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3章 雾岐王:我不是大人物,只是路匪

2022-02-11 作者: 飞雀夺杯
  第1143章 雾岐王:我不是大人物,只是路匪

  胜利,从来不是他的追求。

  也不是不朽宗大部分弟子以及大弟子杨乐乐目前的追求和愿望。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战胜这些朝天峡的天骄固然是一种不可忽视的胜利,但是没多少人太当真。

  就好比,即便今天有人输了。

  他不会因此而质疑自己。

  因为那也只是今天输了而已。

  今日的落败,只能证明自己加入不朽宗的时间太过短暂,并不能代表他们未来会比这些朝天峡的天骄差。

  所以,大多数人的追求的只有两点!

  一、不负不朽宗盛名。

  二、让宗主看到他们。

  至于其他的,在七域登天榜中的排名什么的,或者幽国官方、天无禁强者的赏识和青睐,那都是天边的浮云一般。

  风不在乎。

  他们也从未留恋过。

  “你去忙吧。”温平挥了挥手,并嘱咐一句,“如果有人询问你雾岐王的下落,大可告诉他们,雾岐王正在不朽宗做客,这次的七域登天榜就不参与了。”

  “是!”

  云廖颔首。

  离开前瞥了眼正在被封脉门的雾岐王的方向。

  这客当的。

  恐怕这辈子都无法离开不朽宗了。

  尽管现在宗主留了他一命,可谁都知道,从不手软的宗主肯定不会平白无故留下敌人的性命。

  轰——

  传送阵启。

  云廖回了天阳城。

  与此同时,木龙和刀魔架着昏迷的雾岐王到了跟前。

  砰——

  刀魔一拳轰在雾岐王本就有伤的腹部。

  “老狗,别睡了。”

  昏迷中的雾岐王被这突如其来的剧痛给唤醒,迷蒙的双眼才慢慢睁开,身体的剧痛便如潮水般冲入大脑,疼得他眉头忍不住发颤。在看清近在咫尺的温平后,复仇的怒火又袭上心头。

  “你——”

  雾岐王刚想往前扑,刀魔再度一拳轰在雾岐王腹部,疼得雾岐王捂着腹部瘫倒在地蜷缩在了地上,像一团毛球一样。

  当然。

  单纯的肉体伤害,不足以让一个修炼到了天无禁上境的人达到无法忍受的程度。

  天无禁上境强者的意志和其实力一样,都是非常可怕的。

  所以轰出的两拳都夹带着私货,来自第三阶段的精神力攻击,通过拳头轰击处的伤口冲入身体,然后直达大脑,使得痛觉成十倍、数十倍的增加,强势捣碎那坚韧的意志。

  这也是他最近才发现的用处。

  一拳轰趴雾岐王后,刀魔愠怒道:“老狗,再嘚瑟我弄死你。宗主暂时饶你一命,算你命大,别给脸不要脸。”

  温平接着开口,“行了,将他送到赤目巨猿那去。告诉赤目,只要不死,随便怎么折腾。”

  目前雾岐王的状态,可能都不是神玄境的对手,不过对方毕竟修炼到封王境界,还是不能大意。

  所以不能给修养身息的机会。

  刀魔会意,单手拎着雾岐王往云岚山而去,随后丢在了赤目巨猿以及诸多种树人面前。

  “赤目,这人就交给你了。只要不死,随便你怎么折腾,我偶尔会来看,如果被我发现他还能有力气说话,我把你红眼给抠了。”刀魔说完,冷眸扫过佝偻在地上的雾岐王一眼,嗤之以鼻地冷哼一声。

  还敢打上不朽宗!
  真是找死。

  真以为封王就了不起?
  赤目惶恐应声,“刀魔长老放心,这老头我肯定好好招呼,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嗯。”

  刀魔满意应声,负手离去。

  在刀魔转身离开的瞬间,赤目巨猿狠狠地一脚踹在雾岐王佝偻的背部,冷声道:“老头,本王只给你三息时间,要是还不站起来,别怪本王狠心把你下面割了!”

  本来蜷缩在地上的雾岐王顿时浑身一颤,竟然硬撑着自己的身体慢慢站了起来,不过因为超了三息,刚站起来的瞬间就被赤目巨猿一脚又给踹倒下了。

  “再给你一次机会。”赤目巨猿大喊一声,“来个人,给我一把刀,今天我要阉了这老头。”

  “老大,来了来了!”

  一位种树人急匆匆地跑了过来,递上了劈柴用的刀。

  这人正是红叶门的一位天骄。

  门主都要死不活地在这种树,他们心中那点希望早就破灭了,索性做起了赤目巨猿的狗腿子。

  虽然耻辱了些,但至少活的能稍微舒坦一点。

  与此同时,所有种树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雾岐王,看着他咬着牙,痛得龇牙咧嘴地晃晃悠悠站了起来。

  这一刻,九成的人露出了失望之色。

  还以为能看场大戏呢。

  这其中唯有红叶门门主叶芜屏眸中露出了不忍之色,看了两眼后便埋着头继续挖自己的土坑了。

  她猜测,这人应该就是刚才在不朽宗上空掀起大战的那位顶尖强者。

  天无禁都栽了。

  她又能怎么样?
  还是不看了,若是再看几眼,又被赤目巨猿找到个理由让自己十天十夜不眠不休……

  这时候,赤目巨猿的狗腿子兴奋猜测道:“老大,您说他会不会就是刚才在天上大战的那位强者?”

  “就他?”

  赤目巨猿上下打量雾岐王两眼,嗤之以鼻地笑笑,不过还是凑到了雾岐王眼前问道:“老头,来告诉我你是谁。”

  脊背钻心的撕裂感袭上心头,疼得他差点没站住,硬撑着站住的雾岐王痛苦地咬了咬牙,而后苦笑道:“老头子不过一路匪而已,哪是什么前辈,因为不开眼地打劫温宗主,言语间说了些混蛋话,这才落得如此下场。”

  承认自己是雾岐王?

  别开玩笑了。

  这要是传出去,一辈子的名声都臭了。

  活着还不如死了。

  所以打死都不能承认!

  “你个老帮菜,还拦路抢劫,真是找死!滚过去挖坑,给你一刻钟,挖一个一丈深的坑,把这片落叶埋进去,然后用百息时间填上。”赤目巨猿丢了把铲子过去,自己便优哉游哉地走到一旁的吊床躺了下来,“老帮菜,快点去,不然阉了你,那还有一堆落叶等着你埋呢!”

  一听阉这个字,雾岐王只能咬咬牙拾起铲子。

  名声臭了。

  活着不如死了。

  被阉了?
  那生不如死。

  ……

  元阳域。

  当云廖回到天阳城时,司海贤匆匆赶了过来,脸上洋溢着喜出望外的喜意,不过在看到是云廖后,脸上的喜色褪去了不少。

  “云长老,温宗主呢?”司海贤赶忙发问,因为七域登天榜再有两个时辰就要开幕了。

  除了主持,一切都已经确定。

  连观战的幽国皇族也已经降临。

  云廖应声道:“司域主不用担心,宗主虽然有琐事缠身,不过肯定会提前来天阳城的。”

  “如此一来,那我就放心了。”司海贤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好在这次七域登天榜因为特别原因而加快进程,从而导致流程并不复杂,所以即便温平迟来一点也没什么太大的问题。

  只要来就行!
  所谓琐事缠身,应该就是和雾岐王的事情吧?

  不过,管他呢。

  不关他的事情。

  他的心脏今天已经被折磨的够呛了。

  不该他操心的事情,他不想再操心。

  正当司海贤松口气时,角卸竟然在一行人的搀扶下,并且领着三位天无禁强者降临在了云廖眼前。虽然这一次他没有再露着目中无人的态度,但是落地之后便是质问。

  “云廖,我师尊呢?”

  云廖没有动怒,反而是眉头一皱,好奇地问道:“司域主,这位走路都需要搀扶的残疾人是?”

  司海贤怔住。

  这话让他怎么接。

  不过还好,司海贤正费劲想着自己该怎么接话时,角卸身旁的一位天无禁强者开口了。

  这人正是昨夜迎接温平的诸多天无禁强者中一位。

  “云长老,此行角卸前辈来,并非和贵宗过不去的,只是想问问雾岐王前辈的情况而已。七域登天榜开幕在即,幽国皇族已经莅临,不管雾岐王和贵宗有什么冲突,都该先放一放。”

  其言语间,态度确实缓和不少,而且对云廖的态度也还算不错,但是依然一副高高在上的语气。

  该怎么样。

  一副教人怎么做的态度。

  当然,一个天无禁能对云廖如此已经不错了。

  毕竟云廖才什么实力。

  可云廖背后是不朽宗,而且是不朽宗的长老,那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

  所以深知这一点的云廖完全不想惯着他们,宗主告诉他的话,他现在都懒得说出来敷衍他们了。

  “想知道,自己去找,我不知道。”紧跟着,云廖立刻下了逐客令,“司域主,还有其他前辈,我就不送了,诸位慢走。七域登天榜马上开幕,我需要带着弟子赶赴开幕之地了。”

  说着,云廖一抱拳,信步朝着驻地深处走去,留下角卸一杆等人,以及一种追随雾岐王的那几位天无禁强者。

  “可雾岐王是被那白光带走——”

  刚才想教云廖做事情的天无禁强者还想开口,可话刚说到一半就被司海贤强势打断了。

  司海贤连忙开口,“行了,都散了吧。雾岐王前辈乃封王强者,他做什么,什么时候来,你们管那么多干嘛?人还没封王呢,就一天天净想着干涉封王层次的事情。”

  说罢,司海贤化作惊鸿离去。

  角卸等人见司海贤都帮着不朽宗的人说话,面面相觑几眼后,也只能心有不甘地离去。

  云廖不说,他们又能如何?
  司海贤不站在他们这一边。

  他们也不是封王强者。

  还能像雾岐王一样,大闹不朽宗驻地不成。

  “角卸前辈,待会我们该怎么回话?”

  “这云廖不过会点魔法而已,还真把自己当也是天无禁了?我们干脆直接将他的话如实道出。”

  “对,对对!”

  三位天无禁在离开不朽宗驻地时,你一人我一语。

  一旁的角卸不耐烦地打断三人的话,“行了,废话这么多做什么?如实说就行了,龙阳王贵为幽国皇族,难不成还会为难你们三人不成?云廖说什么,你们就说转述什么。”

  语罢,三人立刻谄媚一笑。

  “角卸前辈高见!”

  “角卸前辈高见!”

  “角卸前辈高见!”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