先勇也想劝慰开口,余子柒横眉,“朕心里有数。”

  郑,史二人都不敢再多说,没过多久,又有另两人推门进来,一老一少,史芝川悬着的心放下,有一人他认得,绝顶高手。

  “千里迢迢赶过来,舟车劳顿,辛苦两位。”余子柒提了提精神,吩咐左右候着的军士下去,“唤莫妃和齐少卿过来。”

  “前晚的烟花热闹,我们在城外替您欢喜。”那老者抱拳作揖,他赤面精瘦,蓄着雪白的长须,粗布衣裳,挽着袖子,结实的小臂上青筋暴起,手指却如少女般雪白,纤长细嫩。

  “睡了大半日,神清气爽。”那年轻人只冲余子柒点了点头,上前去,自如地立在余子柒的右手侧。

  “项老。”史芝川冲那老者示好,再向了那名年轻人,“这位小友是?”

  “天下第一名医”那年轻人笑了笑,“自然是齐白鱼,要不了多久,就会是我,在下阮温。”

  阮家?山西阮世代行医,数百年的字号,祖上名医无数,每代必有御医入宫。史芝川心领神会,跟着笑了笑,“名门之后,久仰久仰。”

  “齐白钰可以留,齐家,韩家在京中名望很高,有齐白钰做质,在大决策上,这两家不敢轻举妄动,会打马虎眼。”项老寻了位置坐下,“至于莫家的小丫头,杀了吧,对外就说生了恶疾,母子都没能保住。”

  “朕看不上余谷丰,但还不至于去为难一个未出世的婴孩。”余子柒冷哼一声,神情却轻松,“等他成真龙?要多久?十年?二十年?哼,咱们能活到那时候吗?先养着吧,拢拢人心。”

  几人又聊了一阵,齐白钰领着莫青衫入门来,作揖要跪,半天没跪下去,莫青衫则是昂头站着,连请安的意思都没有。

  “不必多礼。”余子柒摆摆手,“齐少卿这些日子将莫妃照料的很好,当赏,那就跟在朕左右吧,替朕挑挑案牍。至于莫妃呢,就先在这朝天宫中住下,安心养胎。”

  “龙子已经诞世,何来养胎一说?”莫青衫冷哼一声,“我才不在宫里做你们的笼中鸟!今日之后,我与你皇室再无干系!”

  莫青衫语惊四座,一时间无人接话,半响过去,余子柒才皱眉开口。

  “朕并不愚昧。”

  余子柒用余光去瞥莫青衫的平坦小腹,莫青衫浅色绸衣,贴肉勾勒出纤细而有力的腰身,怎么看都不像是怀有身孕的样子。

  余子柒偏头给身后跟着的阮温递过个眼神,阮温右手一翻,一截无色细绳从袖中飞出,缠上莫青衫的手腕。莫青衫眉头微皱,运劲上来,想以内力绷断细绳,那细绳是由数十根肉眼难察的蚕丝铰成,一张一合,收缩间竟将莫青衫的劲力化去。

  齐白钰见状,扭身站到莫青衫身旁,侧眼低眉,捉住莫青衫的手肘轻轻敲了敲,莫青衫知道他的意思,不再反抗,放缓心神。

  阮温一手撑绳,另一手弹指捏住蚕丝搓碾,没一小会,神色微变,对余子柒点了点头。

  余子柒面无表情,扶住额头。

  “山是不是还围着?”又是小半响过去,余子柒偏头瞧一眼史芝川,得到确认后点点头,“搜山。”

  “龙子早已不在山中,不必去做无用功。”齐白钰接话,单膝跪地,挽手行礼,“镇西王,承您的恩,我军中将士,能有命活,请您网开一面,令我军中将士留做紫金山中杂役,镇守皇陵,照料难民,不必上阵冲杀,能有活着回京的一天!”

  齐白钰这话表面客气,实则未将余子柒尊为圣上,还妄想带着韩家军从这场在所难免的战事中抽身而退,大逆不道!
  “莫青衫?齐白钰?串通好来要挟朕?齐家的二少爷.朕敬重齐老爷子一生为国为民才让你活着站在这儿,你那里来的资格!”余子柒一掌拍在桌上,他神色平静,并未站起,却霸气侧漏,威势逼人,“整个南京城,和朕现在,将来,握在手里的地方,所有不满一岁的婴孩,都得死。”

  齐白钰坚定站起,言语间不卑不亢,“镇西王竟是如此残暴无道之人!那就拿了我齐白钰的人头和韩家军数千将士的性命,去给天下人看!”

  “你找死。”余子柒探手去捏住茶碗,端起,闭眼饮一口茶,再睁眼,不怒自威,将茶杯放下,冲项老点了点头,两指探出,叩了叩桌面,“杀。”

  “谁敢!”莫青衫瞪圆了双眸,将齐白钰护在身后。

  “呵,莫家的小女子。”项老摇了摇头,“你爷爷当年持秋水剑,凭顶尖兵刃胜我半招,如今你手中无剑,凑这热闹,会送掉性命。”

  莫青衫翻他个白眼,再懒得搭理,眼看项老就要抬手,齐白钰叹气,双膝跪地,叩首上前,“杀我可以!莫姑娘绝不能死!”

  项老回头,余子柒探手,举杯饮茶,饮过一口,将茶杯托在手指间把玩。

  齐白钰得以继续说话,“那晚,是蛟龙带走龙子,不知去向,此事,连我韩家军中将士都不得而知,知道实情的人,也只有我和莫姑娘!”

  话音刚落,在大堂四侧,门口站着的数名士兵统统捂住咽喉倒地,还未挣扎着闹出声响就已离世。

  “啊?”阮温满脸疑惑,这,听上去是太过蹩脚的谎言,扭头去看其他人,却发现项老和余子柒在看郑先勇,史芝川二人,后两者的脸色惨白,显然是信了齐白钰的话。

  就跟几乎所有人都默认莫青衫肚子里的龙种会是个男孩一样,没有人相信一个女子会有胆子将大余朝的希望,真龙圣君给扼杀掉。

  莫青衫未有身孕,她腹中龙子,只能降世。

  郑先勇,史芝川看见过蛟龙腾空远去,当发生了太多不能用常理度论的事的时候,一个扯淡的谎言,也会被人相信成事实。

  三人成虎,余子柒收整南京的这段时间,民众将困在山上的莫青衫敬若神灵般顶礼膜拜,关于蛟龙,真龙圣君的传闻余子柒听得太多,纵然有所怀疑,可他不得不信。

  齐白钰在赌,莫青衫能感受到他不匀的呼吸声,她牢牢盯住项老的手,连她的目力都没能看清,项老是如何在一瞬间悄无声息地杀死不同方位的兵士们。

  良久。

  “继续。”余子再度开口,将手中攥紧的茶杯放松。

  赌对了!
  “莫姑娘活着,龙子就活着,莫姑娘在哪儿,龙子就会在哪儿,外人只会知道,龙子一直在朝天宫健康地生长着,待他成人,接管天下。”齐白钰放缓语速,“十余岁月,接管天下的,会是这名龙子?还是镇西王?”

  “条件。”

  “请您网开一面。”

  “准。”

  夜,内城中,帝皇寝宫被烛火点亮。

  两个人影在灯下,围桌而立。

  “我看莫家那丫头今日在殿上拼死去护齐少卿的样子,俩人的关系,怕是”项老顿住不言。

  “呵。”余子柒摇摇头,会意一笑,突然间,往事在脑海中闪烁,他叹了口气,“我那蠢哥哥莫青衫,有几分像我八姐。”

  “用不用我让人把消息放出去,如今莫妃在百姓中的声望,实属有些”

  项老的话音未落便被余子柒打断。

  “让他们做一对苦命鸳鸯,受天下人唾弃追杀?算了,何必丢皇室的颜面。”余子柒恨了他八姐很久,连带着对莫青衫也没什么好感,只想快些将此事了结,莫要多生事端。

  两人又聊了些时局,项老年事已高,熬不住夜,休息去了,偌大的宫中只剩他一人,他提着夜灯,揉了揉满是倦意的双眼,趴在地图上摩挲起凹凸不平的地形来,渐渐,他的手指在一座城池上停下。

  淮安。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