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冀州军杀过来了

2021-11-30 作者: 不麻不辣烫
  第192章 冀州军杀过来了

  北平城中的局势在公孙瓒看来正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尤其是平日里围在府衙门口的那些饥民现在是一个都看不见了。

  当然,就算真的看见了也早被凶神恶煞的士卒拉进了北平大牢,一天后再出来就是新鲜的肉干了。

  军队的粮草问题,百姓的食物问题得到解决这让公孙瓒的心又放了下去,根据官员的统计,这次扫平城中世家后获得的粮草物质足够幽州军士卒再用四个月!可见这批世家豪族是如何的富有!
  有了这批物资,公孙瓒是真的高枕无忧了,他不相信潘凤还能跟他再打四个月的消耗战,他不信韩馥会任由潘凤在这里消耗粮食,一旦潘凤迫于压力对北平城发动进攻,那么幽州军中的军粮压力就会进一步缩小,同时外部由冀州军施加的压力也会越来越小直至消失。

  局面正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公孙瓒觉得这下子他应该能喘口气了。

  于是他再次沉迷于醉生梦死,把城防都交给了公孙越和田豫等人。

  众人看着公孙瓒颓废的样子也是无奈,曾经的白马将军被困之后越来越没有锐气了,这样下去不知道还能撑多久。

  公孙瓒用人肉代替粮食分给城中百姓的事他们这些高层自然是知道的,不过相比于让百姓饿死,众人都觉得这个方法虽然无道却很有效,没看到城中的民房中偶尔还能听到一两到欢声笑语吗?
  至于事后那些百姓知道自己吃的是人肉后会有什么反应那就不在众人考虑范围内了。

  只要冀州军肯退去,这一城的百姓屠掉又能如何?到时候丢给冀州军背锅就行。

  北平城内安稳的迹象让城外的潘凤等人十分不解。

  按理说在公孙瓒封城的时候北平城内的粮食也就去年秋收的那些,这些粮食到了今年夏初应该早就吃完了,就算公孙瓒朝着城中世家借粮补充也应该成不了多久。

  可从城上幽州军的模样来看,他们根本没有一丝粮食危机的模样,所有人都是精神饱满面色红润,看样子吃的还不赖。

  公孙瓒是怎么做到的?
  潘凤等人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其他地方的好消息却一直都在传来。

  潘凤书信韩馥让他收复幽州各郡县之后,韩馥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当即亲率两万大军,由沮授和崔琰作为说客共同进发幽州。

  二月中,涿郡在范阳卢氏的带领下率先投诚,卢氏已故的名臣卢植乃是公孙瓒的师尊,在卢植病入膏肓的时候传来了公孙瓒与刘虞的争斗,最终刘虞更是死在了公孙瓒的手中,对此卢植怒极攻心以至于病情加重溘然长逝,逝世前,卢植留下遗言,凡范阳卢氏子孙,当以清理门户为己任,当与公孙瓒势不两立!

  因此,范阳卢氏在得知公孙瓒被围北平,韩馥出兵收复幽州各郡的消息后第一时间向韩馥抛出了橄榄枝也成为了幽州第一个纳入冀州版图的郡治。

  二月底,有了范阳卢氏的表率,广阳郡和上谷郡两处的郡守很识相地交出了印绶臣服在韩馥麾下成为幽州第二第三个臣服冀州的郡治。

  三月初,代郡残存的乌桓连同郡中不服公孙瓒的官家势力共同归顺韩馥。

  四月初,渔阳在经过韩馥半个月的攻打后也顺利纳入冀州版图,如今只剩下北平以及被北平拦着的辽东四郡还未归属冀州。

  到了现在,整个幽州资源最丰厚人口最密集的几个大郡都归到了冀州名下,公孙瓒这个幽州掌权者算得上是名存实亡了。

  韩馥在陆续收服各个郡县的时候考虑到潘凤那边的粮草压力,已经从冀州那边建立了一条粮道专门给潘凤供给粮草,至于那些被打下的郡县,韩馥在沮授的建议下一点物资都没有去动他们,这使得归顺的那些郡县百姓一个个都感念韩馥的恩德,若非韩馥手下留情,他们可能撑不到五月初的收获季节了。

  在这种情况下,五月初潘凤的冀州军收割完北平城外的麦子后,韩馥便放下了其他郡县的事物,领着两万大军浩浩荡荡往北平进发。

  时至今日,潘凤已经收到消息,韩馥的大军两三日后便能抵达城外。

  不过即便是韩馥率军前来,潘凤也没有进攻北平的打算,因为依照他和郭嘉的预算,北平城差不多快要断粮了,一旦城中断粮,北平不攻自破!

  真没必要让士卒去拼那没有异议的命。

  很快,韩馥带着两万冀州军来到了北平城外,对于潘凤实行的策略,韩馥是问都不问直接就答应了,然后也不嫌弃军营的生活就这么跟潘凤等人慢慢地等了起来。

  然而,让潘凤没想到的是,这一等就是四个月的时间!
  九月初,天气微凉,北平城外偶尔刮来的凉风已经能让那些半夜起床排解的士卒打好几个冷战了。

  自从潘凤率军将公孙瓒围困在北平城中起,日子已经过去了整整七个月!
  潘凤是做梦也没想到公孙瓒居然能够支撑自己麾下的士卒七个月的粮草开销,这与他印象中贫瘠的幽州可是一点也不像,毕竟富裕如冀州这般也不可能用一座城池在没有粮食来源的情况下依靠仓库库存供给三万军队吃喝七个月!
  冀州不行,幽州凭什么行?公孙瓒又是哪里来的物资供养军队?

  潘凤已经在两个月前意识到了自己计算的失误,但他还抱有一丝侥幸心理,期待自己和郭嘉的预算只是出现了一些偏差而已,或许用不了多久北平城就会断粮。

  然而事实并没有像潘凤想的那样发展,北平城上站立着的士卒依旧是精神饱满气色红润,与四个月前的模样几乎没有多少变化,硬要说变化的话就是那些士卒的体型似乎都健壮了一些。

  显然在被围困期间公孙瓒好吃好喝地供着他们,所以才让这些士卒的肚子里有了一些油水。

  可是
  北平城里真的有那么多的存粮吗?

  据潘凤得到的消息,公孙瓒招募士卒都是匆匆忙忙进行的,他是如何在短时间内筹措那么多粮草的?
  还有那些百姓呢?他们的粮食难道也这么多?
  突然,潘凤想到了一个可能——能够再次供养三万大军四个月甚至把百姓也养进去的只有城中的那些世家豪族了!

  是了!

  若是世家豪族都帮助公孙瓒,那他完全有能力在断粮之后依靠资助再撑一段时间,这里的时间可能是三五个月,也可能是一年半载!!!
  大意了啊!

  潘凤心中暗自恼怒。

  他一直把世家当成唯利是图的贵族阶层,这样的阶层是不可能在一个统治者身上绑死的,他们更可能做的是在公孙瓒倒台的时候推上一把然后以此成为依靠下一个统治者的投名状。

  正因为如此,潘凤和郭嘉从来没有把世家大族的物资归在公孙瓒的预算内,这导致了两人计算的时间与实际的时间会有如此大的差距。

  可.
  世家们这次是傻了吗?难道他们看不出现在的局势?公孙瓒可以说是穷途末路了他们居然还想着往他的怀里硬钻?
  这简直离谱!
  潘凤把自己的猜想告诉韩馥等人后他们也是一个个目瞪口呆。

  “城中尚有王家、李家、成家,这些世家可都是聪明人啊,他们怎么会去帮公孙瓒对付我们?”沮授疑惑道。

  “要是城中世家都算上,那不知道要耗到什么时候才能耗尽他们的粮食来了。”郭嘉叹了口气说道。

  这次错估他跟潘凤都有责任,就算世家确实出乎预料,但围而不攻就是他跟潘凤共同商量决定的策略,韩馥这个主公到现在还没问责已经是很给他们面子了,如今世家有没有出手难以预料,那么围而不攻的策略还有必要执行下去吗?
  郭嘉将目光看向潘凤,两人搭档这么久潘凤一眼就看出了郭嘉的意思。

  潘凤心中一叹,最终还是免不了用将士的性命去拿下北平。

  “主公,既然公孙瓒存粮舒亮亮未知,我等也不能在此干等下去,依末将之见,可以让将士们尝试一下攻城,探一探幽州军的虚实。”潘凤对着韩馥说道。

  韩馥捋着胡子点点头:“子和自行去安排便可,就算你还要跟公孙瓒坚持,我冀州也撑得下去!”

  今年冀州不需要支援百废待兴的青州自然有足够的钱粮来为潘凤这一支兵马做后勤,就算潘凤真打算跟公孙瓒耗个一年半载韩馥也不是应不下来,就是四个月的军营生活已经让他倍感无聊,要是潘凤真的打算跟公孙瓒再耗下去,他就要先回冀州去了。

  有了韩馥的首肯,潘凤等人当即行动了起来。

  蛰伏了七个月的冀州大营在潘凤的命令下逐渐从沉睡中苏醒向着不远处的北平城露出了自己的尖牙利爪。

  北平城中。

  公孙瓒等人的境况其实并没有潘凤等人想的那样轻松,其中最主要的原因便是粮食已经再次见底。

  公孙瓒屠戮了城中的世家豪族,将他们的库存全部收取后也只是赚取了大军四个月的粮草,公孙瓒本以为四个月时间足够撑到潘凤撤军了,结果潘凤居然硬生生在城外驻扎了四个月!
  直到公孙瓒看到韩馥到来并且派人前来喊话告诉他幽州西面五郡全都归入冀州版图后,他才明白潘凤为何会有这样的底气跟他硬耗七个月!

  原来自己的北平已经成了幽州最后的关卡了,一旦北平被破,剩下的辽东四郡顷刻间就会被韩馥收入囊中。

  每次想到这里都让公孙瓒怒火中烧。

  他拼着被人骂作叛逆的压力好不容易清理了刘虞将幽州大部分地区都收入囊中,结果冀州军一来,不光打败了他招募的军队斩杀了他的左膀右臂,更是把大好的土地全都归入了冀州的版图。

  这种为他人做嫁衣的结局如何不让公孙瓒气血上涌?

  因此,在最近四个月中,公孙瓒的脾气是越来越暴躁,动不动就杀人泄愤,其中杀的最多的还是那些朝夕相处的舞姬和乐师,以至于舞姬乐师人心惶惶在面对公孙瓒的时候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除了对舞姬和乐师下死手公孙瓒对自己麾下的人也是毫不留情面。

  之前田豫因为劝谏的缘故被公孙瓒厌恶,如今因为城中百姓的大量减少以至于肉干的真相被逐渐发觉之后,公孙瓒把罪责全都推到了田豫的身上,随后硬是在公孙越和公孙纪两人的求情下把田豫关入了大牢。

  不过公孙瓒没有把田豫杀死,只是单纯地把他关了起来,让他背负人肉肉干的所有事情。

  因为这段日子公孙瓒确实很少露面,所以城中那些百姓大多数都信了公孙瓒的话,认为田豫瞒着公孙瓒做那等伤天害理的事情,以田豫的罪责就应该扒皮抽筋血债血偿。

  有了田豫帮忙吸收仇恨,百姓的事情总算没有闹到反动的地步,只是田豫的锅显然背不了多久,因为公孙瓒这边已经没有粮食来提供给百姓了,毕竟他连自己的幽州军都快供不上了,最终的出路还是要落在肉干头上。

  几天后,百姓们惊恐地发现,田豫虽然已经下狱,但城中依旧有人莫名其妙失踪,而那些失踪的人就像人间蒸发一样再也找不到任何踪迹。

  与此同时,幽州军内部开始供应肉干和稀粥,士卒们在两相结合之下才能填饱肚子,只不过他们之中不少人都知道这是肉干,在没有饿到极致的情况下很多人都暂时把肉干收了起来只喝发下来的薄粥度日。

  在这种情况下,城外沉寂许久的冀州军终于有了动作。

  这天,秋高气爽晴空万里,清爽的秋风吹在脸上让那些因为饥饿而昏昏欲睡的士卒勉强打起一丝精神。

  距离肉干发放已经过去五天了,这些守城的士卒都知道肉干的事情,所以基本上所有人都是只靠着每天分发的薄粥度日,他们想尽量保持自己的人性完整,不到万不得已真不想对那些肉干下嘴。

  因为吃不饱,所以士卒们站岗的时候也是东倒西歪精神不佳,这种情况在战时几乎是致命的,但由于冀州军七个月没有攻城,以至于守在城墙上的士卒都没有将城外的敌军放在心上,直到.
  “快看!那是什么!”一名士卒指着远处模糊的方阵惊呼道。

  城上的守将闻言立马来到墙边朝着远处望去。

  当他看清远处的景象时,脸上的神色一下子就变得惨白。

  “不好,冀州军要攻城了!”守将惊呼出声,随后像是想起了什么连忙朝着身边的士卒说道:“快去通知主公,冀州军杀过了来了!”

  士卒领命快速跑了下去。

  与此同时,七个月不曾响起的警报声陡然传出,让所有人脸色大变。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