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掌珠令 > 第392章 废太子

第392章 废太子

2022-06-30 作者: 舞夜夭
  第392章 废太子

  穆凰舞死了?!

  太子穆晨手持染血的宝剑呆愣在原地。

  穆凰舞并非穆晨第一个女人,绝非他最爱的女人,毕竟他对姜苏才是真爱。

  然而,他还记得穆凰舞在自己身下蜿蜒绽放,婉转承欢。

  他是中了媚药,身不由己,可对穆凰舞的记忆很是深刻,尤其是穆凰舞又以这么悲凉令人深刻的方式死在穆晨手中。

  直到穆凰舞咽气时,不曾怪过拿她当剑的生母,也不曾怪过杀了自己的穆晨。

  “她想同孤说什么?小心什么?小心谁?”

  穆晨持剑的手臂垂了下去,喃喃自语。

  他一辈子都忘不掉死在面前的穆凰舞,人是死了,在穆晨心中她的印象更鲜明。

  同姜苏,是国仇家恨夹杂在一起的复杂深情。

  同穆凰舞……从来没有一人肯全心全意,甚至牺牲自己性命还记挂着她。

  “大哥。”

  穆阳追进门,一眼看到了还活着的江氏。

  无耻的人总能活得更久,也是,江氏脸都不要,她最是怕死。

  穆晨被声音惊醒,解决一个穆凰舞,并非是他本意,杀了江氏才是关键,除了江氏,当事人就只剩下阿爹同自己了。

  他们不对外说出实情,便是消息传得满天飞,无法让所有人都相信,只当他们是来看望女侯时,中了迷药。

  杨皇后同穆晨的弟弟们想要添油加醋,流言可以抑制。

  穆晨再次把剑挥向江氏,本来崩溃大哭的江氏再一次表演了逃命绝学,篮管带爬,毫无形象在贴地翻滚……

  穆阳嘴角抽动,江氏一次又一次突破下限,这样的人……得今早除掉,省得被她再次咬上一口。

  没有千日防狗的道理。

  不同狗计较?
  卷毛都不答应!

  穆阳手指略略移动,正准备出手,门口一道黑影出现,无形的气浪击飞穆晨手中的宝剑。

  当啷一声,宝剑落地。

  黑衣人高声说道:“皇上宣召太子入内,陛下的意思,不得伤到江美人!”

  江氏狼狈不堪,放声痛哭,手上的血涂满了她的脸颊,“凰舞,我的凰舞啊,你死得太早,没有等到皇上……”

  穆晨是穆凰舞第一个男人的话,那皇上就是第二个!

  江氏卡壳了,只是不停的哭,继续哭,仿佛悲痛欲绝,生无可恋。

  穆晨抿了抿嘴角,眼中喷火,穆阳有点失望,一个黑衣人就把穆晨吓住了?
  穆阳说道,“我为太子除此后患。”

  “等等,阿阳……”穆晨心头一热,以往自己真是脑子进水了,怎会怀疑嫉妒阿阳呢?

  穆阳直接出手,黑衣人楞了一瞬,万万没想到皇上的口谕竟然不好使?
  黑衣人慢了半拍,但是他功夫明面上比穆阳好,穆阳入宫身上不便携带锋刃,他弯腰捡起地上的宝剑,向江氏的面门刺了过去。

  江氏明显感觉这一剑自己是躲不过去了,只能尽力避开要害,使劲侧过脸,黑衣人着急之下,打出了一掌,天地良心,他不敢伤害靖王的。

  毕竟,皇上对靖王犹如亲生儿子。

  可他是半步宗师,穆阳不能躲,除非撤回宝剑……穆阳后背挨了掌风,嘴角渗出血。

  他手中的宝剑因为掌风影响偏了一寸,宝剑锋刃从江氏脸颊划过,留下了深可见骨的一道血痕。

  江氏捂着脸,“啊,啊,我的脸,我的脸。”

  一道三寸长的口子贯穿了江氏脸颊,皮肉外翻,不用大夫看过,江氏自己明白,毁容了?!

  她这张明艳的脸彻底毁了。

  没有这张脸,她活着比死了还痛苦。

  江氏恼怒看向穆阳,又是自重,穆阳神色淡淡,轻轻擦去他唇边的血渍,紧了紧宝剑,江氏慌忙后退,一时分辨不出,穆阳故意毁了她的容貌,还是穆阳想要她的性命。

  当年,穆地主把穆阳当儿子看,为穆阳心甘情愿留在乡下时,江氏看不懂穆阳。

  明明只是皇上同万氏的‘养子’,过得不比长孙穆晨差,穆家几个儿子不管愿意还是不愿意,都是围绕着穆阳的。

  黑衣人挡在靖王同江氏中间,被靖王清冷的目光扫过,他好像做了十恶不赦的错事,“皇上的意思,保住江美人,我不得不听皇上的命令,伤到王爷,实在是……”

  “我受了伤,无力去见皇上,你代我传告陛下,宫外一切安稳,皇上不必挂怀。”

  穆阳将染血的宝剑擦拭干净,双手送还给太子,“大哥,您保重,我实在是无力再为您说话,咳咳咳,咳咳。”

  每咳一声,穆阳都要出一点血,如玉的俊美脸庞渐渐苍白。

  黑衣人:“……”

  他低头看自己手掌,明明只用了半分力啊,怎么把靖王伤得这么重?

  穆晨眸子闪烁,将宝剑入鞘,再为自己最后挽救一次,“阿阳真不去见见阿爹?”

  “方才送万娘娘回去时,我见过皇上了,他一切都好,只是精力稍显萎靡,大哥见到皇上,劝说他多歇息,事可以慢慢办,龙体最为重要。”

  穆阳给了穆晨一个眼色,穆晨低头想了一会儿,恍然大悟,让阿爹保重龙体,不就是得重用他这个当朝太子了吗?
  穆阳提醒他借此机会掌权?!
  可是他真的能同杨皇后在朝廷上争锋?

  穆晨自己都没多少信心。

  不过,他必须得去争!
  此时,穆阳已经离开了,穆晨身体晃了晃,受伤的腿并没有好,伤口隐隐裂开渗出血来。

  “你扶着孤。”穆晨理所当然指挥黑衣人,“孤去见阿爹。”

  黑衣人:“……”

  转身离开,对太子伸过来的手臂视若无睹,他可是皇上用重金巨大好处请来的高手,别说太子了,皇上对他们都是客客气气,很少给他们只派活儿。

  他们唯一的命令保护皇上。

  这次他来传皇上口谕,也是因为皇上身边实在是没人可用,他又不想面对对自己威胁极大的杨皇后,这才过来阻止太子。

  倘若他知道会打伤靖王,哪怕被杨皇后的目光刺穿,也不想过来……毕竟他该怎么同鬼谷子的传人交代?!

  显然黑衣人并不知道当代的鬼谷子传人是靖王,否则他更后悔这次伤到靖王。

  但是他同样不知自己敬畏的人是闵王穆地主,以前穆地主在江湖行走,都是带着一张金色面具,很少出手比试。

  一旦带着金色面具的他动手,便是血雨腥风。

  高品高手难逃他的打击。

  屋中,皇上对进来复命的黑衣人说道,“状况如何?”

  黑衣人恭敬中带着一分倨傲,“回皇上的话,靖王受赏,我去迟了,太子已经杀了穆凰舞,江美人的脸被靖王毁了,留下一道很深的伤口。”

  杨皇后抚掌道:“毁得好,阿阳做得好,恶有恶报,她活着才是报应,总算是穆阳做了一件让本宫高兴的事。”

  “阿阳又不是为你毁了江氏的容?”皇上阴阳怪气,杨皇后脸色顿时冷了下去,“不用你提醒本宫,阿阳是为万氏,甚至为你灭口,唯独不会为本宫!”

  皇上顿时心情愉悦上几分,皱眉问道:“朕不是叮嘱过你,不可伤到阿阳?他没有内劲护身,哪能承受你一掌?
  来人,派太医去给阿阳看诊,万不可大意。”

  “是,陛下。”

  郭太监小跑出门去叫太医,皇上虽然不好训斥半步宗师冒失伤到穆阳,但话里话外的责怪并不少,提醒黑衣人们要多注意一些。

  穆晨由支撑起拐杖步履艰难迈入门,完全没有去杀江氏母女的气势,他在门口听到一切后,止不住心头反酸。

  强行忍下不可嫉妒阿阳。

  皇上抬眼看到穆晨,有一瞬的羞愤。

  羞在于父子同行,彼此见到对放浪形骸的一幕。

  愤在于穆晨敢于杀了穆凰舞,却没有做到底,让江氏活了下去,倘若穆晨把这对母女都杀了,皇上生气是生气,但欣慰穆晨的果敢,积极善后。

  手段简单粗暴,还算有用。

  偏偏穆晨只杀了穆凰舞,留下江氏……当然皇上还需要江氏的身体,毕竟他总觉得江氏的身子对自己的病情有用!

  “阿爹。”穆晨眼圈微红,哽咽道:“儿子又做错了,不该来看望女侯。”

  “你只错在这一处?还是你只看到了这一处错误?”

  “……”

  皇上看着穆晨,摇摇头,”罢了,始终是朕强求你做不喜欢,你又掌握不住的事,阿晨,朕给你三日功夫,三日后,你离开京城去川蜀,带着你侧妃,许是她能在川蜀帮到你。

  朕会给川蜀的官员一道圣旨,令他们辅佐于你,朕给你的侍卫,你一并带着去,保你平安。

  没有阿阳为你出谋划策,你行事多加几分思虑,朕不求你面面俱到,总不能再被人轻易被人算计了。”

  “阿爹……”

  “朕累了,阿晨,朕给过你机会,一次又一次,你没有一次让朕满意,你是朕的儿子。”

  皇上停顿了片刻,说道:“不羡,你去拿朕的起居注来,把朕这段话写在起居注上,朕要让后世人明白,朕对阿晨疼爱看重,从未想过把太子当做磨刀石或是靶子。

  他不适合做太子,朕保他在外封疆,享一世太平。”

  云默拱手道,“您尽管说,臣记得住,等臣子回去再写到起居注上,拿给皇上龙目御览。”

  “龙目?!”皇上苦涩道:“老子就是个寻常人,运气好的常人罢了,没长看透一切的龙目,不羡大可不必奉承朕。”

  穆晨扔到拐杖,跪倒在地,“阿爹,我不离开您,您可以废了我,不让儿子当太子,但儿子想……想陪着您。”

  他跪爬了几步,崩裂的腿伤流出的鲜血在地上留下一道清晰的血痕,皇上眸光深邃,隐隐透着几分心疼。

  穆晨爬到了皇上身边,扶着皇上的大腿哭道:“阿爹,儿子真不能离开您,宁可死了……”

  “胡说!”皇上忍着心痛,面色严肃,语气生硬道:“阿晨,朕的命令你不听了?这就是你的孝道?

  你烂泥扶不上墙,朕除了你这个儿子之外,还有魏王赵王,朕给不了他们如给你一般多的机会,朕不愿在忽略他们的努力。

  处理邢狱上你比不过魏王,结交使用朝臣你不如赵王,朕本想着你能让你的弟弟们臣服,一心一意辅佐你,朕也不算白看重你一场。

  今日的事,你到底是不是知情?”皇上眸子锋利,透着无情冷漠,“朕知你前几日同穆凰舞打得火热,她对女侯下毒,对朕下毒,你知道此事,是不忠不孝。

  不知穆凰舞下毒之事,是你糊涂,察觉不到危险,连穆凰舞都能骗过你。

  朕怎么放心把江山社稷交给你?朕不想没过几年,朕的坟墓被乱军刨了,朕辛苦打下来的江山,不说传个万代,起码要传承二百年。”

  “阿爹……”穆晨张口解释。

  “算了,朕不想听你解释同借口,自从朕封你做太子,你同朕不仅没有靠得更近,反而朕同你之间的争执越来越多,你不仅不能展现当朝太子的才华,让朕放心,你暴漏出的缺点越来越多。”

  皇上看到女侯对穆凰舞心软铸成大错,硬着心肠说道:“侥幸朕同你存有一丝的父子之情,朕记得你的好处,没闹到父子相残,阿晨,尽快离开京城,朕不原下一道圣旨是命你自裁。”

  皇上不想听穆晨的哭声,听多了很烦躁,他疼爱长大的儿子竟然是个泪包?

  太没面子了!
  他又要因穆晨被杨皇后嘲笑了,倘若他的病能多支撑几年的话,他是不是就能看到杨皇后生的儿子?
  这次中了迷药怎么就没碰上杨皇后呢?
  皇上始终觉得杨皇后一心当女皇,最根本原因是没有儿子,女人都会为自己儿子付出一切,杨皇后心狠是因为她喝了堕胎药,没能生出儿子来。

  杨皇后处理政务很强,若是能辅佐他的儿子……等到儿子长大,杨皇后定然得归政皇帝。

  他在留下几个辅政大臣,给不羡等人同杨太后垂帘抗衡的权柄,杨太后治理好国家,江山还是姓穆!
  这个念头在皇上心上扎了根,发了芽,是该好好谋划让杨皇后给自己生儿子了。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