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树林遇险手册②

2021-09-30 作者: 刀削面俺要吃
  第246章树林遇险手册②
  安娜自认为自己已经是一个成熟的小巫师,能够灵活应对魔法界的任何突发情况了,然而在被一个巨大的红怪物追着的时候,她发现自己错得很离谱。

  身经百战的勇士穆迪身法灵活地将一个又一个魔咒扔在红巨人身上,嘴里的咒语念得像Rap,红巨人身上满是伤痕,却依然没有停下前进的脚步。

  “吼!”红巨人明显生气了,“皮肤坏坏!”它用小拳拳捶打着地面,让靠近它的穆迪站都站不稳。

  “不行——它身上有东西在抵挡我的攻击——那些环绕它的灵魂!”穆迪气喘吁吁回归逃命的队伍,从随身携带的牛皮小包里拿出一罐罐药剂给自己灌下,抓紧时间回蓝回血,“我让傲罗队伍在溪边布置了大型陷阱,我们得把它引到那边去!”

  亚瑟点了点头,将手里提着的男孩扛到肩膀上,他的'轻如鸿毛咒'运用得炉火纯青,主要归功于他那比扫帚间还狭小的办公室,为了舒服地观看通灵之战,亚瑟不得不开发头顶上的剩余空间,特地向隔壁傲罗部门借了沙发,减轻重量让它能够被稳妥地放置在一堆杂物之上——这下终于能把腿伸直了,可喜可贺。

  “它要追上来了!”被亚瑟扛在肩上的男孩指着红巨人嚷嚷,他的穿着实在不适合奔跑,之前摔倒了好几,上气不接下气,现在才有了力气继续尖叫。

  “深呼吸,孩子,深呼吸,”亚瑟安慰着小男孩,一边用空出来的右手挥舞魔杖,使用飘浮咒将挡路的树桩或者石头提前挪开,安娜跟在他身后,将不小心从男孩身上掉下来的老鼠捡起。

  哈利鼠撕心裂肺地向安娜呼救,很幸运地,虽然安娜听不懂他在吱吱什么,但大概能够猜到几分,她将口袋里的小眼镜拿出来给哈利戴上,让哈利眼中的世界清晰起来。

  “锁腿咒!”穆迪魔杖发出的白光打在红巨人身上,这个咒语倒是起了很好的作用,巨人的双腿瞬间并拢,压弯了几棵树,虽然魔咒没能对它造成太大的伤害,却终于阻碍了它前进的步伐。

  穆迪一把提起腿短的安娜,魔杖对准眼前的树林,念起一个古怪得不像咒语的咒语——

  “Ερπωνδεινρχεται!”神奇的一幕出现了,安娜发现那些立在原地的大树和树丛像是成了精一样整整齐齐朝着两边躲避,地上的杂草猛地缩回地里,然后又在其他地方长出来,一条有些狭窄,却通畅无比的泥土小路被临时建造出来。

  安娜瞪大眼睛,这个魔咒确实有些酷了。

  “快!咒语不能维持太长时间!”穆迪带着安娜朝前方狂奔,光亮的地方已经能够看见穿着统一的傲罗拿着发光的指示牌在挥舞。

  “往这边跑!”指路的傲罗大声呼唤着。

  众人终于从树林里冲了出来,朝着指示的方向一头冲进团雾里,雾里弥漫着淡淡的青草香味,倒是让人紧张的肌肉很快放松下来。

  “这是巨怪保护协会的新设备,请不要紧张,”戴着滑稽巨怪帽子的女人走到亚瑟身边,她将释放雾团的茶壶放在地上,准备帮助亚瑟将他肩上扛着的男孩放下来,“巨怪看不见雾里的东西,它们通常都不太聪明,你们可以稍微休息…”

  “啊——”正准备松一口气的亚瑟目瞪口呆地看着刚才还在说着'巨怪不怎么聪明'的女人被一只大手抓走。

  “清理一新!”危机时刻,安娜掏出魔杖朝着红巨人的手就是一发除垢咒,戴着巨怪帽的女人很快从红巨人手里滑了出来,她身上沾满了红巨人手上冒出来的粘稠红色液体,一股子血腥味。

  女人的惨叫更大声了。

  红巨人将手从雾团中伸出来,表情带着困惑,它发现自己的手褪色了,露出了下面苍白的皮肤。

  “它的体型是不是缩小了?”穆迪跑出雾团,呆在里面完全看不见敌人,但敌人却很容易就能看见这里多了一团奇怪的雾团,不知道巨怪保护协会到底是怎么想的,或许想出这种办法的人本身才是真正的巨怪?
  “都准备好了,穆迪前辈!”一个年轻傲罗跑了过来,穆迪点头,眼睛紧紧盯着红巨人,“赶快开始吧。”

  话音落下,跟在穆迪身后跑出来的安娜发现在场的七位傲罗都站好位置,将红巨人包围起来,然后同时举起了魔杖,像是为了配合施法,一时间树林的叶子沙沙作响,诡异的风也吹了起来。

  “冻结一切——”

  傲罗们高喊着,同时用力将魔杖插入脚下的泥土里。

  咔咔的声音响起,肉眼可见的冷光从七根魔杖中射出,周围的温度瞬间下降,先是一片雪花落到了红巨人的肩膀上,在它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又一片雪花掉到了它的头顶。

  十秒,傲罗们围成的圆圈中仿佛生成了另一个世界,冰雪的世界,红巨人发现不对想要逃离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脚已经不能动弹了,它大声嚎叫,最终也逃不过被变成冰雕的命运。

  “这种方法对付脑袋不好使的巨怪还是挺不错的,”穆迪插着手点评了几句,“但要是用在和巫师的对决中绝对是不明智的,毕竟不是每个巫师都有那么好的脾气等着你完成极长的施法准备。”

  安娜若有所思地点头,这个冰冻魔法实用性很低,但刚才在树林里穆迪展示的那个开道逃命的法术看起来还不错,也许自己可以去图书馆查一查相关的资料。

  哈利鼠从安娜的衣服口袋里钻出来,吱吱叫着吸引人类朋友的注意,安娜赶紧将它拿出来,“穆迪先生!这是我失踪的朋友!能不能让他恢复原样?”

  穆迪使用破解咒很快让鼠鼠三人组都恢复原本的模样,大家看起来都很精神,如果忽视哈利和罗恩脑袋上秃掉的那一小块,以及赫敏消失无踪的小皮鞋。

  “你们看上去吃了不少苦头,”安娜拍拍哈利和罗恩的肩膀,“还好一切都过去了,噢!你们的头怎么秃了一块?别担心,头发很快就会长起来的!”

  罗恩和哈利都默默看向赫敏。

  那是赫敏干的,她之前太紧张了,不小心薅了两人一把,“咳,”赫敏咳嗽一声,她正在将亚瑟为她变出的鞋穿在脚上,“我们确实经历了很多,当时太危险了…”

  赫敏开始叙述整件事情,“我们被博恩斯抓走了,就是那个社区医生!他还抓过其他小巫师,用他们的血和魔力为自己的妻子续命——”赫敏指了指被冰冻起来的红巨人,“那个怪物就是博恩斯的妻子玛丽!她几十年就该去世了!”

  “我们从笼子里逃了出来,然后从通风口逃跑!”罗恩手舞足蹈地补充,“我们爬上书架,然后跳到灯上晃啊晃啊!把博恩斯老头儿气得喷火!”

  “喷火?”安娜歪了歪脑袋。

  “嗯…也没有那么夸张…但博恩斯确实非常生气!”哈利接过罗恩的话,“我们来到通风管——然后遇到了纳吉尼女士!”

  “你的意思是…你们在通风管遇到了一位女士?”疯眼汉穆迪想确定自己没有听错。

  安娜张大嘴,在听到纳吉尼名字的一瞬间,自己脑袋里突然出现了一阵杂音,【…警告…警告…重要偏离…解除…解除…】她很快反应过来那是自己的系统在发出什么警告。

  “是的!纳吉尼女士,”哈利突然发出嘶嘶的声音,一条巨大的蝰蛇很快盘上了他的腰,蛇眼睛漫不经心地扫过安娜,以及其他用震惊的目光盯着自己的的巫师们。

  “纳吉尼女士是一位中了血魔咒的可怜女巫,我答应要帮助她解除诅咒——”哈利摸了摸自己的眼镜,“以及给她读《诗翁彼豆故事集》,作为交换,纳吉尼女士帮助我们救出了潘多拉,呃,我是说安迪!”

  “安迪是被博恩斯绑架的小巫师,他被打扮成博恩斯死去女儿的样子,已经在地牢里呆了差不多两个月的时间!”

  众人同情的目光都投向了安迪,那个穿着公主裙的孩子,他看上去有些慌张,“博恩斯是个疯子!他把我关在一个满是玩偶的屋子里,还一直叫我潘多拉!我当时觉得自己死定了,直到我在某个章鱼玩偶里找到了一个挂坠,”安迪摸了摸自己的手臂,“那个挂坠里装着潘多拉的画像——”

  “潘多拉告诉了我很多事情,”安迪手舞足蹈,“她希望我将挂坠扔进关押她妈妈的血池里,但我一直没办法逃出去,直到巨蛇和三只老鼠的古怪组合找到我!

  “那位博恩斯现在在哪儿?”穆迪眼神示意两个傲罗走过来,自己掏出一个小本子准备记录。

  “我们逃出来的路上趁着混乱把挂坠扔进了血池,然后这个怪物的眼睛就睁开了,它的动作很大,整个地下建筑都塌了,我猜博恩斯被埋在了下面,”赫敏回忆着当时的场景,摸着下巴补充,“但是也无法保证博恩斯没有使用幻影移形。”

  穆迪点了点头,“你们已经做得很好了,”他吩咐傲罗们对周围地区展开搜查,又派遣两个傲罗去塌陷的地方重点调查。

  剩下的傲罗开始联系记忆消除部门,有不少麻瓜都看到了红巨人的身影,
  “孩子们!”亚瑟一下抱住几人,“我都不知道你们经历了多么危险的事情!但一切都结束了!你们做得很棒!”他用力拍了拍罗恩的肩膀,“罗恩!如果莫丽在这里的话你肯定免不了一顿骂——但是,儿子,我得说这次做得不错!”

  “不愧是韦斯莱家的孩子!”亚瑟大力赞扬着,“勇敢又优秀!”

  罗恩似乎从来没有受过如此直球的赞扬,他在家里的一群孩子里并不拔尖,接受表扬的总是那几个哥哥,此时他的脸涨得通红,“咳,我也没做什么…”他想说说自己的经历,但却发现自己在父亲面前嘴笨得什么也说不出来。

  罗恩是希望得到关注的,家里的孩子太多了,他不算优秀也不够调皮,更不是家里唯一的女孩,父母对他的关注远远没有对其他孩子多。

  “是罗恩打开锁让我们从笼子里逃出来的!”哈利拍了拍罗恩的肩膀,真诚地夸赞,“非常厉害的手艺!”

  “确实,”赫敏点头同意,罗恩在三鼠逃亡过程中确实起到了很大作用。

  亚瑟呋呋笑了起来,摸了摸哈利和赫敏的脑袋瓜,“如果真有那么厉害,那我觉得,我应该邀请罗恩先生和我一起改装家里那辆福特汽车…”

  “真的!?”罗恩大叫起来,眼睛里的激动都快要溢出来,“可是上次弗雷德和乔治开过它之后你就再也不允许我们碰它了!甚至不允许我们靠近那辆福特,说是呼吸声会影响它休息!”

  “这次是和我一起,我当然不会看着你们折磨我的宝贝车,”亚瑟晃了晃手指,“你在麻瓜界生活了这么久了,我觉得你能够给我带来一些新点子,怎么样?罗恩,要不要加入韦斯莱汽车研究小分队?”

  “当然!”罗恩瞪大眼睛,肢体语言丰富起来,“罗恩助手很高兴为您服务!”随后他向着安娜欢呼,“安娜!千万要告诉弗雷德和乔治!他们肯定会嫉妒我的——“

  安娜微笑,然后看着罗恩突然压低声音,“或许我还有机会在发动机上刻上我的名字!或者用鸭子的羽毛为福特的排气管做一件上衣?”

  安娜觉得自己突然了解了为什么亚瑟先生不太想让孩子们靠近自己的福特汽车。

  “离开她!从玛丽身边滚开!”

  苍老的声音带着气喘由远及近,一个傲罗从安娜身边飞过重重摔倒在地,他捂着肚子,一脸痛苦的样子,血不断地从傲罗捂住的地方渗出。

  “快给他止血!谁身上还有多余的白鲜?”场面顿时混乱起来,一位女傲罗尖叫着扑向受伤的傲罗,“罗密欧!为什么是你!罗密欧!”

  “朱丽叶…咳,”倒在地上的傲罗罗密欧咳出一口血,露出一个近乎是悲伤的笑容,“我还好,我还等着娶…”

  傲罗话没说完就被突然出现的安娜捂了嘴,安娜皱着眉头阻止了他即将出口的flag,“好了,你少说两句,”随即将从蓝色花花布袋里掏出来的整瓶白鲜倒在了他的伤口位置。

  '啊——'傲罗罗密欧无声地嚎叫,白鲜药剂虽然缓和了他的伤势,但情况还是很不乐观,类似于冰锥的攻击击穿了他的肚子,内脏一定是受损了。

  众人都看向了苍老的声音发出的位置,安迪更是在听到声音的时候脸色惨白,“他!那个魔鬼——博恩斯,博恩斯来了!”

  在安迪尖叫的时候,疯眼汉穆迪已经和博恩斯过起了招,两个年纪加起来超过一百五十岁的老头,跳跃着,爆发出了不属于老头的生机与活力,向众傲罗证明,你大爷终究还是你大爷。

  各种让人眼花缭乱的施法走位后,博恩斯率先为大家展现了一种不太光明正大的战斗方式,他给自己套上铁甲咒,泡头咒,然后从衣服里掏出一副老年耳罩给自己带上。

  穆迪大惊,捂着耳朵朝着身后吼叫,“快把耳朵捂上!”

  他话音刚落,巨大的凄凄切切的哭叫声便刺穿过来,博恩斯狞笑着,手里提着一个皱巴巴的婴儿状生物,婴儿头上长着叶子,皮肤上都是绒绒的绿色斑点。

  '曼德拉草!'赫敏捂着耳朵,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却还是忍不住和大家科普,可惜现在没人能够分出神来听她说话。

  巨大又尖锐的声音让每个人都感觉脑袋里嗡嗡作响。

  “清水如泉!”安娜无法继续忍受这样的噪音攻击,就算捂着耳朵曼德拉草的尖叫也能穿透进来,她跑进雾团里,拿出魔杖对着博恩斯的方向施展造水咒。

  这个魔咒弗利维教授已经在课堂上介绍过了,大部分小巫师都已经能灵活运用,给自己召唤个小水团出来喝喝,或者开玩笑地扑灭休息室壁炉里的火。

  安娜是那为数不多的还不能在课堂上灵活施展造水咒的小巫师之一,主要是因为她也不知道自己的造水咒到底是不是单纯的造水咒。

  她现在很庆幸自己没在课堂上施展魔咒,因为在她念出魔咒的瞬间,水流以一种极其可怕的速度冲了出来,安娜的魔杖瞬间化身高压水枪,“唰!”水流打在曼德拉草和博恩斯身上。

  “咕噜噜——咳咳咳咳!”曼德拉草开始剧烈咳嗽,似乎是被巨量的水流呛到,刺耳的尖叫终于消失了。

  “该死!”博恩斯将手里的不断咳嗽的曼德拉草扔到一边,紧接着咔嚓一声,蓝色的碎片漂浮在博恩斯身边,他的铁甲咒被安娜攻破。

  穆迪晃了晃脑袋,试图驱散曼德拉草留在自己脑袋里的杂音,他挣扎着释放咒语,“咧嘴呼啦啦!”

  胳肢咒成功地命中了失去防御的博恩斯,他僵硬了一瞬间,随即不可控制地狂笑起来,笑得在地上打滚,手里的魔杖掉到了地上,被穆迪一个飞来咒握在手心。

  “呼…”穆迪松了口气,让身边的傲罗将博恩斯控制起来,安娜也偷偷从雾团里跑出来,躲到一群孩子中间,危机终于解除。

  停不下狂笑的博恩斯被牢固的绳子绑了一圈又一圈,手上带上了手铐,这样个打扮仿佛下一秒就会被推入精神病院,博恩斯转头看了看那个被冰冻起来的巨人,然后很快将目光移了回来。

  他紧紧盯着正在照顾伤员的女傲罗朱丽叶,“没用的哈哈哈…”博恩斯笑得越发张扬了,他的手脚不断抽搐着,“那个傲罗死定了!”他不断用语言刺激着朱丽叶。

  傲罗朱丽叶很快站了起来,沉着脸走到博恩斯身边,旁边的傲罗想拉住她,却被她用手甩开,“朱丽叶,冷静,”穆迪注意到了这边的状况,“博恩斯会被魔法部审判…”

  “火烤热辣辣!”朱丽叶把魔杖抵在博恩斯身上,几秒钟后博恩斯身上就长出了各种各样的疖子,他的笑声也开始变成惨叫。

  “朱丽叶,”穆迪皱起眉头,他知道自己这个下属有时候不能很好地控制住自己的脾气,“够了,”他试着抓住女傲罗的手腕。

  “哈哈哈——折磨我吧——”博恩斯像是疯了一样尖笑着,“死去的终究是回不来了,不管活着的时候是怎样的勇敢,聪慧,美丽,死了就是一具冰凉的尸体,她什么都带走了——只留下一个洞在你的心里,撕裂着你的心脏,日日夜夜折磨…”

  “女士,希望你能享受,这样的日子,哈哈哈——”

  朱丽叶狠狠地盯着博恩斯,冷哼一声将魔杖移到博恩斯心脏位置,她深吸一口气,仿佛下定了决心,“钻心…”

  “慢着!”穆迪大吼着阻止朱丽叶,如果使用了三大禁咒之一的钻心剜骨,朱丽叶很可能就要丢掉工作去阿兹卡班关上十天半个月了。

  “咔——”古怪又细微的响声引起了几个傲罗的注意,“穆迪前辈!冰雕里的巨怪似乎动了!”

  博恩斯闭上了眼睛,嘴里嘟囔着模糊的句子,“合上双眼,紧闭呼吸…您是光明,眼里容不得半点黑暗,您是万物的复苏…您是生命的延续,您是开始,也是结束…”

  “为您送上祭品,”博恩斯的呼吸开始减弱,他很艰难地说出最后的话语,“就如同往常一样…让玛丽活下去。”

  “咚,”博恩斯倒在地上。

  同时,被冻成冰雕的红巨人像是被惊醒一般睁开了眼睛。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