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官场职场 > 刺客何春夏 > 第117章 少年游

第117章 少年游

2022-04-05 作者: 十三白前
  第117章 少年游

  喧嚣过后的沉寂。

  天蒙蒙亮,微弱的晨光将南京城唤醒,悉索声陆续在外城响起。

  内城,皇城,有人一夜未眠。

  这雄伟,古朴,矗立数百年的皇城尚在沉睡,静得只剩下燃烛发出的嘶嘶声。

  风从遥远来,穿过兽吻长廊,五龙石桥,拂过绕城的御河,被灯火通明的大殿击散。

  那个一夜未眠的人,他形单影只地坐在这皇城正中的龙椅上,静静地抚摸着缠绕着衣袖的金龙绣纹。晨曦穿过窗帷,雄浑宽阔的大殿内,他的影子被余光拉长,像一只巨兽盘踞在自己的领土上。

  他还记得那个孤零零缩在血海中央的总角少年,那年他十二岁。

  皇子中他排名第十一,最后的位置。他出生后没几年,先皇就开始迷恋长生之道,他知道父亲从没喜欢过他,或是说,从没在意过他。

  他有一个好娘亲,全世界最好的娘亲,陕西女子,镇西府的千金小姐,书读得不多,为人厚道直爽好相处,身边的太监宫女们知恩,他被照料的很好,不曾孤单。

  十五年了。

  他记不清那天的时日了,只记得是父亲驾崩后不久,皇位,那个高高在上的位置,哥哥们一直在争,三哥太子余京墨,五哥五军统帅余武升,七哥大余国师余道木,没有人想过,这样的位置,会由一个女子坐上。

  他的八姐,一个女子,一个舞剑时,剑花凌厉的女子,余剑荷。

  一个女子,怎么能在如此精明强干的皇子们中脱颖而出呢?
  鲜血染红了她的登阶路。

  余子柒十二岁,已经到了明事理的年纪,皇子的身份,会被有心人用来大做文章。

  所以意外发生了,刺客们旁若无人地杀入禁宫,匕首划过宫女们的喉头,血色爬上窗帷。

  他的娘亲抄起一把细剪,颤抖着将他护在身后。

  挥向他和他娘亲的屠刀最终没能落下,刺客们抬手的一瞬便已丧命,将刺客们穿心而过的,不过是随手拾起的数枚金钗。

  他看清了来人的脸,他认得那个缓缓走到跟前的,救了他们娘俩一命的人。

  展伟豪,余剑荷的老师,如今大余朝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司礼监掌印太监,东宫之首。

  贴着他身体的娘亲颤抖更剧,他记不清展伟豪说的话了,只知道母亲回头,眼神宁静又坚定。随即,细剪刺穿心口,有什么声音像花开一样绽放。

  鲜红粘在他的眼角,分不清是血是泪。

  他记得展伟豪将他从血泊中拉起,牢牢攥住他的手,走过很长很长的路,送他到宫门外。

  他引人注目地哭嚎了一路,路上的人不敢抬眼看他,或是看他身边的人。

  风送他去向远方,他知道自己活下来了。

  镇西府的主人是他的爷爷,只是镇西府人多眼杂,他是个死去的人,不能暴露,只能和下人一起生活。

  和满族的战事很快起了,他随爷爷一起出征,吃了很多苦,见过了民生疾苦。

  两年后,大余女皇余剑荷暴死在皇位上,消息传到前线,那是他第一次见爷爷微笑,爷爷问他,要不要回京城,做皇帝。

  他留了下来。

  他是大余朝的皇子,他是大余朝的兵。

  他守关。

  和满族的仗打的很艰难,内忧外患,风雨飘摇,他失去了很多,出生入死的兄弟,亲人,那个不苟言笑,总是在深夜,默默拎着烛灯,叩开下人的房间,教会他很多道理的爷爷。

  四年过去,再回京城,皇位上坐着的人不是他,那是余剑荷的弟弟余谷丰,那是一个和他曾经一样,毫无存在感的皇子。他入城时十六岁,是最年轻,最负盛名的镇西王侯。

  他看不上这个哥哥,一个只会享受荣华富贵的草包,怎么能撑起百废待兴的大余。

  展伟豪亲自迎他入城,两人长谈,有试探,有欣慰,有年少轻狂,亦有历经战与血的风霜。

  “你年纪尚轻,在京城又无势力。况且天下好不容易才能安定,莫生事端。”

  他不服,但他认了。

  “我得问一件事,同为棋子,两年前我若是选择回京,坐在那个位置上的人,会不会是我。”

  “不会。”展伟豪不假思索地摇了摇头,看着他逐渐燃烧,又一点点冷静下来的眼神笑了笑。

  展伟豪看见了他眼里的野心与沉稳,这让展伟豪脸上的笑意渐盛,“圣上既无才德,又非贤明,他唉,棋盘上的王,亦是棋子。”

  而你,你有着站在棋盘外的资格,只是,不会是过去,也不会是现在。

  棋场是简化后的战场,他不懂下棋,可他十六岁,已身经百战,他会成为这世上最好的棋手。

  展伟豪看清这些,收他做了义子,给了他施展拳脚的空间,豫州,陕西,九边重镇十年苦心经营,换来君心如玉镇西侯的美名,十年间,他未曾娶妻,未曾生子,他怕自己心软,有了牵挂,就有了弱点。

  他二十七岁的生辰在入皇城的路上渡过。展伟豪权倾天下,刺杀过后,怕是再无能力钳制手下,若是离世,十年的太平下暗中藏好的那些牛鬼蛇神都会跳出来,得有个人,把展伟豪手中的权势接过去。

  义父倒了,他有些心酸,但他也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京中势力错综复杂,官僚们个个人精,他对权势的渴望,不过是司马昭之心,人尽皆知。

  展伟豪死前,跟他说了很久的话,其他的义子们都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其实他也不知道,展伟豪临死前用了太多福寿膏,讲话咿咿呀呀的有气无力,他听不清。

  天下不能乱。

  他看见坐在皇位上的那个哥哥,看向满族公主的眼神。

  他很失望。

  骑在马背上的海东青,神骏强悍,却甘愿俯首,向击败自己的龙虚心求教。

  而龙,吃得胖胖肥肥,眯着色眼,这也配叫做龙么。

  他必反。

  只是他想不通,十年的苦心经营换来的民心,竟抵不过一个尚未出世的孩童。

  莫青衫。

  调查到的消息,莫家戏班的戏子,秋水剑主.一个怀上真龙的江湖女子?

  谁是天命?拿她如何是好,争到现在也没个定论。

  突然,他耳尖一动,睁开双眼。

  一名金钗年华的小丫头蹑手蹑脚地在大殿里行走,小心翼翼地探头,去吹熄烛台里的灯火。

  天亮了。

  他认得她,他亲自招进宫来的宫女,淮安城的难民。

  他想起身,却转念想到,宫女见到圣上,需跪拜请安。

  小小的个子,跪伏在这冰冷无情的大殿上?

  不惊扰她了。

  他合上眼,听着浅浅的脚步渐渐走远。

  他起身,推开大殿的大门,太阳升起,温暖的金色洒落大地,视野尽头,五龙石桥后的兽吻长廊,已有衣冠整齐的官员手持笏板缓缓向前。

  他仰头看向天空,有什么东西从遥远处来,流淌过他硬朗褶皱的额角,吹拂起他带着几缕银丝的发梢,轻轻掠过他笔挺的身姿。

  是风吗?
  还是说,
  那个死在十二岁的少年。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