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锦绣医女:带着王府全家去种田 > 第803章 李玉竹·穆元修番外(17)他的前世

第803章 李玉竹·穆元修番外(17)他的前世

2022-05-18 作者: 秋烟冉冉
  第803章 李玉竹·穆元修番外(17)他的前世

  李玉竹回望着他,心里有些抱怨,他总是不跟她细说,但还是浅浅含笑,“不迟,刚刚好。”

  他确实迟了。

  说好的八月十五前,一家子相聚,但现在十月都快过完了。

  又一想,他国事繁忙,又不能亲自去迎她。

  她不怪他了。

  “爹!爹!”

  两个孩子伸着手臂,朝穆元修欢喜地喊着。

  穆元修翻身下马来。

  车里的两个宫女姑姑们,很识趣,马上命人停了马车,走下车来,请穆元修进车。

  穆元修一手揽一个孩子,“爹想你们了,你们有没有想爹?”

  两个孩子异口同声,“想。”

  “来来来,让爹爹亲亲。”穆元修亲亲这个,亲亲那个。

  父子三人其乐融融。

  坐在对面的李玉竹,抿唇而笑。

  穆元修和孩子分开快一年了,那时候,两个孩子刚学走路,正是不记事的时想,他们哪里想得起有穆元修这个爹?

  为了不让孩子们忘记穆元修。

  她请李兴盛画了穆元修的画像。

  李兴盛画工绝佳,将穆元修得极像,看着画,就像看到本人一样。

  两个孩子天天点着画,喊着“爹爹,爹爹”。

  她又时常对他们说着穆元修的事,就这样,孩子们才认出穆元修来。

  穆元修也知道,孩子们居然记着他,一定是有着原因的。

  他将孩子们扶着坐好,挪到对面,搂着李玉竹,“玉竹,辛苦了。”

  李玉竹睇他一眼,埋怨道,“当然辛苦了,每天都要教他们认他们的爹,就怕他们见了你,喊你一声叔,那多丢你面子?”

  穆元修莞尔一笑,将她搂进怀里。

  他们的马车后面,跟着李兴安和果果,还有百里睿。

  三人看到热闹的迎接队伍,十分惊讶。

  果果小声对李兴安说道,“三叔,小姑父很用心嘛,看,这么热闹的迎接,我打听过了,这里离城还有五里路呢。这要是进了城,不是更热闹?”

  李兴安冷笑,“不热闹点,我就不让你小姑进城了。”

  果果抿唇笑道,“小姑不进城,彤彤和瞻儿自己进城去,小姑不会进城找?你还能拦着人家一家四口?”

  李兴安黑着脸,“你小姑嫁早了!”扭头时,瞥见走在果果身边的百里睿,他拉了拉果果的袖子,小声道,“果果,别嫁那么早,晚点嫁,在京城多住几年,对了,你三婶可喜欢你了,你住我们家吧?”

  果果摇摇头,“不要,我要住百里府去。”

  李兴安拉长着脸,“你还没嫁呢,不能一直住百里府。”

  “可我们订亲了呀,我迟早要嫁去的。”果果不同意的。

  “你个待嫁的姑娘家,老是跟男方家来往不好,显得不矜持,将来被婆家小瞧。”李兴安提醒。

  果果眯着眼,“三叔,三婶未嫁前,也住你家来着,你在瞧不起她?”

  李兴安一怔,脸色旋即变了,“胡说,我怎会瞧不起你三婶?”

  “你刚才不是说了嘛,未婚前,女子住男方家里,会被男方家瞧不起,我可记得清楚呢。”果果挑眉。

  李兴安,“……”这孩子,小时候瞧着不说话,跟个傻孩子似的,怎么长大了,变得伶牙俐齿了?
  啊,他三妹李玉竹也是这样,小时候是闷葫芦,长大了一张嘴能说死人。

  这姑侄关系还最好,不愧是姑侄!
  脾气都一样!
  “不跟你说了,你到时候哭了别怨我没提醒你。”李兴安将头扭过,说不过了,唉。

  果果歪头看他一眼,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百里睿老实,“果果,你笑什么?”

  “没什么,想着,咱们进城后,先去哪玩。”果果笑眯眯的。

  “今天怕是没时间玩呢,得先去休息休整,晚上会有宴席。”百里睿看看天,这时候才上午,中午大家休息会儿,晚上一准有宴席。

  “晚上赴宴时,咱俩坐一块。”果果朝他眨眨眼。

  “好啊。”百里睿也笑。

  李兴安,“……”唉,都是一对对的,就他一个人。

  凌珞那婆娘有没有想他啊?
  他想她了。
.
  五里来路,很快就走完了。

  城门口更是热闹非凡。

  锣鼓喧天,百姓们的欢呼声更加高昂。

  穆瞻云和穆彤云,好奇地趴地车窗口往外看。

  李玉竹看了眼外面,握着穆元修的手,“元修,这么大的阵势,你安排了许久吧?辛苦了。”

  “欠你许多,这些都是应该的。”穆元修搂着她,“北燕比赵国寒冷,和镇安府相比,更要寒冷几倍,玉竹,让你在这儿陪我,你会不会怪我?”

  李玉竹想到前世,她还是个孤儿呢,什么苦没吃过?
  “你是我夫君,你去哪,我去哪,咱们说好的,永远不分开。”李玉竹抬头望他。

  “对,咱们永远不分开……”前世,今生,来世。
.
  马车进了城,果然比城外更热闹。

  各大商铺前,全都挤满了人,看到马车走来,全都高声欢呼。

  热闹的欢迎队伍,一直延伸到皇宫。

  北燕的皇宫,不及赵国的富丽堂皇,但因为是石砌的宫殿,屋顶刷着彩漆,倒也巍峨壮观。

  宫门前,候着文武百官。

  照例是三呼皇上万岁,皇后千岁。

  但是,进皇宫的只有穆元修李玉竹和孩子,李兴安和果果还有百里睿,被挡在了宫门外。

  “三殿下,平乐郡主,百里公子,驿馆就在前方不远处,请随老夫前往。”费太傅笑着朝李兴安他们三人点头。

  李兴安懂礼节,他只是担心李玉竹而已。

  “行吧,那就劳烦费太傅前头带路吧。”这还带着李玉竹的陪嫁队呢,总不能丢下其他人不管。

  一行人,跟着费太傅去了驿馆。

  说是驿馆,其实是北燕前朝一位被废王爷的王府。

  穆元修差人修缮之后,专门预备给前来的赵国使臣们居住的。

  王府的规模,和赵国的庐陵王府不相上下。

  发现住处还算满意,李兴安才没说什么。

  心说这才像话,他还真以为是破旧的专门停马的驿馆呢。
.
  李玉竹穆元修的马车直接驶进皇宫,一直到最大的宫苑永兴宫的大殿前停下。

  “恭迎皇上,皇后回宫。”

  一众内侍和宫女们,分裂站成两排。

  有内侍官挑了帘子,请他们下车。

  “到了,今后,咱们一家四口住这里,等瞻儿和彤儿五岁时,再分府。”穆元修牵着李玉竹的手,先走下马车。

  跟着李玉竹来的两个大宫女,将两个孩子抱下来。

  虽然雪下得大,城外的积雪很厚,但宫里的积雪不深,可见,有人经常打扫。

  两个孩子看到和赵国不一样的宫殿,很是新奇,东看看,西跑跑。

  两个大姑姑哄着他们,“两位小殿下,过会儿再来看看,先去看看房间。”

  “房间里有好玩的吗?”穆彤云问。

  大姑姑们哪知道啊?但当爹的这么久没有见着孩子,总会备下礼物吧?
  “有有有,当然有。”大姑姑哄着。

  “太好了,哥,咱们进去啦,看新家啦。”懂事早的穆彤云,拉着穆瞻云的手,快乐往前跑。

  两个大姑姑都快跟不上了。

  穆元修牵着李玉竹的手,给她介绍着皇宫的大致方向。

  李玉竹哪记得住?只点点头,微笑。

  穆元修莞尔一笑,“一会儿叫人送份图纸给你。”自家小娘子,还是一如既往的是路痴。

  李玉竹笑眯眯道,“这还差不多。”

  没地图,叫她在几百间屋子的陌生皇宫走路,她一准迷路。

  走了几处主要的宫苑,穆元修带李玉竹去看他们的寝宫。

  宫苑外很冷,但寝宫里却暖烘烘的。

  两个孩子已经开始扯外裳了。

  穆元修安排两个内侍宫,带大姑姑和两个孩子到隔壁偏殿去休息,他拉着李玉竹的手,走进里间卧房。

  门一关,挡住了外面的喧嚣。

  穆元修将李玉竹紧紧地搂着,也不说一句话,就这么搂着,靠在门上。

  李玉竹笑起来,“怎么啦?相公?”

  唉,近一年没见面,怎么变得怪起来了?

  以往只要分开一天,穆元修就像狼一样将她拖上床了。

  好么,现在一年不见面,倒像个木头人了?
  这宫里,也没见什么漂亮的女人呀,难不成……

  “相公,相公?”要不要送点药吃吃?憋坏了?
  李玉竹去摸他的脉搏。

  好的呀。

  跳得厉害。

  李玉竹又摸别的地方。

  吓了她一跳!
  穆元修反而笑了起来,“玉竹……”

  “你变得反常了,让我不习惯了。”李玉竹嘟囔着。

  穆元修松开她,拉着她往床边走,“这里来说话。”

  他放下帘子,挡住了外面的光线。

  “差不多了,彤儿和瞻儿找不着我,会哭的。”李玉竹后悔了,她操心他的身体做什么?
  这纯粹是给自己找麻烦。

  穆元修冷哼,“两岁了,该自立了,明天就分府吧。”

  李玉竹捶床,“……”又来了!
.
  一个时辰后,两人沐浴后整好衣,才走出内室。

  李玉竹扶着老腰,睇了他一眼,不说话。

  穆元修搂着她,坐在榻上,“玉竹,去年分开时,你说有话想问我来着,可还记得?”

  李玉竹这才想起,还有话要问呢。

  “都怪你,延误时间了,我差点忘记了。”

  穆元修看着她,“现在问吧,也不迟。”

  李玉竹打量了下自己的身材,“元修,我记得,我们刚认识的时候,我不会做衣裳,我央求你帮忙,你很快就做好了,还做得挺合身的,当时为何做得又快又好?可我发现,你并不会裁缝呀?”

  除了她的衣裳,做得又快又好以外,他自己的衣裳,全是马马虎虎的,破了都不会缝。

  后来,她跟着李玉玟学了些缝补技术,开始给他补衣裳。

  穆元修的脸上,敛了微笑,一瞬不瞬地看着她。

  “玉竹,你相信前世吗?”

  “前世?”李玉竹眨眨眼,如果现代那世是前世的话,算是吧,“也许吧。”她俏皮地望着穆元修,“咱俩是不是前世有缘,这世才是两口子?”

  穆元修轻轻地点了下头,“是。”

  李玉竹的笑容僵了下去,“真的吗?”为什么她不记得?
  “你不记得了。”穆元修抚着她的脸,“不记得也好。”

  李玉竹发现,他的眼神中,浮着极大的伤感。

  她扑进他怀里,搂着他,“那就不想了吧,总之,我们这一世在一起,下一世下下世,以后永远在一起就好。”

  穆元修反手搂着她,“前一世,我没有能力护住你,所以这一世,我绝不会丢下你。”

  他絮絮叨叨着,还是说起他记得的前世。

  李玉竹心中极为震撼。

  原来……

  他给她做的衣裳,是早早就准备好的。

  他前世没有钱给她做衣裳,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她受冻。

  这一世,他们又相聚了,他便早早就准备好。

  前一世,他给她敛的尸,他当然知道她身体的尺寸。

  可他们才说过三次话,认识不到一个月,她却让他记了一辈子。

  李玉竹心里感慨,若这一世,不是她前来,李家人仍然会过得凄苦,她也许仍会饿死病死。

  他成全她的幸福,她还他完整的人生。

  “其实,我没有永远地离开,我只是去了一个地方。在那里,我学了医,学会了,我又回来了。”李玉竹不想让他伤心她曾离开过,告诉她,她曾经的前世。

  穆元修望着她的眉眼,是的,她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变得坚强了,他喜欢这样的她。

  “这一世,我们都不要分开。”

  “不分开。”李玉竹回望着他。

  他放弃皇子的生活,宁可在赵国镇安府的山上吃苦陪着她,守着她一家。

  现在,换作她来陪他。
.
  离晚上的宫宴时间还早,李玉竹和穆元修说起了她带来的嫁妆。

  “你给我这么多的聘礼,我爹娘不好意思白拿,送了我一些嫁妆。”李玉竹笑着道。

  礼单的数量,穆元修已经知道了。

  他感激岳父一家的安排。

  看似是不放心李玉竹,其实,是关心他,继而关心北燕。

  他懂岳父一家的心意。

  只有北燕太平,赵国的边地才太平。

  为了李玉竹能平安回娘家,只要他活着,就绝不会让两国再乱起来。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