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姝绽芳华 > 第430章 门外的热闹

第430章 门外的热闹

2022-06-30 作者: 晚梦不晚
  第430章 门外的热闹

  于途没想到竟有郎君主动上前配合,亲自上前查验了他手里的包袱和身后仆从抬着的箱子,然后向郑微禀报:“郡监察史,都是些衣物和书籍,并无其他!”

  郑微点点头,这位好看的郎君径直穿过他们进了行宫。

  于途看着这人的背影,叹了口气:“这位士子不像是出身士族的郎君啊!”

  他手下的士兵好奇的问,“将军,您如何得知?”

  “他手上有老茧,像是常年做活儿的,身上的长衫也都磨烂了,你再看看这些锦衣华服,细皮嫩肉的郎君们,这才是世家子该有的模样。”

  于途侃侃而谈,郑微轻咳一声,淡淡的道:“于将军心细如发,定然能做的很好,不必事事向我回禀。不过日后发现一件夹私,罚没一斗米!米罚完了扣后山菜地里的菜也一样!”

  于途听得浑身一激灵,总觉得他和兄弟们辛辛苦苦种的那点粮食要保不住了,他立即大吼一声,“都给老子本将仔细认真的查,若漏下一件,打十军棍,一天不准吃饭!”

  那十个士兵也顿时支棱起来,精神抖擞的查验着过往的每个士子。

  郑微见此地没她什么事儿了,准备先回行宫,阿心那里就让她慢慢排着吧,这时有人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丹阳郡主.”

  郑微闻声望来,是个锦衣华服的高挑郎君,他被盯得改了口,“监察史大人,在下柳唯,这块玉佩是祖母所赠,不可离身,这个平安符是家母亲自所求,若摘下来恐伤长辈心意,可否通融?”

  郑微看了看众人眼巴巴望着自己的,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确实,长者赐不可辞,本监察也不是不通人情之辈,这样吧,容许你们选一件自己最喜欢的贴身物件留下,但此物不可在日后另作他用,否则,诸位不会想知道它将有什么下场!”

  “为何不早说,我也有喜欢的贴身之物要留下!”前面刚刚被检查玩的人顿时喊了起来。

  郑薇却懒得再同他们废话,赶了一天路她的赶紧回去补眠,夜里还得接着忙!
  于途见郑微这次没再回应,不肯放他们回去,笑呵呵道:“诸位士子,东西也不会丢,等你们从行宫回去以后自可以再见到。”

  众士子虽然心怀不满,但迫于郑薇手里御赐令牌只能忍耐着性子把带来的大部分物件都让仆从带了回去。

  不过有人见郑微离去,觉着这个小将没有胆量为难他们,就明目张胆的让仆从抬着一个个箱子往里走,于途见状大喊一声,“拦下!”

  然后他对着眼前的郎君一抱拳,“这位士子,监察史大人说了,只能带换洗衣物以及书籍笔墨,本将奉命查验!”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何坤,南阳何氏,此次吾何氏赠于朝廷十万石.”那位士子顿时怒了,他长臂一挥,身后的仆从立即放下箱子,撸起袖子就要朝于途打来。

  旁边另一外南阳何氏的士子忙上前来劝他,压低声音凑在他身边道,“三兄,此地不宜起冲突,据说那位郡主可是个不好惹的主儿!”.
  何坤在族里霸道惯了,哪里受得了被人如此委屈,坚持要带着所有东西进行宫,不肯退让。

  那些士兵见自家将军被欺负都围了过来虎视眈眈的看着这两人。

  眼看着两边要打了起来,站在门后面的郑微透过门缝看的津津有味。

  “何氏好歹也传承了百年,但一直勉强跻身在末流士族中,”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后面有人说话打破了这紧张的形势,“今日吾心之疑得道了答案,士族复兴如此重要的机会,何氏竟选了这么一位不知轻重,只知享乐的士子入仕,看来何氏真的是子嗣不兴,人才凋零啊!真乃士族之悲!”

  何三郎何坤回头看去,竟是颍川陈氏,大房嫡子陈子炎。

  南阳何氏与颍川陈氏确实比不了,更何况陈子炎在建康众士子中也是颇有名望的,若得罪了他,今后他在这行宫中怕是会被孤立。

  何坤又觉得不甘,强自质问,“咱们这些士子来这里是为了入朝为官的,你见过哪朝做官的还要来这荒凉之地学习什么治世之道。来就来吧,陛下竟然派一个黄毛丫头监视着咱们,如今竟平日用惯的物件都不让带了,这摆明了是在为难我们!”

  何坤此话一出,其他人虽没有附和,脸上的神情却带着赞同,陈子炎闻言拍着手里的扇柄笑笑,“我真是佩服你无知者无畏的勇气!”

  “如果何三郎不满陛下的旨意,大可回城,这样一来我们还少了一个竞争对手!”

  陈子炎不屑一笑,径直带着自己的仆从对着于途道:“劳烦将军查验,等一下晌了,在下可是热的受不住了!”

  于途让人给陈子炎查验,而他自己则看向何坤,“何士子,还查验吗?”

  何坤想起来之前父亲的话,不由打了个哆嗦,若不好好表现,被赶了回去的.
  他一咬牙道:“验吧!”

  然后他就看到士兵把他的那些宝贝一件件的从箱子里搬了出来,有他刚从市集淘换来的小玩意儿,还有他刚刚新做的几件锦袍,一盒上好的脂粉,就连他阿娘让人给他做的点心,酥肉等一些吃食都被一一扔在了一旁。

  最让他心疼的是自己最喜欢的一对儿蛐蛐儿,也没能逃过去。

  于途看着箱子里这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也有些无语,吃喝玩乐样样齐全了,唯独没有笔墨纸砚,这位是来学做官的还是来玩耍的?

  若这样的人都能入朝为官了,大周朝还能好吗?

  他们这些百姓还能吃上饭吗?

  于途顿时觉得监察史大人这个规矩简直是英明神武!

  门后的郑微看着门外的热闹很满意,出头的鸟儿何坤欲哭无泪的痛苦神情,面上大义凛然的陈子炎蹙实则骄傲虚荣。最后她看向最外面那辆依旧毫无动静的马车,遗憾的叹了口气。

  这些士子里最厉害的恐怕就是那人了,可惜这人太沉得住气,自己却没有力气再等下去了,郑微打了个哈欠,晃晃悠悠的往自己的住处走去。

  而令郑微注意的那辆马车里也并非全然没有动静,马车旁的仆从对着里面的人轻声道:“郎君,外面的已经安静下来了,您现在要不要出去?”

  马车里人正端着一本书读得正入神,过了须臾才淡然的回答仆从,“不急,咱们跟在后面就好!”

  “可是郎君,天太热了,您身子受的住吗?”

  仆从抬头看了眼令人头晕眼花的炎炎烈日,不由担心的道。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