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惊变

2021-12-07 作者: 橘猫囡囡
  第235章 惊变
  “老胡,金陵这边有没有认识的人,让他们叫几个妹子来玩啊,无聊死了。”

  何建捏着兰花指,百无聊赖的翻阅着酒店提供的杂志本。

  来金陵第二天,他们俩在酒店窝着基本没出门,一开始就是抱着应付林子荣的打算。

  老胡,本名胡司泽,家里是做能源产业的,说白一点就是挖煤起家,家里人有眼力劲儿,最近几年开始转型做新能源,在东北那嘎达混得很是不错。

  林子荣算是他进入京圈的最大助力,可那毕竟是三年前的事情了,自打胡司泽在京城站稳了脚跟,他对林家的依赖趋近于无,自然对林子荣也就没有那么的恭敬。

  人就是这样,地位改变了,谁还鸟你一二三四五?

  胡司泽对林子荣的态度可见一二,换作三年前他对林子荣可以说是唯命是从,但如今,两人的话语权几乎持平,他怎么可能还拿热脸贴冷屁股,屈居人后?
  这次之所以南下金陵,也是给林子荣一个面子,事情办没办好,他根本就不在意。

  “我倒是真认识几个朋友,晚上带你去个有意思的地方。”胡司泽看着电视,随意说道。

  何建嘿嘿笑起来,舔了下薄薄的嘴唇,他已经开始期待胡司泽带他去的地方,这三年都是跟胡司泽一起玩的,两人可谓是臭味相投。

  胡司泽斜着头,朝他眨了眨眼睛,何建双眼亮起,一切尽在不言中。

  两人在酒店磨蹭了一下午,到了晚上才搭乘酒店的专车,抵达一处私人庄园。

  下了车四下一看,百万豪车不下十辆。

  何建指着一旁的道奇挑战者一代,笑着说道:“金陵这边玩车的人不少啊,难怪那个赛车活动有那么多人报名,70年代的道奇挑战者都能看到。”

  胡司泽呵呵一笑,“金陵不比京城差,挑战者算什么。”

  两人走进会所,入目可及全部都是成功人士,就连负责迎宾的也是一身的高端定制。

  何建眼珠子不停的在这些人身上徘徊,见到感兴趣的,直接上前朝搭讪。

  几个服务员身材都很好,堪比健身教练。

  “老板第一次来吗,看您很眼生啊。”

  何建呵呵点头,笑而不语,而是看向一旁的胡司泽。

  胡司泽正在人群里寻找,忽然眼睛亮了起来,兴冲冲的朝两个金发碧眼的外籍青年走去。

  “席泽尔!”

  胡司泽开口就是一口地道的法兰西语,引得身后的何建一脸诧异。

  被喊‘席泽尔’的老外先是一怔,随即满眼惊喜的看着胡司泽。

  “好久不见。”席泽尔用华夏语说道。

  胡司泽眼里尽是回忆之色,握住席泽尔的手,说道:“你来华夏,怎么不联系我?”

  席泽尔想起李枫,心里没来由一阵心虚,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胡司泽只以为他还不习惯说华夏语,好笑道:“没事,你用法兰西语就行,不用为难自己。”

  “老胡,这位是哪里的朋友,怎么不介绍一下?”

  何建见到席泽尔后,没来由心里涌起一阵危机感,见席泽尔人高马大,五官还那么精致,他早已经嫉妒得不行,语气也变得阴阳怪气了起来。

  胡司泽知道他又要作妖,蹙眉道:“席泽尔是我在国外留学认识的朋友,你要是敢乱来,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何建心里揪了一下,看向席泽尔的眼神更加的不善了几分。

  胡司泽没有理会他,而是跟席泽尔还有另一个老外说笑了起来,三人用的是法兰西语,何建一句话都听不懂,只能无聊的自己玩去。

  何建来到二楼阳台,跟一个长相阳刚的服务生闲聊着。

  就在这时,楼下停车场一辆法拉利F8驶入,车门展开,车上下来一个身材挺拔,帅气异常的中外混血儿。

  何建眼前一亮,朝一旁的服务生问道:“他是谁?”

  服务生指了指大厅里跟胡司泽有说有笑的席泽尔,小声应道:“是那个老外的人,据说是大公司的总裁来着,会所里不少会员都盯着他呢。”

  “哦,你说详细一点。”何建说着,加了服务生微信,当场转了1万给他。

  服务生秒收到账,探头咬着何建的耳朵说道:“……”

  何建的眼睛盯着从停车场走来的李枫,随着服务生讲述的内容愈发丰富,他的心思也动了起来,“有趣,有趣,没想到这个李枫还是个小丑鱼,那个席泽尔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啊。”

  不消片刻,何建计上心来。

  此时刚好李枫走到了阳台下方,似乎是感受到何建的视线,他抬头看了过来。

  见到何建,李枫先是一怔,随即笑着朝他点了点头。

  何建忍不住多看了他一眼,本能的也点了点头。

  “真的好帅啊!”

  何建握紧了拳头,一个大胆的想法在脑海里滋生。

  ···
  欣燃二手车行。

  珍娜蹦蹦跳跳的来到陈燃跟前,邀功似的拿出一叠订购单来。

  “嘿嘿,老板,我又签了一个大单子。”

  陈燃正在用电脑查找资料,闻言看向珍娜手里的单据,颇为惊讶的问道:“什么情况,单位采购?”

  珍娜笑着应道:“应该是吧,说是要作为看房车使用,最便宜的一辆都是价值80万的奔驰GLE,仅仅是卡宴就订购了五台,黄总送来的卡宴全被预定了。”

  陈燃接过单据,翻开看了看,随即无奈的笑着说道:“是我的朋友,你把价格改一下,给她成本价吧。”

  珍娜愣了愣,“成本价?”

  陈燃答非所问的说道:“她人呢,还在店里?”

  珍娜‘嗯’了一声,“还在,等着你签字呢。”

  “你去把她请进来吧,放心,该给你的抽成一分不少,你把成交价改一下,我一会儿就签字。”

  见陈燃都这么说了,珍娜只能照办,想起外面那位漂亮的小姐姐是陈燃的朋友,她已经大概知道了陈燃的意图。

  来到展厅会客区,珍娜客气的说道:“李总,我们陈总想见您一面,不知道您方不方便?”

  坐在休闲椅上喝咖啡的李一一淡然一笑,拿起包包说道:“当然可以,劳烦林经理带个路。”

  “不敢当,李总这边请。”珍娜说道:“对了,还有一件事儿,我们陈总说您是他的朋友,特意让我把成交价改成进货价呢。”

  李一一笑而不语,只是眼里的得意之色却无论如何也掩盖不住。

  李一一知道,自己终究是放不下陈燃,既然如此,她觉得自己有必要再争取一下。

  虽然有点不知廉耻,毕竟陈燃已经有女朋友了,可她就是不甘心。

  走进陈燃的办公室就看到陈燃坐在沙发区,手里拿着一个紫砂壶品闻着壶里的茶香。

  “来啦。”

  “嗯。”

  李一一走到陈燃对面坐下,静静的看着陈燃不是很熟练的泡茶姿势。

  这倒不是陈燃附庸风雅,只是单纯的想要丰富一下自己的兴趣爱好。

  之前去连国庆的农家乐时,亲眼看到连清依泡茶的过程,让他对茶道多了一些兴趣。

  手里的茶叶是陈年的普洱茶砖敲下来的,陈燃手太笨,敲得很是零碎。

  马马虎虎用开水冲泡了一遍,一股浓郁的茶香四散开来。

  陈燃给李一一倒了一杯,自己也倒了一杯,闻了闻,感觉不出什么不同。

  可是呡了一口后,口感却是完全不一样。

  明明是一样的茶叶,为什么连清依泡的就那么好喝,自己泡的跟中药似的?
  搞不懂。

  喝了一口后,陈燃索然无味的放下茶杯,才注意到李一一正饶有滋味的喝着那杯浮着茶叶沫儿的普洱茶。

  “呃,咱们还是喝咖啡吧。”陈燃尴尬的开口说道。

  李一一分三口把茶喝完,含着笑说道:“不用啊,就喝茶,挺好喝的。”

  陈燃知道她是在安慰自己,这茶根本就不好喝,顶多算是有点茶叶味道的白开水。

  “再来一杯。”

  看着李一一认真的小表情,陈燃端起茶壶,玩笑道:“喝坏了肚子可不要怪我啊。”

  “噗,不会啦,怎么可能,又不是毒药。”

  李一一笑得很开心,仿佛一下回到了高三那一年,那个时候的他们也是这样有说有笑的。

  “下周二有空吗?”

  李一一端起茶杯,很是突然的问道。

  陈燃神色一怔,抬眼看去,李一一正满眼期待的看着他。

  下周圣诞节……圣诞节……

  陈燃张了张嘴,他想起来了,下周二是李一一的生日,因为她过完生日后几天就是圣诞节,所以很好记。

  “有空,你要请客?”

  “对,就在我家,随便吃点……你,会来吧?”

  陈燃:“……”

  ···
  正当此时,军区医院。

  一辆紧急救护车在急救中心停下,后车厢打开,两个护士着急忙慌的跳了下来。

  而紧随其后的则是一身西装打扮的李枫,西装几个地方似乎被人为扯破了,他的脸上也有好几处淤青……

  “先生,你先去办理入院手续,他的身份比较敏感,我建议你尽快联系伤者家属,避免事态升级。”一旁的中年医生沉声提醒道。

  李枫看着被推下车的担架,担架上的席泽尔脸色苍白,嘴角不时有血迹溢出。

  “医生,请务必尽力,不管花费多少钱都可以,我,我先去办理手续,他的家人我已经派人去联系了,应该很快就会赶来。”

  中年医生微微颔首,让他先去缴费。

  他最开始担心的是伤者的外籍身份,听说这个席泽尔还是法兰西贵族子弟,要是事态升级的话,他怕上面的人会有人跳出来说话。

  但很快他就舒展眉头,如今的华夏已经不是一二十年前了,就算是外宾又怎么样?
  想通这一点,中年医生心态渐渐放开,随即颇有几分鄙夷的看着担架上的席泽尔,想起他的伤势,不由得感叹一声:真会玩。

  另一边。

  胡司泽被人架进审讯室。

  此时的胡司泽就穿着一身酒店的睡衣,神情很是惶恐,他到现在还是懵的,完全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早上醒来的时候,就看到席泽尔浑身是血的躺在自己身边……

  负责审讯他的年轻警员表情十分严肃,毕竟事关外籍人士,他们也不得不谨慎对待。

  “胡先生,需要帮你联系律师吗?”

  年轻警员还没开口,门口一个中年人走了进来,朝年轻警员点了点头,开口朝胡司泽‘提醒’道。

  胡司泽深吸了一口气,点头应道:“好,另外我需要打个电话。”

  年轻警员本能的想要呵斥他,不料那个中年人掏出自己的手机,直接递给了胡司泽。

  胡司泽接过手机,郑重的看了一眼中年人,而后赶紧拨通了家里人的电话,将自己这边的遭遇和盘托出,没有丝毫的隐瞒。

  他也没有刻意躲着旁边的中年人和年轻警员,因为他是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昨晚喝多了之后,他就回房间睡觉了,根本就没有跟席泽尔……不对!
  胡司泽说到一半的时候,忽然想起了一个人。

  他愤怒的看向年轻警员,问道:“同志您好,请问你们是什么时候接到报案的?”

  年轻警员看向中年人,中年人沉声道:“胡先生只是嫌疑人。”

  年轻警员机警的点了点头,将他们收到报案信息,以及赶到现场后看到的画面,还有席泽尔的伤势大概说了一遍。

  胡司泽脸色大变,“隔壁房间呢,跟我一起的那个人呢,他不在酒店?”

  年轻警员回忆了一下,摇头说道:“你说的是何建先生吧,他乘坐早上6:20的航班赶回京城了,我们的人员联系他时,他已经抵达京城机场。”

  “何建,何建……”

  胡司泽猛的想起了什么,随即癫狂的大笑了起来,边笑边说道:“林子荣,好你个林子荣,果然够狠!”

  中年人神色大变,一把拉住胡司泽,警告道:“胡先生,慎言。”

  胡司泽心如死灰,已经预感到了什么,面对中年人的好言相劝,随手一推,把他推开。

  年轻警员见状,反手就是一个小擒拿,将几近癫狂的胡司泽死死压在冷冰冰的审讯台上。

  胡司泽鼻子重重摔在桌面上,淌出鲜血,可他依旧怒不可遏的呼喊道:“林子荣,你这个小人,卑鄙无耻,你不得好死……”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