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曹葵花跑了

2021-10-18 作者: 画小丑妆
  第164章 曹葵花跑了

  涂电也来了气,他怎么就跟母亲说不通这个道理呢?

  为了个傻儿子,赔上聪明绝顶的小儿子,划算?

  早知这个家里毫无人性,他就不该回来!

  此时,胡氏心乱如麻,她哪儿还听得进去他人的话语?
  她凶狠吃人的表情,不知情的人看了,都会被她吓飞了魂魄!

  涂电自恃聪明,却还是不够了解自己的母亲。

  “那你到菜地里找你爹回来?我不管,不管你用什么法子,都得给我找个能跑腿的人出来!”

  “嫂子不行?让她关两个孩子在屋里,到菜地里找爹回来,顺便再摘一点中午要吃的菜。”

  “除了吃,你还能想到什么?”

  “那姐姐呢?你不是说姐姐没病,好得很嘛?”

  涂电丝毫感觉不到胡氏话里的抓狂程度,他还沉浸在自己的小聪明里。

  他还没迈动步伐,人就被胡氏又打了一下。

  这死小子,除了贪吃偷懒,还会做点什么有用的事?
  “你媳妇人呢?”胡氏盯上了曹葵花,这曹葵花再不堪重用,至少在她的调教之下,不会比婧儿还要难以驯服!
  涂电赶忙摆着手,人挡在西二屋门前,说:“她那人脾气臭,说不到三两句话就急眼。妈,你当她不存在,是个空气好不好?”

  “空气?空气需要吃喝拉撒睡?空气也比她赖在我们家什么都不用干,还要有点用吧?”

  “那她情况不是特殊嘛?”

  “多特殊?”胡氏等着小儿子一个足以说服她的理由,她前前后后问了那么多遍,他就是放不出一个臭屁。

  这恰当的理由,有这么难编?

  胡氏正要强行闯进小儿子的屋子里,却听里边传出曹葵花的声音,说:“妈,既然你这么看得起我,我自然是乐意效劳。”

  “葵花,你给我闭嘴!”涂电招架不住母亲的攻势,同样也抵挡不了曹葵花的王婆卖瓜,自卖自夸。

  曹葵花为了重获自由,也是拼了。

  她说了很多很多违心的话,不停的恭维胡氏,几乎让胡氏忘了自己的初衷。

  “我不过是让你嫂子替我送些保胎药方到石大海家去,讨好一下乔寡妇,人家现如今是乔夫人,咱们家尽早跟人家打好关系,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吧?可是,你嫂子那人太轴,这点小事儿都办不好。”

  “妈,你别怪我说句不好听的话,再讨好乔寡妇也用。”

  曹葵花在胡氏搭台唱苦情戏的时候,同时还要应付意图搅局的涂电,她这心也挺累的。

  好在,她终于可以舒展筋骨,不需要再被捆绑在床上或者柱子上,自由了。

  此时,胡氏为了将曹葵花骗到自己的阵营里,已静下心,想了不少的招。

  苦情戏是要唱的,但她身为婆婆的架子,该摆还得要摆的。

  胡氏拉过曹葵花带有勒痕的手,说:“你也是我儿媳妇,都是一家人,有什么话你说就是了!”

  “即便乔寡妇有了身孕,生下一儿半女,也没人会愿意扶她做正室。就咱们这样的人家,想必也不会要她一个不干不净的寡妇!”

  这话确实没说错,要不是胡氏一再从中阻拦,加上涂家人骨子里的自信,眼高于顶,涂电也不会拖到现在才成婚。

  涂电听了这话,他心里很不是滋味。

  这该死的女人,自以为很了解他们家里人吗?
  “要讨好,咱还不如直接讨好石大海,让他得了咱的好处,替咱们办事嘞!”

  “是这个理!”

  “走,我陪你去找大哥回来。嫂子都能安然无恙的回来,我想没人会为难大哥的。”

  这两女人说走就走,都没把木头人似的杵在门口的涂电当回事。

  胡氏冷下心,细细想着曹葵花的话,她再结合婧儿有恃无恐的嘴脸,也觉着自己应该调整策略。

  到了门外,她们才发现不远处有两个男人在打架。

  “你丫的是疯狗啊?见了人就咬,嘴这么臭?”涂雷是个粗神经的人,再想不到是自己先撞了石头,才惹怒了石头。

  石头善打猎,懂得保存体力的重要性。

  他在追上涂雷之前,就已经骂了个痛快。

  此情此景,他就只想跟涂雷较个高低,再教这孙子学做人!
  “哎,哥怎么在跟人打架?”涂电是根据亲兄弟的感应,再依据自己对哥哥的熟悉程度,判定前面打架喜欢用脚踢人的是自己哥哥。

  胡氏不大信,这婧儿都好端端的回了家,涂雷干啥子要跟人打架?

  曹葵花想趁机逃跑,便撒开胡氏的手,边跑边说:“那我过去看一看,没准就是大哥他呢!”

  “曹葵花,你给老子站住!”

  “……!”

  当她傻么?

  曹葵花先一步跑到了离涂雷和石头的面前,嚷道:“两个大老粗打什么架,也不怕自己被打残废,家里女人跑了孩子饿死?”

  “呃?”涂雷惯性跃起的飞毛腿,瞬间顿在半空,险些摔了他一个狗吃屎。

  石头的必杀招,扼喉……也在关键时刻,偏了一个方位。

  这凭空出现的女人,咋就这么能坏事?

  “啊!”曹葵花窃喜自己能逃出生天之时,一只手抓住了她凌乱的头发。

  胡氏微喘着气,得意的笑道:“老娘还是个姑娘的时候,就常常打架,偷人东西还得会跑快点。你这废了几个月没用的手脚,还妄想跟我斗?”

  “妈,你下手轻点,她这头发本就不多,再被你这么一扯,掉太多了!”

  “我帮你抓人,你还数落我?”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

  其实,就在曹葵花撒腿就跑的那一刻,涂电的内心陷入矛盾,既不想放虎归山,又不想再困禁着她。

  曹葵花真要跑了,对深受折磨的彼此来说,未尝不是一个解脱。

  “该死的,谁要你假好心?我就是成了秃子,大不了以后做尼姑,用不着你多嘴!”

  “你说谁该死?”胡氏哪儿容得下有人咒骂自己的儿子,她抓过曹葵花的头发,就要乱扯一通。

  吃了亏的曹葵花,仍嘴硬的咒骂着涂电,连带胡氏和涂雷也不放过。

  石头见势不妙,已溜了。

  倒是涂雷尚未解气,还想找人陪自己干架。

  “雷哥儿,怎就你一人?”

  ……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