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长安卿 > 第319章 本性难移

第319章 本性难移

2022-06-25 作者: 若相姒
  第319章 本性难移

  随着太子杨延亲入下邽,原本人心惶惶的百姓们好似顿时有了主心骨,在这无情的灾难面前,已然不知不觉将这位仁善随和,一心为民的太子视为敬重无比的神祇。

  因为杨延对此次灾后房屋的重建,百姓的衣食住行看待得极重,对于每一件事务都更是亲力亲为, 常常与当地的官员们一忙起来就是整日整夜,不眠不休,就连堂堂太子妃,也是日日不辞辛苦,亲自携着身边随行的人为百姓施粥放粮,因而下邽上下的官员们也个个不敢懈怠,皆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将朝廷拨放的每一粒粮食都用之于民。

  没有人会想到,不过短短一个月的时间,下邽的百姓们便渐渐自灾难的恐惧中渐渐走了出来,在太子和一众父母官的带领下,开始合力重建自己的家园,打开铺子,下了田地,开启了新的生活。

  转眼间,便到了这一年的十二月,一股自朔北侵袭而来的寒意,就这样毫无征兆地包围了长安,留下了一片冷寂肃杀之意。

  御陵王府内,在迦莫的亲自主持下,一切事务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每一个人都能从她恩威并施的手段中,体会到这位曾经服侍过明德圣皇后,执掌过大明宫万千宫人的尚宫威仪。

  随着“噼里啪啦”的炭火声,李绥坐在暖和的屋内,穿着丁香色绣团花纹的束腰裙子,正翻看着手边上的一本诗经, 随手打开,看到的却是一行触及心底的文字。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

  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李绥眸色轻动,多了几分怅然地看向窗外光秃秃,已然覆上一层薄薄寒霜的枝丫。

  前世也好,今世也罢,她经历了无数场战争,也曾亲手挑起对外平夷敌之战,可却从未像如今这般,恍然发现一场战争原来有那么长,那么久。

  或许是因为,曾经的她是上位者,是操纵者,是局外人,而今的她,已然不知不觉地入了局,才会感慨多一些罢。

  “王妃,南边儿来信了!”

  就在此时,一声急促的脚步声下, 厚厚的软帘很快被打开,随着一阵风过,换上裹了兔儿领的念奴已是欣然走了进来,瞳孔内闪烁着抑制不住地星星。

  “让他进来。”

  说话间,李绥整理了衣裳,端庄地坐在胡床之上,不过片刻,轻快却有力的脚步声再次响起,下一刻帘外便升起青年男子的声音。

  “王妃。”

  听到熟悉的声音,李绥心下已不由舒缓了一口气,随即道:“将军请进。”

  窸窣声中,已然褪下胄甲,换了干净常服的李炜走了进来,一对上李绥的目光,当即守礼地低下头,恭敬地抱拳再次行下礼去。

  “将军不必多礼。”

  李炜闻声起身,虽然向来不苟言笑,不善言谈,此刻抬头间,眸底隐隐闪烁着激动和自豪是未加掩饰,不言而喻的。

  “恭喜王妃,贺喜王妃,大王此次大破叛军,已然彻底收服蜀地诸军,不日就要凯旋还朝。”

  此话一出,李绥第一次从李炜的脸上看到抑制不住地欣然笑意,那漆黑的瞳孔中无不是诉说着他的一腔热血,和对赵翌的臣服。

  “太好了、太好了!”

  一旁的念奴听了,高兴地跟什么似地,当即拉住一旁玉奴的手摇晃着道:“不愧是咱们大王,打了这几个月的仗,可算是要结束了。”

  看到念奴难得流露出小女儿的样子,玉奴也含着笑点了点头,看得一旁的李炜也是笑得更自然了。

  “窦钦等人呢?”

  听到李绥的问话,李炜顿时认真起来,一字一句地回道:“当初一引彭进等人入麾州后,大王立即下令斩杀了叛军之首,纳降了其余军士,当夜大王便只留王军师留守麾州,带着我等连夜奔赴剑门,打了窦贼等人一个措手不及,有意将他们逼上了剑门关。”

  “大王英明神武,到了剑门关后也不急着进攻,只日日里命民夫垒煎建高台,让麾下士兵们日日朝城内叫骂射箭抛石的,窦贼深知自己坐拥天险,易守不易攻,因而命人不许迎战,只想着耗咱们个士气低落,但不曾想到不过叫骂了半月,那窦贼手下的一个副将便憋不住火,亲自携了人出关迎战,却是被李慎一枪打于马下,慑得那些个叛军逃的逃,降的降,自此窦贼虽气,却也知道城内叛军士气已然开始低落,就更不敢轻易迎战,只得龟缩其内,等着咱们退军。”

  听到李炜说起详细经过,念奴和玉奴都不由绷起了神经,起了兴致,安安静静听他继续说下去。

  李炜见此,不由一笑,随即道:“后来等到前几日下起了一场大雪,当夜大王便借着大雪纷飞,亲自带领了几对玄甲军中的飞骑精锐,自一旁悬崖峭壁攀岩而上,赶在黎明之前,制于高处,与我等里应外合突然发起袭击,杀得叛军没个准备,个个都四处逃窜,哭着投降,直到我等入关时,窦贼也算个人物,不肯投降,也不逃跑,一把火烧了自己的府邸,自刎于城楼之上。”

  听李炜话说得轻松,可李绥却也能从这话里行间清晰体会到这一场战争的惊险。

  人都说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

  赵翌一行却敢在大雪漫天,敌我不分之时,徒手爬上悬崖峭壁,若是他们爬不上去,若是他们被敌军发现,若是他们未能赶在黎明之前到达计划的制高点,都注定必死无疑。

  可见这世间哪有什么百战百胜,绝无败绩的战神,有的不过是一颗孤注一掷,视死如归的坚硬之心罢了。

  这十一年来,赵翌从一个入伍的小小兵勇,一步一步爬上如今的位置,人人都只会传颂他的英勇战绩,夸大其词,恨不得将他说得算无遗策,犹如神助,可在这些背后,他独自一人所承受的清醒、甚至是无情地抉择,又岂是一般人所能理解的。

  没有人知道他独自一人扛着御陵王的战神名声,整个玄甲军的勇士性命,还有整个国家的民心希望,会有多么的沉重。

  因为在他们的眼中,他是神,是不败的神,是永远不会生出畏惧的神。

  却无人想到,褪去了他们给予他的光辉外甲,他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也会流血,也会受伤,也会牺牲。

  人人都想做英雄,可一将功成万骨枯,英雄背后的孤独,和高处不胜寒,又有几人能体会,能承受。

  “蜀地都已经下雪了,咱们长安的初雪,也快下了罢——”

  听到念奴的期冀,李绥收回思绪,转而看向窗外因冷风而动的树枝,格窗,凝视良久又道:“秦王那如何?”

  李炜闻声想了想,神色多了几分讳莫如深地道:“秦王一路也大获全胜。”

  看到李绥目光中的凝视,李炜才谨慎地道:“秦王带兵围困黔州一月余,进攻数次,却不想城内王朔顽强抵抗,竟是不肯轻易投降,后来秦王——”

  说到此,李炜缓缓抬起眼眸,低而轻地道:“秦王亲自下令,将黔州城外的河流上游修建拦截堤坝,等到诱敌出城决战之时,毁坏了堤坝,以洪水冲破了叛军的防御,杀了个片甲不留。”

  此话一出,李绥瞳孔一震,不由蜷缩了右手,看到李炜眼中的欲言又止,她已然明白了。

  流水无情,如何分得清敌我,可秦王杨彻却不会在乎这些,他要得是胜利,是功勋,所以即便洪水涌来,会卷走叛军的性命,己军的性命,哪怕是老百姓的性命,他都不会眨一下眼,都能狠下这个心来。

  无疑,作为一个用兵者,杨彻的清醒无情是有利的。

  可若是作为一个为君者,没人能预测这是一件好事还是坏事。

  为君者,的确该有这样的杀伐决断,才能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乱世杀出一条太平之路,如杨崇渊。

  可有时这样的杀伐决断,若再多一点,便会是刚愎自用,狂妄自大,一个清醒过了头,堪称冷血的君王,能缔造盛世,未必能守住盛世。

  如二世而亡的强秦。

  看来,人有千变,本性难移。

  她未曾变,杨彻一样不曾变。

  而前世的无休无止的厮杀,或许,也不会改变了。

   各位亲们,明天起我要外出培训一个周,因为行程很满,从早到晚,更新很可能会受影响,在此先提前说明,请个假假,不好意思~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