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掌珠令 > 第390章 谁死谁活

第390章 谁死谁活

2022-06-26 作者: 舞夜夭
  第390章 谁死谁活
  穆阳一句话,不仅给了云薇保证,太医等人心也安定下来,犹如定海神针一般。

  他最后一个到,轻易掌握住局面。

  起码在宫外做了万全的安排,无论皇上是否能清醒,没有任何人能撼动威胁到穆阳同他身边的人。

  万娘娘快走几步扑到穆阳面前, 哽咽道:“二郎被那对贱人给害了,她们毁了太子……阿阳你可要保住皇宫,保住二郎……”

  “您放心,有我在,谁都伤不到您。”

  穆阳扶住陷入演戏无法自拔的万娘娘,开口说道:“五弟您也不用担心,他同闵王在一起。”

  她一点不为撒手就没的亲儿子操心,毕竟有穆阳看着呢。

  虽然儿子是自己生的好, 万娘娘还是觉得阿阳最好!
  扔掉穆阳的父母在万娘娘眼里是一对蠢货, 脑子被毛驴踢了。

  闵王:“……”

  杨皇后:“……”

  熟悉的人都到了,局面也在掌握之中,云薇请太医扶正皇上,缓步上前,取针刺穴。

  她未必能治好皇上头疼,有八成的把握让皇上清醒过来。

  云薇所用的针很软比寻常针所用的针要长一些。

  凭着手指力度扎进穴位处,本来云薇是没这么强的,穿越后看了不少孤本,又有卷毛的加成。

  比起穿越前,云薇技术上有了明显的突破。

  太医等人看得瞠目结舌,不过片刻功夫,云薇把十几枚针扎在皇上头上,甚至有几根足够长的针引出了脑子中的淤血。

  太医佩服般张大嘴,厉害啊。

  云默凑近穆阳,轻声问道:“你猜薇薇寻常用不到针时,把针藏在何处了?”

  穆阳沉默良久说道:“您可以去问问,问出结果来,告诉我一声。”

  云默:“美得你!阿阳长得好看, 就不要想得太美了。”

  皇上的脑袋上‘长’满了针,犹如刺猬一般。

  云薇深深吸了一口气,按照特定的穴位顺序轻轻转动银针,很有规律,姿势也很漂亮。

  认真的女人同样很美!
  萧首辅暗暗叹了一口气,云默运气真好。

  这样的继女亲生女儿都比不过,他也能做到对继女比亲生还好。

  太医惊喜说道:“皇上的手指动了,动了,陛下……陛下您睁睁眼……”

  黑衣人依旧站在原地,紧绷的身体松了一分。

  当靖王目光飘到他身上时,他莫名后背一凉,藏在掌心的暗器连忙收回去,靖王的视线才移开。

  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被靖王盯上了,但他明白刚才他若是把暗器射向云薇,他怕是活不了。

  靖王明明不会武的,虽然他知道靖王能以音律布阵生擒高手,但靖王本身实力并不强, 远远威胁不到他。

  皇上眼睑动了动, 缓缓撩开一道缝隙, 看清楚身边的人,苦笑道:“憋死老子了。”

  他听得到身边人说话,脑子被无形的重物镇压,眼睛睁不开,全身僵硬。

  他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只有他耳朵好用。

  整个人犹如活死人,身上被裹上了厚厚一层布条。

  “您先别动,我把针拔出去,您再移动。”云薇按住皇上的肩膀,轻声说道:“您现在是不是感觉恶心?您的头看疼吗?

  您受了一些虎狼之药的影响,原本您只是轻微头疼,以后头疼可能会加重。

  吃多了药不好,您以后的饮食可得多注意,不如试试用药膳?”

  皇上本来没觉得恶心,云薇这么一说,感觉肠胃翻腾,脑袋又开始隐隐做痛了。

  万娘娘插嘴道:“安排,药膳给二郎安排上,我向你娘请教了不少如何烹制药膳,还找来了药膳方子,往后二郎吃什么饭菜,我说得算。”

  皇上抬眼看去,万娘娘坚决说道:“这事没有商量的余地,二郎这次吓坏了我,不是有薇丫头同阿阳在,我等不到二郎睁开眼。

  二郎说过,要陪我一辈子的。”

  皇上略带几分感动,关键时刻还是糟糠之妻靠得住。

  云薇把银针一根根拔出,皇上顿时觉得脑子清醒,从未有过的轻快,“以后你时常入宫给朕扎上两针……”

  “不行,针灸只治标,让皇上快速清醒,无法彻底根治皇上的头疼。”

  云薇摇头道:“皇上这是第一次用针,效果自然很好,次数频繁的话,以后再刺穴几乎就没有效果了。

  您得由内到外逐渐调理身体,注意饮食,再有便是节制,戒骄戒躁,戒女色,您后宫的美人太多了。”

  万娘娘红着眼睛,哼了一声,顺手狠狠掐了皇上胳膊一把:
  “薇丫头这话说进我心坎上了,二郎也得为自己想一想,后宫姐妹都是好的,偶有争执也是更好伺候二郎。

  但是,偏偏有贱人为争宠对二郎用药,我只记得老话说,是药三分毒,何况是这等虎狼之药,二郎今日损失的元气,多少年都弥补不上。

  二郎听我一句劝,那对贱人不能再留了,今日的事……皇后也在,二郎光哄我不管用,您还是想想怎么哄她。

  她不似我这般在意二郎,轻易被你几句甜言蜜语就哄住了。”

  皇上老脸一红,脸皮热到发烫,“她应该不会害朕,只是没想到……”

  “药在她身上翻到,女侯也是吃用了穆凰舞送来的东西中了毒,实事摆在眼前,二郎还要继续护着她?”

  万娘娘很是伤心,大颗大颗的眼泪滚落,“二郎昏迷时,我差点也随着二郎去了,二郎心疼她,为她辩解,在二郎昏迷时,臣妾把她们打得皮青脸肿。

  皇上重重惩罚臣妾,给她们报仇好了,臣妾在紫宸宫等着皇上的旨意。”

  不给皇上开口的机会,万娘娘曲了曲膝盖,拽住云薇的胳膊:
  “我也头疼,薇丫头给我扎两针,皇上信不过你的建议,我只相信你。”

  “阿阳,你也陪我一起回紫宸宫,皇上醒了,也就用不上你了,你但凡说那对贱人不好,仔细皇上怪你。

  你是我一手养大的,哪怕是皇上给你委屈,我也不乐意,我养大的儿子,皇上都不能无故找你的不是。”

  万娘娘迈步就往外走,穆阳向皇上拱了拱手,“我去劝劝娘娘,您保重。”

  穆阳溜得很快,皇上对着穆阳身影叫:“回来,你们都回来,阿阳,朕有事吩咐你………”

  云默轻声说道:“万娘娘正在气头上,靖王是不可能回来的,门外杨皇后见到万娘娘离开,您派去的人再难挡得住她了。”

  皇上的脸色黑了黑,头又开始疼。

  果然,在万娘浪跨出兰溪阁时,扶着她的云微眼角余光瞧见杨皇后冲破另外两个黑衣人阻挡,闯进去屋去,声音高亢:“穆北玄给我说清楚,本宫这个皇后是不是虚有其表?”

  “别回头,我们回去等消息。”万娘娘轻声提醒道:“让皇后同皇上闹去,我总要给你出这口气!皇上一般用人时靠前,不用人靠后。不过这一次他别想再留下那对贱人的性命!

  最次也要处死一个!薇薇期望是谁?江氏还是穆凰舞?提起这个名字,我就觉得恶心,闹到这么大,她们怎么还有脸活着?

  若是中了陷阱,被皇上强了,勉强求生还说得过去,偏偏是她们算计人,恶有恶报,又被前朝后宫的人看到,还不主动求死,甚至连求死的动作都没有……”

  “我猜测她们是怕真的撞上柱子,知道没人会拉住她们。”云薇轻声说了一句,“其实她们活着比死了更痛苦,没准这对母女彼此怨恨,说不得还会争宠什么的。”

  万娘娘眸子一闪,“你说得也对,她们有脸偷生,我没眼去看,见她们中任何一人,我都反胃到三日吃不下饭去。”

  “我认为皇上会处决江美人平息您的愤怒。”穆阳在旁插嘴,认真问道:“需要我顺势除掉穆凰舞?”

  万娘娘沉思一会儿,摇头说道:“这事太脏,阿阳大可不必插手,皇上指望着薇丫头帮他缓解头疼,今日的消息传出宫去,太后娘娘在宫外待不住了,一准冲进宫来同皇上拼命。”

  进了紫宸宫,万娘娘呼出一口气,命人打水净面,云薇给她配了一盒保护眼睛的眼贴,“您敷在眼上,今日您哭得太多,落泪太多,仔细明日眼睛疼。”

  万娘娘眼睛笑眯眯的,比吃了蜜都甜。

  白捡一个能干的儿子阿阳,又得一个孝顺聪明同样本事不小的儿媳妇。

  她自己亲生那个撒手就没,不肯有半刻老实安静。

  但五皇子很孝顺,万娘娘没有疼爱自己深情专一的丈夫,不后悔嫁给皇上。

  阿阳他们是她唯一的指望同慰藉。

  万娘娘往榻上一倒,“你给我上眼贴。”

  云薇殷勤麻利伺候着万娘娘,顺势还给她做了一个全身推拿。

  毕竟万娘娘方才可是狠揍了一顿江氏母女。

  穆阳在一旁看着,眉眼已经染上了一抹温柔。

  主动挑了一块香料放到翡翠香炉中,很快香气弥漫,更显得静谧。

  万娘娘舒服的哼了两声,很快睡了过去,有阿阳在,她不用再操心,活得久,才能看到皇上‘凄惨’的结局。

  她不知杨皇后下一步计划,隐隐感觉到皇上得被杨皇后一连串的组合拳打懵。

  云薇给了穆阳一个眼色,两人蹑手蹑脚出门。

  “我娘还在兰溪阁不远的宫殿歇息,我不放心,得过去看一看,虽然杨皇后留了人保护我娘,可宫中……”

  “咱娘已经出了宫,我的侍卫护送她回到云府,她一切都好。”

  “……”

  云薇斜睨了一眼一本正经的穆阳,忍不住掐了他的胳膊,“那是我娘,你叫得到是亲切。”

  “嗯,是不大合适。”穆阳认真点头,“应该说是泰水。”

  “噗嗤。”

  云薇笑出声,被穆阳的‘无耻’‘厚脸皮’震撼到了,本以为穆阳一身高冷范儿,“你吃亏了。,知道吗?按照我们那边的风俗,成亲当日改口换对方爹娘都要给他改口银子的。

  我娘准备给你封大红包,卷毛偷偷瞄了一眼,一万零一两,你没收到银子就叫了泰水岳母,我娘许是省了这个红包。”

  “万里挑一?”穆阳多聪明的人,一下子就想到了,说道:“不够,十万百万还差不多,天穆人总数按照你们那的算法有上五千万,比我优秀出色的人屈指恪守,甚至是没有。

  泰水大人能给我封个五千万的封红……”

  穆阳精准抓住云薇袭过来的拳头,顺势往自己怀里一代,云薇面对俊美的穆阳,气有些短,“你想啥呢?天穆每年的税收有五千万?”

  “泰水大人要做首富吗?”穆阳笑道:“我可以期待说出去一句话,我岳母是首富!”

  “……你……”

  云薇戳了戳穆阳的脸,“你被卷毛带坏了,看来它是不打算当人了,平时卷猫跑去找你都给你灌输了什么?其实我们那个时代的人大多淳朴善良……你别笑。”

  穆阳低沉的笑声让云薇编不下去了,温柔抚摸云薇的耳垂:

  “别气了,皇上知道女侯中毒的真相,他不会再留下江氏的性命。

  女侯中毒濒死的毒花是江氏培育出来的,已她的血让毒花盛开,结出的花籽也没浪费,研磨成粉末被穆凰舞加在女侯的汤药之中。

  江氏太嫉妒泰水了,看不得她好,她过得不好,按照你话说不知反省,反而想着把岳母拽到泥里去。”

  云薇静静的听着,穆阳叹了一口气,“她自寻死路,没人能救她性命,哪怕她对皇上有用,皇上也不敢用她。

  不过,你想让她活着受折磨的话,我可以……”

  “不用了,她的生死,我同阿阳都不要沾手。”云薇轻声说道:“我嫌她脏。”

  云薇想起黑衣人,问道:“皇上身边突然冒出让杨皇后忌惮的黑衣人,阿阳可知他们的深浅?”

  “应该还有一人,或是还有两人。”穆阳眼神复杂,“我没想到皇上真能招揽到四位或是五位的半步宗师。

  四人成四方阵,五人的话是五行阵,一旦皇上下令,足以困住宗师镜。

  不过这一次杨皇后及时救你同岳母不是毫无收获,试探出皇上底牌之一,杨皇后很快会同……我父亲联合,毕竟父亲才能请动半步宗师。”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