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长安卿 > 第314章 计之深远

第314章 计之深远

2022-06-17 作者: 若相姒
  第314章 计之深远
  月明星稀,正挂柳梢头。

  朗月清辉下,一容貌温婉的妇人正躺靠在榻上,看着榻边的女儿正在强忍呜咽哭泣,明明自己的眸底早已承载着不堪重负的悲伤与失落,却还是勉力出声,虚弱地安慰道:“素娘莫哭, 你阿耶——”

  “是为他守护的周室而死,这是遂了他的心愿。”

  看着王素手中紧紧攥着的药瓶,闽氏探出手去,握住王素的手怅然若失地道:“莫怪你阿耶,他并非想要我们的性命,只是——”

  说到这儿,闽氏却是没有说下去,泪水反倒是先夺眶而出。

  从相识、相知、到相爱, 这一辈子风雨走了这么多年,她用这一生爱着这个男人,爱他的清风雅正,爱他的刚直不阿,爱他的爱民如子,须臾二十四年,他待她,亦是如初见般,从未改变过。

  在整个兖州,没有哪一个女子不羡慕她,不羡慕他们数十年如一日的恩爱不疑,不羡慕他从不纳妾,不羡慕她即使因为难产伤了身子不得生育, 未能给他延续子嗣, 他也从未生过休妻之心。

  可最终,这二十四年的夫妻之情, 却终究败给了他心中的复国信念。

  可她不怨他, 更不恨他。

  因为曾经的她, 爱着的就是对国家、对百姓一腔炽热的他。

  可当她无意偷听到他与窦钦叛军暗中计划, 要以全城百姓为饵去围杀赵翌、光复大周时,她便知道他陷入了偏执的复国信念中,为人利用了。

  然而让她未曾想到的是,她的极力阻止,换来的却是他给予她和素娘的毒药,为了防范她们泄露消息,他派人日夜监视着她们,甚至还以此胁迫素娘,将素娘亦卷入其中。

  这些,都无疑将从前的一切美好都彻底打碎了。

  “自古忠义难两全,你阿耶选择了忠,他没有错,你我亦没有错,错得是这是非不分,权势当道的世道罢了——”

  闽氏的话语轻而沉重,当她伸手抹去王素颊边的泪水,看了她良久才道:“所以莫要自责,莫要难过, 忘记一切, 重新开始。”

  感受到颊边的温柔, 王素努力抑制住哽咽,紧紧握住闽氏的手道:“好,无论何时,我都陪着阿娘。”

  “替阿耶、也替自己。”

  听到王素的话语,闽氏终于欲语还泪地点了点头,随即道:“快将解药服了罢。”

  王素闻言当即想起来,连忙倒出两颗来,将其中一颗递给了闽氏。

  闽氏将解药接过吞下,缓缓看向王素,眼看王素服了下去,适才放心地道:“替我收拾收拾,我想见见御陵王,答谢他救了你阿耶,也救了兖州的百姓。”

  “好。”

  王素点头将闽氏扶起来,小心翼翼在婢女的服侍下替她梳妆挽发,直到换上了丁香色绣彩绘团纹襦裙,才在王素的搀扶下靠坐到窗下胡床上。

  “去请御陵王罢。”

  当王素离开后,闽氏艰难起身,衣裙窸窣声中,走至妆台从抽屉里摸出一个小小的东西,才又缓慢地坐了回去。

  片刻,听着门外的脚步声,闽氏正襟危坐,下一刻便看到了一位眉宇朗阔,气度非凡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

  “久仰御陵王大名,今日得幸一见。”

  说话间,眼看闽氏想要起身,赵翌已是道:“夫人不必见礼。”

  听到此话,闽氏温和地颔首,随即看向王素道:“素娘,阿娘想与御陵王说几句话。”

  王素闻言看了眼身形笔挺的赵翌,又看了眼笑意温柔的闽氏,终究压下担忧点头退了出去。

  似乎是知道闽氏要说什么,赵翌率先开口打破沉静道:”夫人放心,今日得以诛杀彭进,纳降数万叛军,皆有王娘子之功,回京时我会报以天子,功过相抵,不累及王氏一族。”

  看着赵翌因为失血过多而暗淡的唇色,看着他丝毫不以私仇而为难王氏的大度,闽氏终于放心地点了点头,和声道:“谢御陵王。”

  “其实。”

  听到闽氏话头一转,赵翌循声看去,便见闽氏眸底携着几分讳莫如深道:“素娘并非我们的亲生女儿。”

  赵翌闻言诧异挑眸,只见闽氏幽幽看着窗外的明月,似乎陷入了回忆。

  “当年还是在寿安时,我们曾有过一个孩子,然而分娩那夜,寿安经历了一场从未有过的涝灾,我因难产备受折磨了一夜,而他为了寿安的百姓,亦是在风雨交加之时亲身奔赴河堤,与军民堵洪水,挖淤泥,不眠不休地累了一夜。然而那孩子一出生便没了气息,当他回来看到的那一刻,哭了一夜,更内疚了一辈子。”

  说到此,闽氏隐忍哽咽,侧眸看向赵翌温声道:“素娘是我们去了安康遇到的,记得那是一个冬日,我们去粥棚为乞者施粥时,便看到她被人扔在了路边,和那些乞丐瑟缩在一起,冻得已然快没了气息,那时她还是一个八岁的孩子,不知道为何,看到她便会让我想起未能开口叫我阿娘的女儿,所以我们便将她接入府中,守了三天三夜才将她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一边说着,闽氏苦中作笑,半是怜悯半是酸涩地道:“后来我们才知道,她是穷苦出生,原本家中是要将她卖去富贵人家做个婢女换上两斗粟米,却不曾想受了骗,那些人给了米,却又将她略卖到了安康,因为模样生得好,那些人牙子便将她送去了楚馆,在那里她度过了两年,亦被虐打了两年,因为看到过逃出的女孩子被楚馆里的人活活打死,所以为了逃离,她偷偷服了药,长出了满身的疹子,恰逢那时城外正流行瘟疫,楚馆里的人以为她是染了瘟疫,才将她给放了出去。”

  听到这些话,一个女儿家凄苦无处求援的半生历历浮现在赵翌的面前。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

  可在这个乱世,他所看到的却是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

  这世道没有公正可言,没有一视同仁可言,权贵代代为权贵,可笑得是他们一生追求所谓的声名清誉,大行沽名钓誉的风雅,穷苦的百姓却永远活在底层的泥泞里,连生命都求不得。

  “这孩子聪慧,孝顺,自入了府我们便将她收为女儿,如今辗转到兖州,已是相处数年了,不论是跟着我学医术,还是替我们管家算账,她都领悟的极快,性子更是比同龄的孩子沉稳很多。后来我才明白,因为儿时的那段经历,她比任何人都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平静生活,她害怕自己做得不好,又会被丢掉,卖掉——”

  说到这里,闽氏终于看向赵翌,眸底的请求已是再分明不过了。

  “与御陵王说这些,是我有一个请求。”

  赵翌闻言神色肃穆,便见闽氏从唇角溢出一句话来:“能否,将这孩子托付于您,请您照拂。”

  听得此话,赵翌意外之时,少女的哭声也随之而来。

  “不、我不去,阿娘我哪里都不去。”

  话音未落,王素已然扑进来跪在闽氏面前,不住地摇头,好似又是当年那个被遗弃的孩子。

  闽氏低头含泪摇了摇头,明明是含笑想要说什么,却是胸口一滞,生生自唇角溢出一口乌血来。

  王素见状瞳孔紧缩,当即起身扶起闽氏摇摇欲坠的身子,那一刻,身为局外人的赵翌已然明白了一切。

  “阿娘,阿娘您怎么了,阿娘——”

  看着闽氏面如金箔的脸色,王素努力擦去她唇角的乌血,却是越擦越多,仿佛永远擦不尽。

  “您不是吃服了解药吗,怎么会,怎么会——”

  看着面前哭成泪人的王素,闽氏艰难地摇头,努力握住王素的手,气若游丝地道:“答应、答应阿娘,活下去,好好活、下去——”

  说罢,闽氏几乎是乞求地看向一旁立着的赵翌,目光交汇中,赵翌内心已是震撼不已。

  为王俭的忠心,为王素的不屈,为闽氏的大爱。

  “夫人放心。”

  听到这一句承诺,闽氏笑了笑,却是如同抽去了丝线的纸鸢,目光渐渐涣散,看着窗外那轮明月,轻声呢喃道:“君去哪里,吾便去哪里。”

  话音落尽,闽氏含笑落泪,一点一点阖上了眼睛。

  “阿娘、阿娘——”

  “阿娘!”

  少女一声比一声凄凉的哭声缠绕在赵翌的耳边,良久他看着面前跪着的少女埋在闽氏的榻边,一遍又一遍地道:“你骗我、你骗我……”

  “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望你能明白他们的一片苦心。”

  听到赵翌的话,跪在那儿的身影微微耸动,良久的哭泣,却是让她渐渐领悟过来。

  阿耶兵败自尽,是为了让朝堂看到她的功,看到她与阿娘受到的胁迫,能够放过她们。

  阿娘告诉御陵王她的身世,是想让全天下人知道,她并非王氏女,又身负功劳,能对她网开一面。

  而阿娘的自尽,更是在割裂她与王氏最后一丝养育之恩,让她彻底不受人牵连,不被人诟病。

  想到这里,王素痛苦地抱住闽氏,双手紧紧攥住,再也止不住地嚎啕大哭,即便掌心尖锐的疼痛入心,也敌不过此刻心底彻骨的痛苦。

  一夕之间,她失去了一切。

  失去了阿耶,失去了阿娘,失去了这世上最后爱着她的人。

  活下去,她又该如何活下去。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